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1月20日星期日

雨色


對于小岩,我是摸不透他的心,他的心思像一首變奏和變調的旋律,他會偶爾發一個手機短訊給我,一回兒高姿態地說不認同我在苟且地過著同志生活,否定縱慾;一方面卻會發一些寓境抒懷的短訊來,例如那晚他發來以下這則短訊:


“Small rain. I miss you when it’s raining becoz after you teach me something at night tomorrow morning will be flooded and heavy rain.It happened twice.”


這則英語句法不正規的手機短訊正確翻譯是:「微雨。在下雨時我想念你,因為當你在晚上教我一些事情時,翌日就會有水患和下大雨。這已發生兩次了。」


我們幾次一起出來相聚,我不知道那是聚舊,還是約會,還是「開班授課」,到最後我們一起在酒店的床上同床共寢,第一次我在清晨七時許離開酒店後,他在午後就sms我說下著雨,他的酒店房間是可以看到富都車站水患的。


之後,他回到北端小島後,他突然地寄了那封短訊給我,說他想念我,因為當時小島嶼下著大雨。(這則短訊也促成了寫成這部落格中第一次提到小岩的文章


我們第N次在酒店裡共披歡被後,我沒有過夜就離開了。第二天他也老早sms我,告知我富都車站又閃電水災了。我當時也感到奇怪,為什麼下雨與淹水也要告訴我呢? 


雨,成為他出現在我文章中的楔子。原來,也成為他想念我的一個引藥,還是引爆他集存慾念的火藥庫?


後來我回了他的sms。


小岩接著說,他想念我。他會在今晚寫完報告後會手淫,接著再說,我現在太遙遠了。


他的率性讓我再一次驚訝。而他,是那種有紀律控制自己手淫次數的「清心寡慾」之人。


小岩在抓著我的下體時說他一週只規定若干次數的手淫,如果過于頻密,他會降低次數,同時會萌生一些自疚感。他的「禁慾論」與他手上不停搓攥的動作開始搖晃著我。


(舊時的姐妹雜誌等的性問題輔導信箱總是說自慰過度不好,會勞神傷力等等,有意無意地製造一種自我的內疚感)


小岩問我為什麼可以一直需索無度,他認為我是性需求不正常的(以致他建議我去看心理醫生來醫治「性上癮」症)他自己知道本身是性冷感的人,並不需要過多的手指運動來渲洩自己。


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他只堅持替我進行手指運動,然後推說自己過于勞累云云,而當時他在控制調減著一週內的自慰次數。


當然,他對這種需求調控與克制的情況覺得很快樂、自足。


他真的是一個很冷的人。他刻意控制自己抒發情慾的手段,讓我想像到冬天結冰的景象。



可是即使小岩將自己裝成一片白雪凍結起來,卻冰藏不了他真正的情慾火焰。


我們起初的發展真的是很轉折迂迴,也很有戲劇性的張力。當時只是偶爾趁他來到吉隆坡時聚首,我向他坦承自己是同志,他也很有興趣知道這圈子的一切。


後來,我們在第一次送他回住宿的地方(一所公務員平日上課的宿舍)時,他有問我要不要上來坐坐。我當時推說時間不早,要回家了。


我們保持著聯絡。他重來吉隆坡時,我是去Renaissance酒店去會見他,那時我是從椰漿飯的家裡完成激烈的身體交流。他說他要請我喝咖啡。可是我進到他的房間後,他說他不會調沖咖啡,原因:他不喝咖啡的,因為咖啡傷身。


所以我得自己調起咖啡來喝了。過後他向我表白,他以為第一次我在送他回家時,我會隨他進房,然後……


我當時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我很大膽地說,你很想試試嗎?于是我爬上他的床,然後剝去了上衣。我的手撫著他的牛仔褲褲襠,發覺已有一隻小野獸在厚重的布料內已蟄伏著──


我們都成了賤骨頭。我將他除個精光,讓我們相識近五年後第一次如此坦蕩蕩和私密地彼此以肉體與肌膚面對。不是友情,不是前同事的袍澤之情,而轉為一種非常玩味的冒險與尋寶遊戲,帶著性衝動去進行親腻行為。


小岩瘦削的身體就裸露著起來,老實說我當時的精力已無法即時充電,即使他那根小骨頭已充血了。我在當時那種幽微曖昧的情況下,心態上是有些尷尬,但肉體始終像是要完成一場使命般,要彼此去開發與探索。


像採礦一樣。小岩的身體單薄,他不是水牛或乳牛型的肌肉男,他也不是大砲台,他像是一塊貧瘠的處女礦地,但即然已探勘了就得開採,片刻後,小岩就成為一座廢墟了。


他事後向我坦承,他很久沒有自慰了。他的情慾在那時高漲。而我是他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過後我們還談了很多事情。在開了之前封閉著的眼戒後,他對這生態圈子也開了眼界,因為他已犯了「色戒」。


這是我第一次教他的事情。


在最後一次相遇時,我們依然只是手指運動來交流。這是他唯一可以對我做到極限。可是我為他作出了「口唇服務」。除了唇齒活動,也嘴舌相傳各種有關同志圈的現象、心態與術語等等。


那是我第二次認真地與他分享。


小岩連調沖咖啡也不需要學習,因為他不需要。他將自己的肉感官的體玄奧與青春滋味的體驗,一一包裹起來。


小岩將自己荒蕪起來,成為一片乾渴的曠野。我真的希望他可以找到雨露的滋潤。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希望他下次重訪吉隆坡時,會是一個下雨天,那樣我可以見到一個感性與熾熱的小岩。

3 口禁果:

gfloormanager 說...

哈,那么看来我也属于小岩类。

Hezt 說...

你是小岩類也不是一件壞事。至少你可以好像他那般,可選擇男伴,或是紅顏。

然而,我真的希望小岩會好好地享受生活,而非以壓抑與內耗來實踐生活。祝福你也有美好生活。

gfloormanager 說...

不过,我选好了。不过我命苦。。。。咳。。。。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