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2月19日星期三

香蕉.安全套



我很討厭到霸級市場買東西,特別是在排隊時。你會見到很多收銀櫃大擺空城計,然而每個櫃檯都滿了人龍。

最糟糕的是你只買一樣物品,可是又得與別人擠和排長龍,而你又必須在那個時候買下那件物品。所以,你唯有妥協環境,將自己的怒氣擺放在理性裡面。

我拎著一包食物霸級市場去排隊付款,那時我真的很饑餓了。食物是我當時的一切需要。

我在購買少於十樣物品的專設速行道排著隊伍,要怎樣打發時間,當然是先望向前端到底還得輪到多少個人,才讓自己可以快速付款,然后逃之夭夭。

所以,我就望著前面,我看到了前端的一個男生。背著背囊,只是一身牛仔褲與T恤的裝扮,我看到他的背肌,儘管看得出渾然天成的體型,然而天生的體格不錯。

我看見他的後頸項,細細幼幼地攀爬著毛髮,髮紋是細密而漆黑,滑嬾的膚色看起來是赤色的,我知道他是馬來人。可是我看不見他的樣貌,然而可以見到他臉上一剪側影,一雙眼睛眨著彎彎捲捲的睫毛。

那麼,他是否會是毛茸茸的小熊呢?我還俯首打量著他穿著什麼樣的鞋子,原來他是趿著一雙拖鞋就出街了,我沒看見他的腳趾頭長出的腳毛。

我的目光就這樣往北升,看到了他在購物籃中的物品。只有三樣──一盒Loreal的護膚品、一梳香蕉,還有,一盒24裝的Durex安全套。

眼前的一切,看起來是一個有些怪異的組合。

買安全套的中學生裝扮帥哥啊!我又望著他的背影,突然間聯想到一爿裸著伏壓在床上的背影,至少也是V字型的。我再望向他的臀部,是渾圓翹實型的,你可以想像那晃動的姿勢。

我再不經意地轉個角度,就將他的樣貌看得清楚了。是個長相還不錯的馬來人,就是那種書卷氣的秀才型,沒有鬍子,也沒有痘痘。總之就是那種難得一見的斯文相。

可是, 他買安全套。他買那麼多的安全套干什麼呢?他是個頻密的安全套使用者嗎?若是的話,他的性生活一定是很頻繁。他會怎樣套用安全套的呢?如果想像著他剝光衣服時,是他的床伴為他戴上安全套,還是他自己戴上?

可是,為什麼我會有那麼多「可是」?

書生也是要性生活的啊!他也是人啊。我心裡暗想著,別那麼無聊了…

我又看著他的香蕉要買的香蕉。唔,吃香蕉好呢!可以提供精力。他又買安全套,這也是好事呢,證明他是一個對生命負責的人…我又看著那梳香蕉的形狀…馬來人的香蕉都不是那樣的彎的呢…

胡思亂想的時候,已輪到他付款了。他將整盒安全套擺放在顯眼的櫃檯上,木無表情的收銀馬來小姐拿起他 的香蕉 要購買的香蕉說:Belum timbang。

“Kena timbang ya?”他準備掏腰包付款了,才知道他那梳香蕉沒有秤量價格表,無法付款,他看起來有些懊悔,只有拿起香蕉,忙著走開。

收銀小姐將那盒安全套擱在一旁,讓我先付款,片刻匆匆地又為我接下來的顧客收銀。我還是看不到那位馬來書生前來付款,他可能又得在秤量處排隊。可是我沒有讓自己突兀地站在那收銀台后等待,唯有舉步離去。

他留下了他的安全套,卻帶走了他的香蕉。這真是一個黑色的現實比照──如果你是在三溫暖或與炮友相互發泄后,安全套是留下了,香蕉當然也收起來了。當然,一切都是棄用的。

我看著那盒安全套,覺得自己也有一種有待認領的感覺。

而如果我需要買安全套,我會那麼自然或張揚嗎?但應該沒有什麼大不了,反正安全套和香蕉,真的是必需品啊,付款買必需品沒有人會理會你的。

我才想起我很久沒有買安全套了。至于香蕉…更是有一種陌生感覺。

可是饑俄感襲上來時就不是那麼陌生了。我拿著我手中的那包食物時有些猶豫,發覺有時饑餓時,食物並不一定就是一切的需要。

后來我再放蕩地細想,那個買蕉與安全套的陌生男人,已將我需要的3樣事物,都一一涵蓋在內了。






13 口禁果:

IceAce 說...

前年某个老人家送我的半盒安全套啊。。。到现在都还没有用完哪。。。
我发现大的香蕉给我很大压力,觉会有种不好的感觉。

介 說...

你沒有更新的日子裡,
我一篇一篇的文章往回頭看..

我們都在同樣的一個城市裡,
在同樣的購物廣場shopping,
在同樣的gym裡健身,
也或許,
某天你正在某櫃台前排著長長的隊等付賬,而我其實也在和你同排的後面...

但是,很奇怪的,
你生活的世界,和我看到的,
明明是同一個,卻又很不一樣的...

KL很多帥男生,尤其是馬來人..
我第一個愛上的,也是馬來人...
以前,大家都會說馬來人很壞,很自私很花心,
就好像,無論你的椰漿飯還是6mm先生,
但是現在會覺得,大家都還不是一樣....

