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1月25日星期五

無題

那天我與椰漿飯又談起他對我以外的「房事」紀全,我是以一個「球伴」的身份,去詢問我的對手與其他球伴的互動方式。

我可以聆聽椰漿飯提及他與其他男人或他過去的荒亂野史,那種心態就譬如在聽著一個球員,在敘述他所經歷過的賽事。而我是從一場場的口述中,去觀摩,去想像,更甚的是,有一種細微的感覺告訴我,我是有些羡慕。而事實上,這種羡慕是不應該的,因為這涉及道德審判的問題。

但是,我與椰漿飯類似的交流形式維持了一段時間,大家似在享受著這種情趣。

然而,他的經歷和經驗,畢竟不是我們之間真正調情「春藥」工具。

椰漿飯前陣子叫我不要再問他這樣的事情了。他說,他每次向我提起他與其他男人胡搞的事時,他會覺得很難過。他覺得自己是一個沒有道德的人。

他說,他不能在我面前否認他過去的荒淫,因為每個人都有他的過去。但很多時候,他是在認識我之後,他還是與其他男人有性約會,而他都有如實告訴我。

他說,他對我的詢問,他又不得不答。所以,他只好答了。可是,我將他陷于矛盾之中。「不要忘記,curiousity kill the cat,你不要成為那隻貓。」他在我耳邊絮語著。

椰漿飯也是一隻貓。他將自己形容成是一隻alley cat,會四處亂闖遊蕩嬉春。他之前對我說過,他要一個人來馴化他。

而這個人,必須是他的戀人。

當然,我聽著他的故事時口裡雖說無所謂,其實還是有些芥蒂──我會自嘆技不如人,但我也不能「控制」他完全會守忠于我,他眠花宿柳,是因為他的性需求所致,我怎樣也阻止不了。

而有時,這種話題成為卿卿我我的模式。我不知道自己是開明,還是自己是對他過于「放縱」。他不想這樣快與我穩定下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與他發展下去,我只怕自己沒有這樣多的時間相陪,除了幾次夜遊的經驗。

可是,在新加坡之旅時,我就想起了他。在sauna裡遇到那根「棉花棒」時,我又想起了他。在出席朋友的囍宴時,我又想起他胡言亂語的生孩子言論。

我對自己沒有什麼信心,對他也置疑著。難過?我讓他感到難過了,但我自己也有一絲的憂傷,但我說不出來是什麼憂傷。



我前天到椰漿飯的家裡過夜。那是我們認識以來第一次同床但沒有共歡的時刻。我終于體驗到與他「植物性」地相處一晚,連接吻也沒有,因為他突如其來地大傷風,噴嚏連連了一整晚,然後一直走動廁所之間。

我輾轉著,入睡後復醒來,有時為他蓋上被子,有時就將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他握著我的手一陣子,呼嚕呼嚕地又悠然入睡過去。

很夜很夜的時候,我的意識處于半醒半昧的狀態中。後來,他的鼻息漸漸遲滯沉緩起來,像沉人一片荒蕪的草原中,隱約間就傳來他的鼻鼾聲,像拖著笨重鐵輪的火車在行駛著,一圈又一圈地,駛入了夢鄉。

這是現實,也是夢境嗎?我自己不知道做,讓他會覺得舒服一些,而不會翻天覆地地噴嚏連連。我才發覺我不會照顧其他人。

那一晚,似乎過得特別長,不是因為他的鼾聲,而是我的思緒很紊亂。

後來早上醒來,椰漿飯的精神還是好了一些。我們吃著簡單的早餐時,我只會詢問他覺得怎樣,並對他有些歉疚地說,昨晚我都不知道要如何照料他。

他說,只要我沒有被他弄得來另一場傷風,已算幫了他一場忙。

臨走前,我們還是接了一個法國式的吻。(這是椰漿飯說的)




椰漿飯一個晚上的傷風與鼾聲是我們現實生活中的擦出的化學作用,而非只是從性愛中產生的互動。從一個晚上醒來回到現實生活,我在想,我們是否晉入了另一層次關係的階段?

