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月7日星期三

C.A.B. Attack!

健身中心裡有許多眾生相。這是一個大千世界的縮影,然而每次我都覺得我是一個低調的觀眾。我沒有在健身中心裡別人說話,充其量是作一個微笑的路人。或是獵香的嬉春者

然而近來在加洲已經看到越來越多的C.A.B(Chinese Ah Beng)。我擔心這遲早會演變成像幾年前我還未脫離Fitness First時見到一堆又一堆的阿炳哥的恐怖情況。

CAB這字眼是沒有惡意的,可是與這票人物一起的話,做起gym來時沒有推動力的,有時我甚至想出言指正:「你別這樣舉重啊!這樣會傷到你的筋骨。」但是我看起來還不是行家,免得給人說「識少少、扮代表」,所以我就靜悄悄地看著他們犯錯或許也有人看著我舉重犯錯而在另一邊廂靜悄悄

那天我運動完畢後回到儲物櫃更衣沐浴,許多時候在這場合就可以聽見與看見許多CAB露出真面目出來。

而我最討厭的是恰好是與一些不知情識趣或是不醒目的阿炳一起開啟儲物櫃,因為空間已不是很大,他們在更衣時會將整個背包或閃耀的手提袋取出來晾在橫凳上,就是宣示著自己的國土般不讓外人侵入。反之,如果是該些稍有看頭的乳牛,那就多多益善,那我可以偷瞥到他們的軀體在沒運動時會是怎樣的真面目──鬆馳的,或是打摺的,更或是色澤暗沉,即使是一塊又一塊的發達肌肉。

話說那天我就看到那位朵蓮大叔了,那時他還未興起來作筋肉裸體秀,不過我聽見他對另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用英文說:「… Do you know who is Winston Churcill?」

我不知道為何朵蓮大叔與這小子為何會扯到邱吉爾身上來,因為之前我來不及參與他們的話題。可是在健身中心裡聽到有人提起歷史的偉人名字,我是突然眼前一亮的──到底是什麼話題觸及他們談論到這位英國的前首相來?

但那小子看似秀才,然而不知天下事。只聽見他答:「Har? Who is it ? I don't know WOR



我還要再繼續聽聽他們的對話時,我身邊出現了兩大肉團了,完全攫奪了我的注意力。在我左邊的是一嚿滴油叉燒,在我右手的是一隻雕塑精美的乳牛(我想他的手臂比我的大腿還粗!),他們恰好是來到儲物櫃,滴油叉燒剛抵步要換衣,而乳牛是做完了運動要去沖涼。

所以,兩人「夾攻」著我,我們是DO RE MI地並排在一起脫衣。我看到那嚿叉燒脫下衣服時,看到那如同黑蘑菇般的乳頭下垂在胸部,慘不忍睹,所以我別過臉再看乳牛,但我也殘忍地在進行著內心審判──怎麼人家可以練到一塊洗衣板而我沒有?

但最有趣的是兩人的說話。原來他們是相識的。他們用的是粵語對話,但我聽得出來那叉燒是中文教育的人士。

黑蘑菇叉燒說:「我又來受罪了!」

「為什麼?」乳牛問。

「我給了錢來上Personal training啊!簽了後才後悔莫及,原來每次上都這麼被折磨。」

「哦?是啊?你有上多少堂?」

「38堂。哎喲,就喺睇見你們呢點人練到咁大隻,刺激到我都妒嫉死啦,所以就揀了這些課來上。」

那乳牛只是淡淡地笑著。而叉燒又繼續說著話:「你哋又唔得閒教下我哋呢挺人(你們又不得空教我這些人),如果唔喺我都唔駛出錢啦。(如果不是我就不必出錢了)

乳牛竟然回應辯解,我覺得沒有必要,只聽他說,「可以教的,只是時間遷就不到。」

聽到乳牛如此正經八百地解釋,叉燒知道說溜了口,他就說,「講笑嘅,講笑嘅。」

我再繼續聽著他說話:「其實我哋呢挺係『第三期癌症』了。」

我奇怪怎麼他要用癌症來形容自己。但看來那乳牛更加抓不到這只是一個比喻的表達方式。乳牛不解地反問:「啊?癌症?什麼癌症?」

叉燒就解釋說:「即是說沒得救了!我們這些也是白給錢的而已!」

我覺得真的很沒有口德,這嚿叉燒用「第三期癌症」來形容自己沒有希望的境界,但他知不知道對于病友來說,這種是一種形同死刑的對待,怎麼用生命的不幸作如此輕薄的玩笑來形容自己微不足道的挫敗呢?

