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1月14日星期四

Bangkok Saga: Love Potion No 9 (Part 4):甘蔗

前文

小宋像如同披上了另一層的盔甲。我沒料到他以南地帶升騰是如此迅速與徹底地不同。他那高挺硬舉的陽具給了我另一種很充盈的感覺,質感很好,我握持著他,像是掌著一個扶手一樣,給我很堅定的感覺。

我再擼動著他,原來他的尺碼還是不賴,對于一個長得不高的人而言,他下半身的生理條件算是平均了。我檢視著他時,就聯想到一根笛子。

所以,我為他吹奏起一闕歡暢的樂曲。我將他放在口中時,才發覺原來剛才那麼不起眼的小傢伙,忽然間如此鮮蹦活跳時,心想那句老話:人不可貌相,真金原來要在紅爐火燒之下,才會發光發熱。

但是,小宋絲毫不見融解,只是我覺得我的舌頭在翻捲磨擦後傳來一陣陣的燙熱。

小宋也不是在閒著,他也是很溫柔地回報著我。他的動作很痴纏,比起上回迷你BigMac的來得更讓人陶醉,我像拂著春風,像微醺地喝酒,像悠悠的流水在轉動,他的舌尖轉動與唇片的啟闔,都是如此地渾然天成。

這裡我看到「互相」──在同志的床上你要追求「互相」是很困難的事情,因為取悅的事兒,似乎都只落在0號的身上,彷如這一些給予都是天經地義的。

我再次體悟到,為什麼一個像小丹般的平凡人,會如此超凡地耍出性愛本領。空有外表與肌肉的乳牛,沒有多少個會愿意花他們的勞力在你的身上,他們要的只是他人的肌肉崇拜。

然而,他卻是如此地痴纏地遊走在我的身上,我抓著他不放,他還是像墾荒般地在我身上勘察,似要開拓著一些我深層底下一些自己也不知道的快感。

小宋在我身上像在吮吸著時,我一邊撫著他那起伏不定的腦勺子,指尖撫著他的頭皮時,感受著他那非常柔順,細細幼幼的頭髮,感覺很舒服。然後,我又遊巡著他的耳朵,如我之前說過,男人的耳朵,特別是耳朵的質感有些像陰莖的龜頭,這給到我無限的聯想空間。

對于小宋而言,他彷如感受到我動作中的憐愛,他更出力地為我賣命。

沒多久,小宋就停下了動作,他的生命力完全爆發了,凝聚在下半身的一管命根子上,他很企盼地問著我的同意,我心裡則是舉棋不定。

其實我心底裡是有一些擔心,小紳與迷你BigMac那一晚一連兩個讓我仍殘餘著絲絲的疼痛,我在畏懼著是否我的身體告訴我,此次不應繼續下去?這叫做縱慾嗎?那我是不是要繼續縱慾下去

然而來到這個階段,他已一觸即發了,我騎虎難下。難道在最後關頭時說什麼都不要?我又掂量著他的份量,尺吋是剛剛好,至少你不像要吃著巨無霸漢堡包般張大口去啃,而是還可以從容地、怡情似地小酌著。

但事實上,在暗地裡,我已被他的熱情熊熊地燒了起來,我也可算是在自焚了…我們沒有繼續下一步,就是欠缺一種圓滿。難怪性愛前奏如此要命,因為它讓你感覺到一些事情非要圓滿不可

我有些勉強地說「ok」,然後小宋就找到了一個安全套,原來他是藏在另一條毛巾中。我望著他斯文地向上翻捲著安全套,這動作有些熟悉…

天啊我又重蹈覆轍了

我仰躺著,看著他俯首低沖,他很專注地,然後一吋吋地推進,雖然他甘心蝕在我的體內,但我那股排斥感又再度爆發起來,感覺到多了一樣異物。

我那時應該是全身都在僵硬著了,痛苦的表情流露在臉上。

但小宋很有耐心,他就只是靜靜地,把持著自己,將他男人的力量凝聚在我的體內,動也不動讓我去習慣他,接受他。

(有多少男人可以按捺得住甫結合就開始摩擦的快感?男人的天性都是急躁與自我的)

可是一兩分鐘後,我還是不行,他不得不抽離。我有歉然,要結合,就是要自己歸零來創造,但是我無法專心地歸零。

小宋要我翻過身來,我更加抗拒,因為這不是我最熟悉的姿勢 ,但顯然地他並不言棄,他還是再接再勵地欲再闖關。

我扒著背對著他,看不見他,但感受到背後的壓力逐漸加重,小宋騎了上來,他採用剛才那一招放了進來。

他的堅硬與不妥協,漸漸讓我的開關妥協了,他此次呆得更久,就是凝止不動。事實上,小宋的比迷你BigMac的更小型,為什麼我反是可以「寬容」迷你BigMac呢?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小宋的挺拔與硬度是更強。難怪會更難「容忍」,這分別就像你在吃著蛋糕與吃甘蔗一樣,質感是不同。

小宋像一根長矛般捅過來,接著他開始抽動,他還是小幅度地滑行,不敢魯莽,但那股感覺漸漸地淡了下來,冉冉地,我似乎已沒感受到他帶給我的那刺痛,只是感到自己像被推入了溜冰場,就在滑翔著…

由于他的身型較小、輕盈,因此他跨在我身後時,其實是形同攀附在我背後,而不是覆蓋著我,我轉過頭就望他,在淡淡的光影下,他那尖錐形的臀部一起一伏地,慢板似的韻律在舞動著,而我,就是承受著他的韻律快慢。

小宋就是不著急,他是慢慢地進,悠悠地退,進退有度,他知道自己是不是大砲型的,可是他清楚自己的堅硬就是力量,所以他是有本錢去耗著,他就是緩緩地磨蹭,讓我感覺著他每一戮,都是裹藏著最大的撞擊力。

接著他又將我翻轉過來,這時是輪到我覆蓋著的姿勢,將他緊緊地捆在我懷裡,我吞沒著他,像一個蚌般吸吶著一枚粗糙的沙粒,孕育成一粒珍珠。是的,一個陌生人的陽具交託于你時,就是有那種珍貴的感覺

小宋不像迷你BigMac般讓我有一種甜蜜又飽膩的蓬鬆感,不過,吃甘蔗也有另一種風味,我想起那句詩這麼寫:「我抓住甘蔗,啃它那勃起的甜」,我現在真的啃到了另一種甜味…

(待續)

3 口禁果:

Stevie 說...

口福不错哦,吃完蛋糕,吃甘蔗。哈哈!

单身汉 說...

天下美食让你吃尽了。

Simon Jim 說...

往往你刪去的字句都能博君一笑,而這篇中那一段刪去的字句,我想把它捧著,抹去那橫切的線:難怪前奏如此要命,因為他讓你感覺到一些事情非要圓滿不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