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8月8日星期日

星島孔雀(二)

前文

第三眼後,我就隨著這正宗乳牛跑了出去,滿足了我的探索慾。

走過L字型的沐浴間,我看到他藏身在半掩著浴簾的沐浴間裡。他就是那樣站著,不動聲色,也不乖張,可是那守候的姿勢很誘人與傲人的,有一些孤芳自賞的意味。

他還是包裹著毛巾的。

你看,新加坡人就是很有經驗這些野戰。在吉隆坡,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通常孔雀會在掩上浴簾,然後鬼祟地又在裡面翻掩,釋放著他在裡面守候的訊息。有時你的腳步遲了,跟不上他的步伐,就猜不著到底他會在哪一間沐浴間了。

但這隻孔雀乳牛並沒有這樣刁難,他是落落大方地佇立在那兒,他彷如也摸清了我的心思。他那個姿勢就是釋出訊息:放馬過來!

我跑了進去他的沐浴間,他忙拉上浴簾,將我們收納在這窄窄的沐浴間裡。我沒有想到在最後要放棄時,我在新加坡找到了我的porn moment。



他長得真是高大,我想有超過六呎高吧!他的身材就是那種海報男孩一般地,台型已佔完優勢了。我想以傳統的字眼來形容他:肌肉發達,這是非常貼切的。

但這發達的肌肉披著的是一層古胴色,不似一些乳白色的肌膚像albino一般地,古胴色原來也可以這樣誘人,像巧克力。而他連身上的體毛都剃得干干淨淨,只是有一些淡淡的印記。我想他該是在泳池出入之人,泳池往往要將人家最大面積的肌膚顯露出來,然而三角褲週遭的毛髮,則不容一絲差錯,你說這是否是很刺的卑視狀態?

沒有奶白色,只有古胴色,因此他像水牛多過像乳牛。他的胸肌在站起來時就不覺得如此豐厚了,而且掛在站立的軀殼上,是顯得相當地均衡。

他並沒有真正地望我一眼。但我的手已向他的毛巾探去,他並沒有拒絕。

然後我解下了他的毛巾,也將我赤裸相裎。我的目標就只有他的下半身,因為我期待著雄偉的翹首問候。

然而迎面而來的是一根割過包皮、淨潔但直垂綿綿的三兩肉。並不壯觀,也還沒有「壯舉」。他有些呆然,那種情況突然讓我想起現在那些gay for pay的電影中,那些直佬通常一寬衣解帶後通常都是萎靡不振的。

難道他是直佬?

當然不是,我想他是一個有ego的孔雀才較為準確。

看到那幅未泵氣的「器材」時,我才覺得有時為何男人的那話兒叫做小弟弟是如此恰當。在一幅牛高馬大的身材下,比例上就失準了。

但即使是如此地垂軟,我覺得那是含蘊著一股魔力,讓我著魔、著迷著追尋著下去直至追尋一生,似是要汲取那泉源的源頭



我相信一張嘴巴可以帶來奇跡與變化的,我不是說客,也不是政客,但我只是使用著唇舌運動,演繹著一段無聲的口聲藝術,你就可以感受到那種漸入佳境的轉變。

其實那是相當長而細的東西,似乎很久都沒碰上這樣的貨色了。然而細細地蘊含著,咀嚼起來時別有意趣。

與這樣的潔淨的傢伙交手,其實也是一種較勁。你耍的是蠻勁,而他回報你的是韌勁。漸漸地,你會感受到一個男人在你的掌握中頂天立地。但也是在你的口腔裡充作他的天地乾坤而已。

沒有包皮的陽具特別淨朗,像吹著一口蕭,往往是可以奏鳴出動聽的旋律。而我依稀間聽見他在微微地呻吟著,但他努力地壓抑著自己。

我感覺到口腔中已漸漸飽漲起來了,像吹漲一個汽球一樣。但我還是感覺不到他的雄偉,因為他只是一個M碼而已。

他已開始將他的兩手放在我的後腦勺,以他的節奏鼓動著我,隨著他的回應,我知道我已吻合著他的需求了。

你在這樣屈膝求歡時,可以做一些小動作來增添一些情趣。譬如,你可想像著這是一束清洗過的頭髮,輕輕地撫順著,抓起,然後放開。不過只是你換了工具,而是用你的嘴唇來進行,叼起他,含弄著,然後再放開,讓它彷如唏嗦一聲地無意掉下來,然後你要很努力地再叼起來,這次是細細地把持著。