我們已開始對一些課題設限,譬如性經驗,大家相識之後的性經驗,包括我在sauna的、與費亞的故事都成了禁忌,因為這都會惹起彼此的醋意。

所以,我們的對話不再是誠懇開明的溝通,然後會互相隱瞞、撒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保持著一份感情?

而同志裡常說LTR(Long Term relationship)。但是,什麼才是長期?一天?一個星期?還是一年?長與短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我們不會有婚約的掣肘,也不會有子嗣來共同承擔養育的義務,那麼我們的對彼此的承擔力又建立在什麼基礎上呢?

我自己明白,我們像是夥伴關係,但又摻雜了一些戀人的感覺,所以情況才那樣別扭起來。

網友王永正在前陣子給我的留言,我沒有忘記,他說:
「如果你覺得那是愛,那麼就好好地愛著他吧,何必猜疑著他是否同樣地那麼愛你。

如果他只是性愛上的夥伴,那就盡情的享受吧,至少在某一個程度上互相喜歡著。」

他的話很透徹,同時已簡化了我對椰漿飯之間的那份感覺。我相信同志的愛情是從性愛上發展與延伸過來的,可是這是否是必然的規律?

另一名網友對我提出這個疑問,他否定我說同志是有了性愛才作愛的說法。我應該再簡化這樣的說法:同志之間,都是從sex appeal開始,然後才促成性愛,才慢慢滋生愛情。

但說到最後,我對于現狀還是感到享受與開心。那就維持現狀吧,做一個敲一日鐘的和尚,也不需考量這樣多了。

9 口禁果:

ianrad 說...

感到享受与开心就继续吧!幸福的日子没人嫌多。偶尔浮现的忧伤是很难形容,也只有历经过的人才了解。

昨夜,那位有夫之夫又来了,我们也如以往的做了。憋了很久,我终于忍不住对他说我想他。他笑我傻。我知道他没有想我。我不知道他是否感觉到我有多么的想他。真的,只要他对我说他感觉到我对他的思念,哪怕是一丝丝,一丁点,我一定会开心很久。可是我又怕他感觉到了之后不再见我。

忽然我想起你和九厘米先生的故事。我想你应该也是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我不敢用“爱”来形容,因为那会是註定了的失恋。

Hezt 說...

你的「苦戀」很典型,我理解到這只是貪戀一時的歡樂,不能奢求什麼…或許你可以說「想他」等的話來當情趣或調情,不過就不要認真了。

Ivan 說...

看來,你的苦戀就像是每個同志都必須走過去的!在某程度上,我不相信有性後,才有愛!可能是對某種古老思想的支持!但是,你的例子很珍貴,幾乎都沒出現過!

我的同志生活很沉悶,並沒有別人的精彩!沒有性,只有愛!一段網絡的愛,一段虛無縹緲的愛!你的比我來得真實!不要輕易放棄!

匿名 說...

我覺得大部分人的情況就如ivan所說的,若先有了性,那麼愛就不值錢了....

我近二年前從台灣來到了舊金山,去年七月時在網站上(就是那種for Gay ONS的網站)認識了一位Malaysian Chinese(今年32歲,跟hezt一樣是吉隆坡人,只不過他已經來美13、4年了)。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有了性。之後我很驚慌的發現自己喜歡上他了(因為一見鍾情完全違反了我的個性)。後來的一個月內我們又見了二次面(當然,也都做了),之後我試著聯絡他二次都沒得到回應,就此就斷了訊息。

今年八月我再次試著聯絡他,也終於得到了他的回應,表示想再見面,但由於一些擾人的雜事,我一直到今天才見了他。見面之後,我卻覺得他似乎刻意冷淡,到我家後沒說太多就開始脫我衣服,在過程中,為了討好他,我甚至沒拒絕他做bareback sex,但他卻不像前三次一樣熱情的跟我接吻,而是完全沒吻我。完事後他也沒說什麼就匆匆離去,連閒聊一下都沒有....

