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0月7日星期二

從此,就沒有以後

刻骨銘心,有時是一種痛的感覺,有時卻是歡喜的刻印。但我迄今對一個人仍然是刻骨銘心地記憶著他。

不是椰漿飯,也不是九厘米先生,或是在這裡出現過的男生,他仍在我心海裡像一葉遠帆,一直在飄盪著。

我們那時見面,該是4年前吧!我也不記得確切的日期。都是很傳統典型的方式,在網上聊天室認識,見過他網頁上面的照片,覺得他長得還不錯。于是我們就出來見面了。

迄今他仍給我一種很書卷氣的印象,那麼,就叫他崔耘吧,有些文藝腔的名字。

我一見到崔耘時,他的外形完全符合我的要求──高大、身材適中,相貌堂堂,在那時仍處于青澀無邪的我,我馬上就為他on了。

我們在谷中城一起吃晚餐,他與我一起吃日本自助餐,我還記得那是一間收費昂貴的餐館,現在我不確定是否還有營業,然後就談了一個晚上。從人生、家庭生活,到一切一切,似乎兩人彼此拉近了許多。

接著我們就一起看戲。彼此已有那種熊熊燃燒的感覺了,我們買了Catherine Zeta-Jones 與George Clooney主演的《Intolerable Cruelty》的戲票。在等待入場時,我們就倚靠在戲院外的大圓形圍欄上,望著三樓底下幢幢的人影。那時他問起我組織家庭的事情。

印象中崔耘是向我提起日後我愿不愿意將他帶回家裡,去拜見我的母親。還有,我們是否會搬出來住云云。另外還有提起一起構築一個家庭時,他喜歡什麼顏色的坐墊枕頭。

那時我可真不會回答。因為那個問題當時給我的感覺是,這似乎是很遙遠的事情。這種突兀的感覺,也因為停留在我的腦海中迄今。

後來,我們就進去戲院裡看戲了。戲開映了,我們才發覺戲院裡播映著的是王菲與黎明主演的《大城小事》,根本不是那齣英文片。到底搞什麼鬼?我們還以為是播放著預告片,哪料十五分鐘後才發覺真的是播放著那齣大城小事。

我們都想不通,難道進錯戲院?可是票根上明明寫明著正確的戲院。

然而,當時我們已陶醉在彼此當中。什麼也不理,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整齣戲上映著時,我與他,兩個人在黑暗中是拖著手的,他緊緊地握著我的手不放,我第一次有這種經歷,近二小時的時光只有一個手在活動著。

至于熒幕上的事情,我沒有去留意,我只記得那是一齣異常沉悶與失敗的電影,見到兩個木頭在熒幕上走來走去而已,還有最後一幕是王菲與黎明在上海的東方明珠塔上一起相擁,還有四處的煙火璀璨。

像一個童話的收場。

而在台下,我也沉醉在童話般的感受般,如此地美好,如此地溫馨。崔耘在整套戲上演著時,也不時與我對望著,我借著聲色犬馬,在幽瞑中勾勒著他那俊俏的剪輪廓剪影。

後來,戲終于落幕了。

我們一起步出戲院,手才松開來。然後,還是捨不得分開,我們又到樓下的Boulevard走著走著,但當時店鋪統統打烊了,我們就在幽暗中這樣走著談情。

崔耘當時是在檳城上班,他是吉隆坡人,只是因為被派駐到當地,所以他是每隔一兩個星期才回來吉隆坡的老家。他的成績很好(這是他說的),畢業後在海外放洋,回國後就在一家國際企業上班,前途明亮。

他當時還向我訴說著他的家事,他與他父親之間的事情。

所以,當我知道他是外州上班時,這是一場遠距離的談戀愛。我們那時也討論接下來要如何開展、延續我們的關係。

諷刺的是,我們只是相見短短的幾小時,就談到了未來。

到後來夜已深了,大家非分手不可了。如果不是我倆都與家人同住,我們那晚應該就是直接上床做愛了。

但是,崔耘送我到我停車的停車場去,我倆處在幽靜的電梯間裡,當時那種不捨的感覺爆發出來,一個眼神,一個嘴角的笑意,我們都酥軟了起來。但是在沒人之處時,我們就接起吻來了。

我還記得當時一直接著吻,不理會是否有其他人看得到,我的手伸向他穿著的牛仔褲的褲襠,發覺那兒已隆起了一座小山脈…

可是這樣的激吻,現在回想起來應該只是一兩分鐘,但也彷如天長地久了。

總之,我們那一刻是幾乎海枯石爛地誓言,彼此要愛對方。

那是一個很瓊瑤式的晚上──激情與肉麻,一切是美好的。然後,就這樣結束了。




接下來,我們渡過了一個相思的夜晚。心裡的感覺是很踏實,卻又很飄浮的。因為我們是相隔兩地啊,如何常見面?

