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6月6日星期二

搞手



慾望,是沒有聲音的。

除了蒸氣房裡機械運轉的轟響聲,在單調與規律性地響起聲音。我坐在裡頭,視覺迷糊了起來,看不清,只見影影綽綽的身影,在氤氳蒸氣裡徒剩一幅架骨形體。

然後他就闖了進來。

我看不清這個人影,他在我五公分外以的距離坐下,事實上整個健身中心的蒸氣房坐架有幾呎長,而且整個蒸氣房裡只有我和另一個陌生人。

然而他選擇坐在我旁邊。那都是有原因的。

然後我偷瞄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模樣。但是我只能用眼角去瞄,像偷瞥一樣。他用另一條小毛巾裹著自己的臉龐,所以就露出了一幅身材任由我打量。

那還是一幅可見線條的肌肉身栽。只是腹部坐下來時還堆著一層脂肪。手臂還相當細幼。這種就是健身時偷懶的成績單。

所以總的來說,這位靠攏過來的陌生人,並非一個合格的健身友。

後來旁人進進出出地在蒸氣房裡穿梭,我還是不為所動。這位傢伙也有步出去一回兒。我紋風不動任由蒸氣水珠鋪在肉體上,我想我當時是的表象是淋漓盡致的。

未幾這傢伙舊地重遊,他已在浴室淋了一身濕,他這次還是選擇坐在我的身旁。

這次,他大膽地打量我了。沒有張聲,可是我已聽到了一股慾望騷動的聲音,如此地明目張膽。
我只能做到像一個石膏像一樣,將自己凝結不動,因為我也沒有需要怎樣去移位。反正我不能阻止別人對我行注目禮。

我也望了他幾眼,他沒有將小毛巾鋪在臉上了──原來是一個單眼皮小生,剪了一個兵哥頭。

後來,室內終于出現第三者了,恰好又挨在這單眼皮身旁,所以大家排排坐。

我是慵懨挨著背來坐著,可是腰部還是騰出了一絲空間,我的毛巾是摺疊放在兩腿間遮著重要部位。所以我整個後腰至臀部是裸露出來。

單眼皮的手就在這時,延伸了過來,搭放在我的臀後。

他的手指就溜著溜著,擰著我的上臀肉,當然我只能賞之于一層贅肉,因為我也不是一個合格的健身友。

我的當然有一絲驚訝,但是這是大膽中的含蓄表現而已。

他的動作只是地捏著。如果我們是在跳著舞,他的手心所在是理應的。

可是我們不是跳舞,我們沒有舞姿,沒有衣裳,不動聲色地偎依著,表面莊重,暗地裡卻是淫猥的。

他撫著我的後臀約有一兩分鐘,我確定他身旁的第三者並不知道這麼意淫的一幕在上演著。在這短暫的剎那,即使有人闖了進來,在蒸籠般的景況下的朦朧視覺裡也不會察覺我們背後的搞作,因為單眼皮的坐姿就像在張開兩手愜意地享受著蒸氣房的高溫。

我並沒有移動方吋,任由這只幕後黑手搓撚著,熱騰騰的蒸氣裡並沒有讓我的慾望加溫,況且我的後臀不是我的地雷敏感區。

這隻手已明顯地在釋放著訊息,可是我不會用手語,我的肢體語言就是沉默。

所以,我是一湖死水地在凝結著。單眼皮還低頭俯視著我兩腿中是否有隆起。

他的一舉一動是深具策略性和計算的──漁翁撒網,最重要是在距離可及範圍內撒網。所以,不論誰是坐在裡頭,他都會挑一個地方挨近,然後伺機行動,沒有目標,但任何人都是目標。如果那人不合他的口味,他就若無其事地靜坐著,反之如果恰好是合口味的,他就可以有所行動,而不必特意或突兀地再移動身靠近。

換作是我,如果我知道哪一處有人坐著,我不會特意地坐近,我總會讓自己與別人保持著一段距離,圍築起自己的地域。

所以,這招是「狩獵」行家所為。或許下次我可以嘗試使用

可是我也不是誰的獵物。到最後我自己也有些不耐煩了。所以稍為移動身體,單眼皮的手就抽回來了。

我步出了蒸氣房。他也尾隨而至。

在黃色的燈光下,我們彼此互視,他的個子不高,身材與我差不多。我們對望著,沒有微笑。看起來我倆都是嚴寒臉孔,所以怎麼樣也釋放不了笑意。

他見我不為所動。我也無意跟進。所以,大家各自去浴室裡沖涼了。

我更好衣服在梳頭時,單眼皮小生也穿上了衣服,一身緊身T恤和牛仔褲,背著一個背囊,是典型的PLU裝,披上了衣服,也將不甚完美的肌肉收藏起來了,但至少可隱約顯現一個V字身型。

從他的打扮看來,我猜想他是一個花旦。奇怪的是,他在披著毛巾時,竟是如此SASA

沒有蔽衣時,就是最原始的時刻,但這原始不是真實的,只有穿上衣服才能還原。這可真是一種悖理。

假設我們的相遇是在街上,他會趨前來挨近我嗎?不會,因為大家都是衣冠披身,可是赤裸時就肆無忌憚,衣冠下的肉慾,永遠都若隱若現。

我們還一前一後地步下樓梯,他對我視若無睹,我沒有刻意迴避或放慢腳步,所以恰恰地,我就跟在他的身後。

直至步出加州健身中心,我們選的方向也一樣,我看著他在我的前頭漫步著,在午後炎熱的陽光下,他從容地取出一幅墨鏡,架上,兩手一邊拂著耳鬢,一邊整著墨鏡。

我更加確定他是花旦型,只要開口說話,一定是大起大落的大動作,或是嬌聲氣。

我倆亦步亦趨地,在街上成為互不相干的路人甲和乙,可是在若干分鐘前,大家是半裸緊挨著坐著而有肌膚接觸。

但即使我們在沖涼間格裡互相咂吮鬼混大家有了肌膚之親那又怎樣?