又或許,你可以將兩掌合成杯形空間,套在他的根部,然後你想像一下你像梁朝偉在《花樣年華》最後一幕中對著樹洞說話,而你現在是對著另一個觸角來對話,舌頭就是你的語音,喉間的吞嚥聲就是你的話語。

他看起來十分喜歡這種「掉落又拾獲」的把戲,後來也索性把持著自己的根部,那麼他就顯得相當地挺翹了,而且那種心理上的大男人主義是馬上表現在這種持械的行為上,他就是這樣握著,然後再送了給我。

沒多久,我又將注意力轉去他全身的肌肉,那才是他的精華所在,沒有這些肌肉,我會闖進來與他共處嗎?這些肌肉都是我要、我夢想可佔有的。現在就在我的指掌之間。

我遊撫著他的手臂、感受著那肱二頭肌與肱三頭肌之間的刻度,那是紮實、精緻的弧形,飽滿,豐實。我再看看他的乳頭,濕暈一片,深棕色,並不是特別誘人,但看起來是「含蓄」的。

于是我又彈跳起來,朝著他的乳頭出發攻擊。我第一次發覺原來在一個寬厚胸肌上含乳暢啜,其實是很寫意的事情,因為你連唇片都可以感受到那種震盪。那是肌肉群抽搐時的震感,十分有趣。

當我往北進攻時,有一刻是忽略了守住他的南方之軀,他覺得落空了,動手自己來添灶加熱,那時我就往著他抽搐著的手的那一側,含住那一端的乳頭,你可以看得出肌肉群之間的連貫性是多麼地美妙,那種韻律是有節奏地,如起著骨牌效應一樣,那種撼動感讓我覺得一陣陣洶湧波濤似的沖來撞去。

然後我又滑了下來,將他當作是我的鋼管讓我跳起曼妙的鋼管舞。因為我發覺他自己動手只是加熱,但不能加樂。

我重拾他的歡樂時,將他飽和地全盤佔據,他只是仰頭長嘯,但聽不見的嘯聲。

他的堅硬度略為退減了,但對于這樣的「流逝」我是可以力挽狂瀾的,這時我的兩手再遊撫到他腰際的「愛的把手」部份,捏了一下,又再用兩手環抱著他的臀部。

那是一個圓渾但結實的臀部呢!

因為當他再度膨脹起來時,我覺得應該再耍出另一招出來了,我覺得他的臀部是我的另一個新樂園。

于是,我用手沿著他的蛋蛋,像尋著回家的途徑,我找到了他的後庭大門。

我也發覺原來他在完全伸張時,他的蛋蛋已縮成了一團,可見他全身的力量都借用在那一根東西裡,像吸管一樣,我索求著我需要的東西。

我的手指滑到他的後門時,慢慢地想直捅而上,意外的是,他並沒有拒絕,也沒有推開我。

那麼,我就膽大心細地,用一根指頭插了上去。我感受到一股非常強烈的壓迫感,特別是一個環狀似的夾合感,而那種燙熱與溫度開始從我的指尖蔓延。此時此刻真是神奇極了──因為我的指頭竟然在另一個不相識的男人最深幽的地方,尋幽探秘!

(如果一個男人的心如此深藏而難以抓摸,但當你撫著他的臀瓣而刺探進去時,你像找到了他的心門,一個不隨便打開的門扉)

他看起來是相當緊張的吧,然後我頑皮的指頭讓他更顯得跳躍起來,因為他越發硬梆起來。

我再用力往上一捅,接著抽送著指頭時,我已感受到他的放鬆了,而且更加滑順了。

而在一邊指屌著他時,我再用拇指按摩著他的蛋蛋下部,如同拉著一把手鎗的扣板一來,我就是這樣的姿勢扣拉著他。

他照單全收。

然後我再用另一隻手拈弄著他的乳頭,他彷如全身都被我支配了,因為下半身的前後都遭攻陷,連上半身的敏感地帶則是

然而他壓抑著那種快感的聲音,因為我甚至感覺到他幾度捏緊著肛門,緊緊地夾擊著我。

而我的手指動作更快速與兇猛了,當時的心情是緊張與刺激萬分──平時只是在電影中看到的畫面,如今上演在我的眼前,而且如此真實──我不再是觀眾,而是參與者。

我挑戰著他的極限,定下我的指頭,然後嘗試地再伸入中指,與食指一起往上探。探險似地,我感覺到他毫無敵意,反之任由我處置。

所以,不消一秒鐘,我己是盡著神符般的食指與中指,像點指兵兵,一伸到了另一個不知處,那股壓迫感更重了,我只是重重地被「包圍」著。

他有稍微張開大腿,讓自己更為易縮性。而我的其他指尖已感受到在那股迅捷的動作下,他的臀瓣已是一波又一波地撼搖著。

然而我的兩指動作不能只是上下墜升,那似乎太單調了。于是我想像著拿著一把鑰匙般,一個旋轉,轉動著我的手腕,他的後門像突然間被扭開了一樣,我不知道我這大膽的動作為他帶來有多大的快感,可是當我抬眼望著他時,他是咬著牙齒,閉著眼睛地強忍著。

