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好像愛情的東西

做了同志這麼多年,卻常常有一種錯覺,還是以為太陽是從西邊起的,可能潛意識裡我們說服著我們的世界,這粒太陽真的從西邊升起的。

可是不是。

我一直在尋找著一種很像愛情的東西,所以都搞錯事實。包括幾年前將處子之身獻給那個人後,就以為他是我的真命天子,以為那是愛,以為「性愛」與「造愛」因裡面包含一個「愛」字,就是與愛情有關。哪知道那只是對方的生理發洩方便,當然對方並沒有說到什麼愛字。

所以是我誤會了,以為這個地球的太陽是從西邊升起的。

我們將歪理當成真理,將自己的立場當成是別人的立場。然後尋找著很相像的東西。

但都落空了。



還記得那位送我「四葉草」的祁先生嗎?為什麼我叫他祁先生全因他自稱他有七吋長,發音上與祁有些相似,就取這個姓氏作稱呼了。

到現在我是否有機會見過他的七吋?

很遺憾的,是還未,我想,該正確地說,不會見到。

寫這篇文之前,我已撥過三次電話給他,而且都是我這一方主動撥打。第一次撥電時,我們聊到不肯放下手機,到最後我們依依不舍地掛斷電話,那時他還放下手上的洗衣家務,而我是駕著車回家,但最後在我家附近的便利店停下來與他聊天。

祁先生的聲音比相片更迷人,有磁性,英語說得很棒,流利而精準,比他用英文留言與書寫能力是兩回事。原來他在英美國家求學、工作過,專業人士。我們從他的大學談到工作、過去,還有未來,就在電話裡頭,靠著無線電傳送著彼此的默契,彷彿還可以4D地感受到彼此的溫度。

那種產生聯繫的感覺、化學效應是如此無形,但巨大,像漣漪一樣擴散著,一圈又一圈,無遠弗屆,卻盪漾迴繞著彼此。

我們那時的課題很快地就導入了性話題裡,我們調情著,我說我吃不下七吋,可否只要一半;他說他要與我簽合同,裡頭會有一些細則條文,那麼過後我不能反悔要全套。

我說,DEAL。成交。

他還說,「你要直接見個面吃飯聊天,還是要直接來我的睡房?」

但無論怎樣,我都期待著見面的機會。然而我們已鋪排著彼此的時間表,那一週末需看看,下一個週末也不行,後一個週末則需再喬一喬。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就在我公司附近上班,只是千多呎的距離,GRINDR上清楚估計著我們有多遠。我覺得我很耐捺如此久都還未見面作個晉級,畢竟只是通過電話與文字交流,比不上真實地面對面作個照面,聽對方說一席話,看對方的言行舉止,那才是真正地心與心交流。

但是他說他不愿出來,因為他說他要與我呆久一些,在床上、在私人的地方裡。

所以,我們就這樣懸著懸著。每天或隔一天都有通過GRINDR或是在PING裡留言。

後來第二次我再打電話給祁先生時,他已打開他的「EX FILES」了,這往往是約會情侶的X檔案,可解開對方的謎。祁先生對我述說著他的前任男朋友的事情──為的就是對方出軌,一次不忠百次不容,他說他是一個認定對方後,就是一個從一而終的人,不許對方有任何出軌行為。

我聽了有些汗顏,但不能張聲。

然後他又問起我最近一次的性愛經驗是什麼。我不知道要對他說是一週三次在健身中心那些「一觸即通」的肉體接觸,還是要提去年杪的曼谷之旅,哪一些才是性愛?但統統都是CASUAL SEX。但這樣說就是我是濫交之人我招認這事情,毫無置疑地,然而那也是無可厚非下的選擇。

所以,我們觸及的話題更私密,也更親密了。諷刺的是,我們還是還未見過面,只是在無線電話中,在空氣中感染著對方的過去,一些看不見的東西。

而祁先生已對我說著他新居裝修的事情了,因為他要大裝修,需要耗時去找裝修承包商,又得向銀行貸款融資等等。

我相信裝修事宜是很折騰的,所以在週末時,他也不得空出來相見。

後來第三次我再致電給他,那時我們也是以隔一兩天的距離來聯繫而已,這時他說他在看著電視,吃著薯條,道著他的新居裝修進程很好。

而下週三(11日)就是回教徒的齋戒月開始了,所以即使我們要見面,都是在晚上後與他一起開齋共餐,但他說在週末時他都是與母親、姐姐一起開齋的。

我們的話題好像突然間燃盡了那樣,到最後又轉到了性事上,以一種虛構式述說方式,滑軌地說著我們要怎樣怎樣。

到最後我真的接不下話了,我說,我們好像在programme著我們的性愛一樣。

他說,「yeah lah」,帶著馬來人學華人的那種腔調。

然後我們就掛斷電話,祁先生說,「再一次謝謝你撥電話來。」

如此官方,如此冷漠,但如此有禮,而我沒有感到溫暖。

我不知道這就是否是文字性愛與電話對話的後果。而一直沒有出來見面,讓我覺得事情像一個只掛上逗號的句子,還未完結。但他對我的熱情顯然地是下降了。

或許,他真的對新居裝潢的事情感到忙碌,或許,他已在多重約會著其他人了。但即使我找什麼樣的藉口出來,他已對我沒甚興趣了,我想。

或許,這就是緣份吧,我們總是要陳腔濫調地這樣推搪,那總好過自己一直在設著無下限的底線,以致我們一直沉淪墮落下去。

所以,我覺得我彷如已找到愛情萌芽的感覺,但那只是感覺而己,而我感到彷如找到很像火花的東西,但原來那只是你自己眼花而已。我們知道這不是什麼愛情,只是覺得要將一場打炮的性事,用愛情的感覺包裝一下,就覺得那很像愛情了。

你們說,我是否要再撥第四次的電話給祁先生呢?

