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3月25日星期六

鄉愿





老實說,我並沒有這樣被搭訕過。搭訕者是誰?就是以上這位仁兄。

可以猜得出他是什麼國籍的人嗎?(答案會在明天刊登!哈!)

當然我們一夥人坐下來時就留意到他的存在。一個看起來蠻帥氣的異族小生,笑起來時牙齒皓白,劍眉星目。他穿著緊身的T恤,右耳還戴著耳環,頸上也掛綴著一串點綴品的項鍊。

我留意到他的手臂上,細細的手毛在攀延著,十分性感。


他走過來時,就問我們:「你們要喝什麼呢?」他是用英語來問話。

是的,他只是一個茶室裡的門市店小二,說得直接坦白一些,他是大馬的外勞。可是他體面的裝扮像走去購物商場遊逛的時尚族。

他的笑容非常可掬,看起來是有些陽光型的燦爛以外,還透著一種靦腆呢。我們奇怪怎麼會有這樣帥的藍領外勞呢?

小夥子遞上茶水後,看到我們在看著小巧子外出旅遊的相簿,就向我們借來翻看這些相簿,沒有一絲怯場。我是有些訝異,從來沒有一個店小二會如此主動和積極地向客人如此近距離互動。

由于他的樣貌真的很有戲感,所以就很好奇地與他聊起來了。他說他二十五歲,來馬工作已有三年,就是在同樣一間茶室工作。

然而我不覺得他像二十五歲,可能是他的身型比較「嬌小」以外,樣貌還是有些稚氣。

後來他就在干活之間,忙裡偷閒與我們一起聊天,甚至坐下來與我們一起聊。他看到其中一張照片後,就對我們說,「喏,我的家鄉就是這個樣子的。」

我們一看那張照片,是一片澄藍的海,還有一座高山,山光水色的景地,他說他的家鄉就是如此。我們「哇」了一聲,「你的家鄉這樣美!為什麼還要來大馬做勞工捱苦?

(他家鄉的男人是否全都是這樣俊俏的樣貌?)

然後又是典型的淒酸故事,美麗的景色,醫不飽肚子;為了甜美生活,他要離鄉背井。可是,人離鄉賤就是典型的勞工寫照,他在大馬是一個倒水斟茶、收拾滿桌狼藉的勞工。

後來他問我們會不會說馬來語。我們又用馬來語交談起來了。他的馬來語說得還不錯,原來他用英語說話說得很辛苦。

但是他說,他並沒有法子賺很多金錢寄返回鄉,因為千辛萬苦來到大馬時,就得支付高額的仲介費,現在還在攤還那筆債。

不過,他自稱在4、5個月後就會回國了,因為工作簽證已到期,不得不回國。

我們就這樣斷斷續續地聊著話,其實在某個程度上,我們與小巧子的敘舊也被「干擾」了。

後來我們問他:「你住哪裡啊?」他說與同鄉住在工作地點的附近。

我問他:「吉隆坡好不好?」他說「不錯」。接著我直接問:「你是否有女朋友?」

他笑著答稱沒有。我追問:「那男朋友呢?」

他笑得更綻放,沒有一絲毫不介意,就搖著頭說「沒有」,但是舉動就流洩出一股魅惑的扭捏,眼神是典型的迂迴幽微。

最後,他問我們在哪裡工作?我說我在工廠上班,他就問我們「有沒有好的工作介紹?」

後來,我們得到的結論是:這名小弟90%是同志,否則不會與我們同聲相應,但他也是一個急著掙錢的外勞,他的大獻殷勤可能就是抱著這種目的,只為求職。

他會否會有兼職皮肉業務呢?我相信他會有市場。

千里飛行後,有的人視這裡為天堂生活,有的人卻想離開他人眼中的天堂謀生。每個人心裡都有自己的鄉愿,來尋找一個適合的國度。

到最後我有問他的姓名,可是不記得他給我的答案,畢竟只是一個名字。一串只是掠過耳際的羅馬字發音。而且,他只是雪地上的一片鴻爪而已。

那晚我們分享著小巧子的流浪故事,還有一個陌生的他鄉客一起來見證小巧子的足跡,然後懷念起原鄉。每個人都有一個家鄉,然而我們都找到還愿的夢土。


8 口禁果:

Falizizi 說...

有一點像Colin Farrel的亞洲版耶! 到底是那一國人? 真好奇!

n70 說...

Wow, that's handsome, would you mind to tell me which restaurant is that?

I guess he is Arabian?

王永正 說...

下边那一张照片,有那么一点像那一个日本人 - - 竹野内峰。

nicholes 說...

不 晓 得 是 不 是 种 族 歧 视, 我 倒 觉 得 还 好 而 已。

匿名 說...

想問你,你的Comments 是如何做成的呢?
可不可以給我參考你如何寫這一段的原碼呢?

給我咬4 口禁果 <<

謝謝
p/s: Sorry發了個跟主題不搭的問題 =="
Jake

mr.lyon 說...

lyon
好想知道他是那國人
過了明天了喔

Hezt 說...

久候了各位。
答案是:他是尼泊爾人。

像Colin Farrel?唔。很難聯想在一起。

不過,竹野內豐還是相當相像的。

n70:在相片的背景中看不到一些蛛絲馬跡嗎?我只能說,那是在隆雪交界處的一間茶室。:)

Nishiki 說...

看起来真的有点像祖竹野内丰......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