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1月31日星期二

遇見亞當的禁果



許多年了,在部落格裡都是踽踽獨行地寫。有時摸不清為何自己仍在這裡書寫。但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陰暗中總有一些故事、想法,祕密,像尾巴一樣跟隨著自己。我們只是收藏起這些尾巴,掩蓋自己非人、甚至是慾念熏心般獸性的一面。

然而我沒想到在這裡的贖罪似的懺悔錄,又或是喃喃自語般的敘述,或是鬧春意的年少輕狂的探險記,有時就像對著無形的陌生人說心底話,而偏偏就是與自己最親密的家人或朋友吵架、扮啞巴。

也因此,雖然對著看不見的陌生人,用自己的影子與大家對話,卻遇見許多如此棒的讀者。多年來不少讀者的來函,有者我已刊登了, 有者則是過於私人,所以都收藏在電郵信箱內。

當然也交了數位知心的讀者朋友。

早幾年我常會問這些朋友,你們是怎樣找到我的部落格?通常許多人都說是不經意。後來我從網站的瀏覽記錄發現許多朋友都是在上網搜尋時,被牽引到這兒來,那些搜索詞無奇不有,當然許多是與性、或是說不出口的疑惑相關的。

到底與這部落格的初見會是怎樣的感受?

直至我剛收到了讀者迪安(化名)的來信,他寫(文字經過處理,以讓語意更為清晰):

「我才回到來吉隆坡,我記得你的部落格,就上網搜尋了一下。

我和你分享一下你在我的過去留下的回憶,我怎樣知道你的部落格。

當年我與我的前男友在一起七年後,迄今分手已快4年了。他是一個非常決絕的人…(□□□□□□缺點從簡),但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個完美情人。當時我才21歲,他已近40歲。而且當年的我,還是黃毛小子,什麼都不會只是一個沒出息的傢伙。

我還記得當時的我不愛看報紙,不愛讀沒有興趣的文字,他罵也罵過,勸也勸過,但我從聽不進去。

直到有一天,他很開心地叫我進他的書房,開了你的部落格,讓我坐了下來讀。

他說,有你喜歡的「乳牛」,我當時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是當我讀了你的部落格,我就覺得很有趣,同時也和我當時的朋友分享了你的部落格。

從那時開始,我和他有了共同的話題,也讓我們之間多瞭解那時的PLU的生活,兩個人在一起的意義。同時我也會讀下其他文章然後和他分享。

他是一個非常有性格的一位男朋友,就算他對所有人壞,但是他從來不會對我有任何的私心,他曾經對我說過,如果分手的話,不要在他門前跳下十三層。他是不會覺得可惜。

他可以非常非常的絕,但同時他告訴我,這幾年我那樣的教你,如果有一天我們分手的話,你也要教導別人讓我們的愛延續下去。

當時的我都聽不進去。

他永遠不會覺得我做得好,他也不會站在我的這邊為我說好話。他都在說一些我不喜歡聽的話。一直到我們分手了。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了,但是也太遲了。回不去了。

他和我分手的原因是「他說」──他要一個能讓他自豪的男朋友,他要一位能帶他去看世界的男友,他要一個能成為他飯碗的男朋友。他要好一點的生活。他覺得我沒出息。

當時的我恨他,也不想再挽留,但我心裡只是希望他有好的生活,我尊重他的意見。我含著淚不去打擾他的生活,永遠消失的在他的世界裡。因為我沒有臉去見他……都四年了,一切都改變了。

我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在看你的部落格, 他過得好嗎?我對他的思念永遠沒有變過。

其中有不少男生走進我的生活,但是覺沒有一位讓我有像他那樣無私的對我。

我到現在還不是很有成就,但是,我覺很想對他說的不是「我還愛你」,而是「謝謝」你讓我成長。

今天的我讀著你的部落格,我的眼淚都在眼眶裡,因為我好想回到過去一起抱他,在電腦前讀你的生活。

但是我現在抱著的是我眼淚弄濕的枕頭。我想對你說聲「謝謝」,你讓我們的回憶有了笑和淚。有了我們的愛情。」
這位讀者也有補充:「與他分手了大概有四年了,但是我們從沒聯絡也從沒碰面過,雖然我們都住得很近,可能沒有緣分…」

讀完這封信,久久不能自己,而且是倍感感動。我從不知道在這裡的抒發,可以拉近兩個人的距離,而且還牽扯到兩個人生的緣份的明明滅滅。

非常感謝的是迪安的前男友對「亞當的禁果」的捧場,而願於當時他所愛的迪安的分享,並冀求能藉此「感化」迪安。為人所愛,也為一對情人所愛烏及烏,一個部落格蘊育著兩個人的愛情──這的確是一份寵幸。