早上醒來時,我又再接到崔耘的電話。他說,他當天下午就要回檳城了,問我是否可再出來見面?

我也駕著車,去到他的家附近見面了。那時是禮拜天。

我們在他車子裡聊著幾句,然後又是那擁吻,依依不捨。



在星期一時,我那時工作著。已接到崔耘的手機短訊了。但當時的我還是初階員工,工作堆上頭上來,無暇回應。

當天晚上,我們有一個小組會議,大家需要腦力激盪來處理一些問題。會議前我有短訊給崔耘相告。但會議開到晚上9時許,整個會議過程中,崔耘的電話響了又響,但我無法接聽,可是已讓我感覺到分心了。我只是將手機消音了。

我忘了當時我有沒有回電或暗中寄短訊給他告訴說,我正在開會。若是當時我沒有這樣做,那可真是一項錯誤。但我只記得當時我接到他的手機來電時,開始有那種厭煩的感覺。

然後,小組會議後回到家,我已累得不醒人事了。

我就這樣開著手機,沉沉睡去。



週二早上醒來時,我發覺手機了留了幾個口訊,還有幾則崔耘的電話。

我開啟留言信箱時,一聽,我聽到一股怨氣從手機裡爆發出來。那是一把哭腔式的聲音,崔耘在留言裡哭訴著為什麼我不理睬他… 我當時沒有聽清楚他的留言內容,但是他那彷如情緒崩潰了的腔調,還有嚎淘大哭,還帶著淒歷、嘶啞的聲音,至今讓我難忘。

我從來沒有聽過一個男人哭得如此悲慟,而且還是因為莫名其妙的哭啼。而我卻是被指責的對象,這一切鬼號般的哭聲,是因我而起的… 那種撕心裂肺的哭號,像極了那種的喪禮上捶胸頓足的情景。

我那時是詫異、駭然,但最心寒的是,覺得恐怖。像碰到鬼怪一樣,那種寒意是不自由主地攀爬到背脊。

我的罪行就是因為我沒有第一時間去應酬崔耘?還是因為他是一個貼身膏藥?

我馬上將那留言刪除了。

後來,我在晚一些時再撥電給崔耘。他的情緒顯然已是穩定了。他告訴我,他昨晚因為與父親針對一些債務的問題而大鬧起來了。所以才有那種情緒。

可是我還是處于一種恐慌狀態中。他那一把哭聲,我感覺到無比絕倫的突兀。那種心情感受是處于噁心與恐惶之中,因為我無法及時接獲他的電話,他就哭鬧,如果再有下次,他會不會上吊?

這是一種病態。崔耘的心智一定是有缺陷,他的家庭背景或是成長經歷可能出了問題,否則他不會像一個快要溺斃的人,如此渴求別人賜予的救生圈。他當時一直不斷地向我強調他要的是一個長期穩定的關係,然而我覺得他只是需要一個與他一起沉溺的人跳下苦海。

所以,只是一個晚上,他就變身了,變成一個我無法認得的人。

我們就來到無以往返的U轉。

後來在電話裡崔耘對我說,不如我們「分手」吧!我們都不適合對方。

我說「好」。像撇掉一塊嚼得稀爛的口香糖,我們之間成了渣滓。



週六相識、週二就分手了。這是我最短暫的愛情吧!

我將這段故事界定為「愛情」,因為當時的確有那種火燒般的感覺,從來沒有遇過一個如此讓我感到對位、對味的真命天子,對的時機,對的人選,那時我以為注定是要在一起了。

因為那種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恍如隔世、那種踏破鐵鞋無覓處的惜福,還有霎那間那種夫复何求的複雜感覺,就在一個晚上爆發出來了。

但是,這也是最搞笑、滑稽、荒唐的一次相逢。只是在不及48小時內,我們之間戛然而止。

所以我說,這是一段刻骨銘心的經歷。我至今還沒有試過與一個男生一起看戲,然後兩個人只是一直在悄悄地握著手。



你一定會問我,後來我們怎麼樣了?

