Recent Posts

2017年10月30日星期一

火出木盡 ㈢


偉順解開褲襠開始小解。我刻意別過臉去專注在我自己的活動上。

然而尿盂的距離實在太近了,約莫是100公分左右,可見這公寓的裙樓商舖都是硬生生砌出空間來當商舖,以致廁所也是迷你式的。

偉順的下半身映入我的視覺範圍內時,我彷如感到有一個黑影晃蕩,因為其實他與尿盂口的距離相當遠,我不得不隨便望過去。

一看之下我驚呆了。

這是什麼牛角啊,怎麼一大條般的東西?

他是非一般的華人陽具,包皮已向上翻捲,而且形體巨碩,不只長,而且還相當粗。以他的個子來看,如同龐然大物般的不對稱比例。

而且他看來並沒甚修剪恥毛,所以看到一叢毛髮下還是有一枝獨秀的參天古木似的。

我沒料到會這樣就看到一個不認識而談天了兩小時的人的陽具。他已是超越標準型的尺碼了。而且真的極少看到華人有這麼粗碩如同盆栽根莖般的形體。

可能我的反應過於表露,而且眼睛該是發亮了,我望了一眼後,無法按壓住內心的心如鹿撞的澎湃 ,但又得故作鎮定般地,如同走過風雨的婊子遊俠,安之若素。

我用英語說,「bro, 你的配套可真了不起。」

偉順說,「哈哈,我帶著我兒子一起沖涼時,他也會問怎麼這麼大的東西是什麼。」

「會嚇壞小孩子吧。」

我看著他確實是在撒著尿,然後一邊抖著他的陽具,突然間他擼了幾下,我一下子意會不過來,而我仍然是側過頭來望著他那處。我發覺他的陽具已不能用「一大條」來形容,而是改為一大枝了。

因為我發覺他正在充血中,慢慢地挺升起來。

我有些愣了,沒想過會這一頭跟著一個泛泛之交說話,下一刻看著他勃起來,而且這已是非常色情的訊號。

我這時只聽到他說,「有些人會被嚇壞,但有些人會為之瘋狂。」

我聽畢這句話,呆呆地望了他一眼,偉順這時半祼著,帶著一絲邪惡的笑容對著我,有些半開玩笑似的,但也非常明顯地釋放著某些我無法即時判定的訊息。

「哈,那你可不能被女孩子摸到,會做錯事的。」

我隨口打發著,但也是嘗試挑逗著引爆他,而他的陽具挺升狀態真的非常養眼悅目。

我已發覺他是呈枝狀,是那種筆鋌而直聳的形態,這是華人中較為少見的樣態。

偉順這時說,「那男孩子來摸的話,不會做錯事。」

我此刻意會到他是真的在撩撥我了,文雅的說法就是勾引。我怎會想不到他是同志?他不是說他有妻女嗎?

眼前的一切,真的太不可思議了。我不知道他的動機是什麼,可是適才談了兩小時的話,我竟沒有意識到他是同志,怎麼他可以逃脫我的法眼?怎麼我的gaydar沒有響起來?難道我的道行未夠深?

這時我的小解已完畢,而且在尿盂還是公眾地方,如果這時有外人闖進來怎麼辦?我本來那一瞬間想伸手過去的,但真的是將自己暴露在風險之內的。

而我不知道偉順到底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他到底要些什麼?他不是在兩分種前與我說著直銷嗎?現在卻向我露寶,而且開始在面前小解起來。

「那麼如果是男人來摸,不知是否會是一件錯事?」 我終於鼓起勇氣接他的下一句,非常曖昧。

「不會,那是一件令人瘋狂的事。」偉順說。

我一聽畢,就斷定他真的是要我與來一局了,但這時他收起了那根陽具,而且看來只是撒幾滴尿而已。我只是傻笑著,不知如何回應。

「來,要不要上我在這裡的單位?我那兒有電源,你不是說來充電嗎?」偉順繼續利誘著我。

我本來猶豫不決,但現在更是舉棋不定。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我依稀意識到會發生什麼事。

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人生就是那樣的無測與無常,一如我是完全沒想到我會被一枝陽具所迷倒。


我隨著偉順上到他的私人出租公寓時,才發現那是一間裝潢別緻的雅居。

我故做無事,他打開門後邀我進去,隨興起談起一些租客奇怪的舉止行為等,基本上他是在短期租客搬離後,就會特約鐘點女傭來打掃一番。

那是高樓豪華公寓,陽台外是萬家燈火的樓景。

偉順看起來與剛才一樣了,規規矩矩的,邀我坐下,然後指出哪裡有插座。我…… 

(待續:火出木盡 ㈣


6 口禁果:

匿名 說...

哇,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精彩的故事了,期待中

匿名 說...

非常期待。。。

小安33 說...

期待期待

willie 說...

迫不及待等着下集……

匿名 說...

哈哈,那些平時都不出聲的騷貨,一聞到什麼風吹草動,就迫不及待。。。

就好像三溫暖,大家臉無表情地等待,我這種公0本來沒有人敢亂摸,如果偏偏有人敢摸而我沒有拒絕,全部目光投向我這邊,都期待我淪陷。那個男人知道大眾的期待,向我上下其手,他們都圍過來,迫不及待等着下集……

Alfred X 說...

匿名:如果你把钥匙套在脚踝示意0号 该会吸引许多1号采蜜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