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0月18日星期六

餐桌上的色味

在我一潭死水的工作生活裡,出現在我眼前的只有工作夥伴,即是同事。

近一兩年來,我對于同事的想像力已大大地降低。九厘米先生離開以後,我知道我應該保持著高密度的理性,讓自己維持在一段乍遠還近的人際關係中。

我只能蝸居在我自己的貝殼裡,然而當我伸出觸覺時,我是多麼地柔弱與不堪一擊,像一隻蝸牛,而我知道與同事之間不能有咸味的成份,否則真的會馬上化解。



最近常看到一對很要好的同事一起吃飯。這對男女坐在我面前時,會互相分享著食物。

女的知道男的不吃特定的食物,會從其碗上挾過來,有時男的則會自動將麵湯上的料理放到女方的碗上。有時,則是兩個人一起分享著一杯飲料──可能經濟真的不景氣吧!所以即使是一杯飲料的開支也要省下來。

這是你儂我儂嗎?還是濃情蜜意?我不知道。我極少與別人共享食物的。當然家人是例外,與媽媽姐姐一起外出用膳時,通常我是扮演吸塵機的角色掃完所有的食物。

然而,我看在眼裡,看著他倆一起共用著一枝吸管時,就覺得性的意味十分地濃。他倆合力將一杯飲料喝得清光一點滴也不剩,像是吮吸著一根高潮射精後舖滿精液的濕潤陽具。

像在造愛,分享著食物的美味喜悅,像是一起分享彼此的肉體。我就想像著他的陽具的形象。

我記得渡邊淳一的《失樂園》在第6章中有這麼一段的描述:



久木覺得凜子點的紅鱒很好吃,分了一點來嘗,也把自己的小羊排撥一些到凜子盤中。

「兩個人在一起真好,可以吃到很多東西。」

「可是,也不是隨便和一個人在一起就好。」

「當然,只有跟你在一起感覺才好。」

男人和女人分享食物就是有肉體關係的證據。在這餐廳裡面,或許有人是這樣看待他們,但久木此刻毫不掩飾。

男人和女人分享食物就是有肉體關係的證據。這句話有多真實我不知道,但我有這樣的聯想。

與另一半一起共用碗盤上的食物,你不會介意對方的體液 唾液,你不在乎唾液裡的味道或包含著什麼樣的細菌唔,有點像口交呢!,你吞下對方觸動過的食物然後滑入咽喉,結合、消化唔,像是一場交媾

只是你一口我一口是在餐桌上進行著一場交流,做愛則是在一張床上交磨結合。場地不同、形式不同,精髓卻是一致的。

當然,我眼前的這對男女同事肯定是已有了肉體關係。

每次我一看到他們在我面前互相交換食物時,我總會有片刻的怔忡。我在想像著我這位男同事在造愛沖刺時的模樣。



他是一個中年漢子。說是中年漢,也是因為他接近40歲了。如果粗略地計算,我也排隊進入中年漢的階位中。所以我還是不要沾沾自喜。

要強調的是,這一個「他」,並不是上回所介紹過的那位「他」

然而我這位男同事算是metrosexual的男人吧。他的樣貌真的是很一般。然而在衣著與整體打扮方面還是70分以上的,因為穿著得宜,懂得如何掩飾他的肚腩,也會去染髮來遮掩住早到的白髮,中年發福的跡象還不致于過于明顯。

當然只要看看臉孔,就可以看到鎸刻著的風霜了。這是瞞不到別人的一種歷史說話。

但是,我每次只能隱隱約約地在他單薄的襯衫後勾勒出他真正的身型,聯想著他的肌肉鬆垂程度,還有他兩隻乳頭的色澤深度與形狀。或許你會覺得這是很瘋狂的聯想,但當你有意要多看多認識一個人時,你會想像著他在不同的情態下所出現的面貌。

然則只要我望著他短袖上露出那白雪雪的肱橈肌(Brachioradialis),那一瓣隆起的肌肉卻讓我感應到一股強而有力的聯想。如果那是一個可以仰躺的臂彎的話,我想用指尖去感受一下那肱橈肌的結實度。

為什麼一個沒有運動的男人,會有這麼明顯的肱橈肌?我想這可能是天生的吧。

然而,我只能看著那那瓣肌肉。還要那肌膚上的紋理,那是幾乎沒有體毛的皮肉,所以我知道他肯定他是「白斬雞」之輩,剝開衣物後,可能會反光亮眼呢。

但是,我們只是在公事上接觸,我偶爾有看到他穿著休閒裝時,倒是覺得並不那麼具吸引力了。可能他的身型與體枚較適合套上西服。

有時,我也偷瞄他在坐下來時的褲襠,那股緊逼出來的肉團,包含著一根會呼風喚雨的靈魂。當然,我沒有緣看見。

事實上我知道這仁兄是超級保守派、注重私隱的直佬。有時我與他一起踏入廁所的話,只要我走向便溺槽,他便轉身進入間格裡小解,還會「砰」一聲鎖上大門,哪怕是小解只是不到一分鐘的耗時。我心納罕著,需要鎖門如此夸張嗎?滑稽的是,他會隔著門與我一起說著話,我也同時聽著他在小解時「咚咚咚」的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傾瀉聲音。

你想想,水聲已勾勒出你在做著什麼了,為何連小解也要鎖上門,深怕我闖進入侵擾嗎?

這種舉動,又不像是一般直佬的俗庸不介意,我看過不少直佬會大刺刺地站在便溺槽前,解開褲一掏出,就是舒洩一番。

所以,我知道,我與這位同事之間,真的只是一般的朋友。



然而,當我與他、其女友一起外出吃飯時,看在眼裡他們如此地親暱交換食物。我再望著他的肱橈肌,還要他那幅還未嚴重發泡的身型時…

你知道我聯想到什麼嗎?

我想到如果他俯在我身上時,我要用我的小腿腓肌搭著他的腰際擺動,同時再讓他的肚腩磨在我的肚皮上。

我就想到了這個姿勢。然後我再望著他與他的女朋友時,思絮又飛回來了現實,別發夢了吧!但想像總是美味的。

9 口禁果:

《大馬部落》 說...

恭喜入围《十大推荐部落格》, 请点击http://mybloggercon.com/award/top-10-blogs/

art_tom 說...

。。。。。精彩。。。

Brian Chen 說...

that's gross... but funny

安东尼刘 說...

你果然是想太多,哈哈哈。

匿名 說...

我常常也在幻想,凡是我看的上眼的我都在想,想他们在床上是怎样操人,向他们裸体的样子,下体的大小,要是跟他们发生关系会是怎样的情形... ...

Stevie 說...

You are simply a wild thing, with bundles of wild fantasy! Thanks for sharing those... hope more to come!!

笨鱼 說...

最后那两段⋯⋯
同志对于直佬通常会有些不一样的幻想,不过肚腩⋯⋯比较难啦,呵呵!

Hezt 說...

有時你喜歡的東西,或是有興趣的人與事,你會想像著在什麼context下會有什麼情貌。例如一個小瓷器,放在廳裡插花,還是放在房中放蘋果來擺設,都是先要想像一番。

所以,人也是一樣。:) 不過只是想像。

但如果真的給我在沒有心理準備下看到一個人的另一面(毌論好惡醜壞),也是會嚇倒的。

Simon Jim 說...

我無法接受自己對一個直男產生性幻想
就像我無法看著針筒插入人肉之中
我會有phobia
請放過直男吧,同志界還是有好男人的。
Ps. 愛上直男,將永遠當第三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