而且能在這裡成為迪安的喜樂回憶的一部份,而且是他「成長」的一部份,其實是我意想不到的收穫。然而有時回想起來,自己寫下當時活過的時刻與心情感受,有多少時候會重摘閱讀?彷如昔日心跡,已是歷史陳跡。

沒有什麽過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有時懷舊,只是因為看不到未來。有時不得不懷舊,更是因為沒有現在。你走天橋,我走地下道,冥冥之中兩個人沒想到還是會相遇。

在這裡成為別人的回憶,我倏地想起過去自己相遇的男生,又是怎樣的遇見?約炮炒飯,或是陰差陽錯地解脫褲襠,又或是健身院與三溫暖的獨行獵春,到現在放在記憶裡的還有多少個?轉身就忘的路人甲,一望背景就是一輩子的別離,是否還值得我們去蹉跎年華,懷念到天涯?

現在,我將這些故事收裹在部落格裡,還有即將出版的新書中,彷如是裝在瓶中裡的信,讓它漂流到天涯的某一個角落,撿獲了,有機緣的就可以打開來讀。然而若沉了,其實沉在我的心海裡。

迪安與其前男友的故事,或許曾發生在大家的身上。我想每對戀人在取捨之間,相容或包容之際,都是一場學習,不求天久地長,也不是誤會一場。而在人生的某一刻,大家彷佛都交錯了生命線。

希望迪安與前男友終有一日會重逢,在下一個路口,不會是原點,但也不會是終點。彼此若是相遇,就微笑說一聲「嗨」,緣慳也不必遺憾。至少同伍過,也領悟過。

謹此也祝福,有緣人會繼續遇見,舊愛新歡,都是緣份一場。

不管是錯愛還是寵愛,我在這裡也謝謝大家的厚愛。




7 口禁果:

匿名 說...

每個都有屬于詎自己嘅成長故事,
每個故事當初當然少不了人生經歷過嘅酸甜苦辣,
當中我哋曾經流淚過開心過嘅回憶,
呢一切一切都係推動住我哋一步一步走落去,
無論未來嘅日子會遇見那些人,
那些年曾經歷過嘅事都係嘅教訓,
提醒住我哋唔好重蹈复且以往嘅過錯!
閱讀文字飛舞有時候都會不經意投入你嘅角色入便,
畢竟自己都曾經歷過,
我選擇默默地收藏喺自己嘅記憶庫中,
而你選擇以文字‘渲洩’自己嘅情緒。。。
每個人都有自己嘅方式,
都好多年啦,我念曾經嘅我都同身邊嘅詎分享過你嘅故事。。。
只不過人事已非,過咗去嘅永遠都返唔到轉頭!
唯有珍惜當下。。。

Scottie

座头鲸 說...

酸。

喜观山 說...

我也好喜欢你的部落格.还记得有一阵子你把部落格封了,那时的我还蛮失落的.可是我还是习惯性地不时来你的部落格逛逛.直到那天你重新'复 blog', 我的兴奋是难以形容的!

新书面世的时候记得通知大家哦! 加油~

永远做你的粉丝~喜观山

匿名 說...

我很喜欢你的部落格。

谢谢。

匿名 說...

因為你一篇對“阿當物語”舞台劇的嚴峻批判,我就走了進來。

從以前的“基不擇食”到後來的“nicholes”然後到今天的“nilaomei”,以及面子書的felix,雖然我不斷換化名(我也不知道是啥原因)但我還是習慣性地追逐著你的文字,我很少閱讀“長篇大論”的文章,你的文章竟然是一個例外,是少數能吸取我興趣的文章,也許,對於同志種種,在保守的我國真的很難很難找到,尤其是關於同志圈內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以貌取人的現實殘酷,男男愛與慾望之間的拉扯與矛盾,你都可以形容得絲絲入扣,文筆好是一回事,足夠的歷練也是一種因素,讓你的文字更有靈魂,從當年的對某個男人的苦苦哀怨,到椰漿飯遇到瘋初戀情人的炒飯風波等等等,都是那麼活生生血淋淋的故事,值得深思,雖然偶爾會覺得“意見不合”,但還是能從你的字裡行間看到很多“共鳴”,那已經足夠了。

也許是過於深刻吧~!以至於我每次看到一些馬來族型男都會猜想他到底是不是椰漿飯,看到有健身的白皙熊男就猜想到底是否你本人。也許,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每天打開電腦,這個部落格已經成了我必經之地了。

預祝你新書發佈順利。加油~!

nilaomei

Stevie 說...

加油!我一直都很爱来这儿逛逛,这习惯少说也有六年了,别放弃这部落格,你一直都很棒!

Simon Jim 說...

你的文字很有魔力,匡住了一批死忠讀者(me! Me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