一個魁梧大漢落得如此無助、困頓,你看著他的全身肌肉已緊繃得冒出汗來,看似鐵皮銅殼,然而他是有溫度,他是有纖穠合度的一面,密中有疏、硬中有軟的一面。

而他是如此地伸縮性,當我的兩指嘗試在那溫熱的洞穴伸張叉開來時,他是緊緊地慢慢擴張地,一吋又一吋地將我噬蝕起來。

直至沒頂。

然後我又退出,晃動著…我的手指動作多變,我不知道他可以承受得多大的沖力,但每一次退出我就更用力地直沖而上。

看來他是一個零號。啊陽鋼瑪莉!

整個過程將我推到了沸點,可以將一隻乳牛如此多樣化地舞動著,彷如有些成熟感。而這些他下半身的韌度更強了,直挺挺地暴凸在我的口裡。但我已被這隻孔雀弄得熱情奔放起來。

我站了起來,讓自己洩洪般地奔放著。他看著我,也一邊搓撚著他的寶貝。

搓著搓著,半分鐘了,他似乎沒動靜,我一邊耍著其他動作為他作一作啦啦隊,包括咂吸著他含蓄的乳頭等等,但都無效。

到最後,我想我與他一樣,都要接受原來他擁有的是一枝crystalized dick。我比著口型,噤聲問道,「你不要cum嗎?」

他有些歉然地笑了一笑,我看到他臉上的皺紋在他堆起笑顏時,如此深刻。

所以,他打算退了出去,接著我又看到他舉起手來時拿毛巾時,連腋下都是刮得干干淨淨的。像一個嬰兒,沒有毛髮,要一切純潔潔淨,偏偏他的全身練就得威猛鋼強。但我看到他全身如被洗腦拋光的肌膚時,反是覺得有些不自然了。

你看,往往我們要在成事後,才看到一些讓人覺得有些奇怪的東西,之後批判性、清醒意識通通都回來了。



他示意著他先出去,然後從容不迫地掩起了浴廉一角來看看情況,就到對面的沐浴室去了。

後來我一直在想,到底他是否是嗑藥太多,所以較為遲鈍了,還是我的技術還有待磨練?四年前在這間健身中心有了那一次的探肛之旅,未料到此次又是步後塵。

但也沒什麼關係吧!至少我已如此短暫地擁有過他了。我最後一眼看到他時,他在更衣室裡已一身運動裝,綁著鞋帶,原來這才是他真正的運動,剛才的只是熱身吧!

然而我已熱了一回了。

2 口禁果:

Simon Jim 說...

Singapore is boring,已不是第一次聽到他人如此訴說著了。

匿名 說...

哈哈,你好衰噶,先吹後插。
我都中過這種招,他說會給我很爽。
我還沒有答應他,已經被他的口征服了。
下來他的手指在我的股縫來回地撩啊撩的。
被他探索出原來我後門是被男人開發過的。
終於被他的手指兵攻陷了城門,直搗黃龍。

你是0號,所以你沒有擒獲芳心的淫褻,還繼續為她服務。
我遇到那些有企圖的,一旦被他攻破城門,他的猥褻真面目猙獰出現,不必再對我客氣了。立刻反賓為主撤退手指兵,把我壓下來,要我伺候他的祠堂大將,把我肏到屁股開花。

用這種骯髒招式的都是面目平凡的男人。如果他直接向我攻擊,我立刻就把他踢開,沒機會的。他先說口技很好,要不要試一試。最厲害的就是那種把我吞到根底後,不必再搖晃著腦袋,用喉嚨那濕又暖的波浪壓縮來按摩著我的肉棒,那感覺很舒服的。很少有人能夠做得到的。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深喉功夫?

說真的,這種遊戲規則你玩錯了。如果你沒興趣要收拾他就不應該探他的後門的。他的城門為了你的攻擊而已經打開了,她的心理需求渴望得到滿足。你也覺察到,如果沒用到將軍棒,他是不能出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