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月25日星期日

迎春

迎春,我們就在迎著春。要將心情保持著春天的顏色,是有些難。因為我沒有見過春天,我們這裡常年如夏,只有熱辣與火燙。

我在尋找著「年」味。踏在商場的腳步,已感到疲乏了。不知為何而買,不知為何要與人潮一起擠,成為人山人海的一部份。我迄今還沒有買新年衣服,今早我起床時對著衣櫃在想:糟了,我年初一要穿什麼衣服好呢?

然而這個新年還是要工作。鬧市的馬路已顯現出一些荒涼,可以想像下週初一與初二時,吉隆坡會成為一座屬于吉隆坡人的城市,將馬路與空間退還給我這些還在打拚的人。

我找到了好幾年前買到的賀歲專輯。拿到車上去聽著這些喧囂的歌曲上班,一年總是會聽一次這種專輯,咚咚鏘鏘的配樂縈繞在耳朵,這是大馬特產的賀歲歌曲,每年每張每首歌,如同複制一樣,都是相近的旋律、相似的配樂、相同的歌手在演唱。

結果怎樣?馬來西亞的歌星全都淪落製造出只在一年出片一次的賀歲歌天王天后,幸運地一些逃到了台灣變成了爆眼阿魚、嬌媚阿樑、市井味的阿牛、露肌童話王子、找GAY便宜的金曲獎歌王。也是淪落的一群怪胎

後來我就將那唱片關掉了,財神啊、元寶啊、發財啊、咚咚鏘的聲音全都抹去。

剛才我坐在電視前,成了沙發薯條,但啃著的是新年的糕點,我將獲得的禮籃、家人買回來的糕點打開來嚐嚐,發覺味蕾傳來的,也是一樣的味道。我品嚐不到什麼是好吃不好吃了。到最後,我將那些糕點放回原位,我希望這種突然萌生而來的麻木會讓我在接下來幾天的新年期間,不會至去沾這些高脂高熱量的糕點來泵脹自己的腰圍。



新年該許些什麼愿望呢?過了農曆新年,對我來說是真正地過完了年,元旦往往是一個象征式的關口,度過了歲,就是真正地跨過了12個月,輪迴著新一輪的打拚。

但那也是一個循環。我在渡過了農曆新年後,是否會做著一些與去年不同的事情?

如今我發覺我的生活陷入一種機械式的運行中。我找到了生活的安全區、在馬路上駕駛時我可以知道哪個車道是最方便可插位超車、在健身院中我找到那個最靠近鏡子的儲物格、去谷中城的健身中心時我也找到一個固定的泊車位。因為我的健身行程與時間幾乎都一樣,我幾乎是今天重覆著明天,明天重覆著昨天。

這種穩定性,會讓我時而有一絲絲的怔忡。我在這裡嗎?我在活著嗎?為什麼我的生活會像釘死了的值勤表一樣?



新年應該是一個新舊更替時的時刻,我不知道為何每年此時此刻會發生許許多多莫名其妙的想法,就像賽跑選手在起步點時往往都看到終極線,只是出發的那一刻,多一份猶豫,就會添加幾分的遲疑,就被拋在後頭了。

或許,我永遠都覺得自己被拋在後頭吧。

6 口禁果:

jackjack30 說...

Wishing you a happy chinese new year - even though you didnt sound that happy in your entry :)

I know this is cheesy, but let's hope that the year of ox will be a better year...

匿名 說...

he didn't sound happy cause he is a slut and bitch..always just thinking of man and cock.. his articles show happy when he got fucked!

Brian Chen 說...

Happy CNY.
Some saying without a plan is a plan to fail, so it's better to have a plan to start off your year.
Hope everything will go smoothly for you once you have a plan/without a plan also.
Cheers!

godalive 說...

最近 读了 你的文章 就觉得 就像 有了 忧郁症





站在 安全区 有 没有安全感

这是 因 人而异

当我 不断不断 的 重复 着 一样的

生活 一样 的 节奏

安全感 油然而生 但当我 停下来时


逃脱 的 心 像 脱缰野马 般 想要 放弃 一切

最近 我生活的 重心 也渐渐 回来了

可能 是 我决定 把自己 慢 了 下来

看看 有什么 可以 依赖 的

我找 到 了

希望 你也能 找到

安东尼刘 說...

你好像越来越不快乐.....读着你对生活的疑问,对新年的反思等等,都好像在无事找事来烦恼。担心你这样下去会更不快乐,放开吧......

“生命很重,所以生活应该更轻。”

某名人说的,和你分享。

Simon Jim 說...

很好奇為什麼很多人都說阿粱是同類。這疑問纏繞我有一陣子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