當然,我們還有下文。

後來事隔一兩年後,我們在聊天室裡碰上了。

起初崔耘是無法認得我,我再三地介紹我自己時,他終于想起我是誰了。

我只是希望我們還是朋友一樣,至少不會像一對冤家般敵視彼此。崔耘在聊天室裡也熱切地與我聊著天。我們之間狼狽似乎不曾發生過,當然我沒有告訴他,他留給我的那一股恐怖感覺。

話題轉到了「性」。崔耘說,他與我「分手」後有幻想過與我上床。因為他說,我是一個很cute的男生。「我想到讓你進入我的身體。」崔耘說。

我問他,「你很horny嗎?」

他當時說「是」。到最後他不斷遊說我出來見面,讓我們一起做愛。

我說太夜了,明早還需要工作。

崔耘最後建議說,不如我們就去酒店。他還建議了一間酒店名字,問我要不要一起開房。到最後,他還補問:「 Who pay?」

我忙說No No No…

我擔心我們之間會失控。他會不會在狂歡後酒店房裡發狂起來吆喝我?



最後一次見到崔耘時,我也忘記是在聊天室碰面之前還是之後。

我們是在健身中心裡見到面的。他當時告訴我說,他已調到吉隆坡上班了。

我清楚記得他當時的衣著。淺藍色的無袖背心,他露出了一對白晢的手臂,像兩條白麵包、腫脹,發泡。我看到他的腋下烏黑黑的一團,他原來是如此茂盛之輩。而他的體型不像當年我初見到他時如此地標準了。

只是,他依然是如此地眉清目秀。

儘管他當時是來到了健身中心,但我相信他不是那種勤奮舉重的,而那些主要來交際認識朋友的。所以,他當時告訴我他已來健身一段日子了,但完全沒有見到任何成績。

我們像平時一般的朋友說了一聲「嗨」,聊了幾句。

漸漸的,我發覺到他說起話來時,是會不經意噴口水的──因為是他的唇太小,還是因為他在運轉舌頭時過于急速?還是他的臉部神經線有問題?總之就是那種會在唇邊留白沫的那種。我奇怪為何若干年前我不曾發覺他這種特點?天啊我們還曾經接吻交換口水

後來,我在他面前忍不住揩了一揩噴到我臉上的口水。(平時我會裝作不在意的)

一個拭擦動作,我們之間就什麼都沒有了。至今,我還未與崔耘重逢。


後記:

這個故事放在我心底裡好久了。只是偶爾會浮漾上來,包括,我在想著那一間谷中城的日本餐館坐落在哪裡(那是位于Boulevard街區的)、我到現在還沒有去看《Intolerable Cruelty》這齣戲、我還未去過上海去看東方明珠塔,有朝一日去我肯定會想起崔耘…這些記憶裡都是與崔耘捆綁在一起的。

我現在檢視回來,我覺得我在出道時也曾經天真爛漫過,至少我會相信一個憧憬,一個海市蜃樓的景象。我選擇相信過,同志之間會出現真愛,因為我以為我遇到真命天子。

但是我都是遇人不淑。為什麼到後來,我會演變成一見面就與人上床呢?我會在健身中心裡的沖涼間格與人胡天胡帝呢?是我自己選擇了這種濫交的路程,還是這個圈子定下了這樣的路途給我?所以,我才說:同志之間是很虛渺的。

崔耘事件後,我就遇上了椰漿飯。之後對九厘米先生那種痴迷也漸漸地拋下了;轉折間,現在與椰漿飯也沒見面逾2年了。與小葉相逢了,但那是乍亮的紅燈;接著我又遇上了熙哲,然後抱持著同樣的憧憬與期望…

我覺得我們只能相信童話是出現在故事中裡面而已,以前讀到最後一句是「從此之後,王子與王妃快樂地在古堡裡生活著」總是很高興。

但是,對于這樣的結尾,現在我聽起來時還是會悸動與悲壯的。








14 口禁果:

Brian Chen 說...

Wow, that's really exciting here.
Hope everyone gets to know what he told you in the message tomorrow.
Anyway, your blog is very interesting indeed.
I can see a little bit of me in all the articles I've read so far.
Keep up the good work.
Cheers!

Dessmond 說...

第一次網友見面就談到未来,见家長,组織家庭。。。。对我而言, 这人有病吧!!!比第一次见面就上床还来得不正常

BiKiDz 說...

omg....我要看下回... ....

