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7月8日星期四

小仙女、鮮花、四葉草

計算起來,我認識這個人,是在6月30日,迄今只是7天。那天他主動在Grindr向我打招呼。你可知道在聊天室裡的人,往往都是一個最沒有創意的「hi」。

我叫他先介紹一下自己。就這樣,祁先生就登場了。

他這樣介紹:我是一個馬來人、身高xx、體重xx,xx歲、我是7吋長……

他以為我沒遇過7吋長嗎?為什麼需要補充這一點?我也不是不擅用勺子的人。

不過這是一個很全面,也很爽快的介紹,然後我們就開始交換更多的相片了,先從《慾望城市2》談起,我說這是一部很種族歧視的電影,話匣子就這樣打開來了。

然後就這樣,一天又一天,我們用手機聊著天,交換著一行又一行的文字,交換著彼此的訊息,與誰一起住等,因為他的前提是告訴著我:他有地方可共宵一刻。

但也無妨,反正人人都是要一夜情,那幾乎是不言而喻的共識。

然後,祁先生就直接說:我可以屌你嗎?

我戲稱,我可以只要你的一半嗎?

祁先生答:或許只讓你吞不下去為止,行嗎?

7吋,其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我覺得──巨件有時很難處理。

但我覺得廣東話的俚語中有一個非常貼切的形容詞:「撚樣」(形容陽具昂揚起來時的樣子,cocky),就是那種懶神氣的模樣,讓我那麼地矛盾與複雜的情緒,我只想觸撫,而不想真正地佔據──但是,我覺得祁先生可能是以他的天賦異稟而自豪。

祈先生答到已很露骨,不,其實已說到明白了。同志圈裡就是這樣說話,但我曾經對一個網友說過:別與我調情,那是很危險的事情。

所以我們展開的是文字上的纏斗。漸漸地,每天分數次聊,每次都通過另一個軟件來交換十多行的短訊文字,聊不同的話題。

玩味的是,我們還未交換真正的電話號碼。

得到了電話號碼、然後連工作地點、公司名稱也說了出來,其實等同于連身份地暴露了出來,而這對同志來說,暴露身體是比暴露身份容易的事情,但我們就交換了彼此的身份。

但是,我們還是沒有通過電話。

接下來,祁先生在週末時開會時,也會給我交待幾句。

他說他是單身,又說他曾經有過的戀情。

我突然想起我極似走回來時路,又是馬來人,又是身懷巨根的「撚」輩…

但是,就只是這些文字的交流,卻讓我忐忑不安。我們連對方的聲音都沒有聽過,我們只是各自交換了兩張相片,然後在iphone上「觸摸」著彼此的身體,但是我感覺到彼此有一種依戀感。

例如早上時祁先生寄了短訊來說,「早安,我走著去搭輕快鐵上班。」、「你還在睡覺嗎?」

下午時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又有另一個短訊飄進來:「下雨了,我剛吃完了午餐。」

我很迷惑,那種收到短訊時的心情,像被浪頭打了一下,有些盪漾,而事實上我覺得彼此間好像感應到一種莫名的眷戀,那彷如是戀愛的感覺。

但這不是戀愛啊,我們沒聽過彼此的聲音,我們沒會見過彼此,而我們一下子就這樣沉墜在這種自我編織的錯覺中──單憑一張只有一個角度,只是平面的相片,單憑腦袋中自我建構的畫面與感覺。

我記得那一次,那位到最後連我的名字也不記得的傢伙文文,為了見我,他說他要來到我公司樓下來見我一面。

還有凱霖,同樣是彼此交換了冗長的文字短訊後,在我們一見面後,就後會無期了,因為我們在車上爭議著賭球是否應該合法化。

但是,我們卻如此地寂寞──以致有時那種寂寞感突如其來的襲過來時,我們想與人分享著週遭的一切,還有感覺,尋找回一種依附感。

有時我說服著自己,即使是單身又如何?我享有的是獨立與自由,但這幾天與祁先生這種文字上的交流,我又找到獨立與自由的反義詞:孤獨與寂寞。

我現在還是不敢撥電話給祁先生,他也一樣。我們也沒有提及是否要在近期內相約出來,這幾天那種頻密的互換短訊,這種儀式性的動作,讓我產生著一種假象:我好像在committed在一段戀情裡。

但我竟對這種如此脆弱的事情在著迷著。

或許同志的情慾演變是以光年來計算的,一見面就上床了,一個眼神交換後,下一刻就是交換彼此的體溫了,所以當來到思想上的觸碰時,那像沸騰後的水氣,凍結冷凝了下來,形成一枚迷人的水珠。

所以如此顛倒的程序,讓我覺得很不自在。

祁先生剛寄送過來幾個小得我看不見的小圖騰。我問他:那是什麼,全都給我嗎?

他說,是的,都送給你,那是小仙女、鮮花與四葉草,小仙女是要擁抱你的,四葉草是帶給你福氣。

即使這是相當幼稚的圖騰(讓我想起小學寫紀念冊時,我會在同學的紀念冊上畫上星星來送給他),但我竟然在這種痴傻的浪漫中,不可自禁的酥軟了起來。

原來,我是這樣容易被受感動。

然而,我還是非常猶豫,是否要見祁先生一面──或許見了面後,我可以有新的一章開始,又或許,我得到的,只是iphone上,摸不到的四葉草的祝福而已。

8 口禁果:

安东尼刘 說...

这和虚拟性爱没分别,是触摸不到的,却让人沉迷,因为我们在想像中所得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没有人会连想像也是丑化自己和对方吧?),这让我们更想见对方,但当见到后和想像有距离,我们就失望失落,选择离开,再度投入另外一段虚拟关系,永无至尽。

现代人的空虚何止是用“悲凉”来形容。

匿名 說...

现代人的悲哀:想要,又怕受伤害。决定不要了,又怕寂寞。拥有了,又怕死会失去。失去了, 我们又重复以上的“朝圣仪式”。感觉好凄凉哦。

匿名 說...

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每一天祈祷着:下一站会是幸福。。。
祝福你 :)

-永-

一龄虫 說...

如果喜欢现状,那就继续多享受享受吧,别想那么多,呵呵。
我想就算你现在不约他见面,总有一天他也会主动约你的。到时候,就知道你这浪漫四叶草背后,是不是如你想象的。

匿名 說...

Just wondering, he's using this same technique to tackle how many guys in grindr?

Dun lost yourself in something which is so unrealistic. At least, a fuck would be more satisfying...

匿名 說...

有些时候,我们眷恋的,不是一段新恋情,只是初恋的感觉。

久违的过客

衰仔 說...

HEZT,你很久都沒有更新過了呢,最近好嗎?希望能很快又讀到你的新文章。

Simon Jim 說...

印象中,部落格首頁就是這個祁先生的故事,我還沒有細看,因為想享受那種循序而來,順時間推移的感覺。
在我的角度看來一個巫族同胞被冠以一個中文姓有種親切的感覺,就像香港人利用諧音為港督取了個百分百的中文名一樣,是種親近的感覺。
這種愛苗萌芽的感覺,很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