在陽光下,我們最終還是一前一後的陌路人。沒有名字,沒有身份。現在是,未來也有可能是。

我想起費亞。我還想起許多在路上重遇的炮友。身體和肌膚禁區在同志裡算得了什麼?我們超越倫理,用身體跨過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到最後還是一場飄渺,霧水之緣,在陽光下一切就蒸發了。

這是我在加州的第二場「艷遇」,或許活色生香陸續有來。或許,我還在期待著另一隻「孔雀開屏」。


16 口禁果:

深渊 說...

我去加洲有一个星期了,每天早上才去(每天OT,只有早上才去),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机遇,当然,我只是上课,上完就快快去上班了。
在加洲真的可以看到很多LIQUID的"红牌啊姑",都是那些肌肉男,还好他们是傍晚才去的,使我还不会感到不安(自己了解自己的等级嘛。)

Hezt 說...

深淵:我才不理誰是「紅牌阿姑」,只要「她」們不炫耀或喧嘩鬼叫,我也謝天謝地了。

的確,在早上時去真的是人煙稀少。那時我也會感到「不安」。:)

Nishiki 說...

上个星期的Mr. Liquid的其中一个参赛者竟然是我那小小健身室的会员…

Hezt 說...

nishiki:那麼說,你也有可能登上LQ的舞台做LQ先生?

你過後有與他搭訕嗎?

Nishiki 說...

我做LQ先生?为什么那么说?

从来没有和他聊过天,只是看过他出现在健身室里。

n70 說...

Finally you share something that can make ppl red face one laio....heheh....

Mr.LQ started? Damn, already finalize? I dun even know that. I missed out a lot of thing.

nicholes 說...

你們說的那個加州健身房到底在哪裡啊
怎樣去﹖
會員費肯定不便宜了吧﹖
如果沒加入會員會不會被拒於門外﹖
即使可以進入相信費用也不少吧﹖

Hezt 說...

Nishiki:我是指,在你的健身室裡雖然規模小,但也可以鍛鍊出可以參加LQ先生的料子,那麼你也有機會參加。:)

N70:原來你在期待著這裡會出現一些讓你臉紅的文章。我會陸續有來讓你「見紅」。:P

還有更多香豔故事呢,不過都是舊事了。往事只能回味!

現在我只能書寫與椰漿飯一起的事情。

Nicholes:加州在吉隆坡只有兩間分行,會費確是不菲──因為需要一次過預付,但若是拉長來看是相當划算的。

不是會員的話也可以進去試做,也有一種是非會員的收費率。

你不是要特地從怡保趕來這裡,只要進來加州兜個圈碰碰艷遇吧?!就桑拿會更好了。

nicholes 說...

我現在已經人在KL了
休假嘛
一個人在家好無聊
反正我也是決定了要去看狐說
就早點到姐姐家住上一個星期了
這個拜六才回家
我有去過你上次說的KLCC書局
明天也許還會去走一趟
艷遇﹖其實想是會想
不過也不敢期盼太高
錢已經不夠用了
真怕賠了夫人又折兵

Nishiki 說...

可是他最后还是无法进入semi-final哦。

你的健身中心不是有更多这类猛男竞赛的参赛者吗? =.=

n70:
'液体先生'的三个heat已经完毕了,这个星期五是semi-final,下个星期五是final。

Hezt 說...

Nicholes:紀伊國屋書店「滿足」你嗎?如果有搭訕的故事,不妨分享。:)

Nishiki:加州可能有很多這類的猛男吧!可是我沒有怎樣理會。大家各有各玩。

以前見到肌肉男時會忍不住大驚小怪,可是現在連這種「有色」味蕾也在消退了。真是有些怪異。

液體先生?哈,有沒有體液先生?

我想你應該創一個部落格來介紹你的觀賞選美賽的靈思和意見。:)

Nishiki 說...

液体先生-Mister Liquid也!

呵呵,其实一直想有自己的部落格,只是都没有动工,一是因为这里没有自己的电脑,二是因为懒…

Nishiki 說...

附注一下,那个Encik Cecair的参赛者其实身材也不怎样健硕,有些线条,可是不引人注目-事实上大部分的参赛者的身材都非常普通,有的还令人质疑为什么他们能进入这种选美赛(干瘦的或是有肚腩的)

当然也有几个资质很不错的。

事实上,看那易装的主持人的滑稽表现有时还会比看参赛者更有趣…

nicholes 說...

哪有什么艳遇啊
就只有一个累字
现在快下雨了
我一个人在pudu那里徘徊
好无聊

Hezt 說...

NISHIKI:那你為什麼還要去液體迪斯可看比賽?精瘦和有肚腩的怎麼可以上台呢?

或許你自己應該上台參賽。:)

Nicholes:吉隆坡還有很多精彩之處的,雖然我還是在等待著這些精彩的事情發生。

當然你出門時要記得帶傘。

Nishiki 說...

反正是三个Heat都是免费的,就去看看有什么'肉质'比较好的,哈哈。这种比赛不管怎样到底还是有一些不错的参赛者。不过呢,其实有很多台下的观众比站在台上的参赛者的素质还好。

如果semi final和final可以拿到免费的票,也不防去看看。

我去参加?=.=

恐怕我的参赛资格还遥远呢!

如果我去参加的话一上台就肯定马上被台下的取笑个够…象是一些参赛者一样…

最近一直下雨,真的要带雨伞哦。这个时候也很容易生病,我公司就有几个同事病了。而我自己,在昨天也请了病假,有将近一个星期没有去健身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