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0月2日星期二

貼身

母親見到我拎著一大袋的超級市場的紙袋回家,一幅滿載而歸的樣子。她問:你去買衣服?

「不是,我只是買了七對襪子與內褲回來。」我說。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買如此多對襪子,我以前買襪子時都是在夜市場的廉價貨,我不會羞于承認我是夜市場的顧客,對于襪子這些東西衣物,我是沒有太多的計較。衣褲等對我來說是必須品,而非潮流時裝。

可是,我今天在百貨公司的男裝部,花了兩小時去選購襪子。這是我近三十歲來第一次在有空調的男裝部來選購襪子。

而過去從小到大,內褲與襪子都是母親親手打點。當然,她也是在夜市場為我選購的,這些貼身衣物全是雜牌貨。

我才發覺過去的我,是多麼地寒微與草率。對于衣物與服飾,我只是一個實用主義,但對于價格,是不是我錙銖必較?然而衣著是一個人對外的展現,如果我還是像以往一樣,就顯得寒酸了。

近來發覺自己的襪子都穿洞了,腳趾頭露在鞋子裡匿藏在鞋尖裡,我才恍然記得自己已有3年多沒有買襪子了──就是靠夜市場那種10令吉三對的那種來過日子。

所以,我就決定買一些優質的襪子,價錢也比我以前的預算高。即然襪子是貼身用品,善待自己買一對好襪子也不為過。

我記得有一次我在椰漿飯的家裡時,他看到我的襪子磨穿了破漏成一個大洞。他就馬上搖頭,然后拿出一對新的襪子給我,因為他說這樣穿襪子一點也不舒服。

現在我想起這一幕,可是我忘了他的表情、當時他的光影與氣味,我想,我甚至忘記了他的聲音。



可是近一兩年來我開始為自己買內褲了。

內褲對一個同志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當你試過在陌生人面前寬衣解帶時,你最后的防線就是留在那一方塊布料上,布料的質地是柔軟是緊繃,完全是視覺刺激的按鈕。

而且,內褲裝裹著的是你全身最具魔力的地帶與最幽深的動力泉源,那裡是蘊藏著痛與快感,也有爆發最淋漓的痛快。

當然,當大家都火熱浪高起來時,你穿著什麼名牌的內褲也不重要了,因為窸窣一聲,多名貴、多優質、多性感情挑的內褲,就會被剝下來,遠拋一旁,成為纏結的一團布料。

在健身室裡,甚至在三溫暖裡,你可以見到各形各色的內褲。有時我看到更衣室裡的旁人解下褲子時,兩片臀頰在一塊走樣的內褲包裹著時,即使是多麼好看的男生,你也會對他感到印象打折。

所以,內褲是男同志的印象分,特別是該些隨時候命應野戰的同志們,我們需要一條體面的內褲來充當門面。

因此,在幾年前時,我就自己買內褲了,也謝絕母親為我到夜市場去胡亂購買。當然,我選購內褲時還是以自己為主體,我會以舒適度為首選,而我鐘情的還是三角內褲,但不是過于性感的那類型。

椰漿飯有一次對我說,一個僅穿白色內褲的男生讓他會熱力賁漲。到后來,我每次去他家時,都會特地穿上白色內褲。悉心的部署,只求迸發彈跳的那一剎那,一切毫不保留地交付出來然后,我才發覺他可以對白色內褲做那麼多的動作…

自那時起,我在選購一盒三條內褲的那種方式來「入貨」時,也會特選白色。

今天,我還是買了一盒內褲,裡面也是有一條白色的。即使我對白色內褲並不那麼熱衷,因為我始終覺得白色過于赤素淨,卻不耐髒。可是,莫名其妙地,我還是選購了白色。

我想,日后買內褲時,應該會包括白色在內。懷念一個人,會否成為買內褲時的一種傳統?



我將舊的襪子等都從抽屜清除出來了。母親說,就將那些已破洞的襪子丟掉吧,反正若是補布丁也太難看了。

一大堆的襪子,我就懷抱著擲入一個空紙袋裡,當作垃圾了。

我想找回椰漿飯贈送給我的那對襪子。到底是哪一對呢?