在今天還沒見面前,雖然知道可能性很低,我還是抱著一丁點希望我跟他之間能從性延展出愛,因此這一年來,我幾乎天天向gym報到,希望再次見面時能讓他更喜歡。但從今天的情況看來,他似乎連做一般朋友都不願意(這點跟九厘米先生很像),也讓我覺得自己很蠢。也罷,自己也三十好幾了,真的該對這個圈子看開了....

就算如此,我想還是會繼續的認為,若當初沒有一見面就有sex,情況會不會有所不同?

說了這麼多無非是有感而發,像hezt跟椰漿飯的發展,在gay的世界裡是少之又少吧,多數人的狀況是像hezt跟九厘米先生的關係。"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或許是最能用來預測"先性而後想愛"的下場吧。

王永正 說...

不需要认真吗?
即使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不管是先性而後想愛,我想感情的付出是实在而真切的。
我们不会无缘无故地想起某一个人,总是在想起的时候,心情不停起伏着,难以自己,即使只是性爱,你也只会跟合眼人缠绵。
所以,当然是要认真的,认真的对待自己的感情,也不怕让他知道。也许我们会有时间默默地爱一个人而不让他知道,但是我们没有时间爱上了而不为他做些什么。总是会留意他需要些什么,暗暗的为他准备好,完了还要装做不知情。我想每一个暗恋者都如此。

跳探戈需要两个人。

Hezt 說...

不論是網絡上,或是什麼管道認識的對象也好,有時我想我們是否應抱著「玩世不恭」的心態,為自己打「預防針」後,才不會讓自己那般地脆弱。

當然,其中需要看對方的表現如何。這種玩世不恭的心態對單戀者來說,是一種寬待自己的處方。

當然,如王永正所說的,你可以對你的感情認真交待,然後為愛戀對象付出,可是對方領受後是否有所以回報,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不知道我對九厘米先生做過的一些事情是否是討好(都是瑣碎小事,但是在張羅時會感到一些甜蜜的),但是後來我覺得即使為了做了很多好事,這種「討好」是將熱臉貼在冷屁股上。

我也有對九厘米先生說過「我很想你」等的話,可是他對我無意,怎樣要他聽,他也聽不下去,反而覺得肉麻噁心。

對于一些只需性愛的人,他們只想要一場肉體的悱惻纏綿後,而不想生活上有何軱轕。我現在想起費亞了。

將這類的人歸類清楚後,讓我們看清本質,可為自己開脫一些。

所以,先有性愛後,不意味著一定會有愛情,最重要也是看對方而定的。而來自美國舊金山的朋友的情況而言,我想即使那位大馬籍華人在第一次時與你沒有性愛,也不代表你們可以會有情感上的發展。

因為,如果你們是從炮友網站認識的,大家的目的就很彰顯了──只求一場性愛。從性愛開始,在性愛結束。

這也是我與椰漿飯處于一種乍暖還寒的情境裡,我知道我們還未到鴛鴦成仙讓人羡的階段,畢竟我們都是抱著「炮友心態」從聊天室處認識。大家可以在此聚頭,也可以在此分手另覓他人。

ianrad 說...

我倒真的希望“只是貪戀一時的歡樂”。但是当我在大道奔驰了两个多小时,一心想说服自己不去想他,却落得被心中的苦压得欲哭无泪的时候,我知道这不只是貪戀一時的歡樂。

Hezt 說...

IanRad:I am so sorry to hear that. I know it's a difficult process for you to let go. But we must try our best to learn how to rectify the mistake.

ianrad 說...

Thanks for your kind words. I won't say it's a mistake, maybe a misfortune. I thought I've finally found someone but it turned out to be someone else's someone. Well, at least now we know for sure that love can come after sex. So, you'd better cherish the love you've found in 椰漿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