後來,我已圍上毛巾,不再聽他倆的對話而跑去沖涼了。



我細細地咀嚼著這叉燒與乳牛一場精簡的對話。我知道這嚿叉燒是位同志,因為在桑拿室裡我飽嚐過他那種注目禮下的重量。至于那位乳牛我則沒有去猜測,即使他是同志我也不奇怪。

只是我奇怪怎麼一個人可以有那樣強烈的負能量?他倆的對話看來只是泛泛之交,只是場面上碰到後的寒暄,然而這嚿滴油叉燒在寥寥幾句話裡,盡是自怨自艾,自憐自歎般地博取同情,來製造話題。

而且,他在述說著自己的境遇時,會以那種潑酸式地方式來與比自己優秀的人說話,聽了簡直是蝕心。或許是場面的笑話,但若真的是笑話,我也覺得是冷笑話。因為現場我聽起來,他在讚譽著那乳牛來推動著他自己時,像是一隻虛偽的刺蝟般向敵人問好。

同時,他視接受私人健身教練是一種活受罪,但為什麼他又要掏腰包簽購?如果付了錢,他是否有盡力地去做運動?去戒食?而不是只是在健身中心裡做眼球轉身體不動的遊魂。難道他加入健身中心不是為了減低自己肥胖所帶來的健康危險?而是去與別人比較肌肉?

只是幾句statement,我就對這嚿叉燒感到不可恭維,平時遇到這類人士時,我會視情況而應對。第一是築起自己的防線,將他那些負能量的晦氣話語反彈,第二是使用正面、積極的話來回應他,嘗試去開解或勸導,但這種救世主的角色是最疲累。

第三,就是避而遠之,不要再理睬他們。

我只是覺得如果,像這嚿滴油叉燒這種說話方式,已看得出其實他對自己要改進改善都沒有信心了,他在心底裡已對自己放棄了,即使他付多少錢上多少堂的私人健身教練課程,他始終都是一嚿漏油叉燒。

我再另外設想同樣的情境,如果叉燒見到乳牛時,可以說: 我又來上課了,雖然很疲累,但是也要捱一下。

然後再問問乳牛:看你們的肌肉真的是一種激勵。你們是怎樣練到這樣的肌肉的?

接著安慰一下自己:那看來我還是有得救的…

這樣的說話方式,不是比那種怨氣沖天的來得讓人感到舒服嗎?

10 口禁果:

andy@singapore 說...

老爷,安娣来向您请教,怎样才能归类位chinese ah beng 呢?

至少在新加坡,ah beng 就是指一些吊儿郎当,说话轻浮,又没内涵,又有点sam-seng的人。而且都是华人居多。

希望我的ah beng的定义和您的不会有太多的出入吧。其实ah beng也挺可爱的。老爷您不觉得吗?

andy@singapore

香蕉人 說...

算了啦,太多人给自己借口,不然的话大马哪里来那么多叉烧呢?
其实我也曾经如此过,虽然朋友不断劝我去健身,但是我不断说没有时间啦。。自己家里做就好了哪些废话。如果不是后来一个网友逼我去健身。。只怕现在我还是重复以前的惨事。
当然,后来也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可能太多人看到肌肉男,想要一下子就得到那种身材和可以购引到别人,但是他们不懂这是要吃很多时间和辛苦才练到的(除非打针或吃药之类的)
不过有时候还蛮难相信为何有些人可以如此的胖。。。。到底他们是如何吃的。

匿名 說...

这是第N次你有意无意说你不会在健身中心找猎物,不知用意何在.可能是要表现自己泄欲的方式也与众不同吧!
要用你“发光”的中文攻击我有种就别匿名对吧?随你,毕竟文品好不带表人品好。这种以文字攻击人的手法,古今皆有之,也是你的特长兼兴趣。成就也不赖,写了五百篇文章,几乎都是以貶低别人为乐。悲!