KoKo凯凯 說...

期待你的待续。。。

nicholes 說...

男人间的爱情是如此脆弱
同志间的交往更是布满了
种种的不信任与危机感
因为无法保障未来
因为情感过分细腻
也因为太在乎彼此了
所以总是想得比一般人多
只要一个冷漠的不回应
都会被误会为不爱了被嫌弃了等
负面的想法
只因对自己与对方都太没自信心了
幸福很狡猾
只要你一个不留神
就只能眼巴巴看着它从你身边溜走
一个转身
对方的倩影只能停驻记忆
永恒被思念

匿名 說...

嗯 说到在戏院看戏
我也有在黑漆漆的空间里拖手的经验

可是那时候我的确很坏
我在他的男朋友旁片拖他手
可是重点他好像也是拖着他男友的手

哈 回想起来
还真佩服那个他

IceAc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IceAce 說...

同志长久以来被环境影响而造成以后特别敏感,没有安全感,空虚感和危机感使到感情不是太容易投入就是太容易放弃,而很多男人也特别害怕口香糖粘身,要知道男人是喜欢自由和怕在感情上负责任的。
不过说真的感情不是一天就可以培养出来,那个一天培养出来的感情就好像20%真实加80%的幻想组成,只有通过不断的交往才能看到越来越多的真实面貌,到那时候才能真正断定自己是否是喜欢他。
时常听到很多同志几乎都很容易就哭出来,有时候还真的是幸或不幸,从来就没有人粘过我。
没有说什么环境或没有人喜欢我们所以才去选择滥交,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快乐方式,有些人性欲弱,可以等,有些人性欲特别强,不能等有男友才能有性.
同志要交男友是麻烦很多,感情对了性生活不一定对,性生活美满但是在其他方面又没有感觉,感觉和性都不错可能钱财独立方面又有问题。
老实说,现在回头看,你还会喜欢那些你以前喜欢过的人吗?说不定没有拥有他们也算是一个幸运呢。

art_tom 說...

我link了你,期待着续集。。。。。

Seng Leong 說...

虽然口口声声不相信爱情
心深处还是偷偷憧憬,看到感人的故事依然偷偷掉泪
所以狠狠的戒掉看 BL 小说
(真的很荼毒,尤其是对 btm)

试过第一眼就喜欢上的对象
但每一次都会狠心的拉开距离,避而不见
因为相信梦幻的泡沫破碎时,心也一样
我也不清楚这是害怕爱情,害怕伤害,还是理智

好姐妹问我何以与不认识的人见面后就上床
因为期待短暂的自欺
瞬间,感觉到是被一个男人需要,所爱
在他的臂弯下,撕心裂肺的同时听着他温柔安慰,沦陷而投降

Brian Chen 說...

I used to believe in fairy tales as well.
As time goes by, the fairy tales is fading away.
And I can only learn to live like a happy man by myself.
Gosh, I cannot believe that I can totally relate to this sad story.
Romantic first date, Holding hands in the cinema, Crying message (I was the one who cried), and Meeting ex in the gym.
What a reminiscence!

Jeremy 說...

Although the typical gay life is so surreal, but I still believe in real love...

It's so true that gay relationship is more fragile, full of dishonesty, sex first and etc...

However, we mustn't give up hope on love... When you treat someone with love and care, I believe he can feel it and appreciate it, unless you are totally not his type at all...

I believe you want to be treated well, so, start from ourselves and treat people with love and care first.

Fairy tales do exist... but rare...

anthony 說...

童话故事与否?天长地久与否?这都得看你如何去define它……我能说每个人成长中的经历会大大影响一个人在往后的处世态度。每个人都有权去选择他的生活方式,是好,是坏,对一个已经拥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而言,他应该知道如何去应对。之前的经历应该是每个人的最佳成长养分,而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相信很快的,你就会遇到那个真正的他。

Hezt 說...

在這裡讀到的留言,讓人感到「希望在人間」。至少還有同志圈裡的人,對未來與愛情抱持著如此光明的憧憬與期望。

但ICEACE,我認同你問的這句話:「老實說,現在回頭看,你還會喜歡那些你以前喜歡過的人嗎?」

我想,我不會。

可能是歲月給了我的答案吧。

但反過來,我卻希望我可以重新喜歡那些我討厭過的人。

突然又想起其他的一些往事。

但夜已深,我也無力再書寫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