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6月24日星期日

月兒彎彎①

老實說我沒想到原來尖沙咀的BIRDS三溫暖,前身就是以前海防道二丁目三溫暖。猶記得我第一次去二丁目時被餵飽到,但過後再去時方覺已倒閉了而黯然神傷。

但在去年訪香港時去BIRDS,我也不知道其前身是二丁目三溫暖,過後上網搜查資料才知道。

而BIRDS,沒有令我失望。去年吃到了一連串的肉棍,今年…我一連吃了…



我摸上BIRDS時,在電梯門前沒及時進入,但那時我發現是個長得矮小的男人,穿著西裝,我那時猜他該是三溫暖的訪客,而那電梯這麼狹窄,我倆同時入內,而且又同時撳門鈴前後入場,那也是蠻尷尬的。

我肯定對方是沒有看到我,因為我是尾隨他之後,而且在電梯開門時,我的步伐還未趕到電梯前,所以錯過了同𨋢乘搭。

入場後,當時已有幾位裸男在行走,遊走在儲物格和沖涼間之間,而我看到只有一位仁兄在更衣,就是剛在在電梯裡錯過的矮仔。

這時我才稍微看清楚他的模樣。他給我的感覺(不是相貌)像無線電視台綠葉王張國強,樣子不會太差(只是黑眼圈有些明顯),但就是整體上覺得總差一點點──不論是氣質、身高或是予人印象等。

我不理會,繼續為自己寬衣解帶,然後期待著自己的尋根之旅,能有一個美好的開始。我的目標就是「下一位更好」。

我跑去沖涼時,這位「張國強」(就稱他為張生好了)」也是在沐浴間中,這時候他在我的眼前,已是全裸。在漆黑中,其實我更看不清楚,我只是依稀看到一些形體。

他也望著我,我們互望著,我感覺到好像有熔岩在暗流中。

直至我抹乾淨身體,正式步入迷宮區時,這時,我才看到矮仔已在我身旁。

那一隅算是有些燈光,主要是借自懸掛電視播映著的A片的色彩而映照著,這時我看著他全身,有些童稚的乳臭未乾的感覺。而他的下半身,其實如同彎彎月兒。

咦,那卻是成熟的性器官,而且是合乎標準的尺碼。

我沒有料到適才還一起文明入電梯內的男人,下一刻就在我的眼前一絲不掛了。這就是三溫暖的奇妙。

我暗感覺到他的蠢蠢欲動。我見他的樣貌還不至於讓我反胃,所以把心一橫,又豁出去了。



進到房間時,我穩抓住他不放,這时房內只有我倆,我看到他是腦袋小小的,樣子是有些邪氣。

他的身材真的不像樣,看得出他是從來沒有練過的,但勝在他本人該是高新陳代謝率的,所以即使上了年紀,燒脂速度還是很快,所以仍保持著「相對苗條」的身材,就是沒甚腩肉等。

而他那兒其實不會太粗長,但勝在如同鈎月,完全是一種反掛的香蕉形,只有這才是最具體的形容。

我覺得我是可以應付得到這種尺碼的,所以要宰要殺,就上來吧。畢竟只是牛刀小試,我就看他如何庖丁解牛。

我只是意思意思地為他吹著棒。老實說我也不必怎樣費功夫,畢竟他早已箭在弦上,只待發射而已。

我們廝磨著一會兒,張生就撲到我的身上來了,而我的體型和肌肉,明顯比他強大,所以即使他撲上來,也完全不能制伏到我的。

但是,我已仰躺在墊被上,等待被「掰瓣」。

他戴上了安全套後,我也自己揩一下準備。這時候,他就頂了進來。

一頂進來時我就心喊TMD,怎麼這樣疼?雖然尺碼不大,可是就是頂觸到我的痛感。或許是昨日被碩禾撐得變形了?我這時方覺得我還未「還原」,還原到最初最佳的狀態。

一如以往,我叫他停住動作,我一邊急呼著氣,一邊放鬆自己,藉此穩住自己的吐納氣息,放鬆放鬆!

還好他可以抵得住這樣差不多數十秒凝止不動,這證明他確實是一號。

當我真的適應下來後,開始感受到他的滑送,快感開始快如雨下淋漓著。

張生一棍入盡一抵到底時,我如同被狠殺了一刀似的,忍不住嘶喊起來。

「鍾唔鍾意?」他撲著我時,廣東話語氣淫邪,我就望著他,TMD的只有點著頭。

我們四目交投時,那一個氛圍好詭異。

一個人的人生,你不知道何時會和另一個生命交集,每個交集的下一秒,你都意想不到的。

一如我當時套幹著這月兒彎的翹屌時,我突然閃過在幾分鐘前,我們幾乎是同乘同一架電梯的陌生人。但我們緣慳一面的路人,但此時此刻,他平時躲藏睡覺的陽具,這一刻成了生猛的生殖器官,狂掀在我的底牌。

我倆還是陌生人,但是我們卻是陌生人與陌生人用著身體器官來連通彼此。沒有感情,沒有眷戀,只有一種物理上的摩擦。

所謂的生命交集是文藝的說法,但字面上的講解就真的是交媾了,你不知道在被屌的那一刻,到底那是誰的屌。

而我,在鶯啼燕啾地叫著,因為也實在太爽了。這種鐮刀屌就是有一種霸氣和豪氣,不大,可是莖體一直在挑著挑著,將你的內壁都掘開來,別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我的兩腿張開,但又不敢高懸在他的肩上,因為他的兩肩太薄,我想也支撐不了我的兩條腿的重量。所以就是倒「八」字型的掛著。

但是是否是這樣的張腿,會導致我的夾力弛緩了?張生反之將我的兩腿合攏著,然後抱著我的大腿猛攻狂操。

過後,他要我翻過身來伏著,然後他從後挺進,這時我已感受到他的猛力,因為他的體型小,所以動作可以很快速地往返抽送,像振動,連綿不絕地就在你的後方挑墢著,而且他又不像那些巨根或體型笨重的一號,他不會壓到我的臀肌。

我以為這就是我們的動作片過程了。我們從陌生人變成交配工具,只求發洩一泡慾望。

「後先我已經見到你。」他一邊抽送一邊說。

「喺邊度?」我一邊喘氣,一邊問。

「在𨋢嗰度。我已經想屌你。」他的眼神真的很淫賤,特別是說完這句話後。我沒想到其實他已看到我。

男人真的是獸性動物,看一眼,就想上…我的手我屈膝下一探,摸到他的硬屌,還有安全套的塑膠環,他現在真的上著我了。

(待續)

10 口禁果:

Pretty Cat 說...

《熔岩在流動 ……

一個人的人生,你不知道何時會和另一個生命交集,每個交集的下一秒,你都意想不到的。……》

真的吗? 這就是 Birds 吧!

匿名 說...

搞不好真的是張國強呢?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絕對不是張國強,我認得到的。哈哈。

K.C Lee 說...

對方每次出入都碰到你G點.

Hezt 說...

@KC Lee:唔,不知道是還是不是,但那種感覺是與碩禾的不同。

K.C Lee 說...

這種向上勾肉棍是極品,好好享受.

匿名 說...

Hey Hezt, 我讀你的blog好久了,真是很棒
最近也試著亂寫一篇
跟你分享
https://bit.ly/2lBtiX8
忽然想到是否有你的讀者跟你約上床過?
你對跟讀者上床這件事有什麼想法?

Hezt 說...

嗨匿名讀者,哎你給我那網址,因為我不是會員,也沒到第三級別,我是開不到來讀的啊!:(

Hezt 說...

● KC Lee:的確是的,有些酸酸…

匿名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