但是,讓我覺得很不一樣的,
是關於你從生活裡可以感受到的東西..

比如,一個排隊買安全套的背影,
也可以讓你想到那麼多,
也許我只要認為那是因為你精虫上腦所至,
但是,你又是很有想法的把一切整理到有條不絮..(whatever...)

順便也在這裡說好了~~
我在cali一直都沒有遇到什麼香豔刺激的事情,
看見你遇到的情形,
不禁讓我好期待,
某天,也會有一個人的出現和引誘,
讓我可以感受到sauna裡那種誘惑...
(我幾乎都是早上第一個到mv排隊等運動的會員吧!:( )

這讓我想起有首歌名叫"窗"
"你打開那一扇窗,就會看到那樣的風景,
你愛上那一個人,就會有著那樣的命運"

我們都是一樣的,
但是我們的生活卻似乎峰迴路轉,
這就是,讓我感到詭異的不同...

(不好意思哦!離題很遠了)

Hezt 說...

介:
唔,你的隨筆很有意思。

有時我想自己感想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只是將問題複雜化了。

其實大家有緣在這裡相聚,也是相見不相識而已。這是人生的際遇。但視角怎樣不同,也是相對地是視當時你是如何看,或從哪個角度去看。

所以,例如一個背影可說出很多故事啊。(朱自清的《背影》是我可以記得的近代文學經典)

不過我當時是想,這個男生出現在我面前時,他是將我所欠缺的一切,完全像一個放映機投射出來。所以我才有那麼廢話說出來。當然一半是精蟲上腦搞鬼。

在加洲的經驗嘛…不需要期待什麼,希望不會給你一個錯誤的想像空間,至少,不是每一場都是艷遇。

我也很久沒有看回我的文章了。所以,即使看回也有些錯覺,這就是我嗎?

所以,別說你覺得我們是一樣(在同一間gym,在同一座城市生活等),有時檢視自己時,也會發覺有幾個窗口。

ps:你現在是人在北馬吧?

KataTjuta 說...

一盒保險套
一束香蕉
在您的筆下
讀來讓人遐想
卻又有幾分惆悵
年快到了
給您送上祝福
希望在新的一年裡
你能找到好的香蕉
至於保險套
總是防身必要吧
聖誕快樂

chunpo91 說...

Merry Christmas!亞當!
★☆★☆★

Edsam 說...

看到你的主题我还以为你要写的是一个我在新加坡工作看到的安全套广告,那时一条香蕉两端都套上了不同公司的安全套,一边可以清晰的看到香蕉皮上写的字另一边却很模糊,广告的意思是要显出它的安全套是超薄的!哈哈哈。。。

介 說...

我打字帶著"北馬"的"口音"嗎?
我是北馬人沒有錯!(你怎麼懂得?)
但是現在吉隆坡...


其實用同樣來形容也沒有錯,
在這個圈子裡,我們可以期望的東西,
其實少得不忍心去計算...


一樣的窗前月,
但你就是把它點綴的特別燦爛~~

戈 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戈 哥 說...

Hezt,
您也實在是夠厲害,怎麽北馬文筆也能給您認得出?教教我可以嗎?您是從哪個字眼發現的?我也很想知道,我的口音又是那裏的呢?我很興趣研究這門學問,但還是不夠格。
您裸泳的概念正合我情思,我們真的是在這兒蒙者臉赤裸裸的暢游。嘻嘻!

介,
您也和Hezt一樣寫得好,您的博客在哪兒呢?

介 說...

戈哥,
謝謝你的讚賞,很久沒有聽到人這樣說了..
很感動,太感動,超級霹靂感動..(一萬個謝謝)

我沒有blog..(現在沒有)
(以前的那個),(已隨風而逝)

Hezt 說...

KataTjuta aka snuffy:sorry,遲了回應…你又改名字了。還是覺得snuffy較為cute。此次這名字又有什麼含義的呢?

喜見你重出江湖執筆。:)

chunpo91:你的聖誕過得愉快嗎?

Edsam :我也想看看那個廣告。聽起來真的趣味。

在馬來西亞一定不會出現安全套廣告。

介:山人自有妙計知道你是北馬人。咭咭。

看來你也是健筆,應該寫寫部落格與大家同享。

戈哥:哇,原來你的部落格是兒童不宜的畫面。我無法在辦公室裡開來看。

說...

Hazt....看來,我真的,十分透明化...

-------------------------------------
剛才,在我的最愛裡,
點了一個很久都沒有去注意的連接,
那是我,曾經的一個網站,
現在已經關閉了,
只剩下,短短的幾行字,
和曾經在那里經過的人揮手告別...

那曾經是一座城,
囚禁我對愛情的堅持和想像,
如今確是人去城空,
連我自己,也不在了...
如果沒有人說起,
也許我真的就那樣子的去忘記....

azul 說...

介:

贊同你的說法,很多馬來人的確長得很好看的。尤其是二十歲左右的馬來人很多都是“精瘦”型男生,蠻順眼的。:P
反觀很多同族男生二十歲出頭就已經是叉燒一塊,捧著小小的肚腩。鬆弛的肌肉... 不是很令人有胃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