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1月23日星期一

又一場俗年


看完了紅包,就是看看自己的運勢。 想起每年新年的焦點都是看生肖運勢,我是否記得2011年時的運勢?其實那一刻去記那些所謂的運勢,有多少人會記得什麼財位,什麼星什麼星,或是會有什麼禍福?

多謝有的上網,隨意地谷歌了2011年的生肖運勢,還有逐月對照的版本,我看著那些所謂的運勢預測,在兔年的最後一天來看,已是明日黃花。卜得準確嗎?當時看時是半信半疑,如今重看更是一半對一半錯。

後來我又無聊得越探越深入,那些命理網站總是琳琅滿目而讓你目不暇給。我算了八字、星座、血型、生肖,最恐怖的是八字算卜──逐年運勢以條狀的圖表方式列舉出來至83歲,我的運勢最差的就是2012年,因為2012年的條狀最短,而條狀越長表示運勢越佳。

以前我不去理會這些命理,我總想: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命運是掌握自己的手中。你做不到帝皇命,但也有布衣的淳樸快樂,沒有山珍海饈,但有健康的身體在饑餓時入口的都讓人會垂涎。

然而現在的我,怎麼會如此迷信?或許是我迷失得需要一些強烈的指引,指引我的未來會是光明或是漆黑。



後來在吃著團圓飯,母親在她的廚房王國裡縱橫,姐姐則在房裡上網睡覺打掃;直至晚上七時了,都不愿去沖涼吃飯。我端了碗碟上桌,等著開餐,一邊開著智能手機──人人都將團圓飯的佳餚相片上載至網上了,我看著電視機的什麼新年菜介紹節目,看著王翠玲(一位飄洋到馬來西亞而當紅的香港主持人)在螢幕上手忙腳亂,卻一蹋糊塗地準備著年菜,吸引我的除了不是她那種自以為是的幽默或是刻意高調的香港粵語腔,可笑的也不只是她笨拙的手腳,而是可笑又讓我覺得有趣的是,原來她的手指如此粗暴,完全稱不上纖纖細細的指尖,而是形同爪骨般的手指。

因為整個鏡頭就聚焦在她的手指的摺疊動作,劣拙而蠢笨的動作,加上節刺礙眼的手指,看起來請人觸目驚心。

我驀然覺得其實看一個廚藝節目,其實手指真的很重要,除了要俐落,也得要有纖,那種感官上的視覺體驗,才會讓人刺激食慾。

赫然間我的褲襠間進行了升旗禮,因為我聯想到一如在色情電影裡,我的焦點是那位男演員是否有巨鵰,沒大鵰也好,最重要是否有一根線條優雅、比例合眼的雞巴。然後我的腦中盤踞著幾個我喜歡的A片男優…

這時候,就開飯了。



站在飯桌前才發覺其實身體的五臟府已開始打鼓,姐姐說,等等,等等。

然後飯桌的佳餚就成為鏡頭的「美食」了。她們猛按著快門拍著拍著,我與母親兩人對望,因為我倆的筷子停在半空中。我在暗忖,拜託,你們沒有替母親分擔廚房工作,卻在這裡猛拍猛照片,又是放在面子書嗎?

(請你檢回顧一下自己身邊朋友有多少人在面子書上載團圓飯的相片?圖說不外是:發啊、可口啊云云)

我只是替母親叫屈,也恨自己不諳廚作,即使我有請纓幫手母親準備,她總是說:男生不用作──但她心底裡希望女兒會入廚房作幫手 。但我的姐姐就只是會忙著自己的活兒。

吃著飯,又談起往事,我們一家的往事已循環許多年了,沒有新的家庭成員,沒有共同的生活交集,我們只是消化著舊事、親友們的是非。

然後就坐在電視機前,吃著年餅,大家都在轉寄著智能手機裡的動畫或是可愛有趣、圖文並茂的新年賀詞,然後又在消化著電視節目。



今年難得在家裡渡過大年初一,節目就是看電視,荒廢著自己,又是與家人一起看,似乎要對得起自己,最好就是變成一個不事生產,連正餐也不必吃的休閒人。我家沒人來拜年,我們也沒有外出,就窩在沙發上。