ペイン 說...

第三期癌症...
沒問題啊...
他只是用了“第三期癌症”來比擬“沒得救了”...
太過介意?

還有啊...
如果你依然繼續獵香的話...
這樣是不可能交到男友的...
沒人能接受自己的伴侶竟然是獵香者啊...

匿名 說...

忘记提一提,在中医的理论里,肥胖主要不是因为吃得太多,而是排得太少,因为心包筋阻塞了,和排毒的功能偏低。很多直男都没做健身的,不见得都是肥胖。也很多人吃得很少,运动量也不少,却很易发胖。你做做运动就能减肥是你的恒心,但有人拼了命也失败也不是他的错。
还有,找不到男友是别人家的事,别人交谈时随便发发牢骚的内容也和你无关,不必任何人在大作文章,甚至用难听的形容词炫耀自己的中文水平或幽默感。一次两次还无伤大雅,但几乎每篇文章都人生攻击,令人反感。
除了健身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得做。固勿论本人是肥是瘦或是肌肉怪,一个人的价值如果只在于身形上,这样的“伴侣”(或贴切为性伴侣?)不要也罢!
你的爸爸胖吗?你母亲会因此而离开他吗?会离开一个因日夜辛苦工作照顾家庭的压力大而变胖的伟大男人吗?你看到的是人性的光辉还是丑陋的外在?
我匿名也非我无种,而是我没兴趣再看和回应这样的部落格。
别了!

Hezt 說...

●Andy@singapore:對了,我的CAB的定義與你所說的也差不遠了。維基百科也有「Ah Beng」這字目。不過我是泛稱該些沒甚內涵之士。

阿炳哥當然是有些可愛的。只是看什麼情況。至少他們夠真實的話,與該些矯飾的假菁英階段來相比的話,阿炳的坦率是值得欣賞的。

●香蕉人:還好你的那位網友讓你「開竅」了,那麼他真的是你的貴人了。不過我認同你最後那句話:「到底他們是如何吃的?」唔,很傳神。

只是我想還是要重申的是,健身不應視為一種潮流,人有我有,但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要健身。

●ペイン :我當然知道他是形容「沒得救了」,但是這種比喻手法太過突兀吧。
至于你說到我繼續獵香而找不到男朋友的話。哈。謝謝你當了我的道德老師。(你應該還年輕而不諳人世吧?)

●不知是哪一位的匿名者:
只能對你說一聲「哎」。可能你對我有成見吧,所以就以偏見與主觀的角度梅開二度來開炮。我不知道為何你會take it personally而感到被冒犯。難道你也是C.A.B或是滴油叉燒?但這不是重點。要反擊你不必「發光」的中文,我只需不情緒化、簡扼精要地說到重點就行了。我在這裡寫文章不是要好斗好練。我只是寫所見所聞,而我的想法也不見得特別,或許許多人與我抱持著同樣的想法,只是他們沒有訴諸于文字。

謝謝你拐了個大彎來讚我的文品好,但我的人品好不好,唔,我不覺得你有資格去評斷,因為你不是上帝。

我寫了五百篇文章幾乎都是以貶低別人為樂?這樣你未免過于主觀,一概而論,過于泛談了?我不知道你是否有真正從我的字裡行間讀到我文章中透露出的種種訊息。這是你單方面的指控,但若是要這樣認為的話,我也無法阻止你這樣的批判。

還有,請你讀清楚,我在這篇文章中並沒有提到誰「找不到男友」等,別人交談當然與我無關,但我不會閉上耳朵充耳不聞。我沒有參與他們的交談,但充當一個聆聽者,然後去反芻咀嚼的權利是我自家兒的事。

我寫下各種對話與社會現象,是因為我活在這裡,我關心這社會,我思故我在,但社會上卻有許多「酸秀才」的存在,你或許該照照鏡子就找到這種人了。

最後我也不知道為何問候我的爸爸。他逝世很多年了。我覺得如果你要爭論,應抓著主題來逐一與我辯,而不是連扯到我的家人去,真是感到莫名其妙。

你從中醫理論來爭論肥胖是有許多原因,這說法不新鮮,近來吳清忠的著作有一大堆類似的說法。但我想你一直沒有讀得明白為何我會提及這位滴油叉燒的對話,並加入我的感想。「態度決定一切」,聽過這句話嗎?我有見過不少叉燒來到健身中心後逐漸瘦下來的例子,而這位叉燒如果他能以積極的角度來健身,就不會說出那種「給錢來受罪」的負氣話來。