10 口禁果:

匿名 說...

不用再撥第四次了。
我就是撥了第四五六次,最後是約了出來見面,可能是碰巧他有需要吧。之後當然是沒有再聯絡。
再忙也好,總有時間撥一個電話吧。

Feeling 說...

为什么总是你做主动的? 虽然我觉得自己的爱情无论是幸福还是性福都是自己争取的,可是一味都是自己主动的话会人让人泄气,而且习惯高傲的自己通常会主动好几次,可是爱情和性爱都是互动的,如果只是一味自己一方面的争取,就算让你得到也是徒然。除非是纯属的casual sex我不会介意。但是既然是casual sex的话,外面的行情应该都会比较好吧。可以在钓鱼场,大海随便捕鱼,总比在一条只有一只小鱼的小溪钓鱼 =)

George 說...

Hi Hezt,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要亲耳听见他说不。
或者,心中有90八仙把握他会拒绝我,那我才会放弃。
自己喜欢的人实在是太难找了。
过早放弃就是放弃自己了

可能我还是比较自我吧?

George

香蕉人 說...

你说的这些事情,其实就是重复着我刚出道的事情,所以在我看起来,我觉得这些还没有见面就聊很多事情的过程,还是很小孩子气。
别怪我如此说,只是我之前经历太多了,很多是无疾而终,即使见面又如何?说什么只注重内涵,知道彼此对爱情的观点,正式见面了,没有话说,之后更没有任何一点交流。也就是说电话钱百给,精神白费,梦白发了。
我觉得目前你的聊天过程是过了,应该是到见面的阶段,如果他不愿意见面,那么你也不需要白费什么心机,只怕他有什么东西隐瞒不要见你。很小可能性他会继续和你聊天做朋友(在同志世界,有多少是找朋友的?有也是说骗话而已),不过等他之和你聊天做朋友,我相信你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欲望了。
别再打电话给他,让他自动联络你,然后如果他没有联络你,那么你可以放性感的照片在GRINDR哪里,让他心痒。
不过无论如何,我不觉得他是一个认真的人---和大部分马来人一样,管他是从哪里毕业,他们的血统就是如此。

nicholes 說...

最近心里也觉得很彷徨与无助,因为前阵子攀上了一个年轻20几岁弟弟,一夜情后他就没再联络我了,也许是因为上次在pavillian好死不死遇到他的同学,却错把我认成是他的父亲(糗死),所以他很介意吧,觉得我真人跟cam很货不对板,所以就不再与我联络了,不管我传了多少次sms给他,或在fb给他留言,他从开始说忙一直到后来沉默回应,都清楚地告诉我,他不喜欢我,只是玩玩,只是因为上次错把性欲看成是爱情,以为我们都两情相悦,在上次欢爱时(其实也是我做主动,不然很大可能一整晚我们都会平躺在床上相安无事),我一时激情吞下他的精液,其实已经埋下很大的懊悔,也许是杯弓蛇影,最近看他的FB明显整个人消瘦起来了,我打着关心的语气询问他是否生病,但他一再没有回应,老爱胡思乱想的我甚至一度以为他是不是HIV病发死了,可我不太可能直接问他之前的性经验是否有做好安全措施那么隐私的问题吧?而且他已经呈“不回应”状况了,真的不晓得怎办,一再告诫自己别玩这种危险游戏,但还是被下体左右,每每都认定对方就是“爱情来了”的错觉就失去理智不顾一切。要多熬半年才能再去验血。

nicholes 說...

如果你真的没办法释怀,需要得到一个答复,就给对方再尝试拨打电话或发讯息吧,其实你为自己的迷惑已经尽心了。如果你觉得尊严需要捍卫,你不想让对方看清你的底牌,最好还是放弃再继续纠缠对方。一切都要看乎你自己想把那一点放在最重要处。像我也给对方写了一封“自白心”(也许是很白目的信)。反正能做的我都做了。一切结果只能听天由命。

衰仔 說...

如果你真的不喜歡目前的曖昧狀態,我會建議你直接約他見面,電話又好信息又好,直截了當地繼續發展或者結束,自己也會心安。這種猜測的感覺太折磨人,我有體會的,早點抽身出來也不是壞事。

nicholes 說...

有些人不是因为你回应了他就会立即给你回应的,他们好像因为洞悉了你心里所想的反而沾沾自喜,然后筹谋着要如何对待你。也许我太阴谋论了,只是当你赤裸裸的领先让对方看完你的底牌,就很大可能成为日后的输家,他若欠缺主动和积极,就代表对你不感兴趣。爱情里充满变数,不会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会让一个原本被动自闭的人变成主动积极。这是我的看法。

Hezt 說...

●香蕉人:我知道這些想法有些幼稚。但難以自制地又陷入這種桎梏中。

不過現在已經淡了,沒這樣著緊啦。所以謝謝大家的關心。

而且,我也不會撥電給他了。我想在這段期間他也是不會要求見面,因為今日開始是齋戒月了。

匿名 說...

Hezt,为你,为所有同志在寻爱的过程上加油

路人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