又是那些運勢預測,一大票的風水師、命理師滔滔不絕地說著生肖運程。由於母親的鍾愛,我們只能釘死在香港的賀歲節目,而香港的綜藝節目一如往常,就是那種大玩遊戲、然後合家歡似地唱著那些老調賀歲歌曲,汪明荃唱著什麼「紅包來」,還有什麼「老公我愛你」,冷顫從心裡滾著出來,連聲音都走了。還有一大票跑龍套的新星,稀奇古怪的裝扮,過目即忘,合唱起賀年歌曲時,紛紛成了一幅模糊的水彩畫。

我看著這些綜藝節目,心裡暗想著怎麼香港這麼多年來的綜藝節目如此淊落?為什麼合唱歌曲不能分段唱,一人領唱,獨唱與合唱此起彼落地穿插?為什麼總要一大堆地擠在一起,五音不全又走調地唱著那些已爛透的調調,那只是有高低起伏的噪音,根本沒有什麼情感表達,但最好的地方是可掩飾那些根本沒有歌喉的藝人。(這個平權年代,似乎不是啞巴的都可以唱卡拉OK)

而那些編舞員更是即興湊起般的,團繞又散去,沒有專業的編舞員來編導嗎?

香港的賀歲綜藝節目只勝在道具好、打燈強,服裝也揀得像樣,但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綠葉配角在撐大局(大牌明星紛紛過埠登台謀財了),星光黯淡了,又再用剩餘那些臉孔。每年聽著「家肥屋潤」,還有今年用得最頻密的「行運一條龍」等祝賀語,我想其實出奇制勝到如何讓人驚艷,其實新年快樂是最漂亮的祝福語。

而王祖籃的福祿壽三人組的那首賀歲串燒歌曲,絲毫掀不起我的共鳴,什麼黎明樂基兒等都用近月來的香港娛樂生態話題來作歌詞,簡直不知所謂,

後來,我們的選擇就在遙控器上流轉,從香港到台灣,到中國,再到馬來西亞自家製作的娛樂節目,更是不堪一提的粗糙與簡陋,從歌曲到運勢等,道具佈景等皆是東效施顰,就饒了我吧。

我聽著那什麼「開心樂龍龍」的串燒賀歲歌五六遍,已近乎是轟炸的程度了,有一種惡心反胃之感。不明白為什麼要找那些根本不知如何唱歌的「所謂」藝人來唱歌,分明只是主持人,沒有聲音就別唱歌吧,折磨別人也掃人新年興。

我總覺得這種迪斯可式的串燒歌曲像迷煙一樣是會麻醉人的知覺,身體只是會隨著抖動搖晃而已,這是一種慢性毒,我不知道為什麼本地的音樂製作人要選擇將新年歌曲混音混得如此重的鑼鼓節奏,這不是酷,也不是什麼新潮流,只是怪異味道。

我一位同事還說,她的手機的上網配額就是因為下載了這開心樂龍龍的歌曲與音樂錄影等而耗損不少,未充值就已快滿額,我覺得真是匪夷所思──這種沒有質素的「音樂」刺耳折磨也算了,還要去下載珍藏?面對如此的同事時,為之語塞,不知如何與之溝通。




年初一的大半天就耗在電視上,香港的娛樂台已重播著昨晚的電視節目,王祖籃、開心樂龍龍等的節目讓我漫天昏星,因為姐姐等在日出三竿才起床,她們現在仍享受著這種奢侈的頹廢在吸納與啃食著這些電視渣滓。

我跑入房裡,就這樣窩居在電腦前,為什麼農曆新年我還是說不出好話來,對諸事的標準放寬一尺來看待?或許憤世嫉俗仍是我的本性,剔除不了的通病,所以,我還是在這裡俗話地寫著過年。

但總結是,過年的意思其實還是要反思,在龍年的第一天,我還是批判性地過活著。



4 口禁果:

WAI 說...

怎么我的农历年初一跟你的差不多!
新年快乐!

匿名 說...

haha .. every year also the same, really feeling boring ~

Anyway, wishing a happy Chinese New Year ~

Jeffrey04 說...

life's too short to stay in front of the tv on the first day of cny :)
出门走走吧

Simon Jim 說...

上一篇還留言說樂龍龍全國跑透透的企劃不錯 :P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