既然你沒有興趣再看我的留言與部落格我就尊重你的選擇。只是我禮貌上也要在我自家的門前掃掃一些烏煙瘴氣,所以就留言回應一下,免得其他讀者以為這裡是被污染的塗鴉牆。

PS:我也不介意你要求匿名,更不會指控你「無種」,或許你自己覺得不留名留言是懦弱行為,才會主觀地認為我也會這樣認為你吧!

香蕉人 說...

如果据他说可能很多胖子是天生的,不能改变的.
那么比起其他国家来说,难道大马人天生是肥种?
我是觉得匿名应该去外面看看世面,看看那些意大利人,看看台湾人,他们普遍上都喜欢运动和骑脚踏车,如果据你所说胖子很多不能改变,那么为何他们普遍上都是身材健美的呢? 他们应该都是很多胖子才对呀?
所以说态度证明一切,其实很多市面上你看到的美男子,也是曾经是胖子,都是经过不懈努力改变的,我之前的housemate,从120公斤用两年时间减到65公斤,如果当初他是觉得自己不能改变的,他能有如此成绩吗?
说不定就是因为很多匿名这种人,才让很多人觉得自己不能改变而借口多多。

nicholes 說...

人往往都很自我,在某些时候。其实我个人倒觉得用“第三期癌症病人”来形容只是一种夸张式的说法,没必要大肆讨伐,只是如果以“没得救”来裁判一个真正的第三期癌症病人的话就确实很不人道,不过当时并没有这样的病人存在,可能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吧!

同志通常都崇尚健硕身材与俊美容貌,这点确实让不少同志有酸溜溜且无奈的感觉,我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人,难道不能理解吗?就好像现今社会人人都注重学历,那些成绩优异意志力坚强的人当然可以凭着自己的纪律轻易踏进大门的门槛,我们当然希望每个人都得考取优异成绩,一定要克服上大学所要面对的种种难题,这对前途确实大有帮助,可是不能[要求],不能顽强的以个人的价值观来套牢在他人身上,虽然你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正确!毕竟你不是对方,而且每个人都不是用同一个磨子给印出来的,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学习及适应能力与兴趣,对自己的要求程度也不一样,他们可能也志不在上大学,他们可能真的不是读书的料!那你又能勉强得了吗?只能因材施教。求别人改变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行为。

只是有人选择积极面对解决问题,有人选择自暴自弃自怨自艾,前者当然有选择鄙视与瞧不起后者的决定权,但是站在朋友立场我不觉得这样的态度对对方有什么帮助,当然若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人你大可以不需要理会他们的死活,当然就如你所言,[态度决定一切],什么样的态度也可能会招惹什么样的回应,这也是你无所预测与避免面对的状况。你可以说他们在自找借口,散发负面能量影响他人心情,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吧!谁可以担保自己无时无刻都保持乐观坚强积极的?你若真的那么积极乐观坚强也不怕别人的三言两语来影响你啊!

对方可能把健身想象得太“舒适”了,当现实因素与自己所想象的有所差距时,人难免会发出不平的哀怨,这种事情你我他都曾发生过,可能情况各异而已。关键在于在发了一轮牢骚后他还会怎样面对健身这个课题。

我想说的是不要太片面的就一口咬定那些减肥失败的人就是自我放弃自暴自弃不思上进,可能他们忽然觉得健硕的身材并不能真正的帮到他们去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单纯的上健身房只为健康,不少人还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外在魅力扩展自己的市场价值,反正每个人的思想价值理念不一样,我们不是上帝没资格评论他人正确与否,很多事情都很见仁见智的,我虽不认同你当然也得尊重你发表个人意见的权利,即使看起来很主观的,但这里毕竟是你展现文笔的平台。

不好意思,可能对你来说又是长篇大论很头疼。不过我希望你了解我的分享是善意的。

ossiestyler 說...

interesting...

匿名 說...

看来你还真有勇气, 和自己的同类划清界限. :-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