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白T恤

事情是由這個男生開始的。幾天前,我在健身中心看到他穿著一件白T恤時,讓我想起許多往事。

或許是這位白T恤先生身上的衣服,過于簡陋、粗糙?他的圓衣領已經走樣了,像扭曲的繩子纏著頸項,可以看得出這件白T恤相當殘舊了。

而且,還印著他的汗印。

這件白T恤相當寬鬆,以致整體看起來,他像個落魄的苦力一樣,有些憔悴。

至于下半身,白T恤先生是穿著一件運動短褲,可是那短褲也是鬆垮垮的,像那種中年阿伯穿著的孖煙筒,又將他的下半身的曲線給掩蓋掉了。

多麼可惜啊!我知道這白T恤先生擁有一幅好身材,他絕對是一個乳牛,正確而言應該是「乳白色」的乳牛。但統統都躲在這件白T恤裡。



我想起我以前中學時,也愛穿著白T恤來上體育課,那時肥胖臃腫的我,對體育課只有驚駭與畏懼可形容。

我們當時的學校,只允許學生穿印有校徽的T恤,或是白T恤、無其他圖樣設計的T恤來上體育課。我沒有買那些印有校徽的T恤,我覺得學校收費太貴,而姐姐有一件白T恤,就成為我唯一的選擇。

那時候,我常猶豫是直接將白T恤穿在身上,然後再披上校服,之後上了幾堂課後體育課到了,即場可以馬上脫下校服,不必在眾人面前換衣,露出我那發泡、讓人發笑的身材與脂肪體型出來。

可是我是一個很怕熱的人,裡頭穿上一件白T恤,再披加校服,真的是像裹粽子一樣焗熱我了。

有時我則是只穿上校服,然後在體育課時,沖去廁所脫下校服,再換上T恤,那時總會看到許多傾慕的男同學,也在廁所裡更衣。

我還記得當時有一位將身體鍛鍊得相當精壯的同學,是一名學長,他常在廁所換衣時,看著他那倒三角形的體型時,我是壓抑著自己喉間咽下口水的聲音。

但那時,我不敢照鏡子。

一件白T恤,將我的體型醜態畢露無遺,那是非常殘忍的一個剪影──不符合大眾要求的梨子型身形,走起路來肚腩的脂肪會左右晃盪,而且行步笨重,除了痴呆與沉滯,我自己也形容不了自己的醜態。

白T恤帶給我許多許多刻骨銘心的記憶,是苦澀的記憶,當然還有穿著這些T恤上球場時,遭人白眼、排擠的那種感覺,對一個沒有運動細胞的胖子來說,穿著白T恤的我,像一個廢物,再循環也沒人要,最好是找個土埋場埋掉算了。

那時我有那種強烈的自我遺棄感覺。體育課對我來說,是剝削一個武裝自優越的胖子內心裡淺薄的尊嚴的酷刑,而穿上白T恤時,其實是裹著那顆快支離破碎的自尊心。



所以再看到這男生穿著白T恤來做運動時,我的回憶飄到了15年前,那是名符其實上世紀的事情了,但那種苦澀感,像化石一樣頂刺著我的心頭。

然而,諷刺的是,現在我迷上了穿T恤。

我的衣櫥裡80%的衣物都是T恤,而且我不喜歡穿襯衫,或是其他設計的衣物,我只喜歡套上一件T恤,單純的,沒有裝著的,就覺得那是讓我感到最舒服的時刻。

即使外出旅行,我都是為自己添上T恤,那筆開支往往佔據我旅費的一大部份的比例。

我照著鏡子,看著穿T恤的我時,會感到自己被贖回來了,那已掉失的自尊好像都自動磁吸在身上,一塊一塊地,補著那年青春年少時,所遺下的瘡孔。

我滿意地看著鏡中的我時,有時我在想,這種癮也是源自于我在中學時無法穿得一件好看的白T恤所引發出來的。

那種被救贖的感覺很神奇,像是一種洗禮般,為什麼?

我有時在問,為何你最恨的事物,竟然成為你自己日後驅動自己進取的動力?是不是就是這股企盼救贖的念力作怪?

我現在努力地做健身時,也是彌補當年無法融入體育課的遺憾。我現在竟然常翻閱健身書籍,還期盼著去健身中心時可以發揮出新的動作,可是以前我是體育課的逃兵,穿著白T恤像是行刑。

如今看著一個如此精美的男人,穿上白T恤隨意又草率地來做GYM時,覺得有些可惜。如果我是他,是否會揀一件緊身些的T恤,讓肌肉若隱若現隨著光線遊動?而白T恤製造出來的暗影,層次感強烈,可盡顯起伏有致的浮凸感。

又或許他長得孩子氣了,我突然間像看到我中學的畫面一樣──那些稚氣的臉孔,穿著T恤上體育課的男同學。

他們人在哪兒呢?但那僅存追憶而已。

而看著這男生,我有些惆悵,我照射到自己昔日的落魄,而我永遠都無法傲然地回到那個斑駁的時代,穿起那一件白T恤,昂首闊步。

所以,只能闊步向前走吧!

8 口禁果:

桀佑 說...

有点不可置信,感觉上有点像在形容我。同样颜色的t-shirt和短裤。如果herz看到的真的是我,那我应该真的好好检讨了。不知道原来别人眼里原来我那么邋遢。

Hezt 說...

●桀佑:放心,我不是指你,白T恤先生還有下文的,下篇再續。

從你部落格的行文與筆調來看,我想我指的白T恤更加不是你。

不過,我的觀察只是對那一名男生而已。我沒有見過你,你別對號入座啦!:)

沉默天使 說...

我以前也是运动逃兵。男生们去打球而我救像那些儒弱的女生们一样去散步聊天。自己很怕流汗,满身一股臭味然后再上课。但是随着年纪大了,自己慢慢地爱上健身,体重也慢慢地增加了。相反地看回以前有运动的男同学,现在逐个逐个变成滴油叉烧。

Hezt 說...

●沉默天使:先道歉如此遲才回覆。
我也是有這樣的經歷,覺得歲月在開著我們的玩笑──在不對的時機給予我們不對的心態。

老實說,我也有些膽怯再與過去的舊同學碰面,因為確實像被一塊叉燒迎面擊來。

沉默天使 說...

你说的对。为什么在我们发育期间应该去运动的时候,自己偏偏讨厌运动,是我们的错吗?还是学校安排时间表的错?现在怪谁也太迟了,反正发育期已过了!现在大家在慢慢地步入转老期,可悲。

Hezt 說...

所以沉默天使,我們就無法懊悔了是嗎?
不過我想現在若有機會,我想進到學校那兒開一個講座會,對肥仔說:不用怕,別怕別人嘲笑你,因為日後老化時是看個人造化與如何養生。

(說起來這好像是一個很偉大的宏愿,我何德何能要成為演說家?:) )

沉默天使 說...

呵呵,根本就没机会让我们懊悔。我自己虽然没多余的时间搞学校演说会,但是我经常会告诉我身边的亲戚如何‘谷’大他们的孩子。搞到他们说我很像营养运动师。但是他们看到我从以前可怕的身材变得能够‘行出街’的身材(不要拿我和模特比较),他们也没有质疑我的营养运动学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所以啊,你更加不要质疑自己的演说,至少你的身材是运动和养生回来的,并非吃减肥药物所得。

Simon Jim 說...

看著這篇,看著我的肚腩,我真的該認真運動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