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7月3日星期日

泡影

我就是有這樣的怪毛病,偶爾會讓自己活在過去中,正確來說是墜入往事。但那時候通常是飽暖思淫慾,卻沒有什麼對象的時候,但整體來說那是好心情的時候。

所以我就去想回遇過的男人。包括祈先生

我們從去年7月初時相識,那時是通過Ping Chat來交談,而且這軟體也是他介紹給我使用的。之後一直聊,聊到發生很多事情了,又停頓了許久,我又採取主動,之後,我們就轟轟烈烈地上了床。

可是他的家中味道,讓我想起了椰漿飯,我心底裡又刻意地迴避了他。

但由于我倆的工作地點太相近,每次打開Grindr時總會看到他出現,有一段日子我將他列為書籤裡,每次開機都可見到他,然而他總是沒有主動回應,我又將他從書籤裡移除了。

然而我不知干嘛地在Jack'd看到他時,又寫了一句問候語給他。他只是說:「我很好。」

再接下來,若干月後,我在iPhone裡加入了What's App,又看到他的名字,我再寫說聲「嗨」。

他禮貌地回了一句,我又為話題加溫,最近好嗎、搬家了嗎?工作怎樣啊?

祈先生簡述了現況。我也回了。

但他又沒有反應了。

後來,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就是那種懷舊的壞毛病發作時,我找回ping chat之前我倆的對談。然後我在What's App上再寫了一封短語給他:「原來我們相識一年了,剛才我找回我們之間的對談。」

就這樣一年了。

就這樣沒有音訊了。

What's App有一個好處就是記錄著對方最後登錄的時間,還有若是對方正在回著時,會有「寫著」的字樣出來,與網絡聊天室的設置畫面一模一樣。

所以那時我等著祈先生的回應,看著他一直登上網。

但就這樣他再次忽略了我。之前我在想 Ping Chat可能有設定問題,以致我在之前許多問題,祈先生都沒有回應,可能他收不到。而有一次他也辯稱他沒收到我的短訊。

其實現在不是馬上相逢無紙筆的那種艱困時代,一封文字短訊,即使千迴百轉也有數個方案,若緊急就撥電對話。

從Grindr到Ping Chat,再到What's App,我與祈先生之間的通訊通通失靈,對談就此中斷,皆因他都是中途不辭而別,話題就懸在那兒了。

通訊方便,即使是即時,卻像跨越另一個次元,永遠都遺失了。然而這不是什麼「最遠的距離是我站在你面前」的那種,而是根本我們之間並沒有距離,因為我根本不存在。

至少在他的眼中。

那麼,到底我是否存在過?

但答案是什麼,對我而言也不重要了。我歸納著為什麼關係會轉淡的種種原因,到後來帳就算到自己頭上來,也清算著自己──就是自己不是別人的完美原型吧!又是那種你干到最辛苦也不過是要討好別人的那種舊戲碼。

算了,就算了。又是馬來人,又是一夕之歡,又是自以為是的制高點。

然後我就在grindr上堵住了祈先生,那麼在打開軟體時就不必看到他的樣子。至于他的手機號碼,我還殘留著,其他ping chat的對談等,也置之不理丟在那兒。

現在的心境是即使將一切有關的東西毀滅了,那只是一個揮別的動作,但心底裡的那根芥蒂仍存在的,倒不如就由得他吧!

3 口禁果:

基不擇食 說...

男人是否都貪戀新鮮感?

男人找男人,是否都只談外在條件?是否都只為了做愛?是否只是一味只想要愛情?而友誼的建立,若看在彼此都不是彼此那杯茶后是否才可單純地成立?

要找到哪怕只是在性趣上能情投意合,性趣相投的對象真的很難,即使給你找到了,也難保對象不會貪新鮮,日子一旦久了,就開始厭倦而嫌棄對方起來了,所以在這個圈子很難找到所謂的真愛,就是因爲被欲望作祟搞砸了一切,不是說要清心寡慾就好,只是男人實在太執著于自己的欲望,以及總是不自覺地以欲望被滿足與否來衡量自己的自信與魅力了!

也許,我們每個人本身都確實以貌取人得過分,縂期待著慕名認識自己的對方都是我所期待的帥哥,所以讓這份懸空的海市蜃樓迷惑著自己的心智,一旦希望落空,人也失控了,也冷漠以對了。

有時不禁要自我反省一下,我是否能說,都是物以類聚的錯?什麽種類的人就只能吸引同種類的人靠近?我不知道答案,也無力再去理清答案,已經太沒意義了。

“我們不要見面,好嗎?”一旦聽到自己的内心深處在做出這樣的呐喊,或是對方提出這樣的祈求。我們是否會感覺到,内心掠過一陣荒涼?

justin net 說...

我也想加你whatsapp,但我想不到任何借口来向你请求联系,身上也没有你欣赏的条件。:x

阿惟 說...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