但是,我又發現自己已記不起了,搔破了頭腦,也不記得是哪一款、什麼顏色…

我無從記得。對自己的記憶之淺、印象之淡感到有些內疚。因為這都不是重要的東西嗎?因為這是記憶裡的垃圾嗎?因為我已卸下這些東西了嗎?

但是我會在每一次選購襪子與內褲時,都會想起椰漿飯。買白色內褲時想起他,因為要告訴自己,此后我只會為自己穿白色,而不會再為他而穿了;買襪子穿時想起他,是要提醒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對自己,讓自己舒服。

但是,舊情還是會緬懷的。

當我將新的襪子與內褲等都摺疊好,放進抽屜后,一切又無縫地埋合起來──舊情,就是放在心裡面的抽屜鎖起來的那份緬懷。

突然想起一句老話:「情人如衣服」,更何況是炮友?

內褲與襪子也一樣,穿久了只是會給你一份感情與熟悉的感覺,然而,你不能阻止老化與磨損化,一條內褲與一對襪子不能讓你貼身終老。無論如何,人性那種貪新忘舊的心態,才教人感到唏噓。

8 口禁果:

IceAce 說...

不要看小袜子和内裤,这些东西如果你买不好品质的话,你随时会种那些缠人的皮肤病(香港脚,湿疹之类的),一旦中了就后患无穷了。
衣服虽然会时常换,但是也不要因为那些便宜货而留下后遗症而让自己后悔莫及。
我觉得好的牌子,比较贵的衣服都比较耐穿,而那些便宜牌子很多外表看起来是光鲜,不过却连一次的洗涤都耐受不住而破开,走形。所以我情愿花多点钱买好牌子的衣服也不愿意换取多件便宜的衣服。

Hezt 說...

iceace:對,我絕對贊同這些貼身衣物的重要性。現在已是上班族了,物資生活比較豐富,有時真的要買一兩件貴一些的衣物來犒賞自己。但與此同時則緊緊地拿捏著分寸,以免成了名牌奴隸。:)

匿名 說...

Imagine a middle age gentlemen with broad shoulder, hairy chest and a wee bit of body fat (not too much) standing up wearing a white underwear (preferably boxer type).

When you slowly taking it off (you should be on your knee now) the scent of freshly fabric softernal on the underwear, then on his skin ……. Heavenly dickalicious!

Red x

Cross Road 說...

好一段时间没拜读你的文字了,今天看了最新的两则,发现你的文字有点不同。少了点活色声香;多了份内敛。是你升华了吗?别担心,少了辛辣,多了细嚼的滋味,一样的棒。仿佛看到了卸下浓妆的素颜。加油。

Hezt 說...

Red X:你的狂想確是很惹味!:)

的確,白色內褲在這樣的畫面下,確是增值了。

cross road:我還是依然「活色生香」,只是沒有形諸于文字。哈哈。時間會讓人的思維洗禮與沖擊吧。

stan 說...

以前也是亂亂穿內褲+襪子
內褲穿到鬆垮變色
襪子穿到見到兩根腳指

後來常要見客戶,有些office需要脫鞋子
就開始獻醜了...這時才發狂買了一堆襪子替換著穿

內褲大概是10年前就開始買一堆小名牌吧
(RM20三件那種)
當時是看到盒子上的(半)裸男被騙去買的
一騙就被騙了10年

現在即使在穿這些也會被我一位朋友唸我孤寒 -- 在他眼中 renoma/diesel 這些牌子都算cheap了

受他影響,就買了幾件更高價的,不過沒甚麼事我都不會拿出來穿 -- 那麼貴的內褲不捨得常常穿,而且告訴媽媽不要跟我掛在屋外曬,不然會被偷 :x

白色...我之前那個也喜歡白色
可能當變了心,猛穿白色他也無動於衷了...

Hezt 說...

stan:你所提及的情況我也試過──去見客人時需要脫鞋,真的是很糗。:)

稍微看過你的部落格,發覺你是個乳牛哦!得空要向你請教秘訣。哈。

stan 說...

亂說...人家只是小牛而已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