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0月22日星期三

惘然的擱淺

有些事情總是諸多理由地,擱淺著。

例如看一部電影。

老實說我買了幾套DVD,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動手去看。第一是沒時間。第二是沒心情。第三是沒動力。第四是沒沖勁。

但都是藉口。只是不知道為何當初寧愿要付錢來買這些電影。只為了佔據?證明自己已經擁有了?

例如這一齣法國電影《Confusion of Genders》(法國戲名:La Confusion des Genres),去年到曼谷時買了回來,但還是未開機來觀賞。



然而今天我看了這部片子。是一齣拿性來作主題的喜劇吧。主人翁是巴黎一名40歲的執業律師,雙性戀者,亞倫。他與他的同事Laurence沒有愛情,卻上床成功造人了,然後兩個人結婚。亞倫又遇上一個20餘歲的男孩瘋狂地迷戀著他,而亞倫是與這男孩的姐姐上過床的。亞倫接下一個案子時,碰上了一個年輕帥氣的殺人犯Marc。Marc要求亞倫將他那位當髮型師的女朋友Babette帶來獄中探望他。

亞倫答應了,原來他是被Marc的氣質給吸引住了,Marc說,「如果你帶她過來,我就屌你,因為你的眼睛告訴我,你要我屌你。」

故事就這樣展開。

我喜歡劇中的對白。法國人說話好像黏在一起,聽不見有何高昂頓挫,我只能看字幕解圍。可是這些聽起來沒有情緒的對白很玩味。

裡面有幾句對白很精辟:

─那位20餘歲的男孩在開庭前纏著亞倫,問他:「你愛我嗎?」

亞倫說:「I don't know and I don't want to know。」



─亞倫的女同事Laurence告訴他,她懷了他的孩子,亞倫就建議兩人一起生活。

Laurence:「We're selfish. We'll never live together. That's why we 're in love.」

亞倫:「I always want to slap you. You don't? 」



亞倫對Barbette說,「I love you....」

Barbette聽到後喜出外望,凝視著亞倫時,亞倫卻說,「...in my own way。」



其實整齣戲都是述說著亞倫的迷惘。對性別、性愛、愛情、家庭與孩子。我在回味著這些對白時,在細想著如果我聽到有人問我是「你愛我嗎?」時,我會怎樣答。

有時是想不到最佳的答案。

我記得以前與椰漿飯在一起時,我們就是想這類型的話,捕捉著乍然若現的真實,又反覆咀嚼著彼此的話,推敲著意思,像在展開一場辯論。通常都是在做愛後,大家倒在床上了。他談起他的前男友的種種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但是我漸漸淡忘了我與椰漿飯之間的對白了。或許需要重讀過去寫過的文章才有印象。

當然,恐怕如今的我,也無法保持著當年能說流利英文的水平了。我的英文會話能力也因為椰漿飯的淡出,日漸滑落。



其實為什麼會去到曼谷買這部電影DVD,也是因為我先在椰漿飯的家中看到的。

我記得那天如常般的,我到他家過夜。早上時他先上班離開,我可以稍微遲些回公司,我無聊地在他的家裡準備著換衣服,然後我就看到這部電影擺在架子上。不知怎地就是有興趣去看。

所以我就開來看了,也被戲開始的20分鐘荒謬與警世似的對白深深地吸引住了。然而我只能看到約20分鐘,因為我不得不出門上班了。

後來,我就沒有再看到這片DVD了。我也沒向椰漿飯問起。我想那是他向朋友借來的吧。

然後,我們就分手了。

就這樣,就2年多了。

1年前終于在曼谷的街頭看到這片光碟,我毫不猶豫地買下來了。憶起故人的沖動,往事破堤而出,我絕決地不回頭,這就樣過了幾年。

直至今時今日,我才將這部電影從儲物格裡取出來,從頭到尾看完這齣戲,緊記著裡頭的細節與對白。我像完成了一個祭悼儀式般讓它圓滿結束,這是給回憶的一場葬禮。



有些事情總是諸多理由地,擱淺著。

為什麼?

可能在心底裡,有一把很弱很細的聲音對著自己說,擱淺著,就等于沒有什麼變化吧。

就像你會不經意地,讓一個人擱淺在你的記憶裡,如此惘然。

7 口禁果:

笨鱼 說...

让一个已经是过去式的人搁浅在记忆里,会像一艘搁浅的破船,然后在海岸渐渐腐蚀,污秽了原本洁白的沙滩。

或是,他在你的记忆里变成了失去水分而只剩下皮与骨的干尸,完全已经不是原本的他了。

为过去式惘然,倒不如珍惜眼前的事物,不然等到它成为过去式,又要来一场祭悼仪式来埋葬回忆。

安东尼刘 說...

这部电影我也有买,应该是2年前买下的,会买是因为我喜欢听法国话,也爱看法国电影。但看完并没有很喜欢这部电影,我看了3遍,除了第一次之外,其余两次我都是在电影下半段就睡着了。可能是我不喜欢电影的情节吧?尤其是监狱那幕,杀人犯想和他女友在当场,那律师面前做爱,很荒缪,就觉得没可能而不能完全投入。

不过我喜欢那么20多岁的男孩对爱的勇敢和主动。如果是我,面对自己心仪的男子,但对方已结婚,而且是双性恋,那么复杂,喜欢将事情简单化的我,应该是不会有任何动作。

除非单纯一夜情,hehe.......

Hezt 說...

笨魚:說得很有道理。謝謝你提供的角度。所以過去式的人與事一定要好好地埋起來,才不會腐化?埋葬起來時總得要有一些儀式性的東西,才能有一個完結。

安東尼:老實說這齣戲的情節也蠻單調的,可能沒甚配樂。不過勝在對白。歐洲電影有時也真的夠創意吧,所以有這麼荒謬的扣留室情節出現。只是我不知道歐洲等國家是否有如此開放(性觀念)等的國情。

ps:一夜情也是需要很多動作的。咭咭。

安东尼刘 說...

哈哈,一夜情的动作和那些动作是不同的。我不介意一夜情时多动作咯.....哈哈。

笨鱼 說...

什么时候有新文章?
很期待~

Hezt 說...

笨魚:就重溫我寫過的文章啊!好酒也要時間去醞。:)

副導演 說...

我也看過這部電影,我素來很喜歡法國的同性戀電影。我本人會比較喜歡”Grande École“這部同類型電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