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9月29日星期六

夜.色③

接前文:夜.色②

我重新醒來,又聽見楷恩的鼻鼾聲,過後再復睡。眼睛睜開時,看見楷恩又在玩手機。

我猜那時該是清晨了吧。

我的精神彷彿都回來了,我湊過臉去看他:「你在看什麼?」

他不閃躲,也不主動向我展示,就是這樣看著,然後一手捂著他的下半身。

在這時候,他的就是我的了,我拉開他的手,發覺是一條半軟不硬,半死尚活的陽具,是時候讓我來活動了。

我再度服侍他,他索性伸直了兩腿,讓我可以張臂夾住他的兩腿。將他一吋吋地吞下去,再將他一吋吋地褪出來,像一條蛇在換皮。

楷恩開始發硬起來,房間仍是黑暗的,這無窗的房間就只有深沉陪伴著我倆。這時的我還看到他的老二在多年前割禮後的深淺明顯的割痕。

而且,我也聞到了他身上殘餘著的煙草味,像被熏染過,這種煙草是那種在街邊市集無意聞到的煙味一樣。

不久後,如果我們有緣再見,我想他會真的變成一個佬,然後在我身上操著、肏著。

我們的前戲,就是僅此而已。因為都是我在主動討幹。

或許,多年一起的伴侶就會落得像我們這樣的局面:一方隨意敷衍討好服侍,然後一方就會因應式地回應。

楷恩轉過身來,第三次鑽到我的背後,又來狗趴式。他連其他的招式也不愿嘗試了,戴上安全套,就在我身體裡找出路。

只是一個晚上,我們就好像熟悉了彼此會做的事情。而且,我發現楷恩對我的探知欲,已消逝了。


直到楷恩再從我的身體跨下來時,他跑去廁所,開始沖涼,那時我才發現原來電視機是開著的,畫面上播著卡通。

難怪楷恩沒有捂著我的嘴,原來在電視聲量都遮蓋著我的浪叫聲。

而當時在整個過程中,其實我張開眼睛也是望藉白色的床褥而已。

他在沖涼時,我順手拿起手錶一看,驚覺原來當時已是早上八點多了!

我真的有些意外,我還以為仍是清晨,豈料原來漫漫長夜已結束了,而我與楷恩,原來歷經了一場早上肏肉。

待楷恩沖完涼出來時,他馬上穿上衣服。我說,「原來是早上八點多了?」

「是啊。你昨晚也打鼻鼾。」他說。他用Dengkur這字來說起打鼻鼾時,我才想起這馬來文字。

「你也是。」我很快地就回應著──他也不知道自己也響著鼻鼾吧!

「我們一整天都還未射炮。」我說。

「我沖好涼了。Rileks(馬來文,放輕鬆點之意)吧!」楷恩這次拒絕我了。

「為什麼這麼早走?」我問。

「我的朋友在樓下等我了,我們約好時間了。」

楷恩離去後,我沒有覺得失落,反而,我覺得終於捱過了一個夜晚。或許這累到倒頭就睡的機會,可讓我享受到難得的睡眠。

一個人訂房,一個人退房,我在開車回家中途,已接到母親的來電:「你在哪裡?昨晚你沒有回來?」

我沉默了片刻,後悔為什麼我沒有設定好清晨七點多就回家,沒那麼早起的母親就不會察覺我徹夜未歸。

然而,母親的電話也讓我寒峻起來──我也四十多歲了。為什麼我得向小孩一樣交待去向?好像很多事情,其實我不想再這樣一一請示和交代了。

我在回家時,隨口編了一個藉口說我在朋友家過,但也不想多說什麼。母親發覺我比平時冷峻了。她只是後來輕輕聲對我說:「不好意思啊,剛才我是看到你的車子不在,所以馬上打電話問你在哪裡。」

時隔良久的開房記,又勾起了許多往事回憶。或許下次,母親就不會撥電話追問我人在何處了。

只是,我真的不想對她撒謊。但希望她能明白,我也想過著我想要過的私人生活。別問,別提。天下永遠都會太平。

(完)


全系列


6 口禁果:

sim chan chun 說...

這篇比較像敘述心情的一篇

Hezt 說...

@sim chan Chun:「動作片」都寫過了,現在是寫內在的。:)

Alfred X 說...

是因为你没交代 她担心了 并不是对你的约束:)

匿名 說...

謝謝

匿名 說...

其實,到了這個年齡,無論經濟狀況如何,都要扭盡六壬,想個辦法搬出來了,尤其我們同志。有時,可能當你不跟家人同住的時候就會有個男友了,這個講法很玄,但就是這樣的了⋯⋯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Alfred X:其實就是不知要怎樣交代──我只是在出門前說,不必等我回家,我會夜歸…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