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5月19日星期一

凌晨三點鐘




久違了,有時只是記憶裡的印跡,淡而遠。在聊天室裡,我碰到了費亞。

這是好久好久以後,若干月前的相會後,在聊天室裡再相遇。我自動與他打了個招呼。在等著他的回應時,我去瀏覽他新添的相片。

驀然發覺,他已變成了一隻乳牛。他將鍛鍊出來的肌肉拍下來了放在網上,我看到了腹肌,還有丫字型的體型。當然,相片中的他在精瘦下來後,更加性感迷人了。

才記得那時他對我說,他要找一個私人教練來打造一身銅皮鐵骨。那是我還坐在他的胯上,撫著他那鬆塌的胸肌。

費亞在聊天室的另一端沒有回應,良久良久。

我知道,他已變成了一隻開屏孔雀了。他的profile裡貼著無數個buddy的鏈結,內裡有多少個是他床上干的傢伙?

或許他已成了鳳凰,如今「百鳥朝鳳」,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我撫著我自己不成形的腹肌,恨鐵不成鋼,只能恨脂肪。我知道,我已失去了費亞。



在同一時候,我又遇見了吉爾。

他殷勤地向我問候著,用著他那股在英國浸淫回來後獨有的、正統的英語句式與語法,透著紳士風度般的語調,打著一個個字符出來,我不會忘記他說話時那種散發出來英國腔。

我們上次「錯亂」地對質後,過後他還是痴纏著我,或許受到留言的網友潛移默化的影響,我減少了戾氣,沒有再兜轉在若干年前的事情了。

吉爾這次還是舊事重提了──希望見我、重修舊好,他用上很文藝的字眼:從今開始要與我同享快樂的時光、要從perfect stranger重頭認識開始、到最後他說,他要與我建立LTR,還問我:你相信愛嗎?

相信愛?

我遲疑地,在思考著,我應該是相信愛吧!可是,不會與他有什麼愛情吧。

他說,「我非常肯定在你的心中,你留了一個小小的,特別的位置給我。」

我說,很難將性愛轉為愛念的。因為我嘗試過了

他說:讓我走進你的生命好嗎?

我在想,吉爾真的是很固執、痴狂的人。我便回應:「你不是我的TYPE,我也不是你要的type。」事實上,如果我們真的有火花,在那時相遇時,我們就燃燒起來了。

「這你沒對我說過。」他顯得很驚訝,「那為什麼那時你和我睡?我相信當中一定有一種吸引力。」

「你看起來是一個好人。那你為什麼又會與我共渡那一晚?」

「因為你是我的type,也是一個好人。」

「現在你終于記得我了。」

但吉爾是否真的記得我?

如果說他要與我視為彼此的一個陌生人來開始,那為什麼設定最後目標就是愛情?如果我們再見面後,他又發覺我不是他談戀愛的對象,那麼歷史又將重演,他可能又置于我不顧。

怎樣說都好,我對他的信心還是潰散狀態中。他跟我要手機號碼,又說要馬上會見我。

「我要告訴你一件很瘋狂的事情。」他說,「我現在就驅車前來你住家附近的購物商場,如果你對我還有情意的,你一定會出來見我的。」

他真的瘋了。我堅決地答:「不,我不會出來見你。」──那時已是凌晨三點鐘了!

我沒有給他我的手機號碼。我暫時也不會出去會見他,或許我的自我保護機制已啟動了,我需要將自己裹藏在不會被人傷害的蛹中。

後來,我就關掉了聊天室,我的眼皮沉沉地垂下,我昏昏睡去,回到我一個人的黑暗世界。夢中,我成了一隻孔雀。

4 口禁果:

Retna 說...

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让我觉得airport no true lone---基场无真爱。
尤其看到、听到一对对情侣各自暗度陈仓或者开宗明义的一起玩起众人游戏,更加觉得难过。

aNson 說...

我们都在努力的改变自己,来符合社会的标准,宽肩窄臀,希望把自己变得更好更吸引人,连吃东西也要算着热量和卡路里。

渐渐的,大家都变成了连自己也不认得自己的人,而我们要吸引的人,就离我们越来越远,想吸引我们的人,又在不断的改变。

谁说只有企业生涯才使老鼠赛跑,我们的一生不是都在跑吗?

去年的时候你说,这里的人都来来去去,现在应该是一年了,留个言给你知道,我还是有在留意这个部落。

Hezt 說...

Retna:第一次聽到Airport來形容同志圈子。

那些故事,聽到很多了。上演著別人的故事,再也無法撼動到我。

anSon:我記得你。這樣快地時間又來到了一年。

你還有奉行乳牛主義嗎?

ps:謝謝你無言的捧場。還有其他讀者。

IceAce 說...

社会就是如此,一就是你变美,一就是你被淘汰。每个人都在努力,努力过后自然就不会走回头路。不走回头路对我的定义就是说不再受那些外表差的人羞辱和追求更好的男人。
你那个菲亚,不会是哪个....-X吧?我知道那个人在聊天室变成乳牛了,不过他的个性太差了,年纪那么大还那么幼稚,而且是个bad kisser.
目前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弄好自己的身材,没有别的了,其实老实说本地的标准相当宽松了,看到其他国家那些男人竞争更激烈,实在是汗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