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1月7日星期六

海報男孩2號



還是那老掉牙的故事。而這人我已在前幾篇中提過他,我甚至要翻箱倒篋似地找回那篇文章。

啊,找到了,就是他。沒有名字,但與男友廝守了7、8年了的那位。

在此我該稱他為海報男孩二號。就是那種完美對象,卻是虛幻映象的人物,貼在心牆上仰慕著的。海報男孩一號呢──已經是過去式。

也不想再為他起什麼代號了,反正都是路人甲乙丙丁。對他有好感,也純粹是因為一張相片開始,還有斷斷續續在網絡上的交流。我那時不知道他已有另一半,就是試探式地詢問著。

而海報男孩二號的回應是兩三天才來一則留言在Grindr的短訊,我詢問他手機號碼等,都不情願給。他連一個非正式的名字也沒有留給我。而我們的對話就是非常傳統式的那種「你好嗎?」、「你的嗜好是什麼?」云云。

對於這種龜速般的通訊我很難忍受。我總覺得不如乾脆來個會面,即使我們無法投緣的,那麼至少在見面那一刻有個了斷。但陷入這種兜圈子的無效率遊戲,我覺得是在浪虛生命。

但海報男孩二號說,他平日很忙,早出晚歸,週末時要做家務打球等。那時他沒告訴我他有伴,我是在另一個交友網站看到他的檔案才知道他的情況。

所以我就放棄了。對於這種三人、四人等的多角戀更耗神,我不想參與其中。而且我很直接地告訴他,我可以接受一夜情等。

海報男孩二號就支吾著說「fun?唔,我想不是你。」

我欣賞他的直接,那麼繼續做一個朋友也無妨,而且,是不必見面,也沒有理由見面的朋友,反正他都宣告著自己閒時都有許多活動可做,而且又得陪男友,怎麼會抽空來見一個素昧平生的男人?除非是另懷目的吧!

後來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話著。直至在元旦來臨時,他突然間又在Grindr留言給我說一聲「新年快樂」等。我禮貌式地回應,你好嗎?在哪兒渡假?到底你叫什麼名字了啊?

那時我連海報男孩二號是否曾報上名字我都忘了,都不外是那種麥克理察等的名字,誰會記得?


此次海報男孩二號難得的報上大名,手機號碼,然後我們就在What's App上碰頭聊話起來了。這時才知多一些他的狀況。
 
後來我在心血來潮時,就在面子書以他的名字來找到他的個人檔案、相片簿等,一大堆的資料──

有些看傻眼的感覺。

看面子書比看一個人的裸體更震撼。身體與器官是天生的,但面子書坦蕩蕩的告白一切,那是後天的個性,那種私隱感覺很強烈。

我告訴著自己:別去批判他人。別帶偏見。但一切都告訴我,海報男孩真的只是自己腦海裡編織出的完美形象。我喜歡的只是想像中的你──有一種「我喜歡你,與你無關」的橫蠻,但其實就是白痴。因為真實生活中一個你看得上眼的人,不是因你的塑造而活著的。

不過,海報男孩二號還是如同朋友般地聊著,可想像他在生活中也是個友善之輩。有一次他提到要去一個地方,我留言提供了一些資訊給他,而且還可以親自交一些書籍給他,這些都是對他有用處的東西。

但後來我再想,反正他都不會出來見面的,那麼就將那些書籍內容若是網上可搜尋的,就給他網址自己去搜尋好了。

海報男孩二號就留言給我:我以為我們要出來見面的?

(你瞧,真的要有一個目的才能讓對方出來見你的。)

我再回他:你不是說過不大喜歡出來見網友的嗎?


海報男孩二號說,是的,我真的很少見網友。潛台詞就是:我只是喜歡在網上閒聊。這口吻與那海報男孩一號如出一轍──其實就是你沒有吸引力,你不是我的菜,我不必花時間來見你,除非對我有利的事情。

後來我說,給你網址了,你就自己去找吧!

海報男孩二號說,對,我可以去找。但你答應過我你要給我捎來那些書的。只是我怕你見到我時會強姦我。

讀到這時,我斬釘截鐵寫著:「不會。我不會,也不想。」

那時我不知道是否發了神經,我繼續寫著:「不知為什麼,我對你的『性趣』已經消失了。很多時候這些火花只是通過相片上而催生出來。但一見面後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他在電話那端只是寫著「i c」等的話。

我知道他的作息了,便寫道:你該是在休息了吧!那麼晚安。

然後我們又中斷聯繫了。

後來我在想,我是懷著什麼目的要去結識別人呢?是性嗎?很老實地說這是其中一個原因。但即使我得到了他的身體又如何?人家的心是拴在另一具男體身上。

那麼為什麼那股興趣會蒸發了?或許就是我對他的生活觀已有另一種看法了,覺得與自己的理念不相契。

所以我又是呼一口氣的感覺。馬上可以走出這種單思愁緒出來。我們真的不能單憑直覺去判定這人那人是否適合我們,必須要見過面、聽過聲音、觀察過其舉動,聆聽過他對一些事件的看法後,才覺得是否合適走下去。

但往往許多人帶著偏見地先對我說「不」了,連最基本的見面機會也沒有。我想,很遺憾的,其實很多時候是你說「卻步」時,我也不想走過來到你那一端了。



後記:海報男孩一號回來馬來西亞了,我們經過一次很巧合的情況下又重新在網絡上說起話來。我問他近來可好,他寄了相片給我看他最新的樣貌,他說自己發福了。

我說,即使你發福了,仍是我喜歡的type。然後我又發覺他的態度轉為迴避了。又是那種單句、打發你走的那種冷淡回應。

唉算了吧,如果你懷著偏見以為我又在單思你,我怎麼解釋也無用,我想做不成戀人做朋友也行吧,但對方就像袋鼠般彈跳得遠遠的。連聊都沒有意思,泛泛之交也談不上吧。

所以我仍是堅持,我喜歡你與否,與你無關。請你別自做主張,以為我會對你飛擒大咬。













4 口禁果:

匿名 說...

好喜欢这篇文章, 让我醒悟了一些道理.. ^^

Jeffrey04 說...

又是timing惹祸的样子~

匿名 說...

確實,這是一場心理戰,帥哥總害怕自己被看不上的恐龍“強暴”,於是不得不收起自己的熱情,拿冷屁股來招待看不上眼的來者。也許臉皮厚的恐龍是大有人在,但不見得每個都如此,帥哥們也太自以為是了。尊嚴得捍衛,這是作為一個人最終的堡壘,勉強不會有任何幸福,這是人人都懂得的道理。

Simon Jim 說...

這不是臉書,真的就只想說一聲(贊)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