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2月13日星期一

V字行頭

 
這麼多年了,馬來西亞某某宗教政黨依然食古不化及迂腐得不可理喻,不准情人節,又說要改為夫妻節等。情人節是慶祝愛情,不是歡慶性愛,但衛道士往往滿腦子性愛掛在嘴邊,以為情人在一起就是要脫衣上床。

張愛玲說過:「沒有愛情的婚姻等於長期賣淫」。若一對夫妻沒有了愛情,還要慶祝什麼夫妻節?慶祝丈夫可在合法的法律框架下去上一個女人?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也會遭受到情人節的「咀咒」般,每年都會應景地寫上一些情人節2006年的、2007年的、2009年的讀這裡)的感受──或許要證明自己在情人節,怎樣過也可以過得很好。

然而,其實不需要什麼2月14日放在心裡面,平時孑然一身去餐館吃東西時,就可感受到人人都在時時刻刻過著情人節。


 


我重返那間壽司店時,突然想起已有這麼多年沒來過這間店了──5年。5年前最後一次到訪時,與現在重訪的心境一樣,只是我仍然是男主角。

吃著迴旋壽司時,我特意要求要坐在另一端人潮較少的一端,可是侍應說,那兒的壽司不多。所以我被安排到另一隅去,就看著迴旋帶團團轉著款式不多的壽司。

然後我放眼望去,迴轉壽司旁坐了14人,共七對情侶,只中一對馬來戀人,還穿著情侶裝,我盯著那馬來男子不放──心中想:可以完全將他吞為己有。雙雙對對的,其中一個還不斷地喂其男友吃東西。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喂,難道喂食的食物特別甜?

其他的則是比較審慎地吃著,點著食物,在絮絮耳語中互訴著情衷。他們望著迴轉壽司的眼神,帶著一絲無邪的慾望:我可以看到他們定睛凝視中,想像著他們的心裡面的話:「我要選擇哪一碟壽司好呢?」他們選了最適合的伴侶坐在自己的身旁,然而選擇壽司時依然心猿意馬。

每一碟壽司在旋轉時都輪播著一抹幽幽的慾望,勾起你的想望。後來我再看我左側的情侶,饑餓的神色中,將目光重重地投放在我這頭來,我以為他們是在端視著我這頭隻身怪物,原來他們只是迫不及待地想從我眼前經過,正運轉到他們眼前的壽司打主意。

後來那些壽司徐徐地轉到他倆面前時,一個手伸出來,就佔為己有,接著貪婪地吞食著,面對食物與生理上出現餓餓狀況時,人類的文明在食相中就瓦解了。

我再看那位男生,上唇的鬚毛只是淡淡的一抹,女的也是嫩嫩的模樣,像一個丫頭。一對少年情人啊,他們懂得多少的愛情?他們會怎樣談戀愛?他們有的是青春賜予的活力與想像力,就去編織美麗的情愛吧。

後來,傳來一陣陣嘈雜聲音,四處張望,原來就是身旁的一對華裔情侶,男的拿著iPad,手指滑著螢幕,另一隻手則在拿著手機在說話;女的就靜靜地吃著一客新上桌的三文魚。

男的說:「昨天你沒有買字?買大的?…」又是萬字票又是老媽子,那種破口而出的廣東腔, 破壞了壽司店裡的寧靜氛圍。

我只好取出耳機將自己與這些噪音絕緣,在音樂中再偷瞄一瞄那該是覺得孤單的女生,她只能一邊看著她的三星智能手機,有些無奈似地消受著被拋棄的一刻。

我心裡總是暗忖,幾年前沒有這些i系列的上網產品時,情人相處時會這麼忙碌嗎?難得點了一客昂貴的三文魚上桌了,為什麼不先放下手機,不撇下iPad,然後好好地享受那一刻?

而那男生在iPad看著的只是那些面子書塗鴉牆 。放下電話後,又與其女友指指點點塗鴉牆的一些內容。乍看下,這男生甘於與一把聲音、一帖帖不關己事的朋友動態交流,多過與身旁的女伴交流。

這是什麼世界啊?通訊科技產品是方便我們對外聯繫溝通,怎麼我們會被其奴役呢?

後來,聽著Adele的歌曲入神了,我又被驚醒了,原來,這時輪到剛才那位落寞的女生,現在舉起手機在談電話了。

該是與姐妹淘談天,不著邊際地用廣東話談著談著,她談得更久,肆無忌憚地耗了600秒吧我想──讓在旁的幾位食客都聽到她放縱的談話聲。我在這600秒裡聽著聽著,這時她的男友更自在地在看著iPad。這時輪到他狼吞虎嚥了。


有一架iPad,有一台智能手機,在有必要時應關上,在餐桌上攤出來看以為自己在耍高檔、裝酷?然後又用談話聲音來刺捶擊旁人的耳膜而自以為很重要?這是什麼鄉里人吶?只是一些虛有其表、裝空撐大的暴發戶,沒有一絲精神文明的惡俗之輩。

我手執著iPhone,覺得自己理所當然地找到了自己的伴──只是我在靜靜地享受著一個人的存在。





有些人喜歡拍天空,拍云朵,或拍食物。而我喜歡拍人,拍人的動作。那天我也是懷舊式地自個兒跑去麥當勞,叫了一杯中學時常喝的香草奶昔,然後又看著眼前的一對中年夫婦。

吸引我的不是他們一對在叫囂著的子女,而是男的在桌面上,不斷地握著女的手,旁若無人地撫觸,把弄、搓撚著女方的手掌。

將恩愛擺在桌面上如斯公開?

不知怎麼地我覺得這有些突兀──突兀到我覺得像當眾親吻一樣,這種肢體接觸其實就是性愛慾望的另一種潛藏的表現,恨不得公開撫觸。

我只覺得這種太過刻意秀出來的動作,只有肉麻。

但後來我想,有多少夫妻在婚後,育有子女了,還會去握手?在餐館上我最喜歡看那些該是40歲出頭,子女在唸著小學的夫妻,通常他們都少說話,開口時都是對著子女,斥責著如何執好餐具,或忙著吃盤中餐。那種「此後永遠生活在一起」的愛情的童話,最後的演繹就是兩人為子女忙與煩,然後沒有真正地交談,更遑論什麼握手了。

所以說如果談戀愛時的山盟愛誓、婚後初期到剛生了嬰孩,仍有甜蜜的互動;但到孩子上學後,就淪為一種合夥人的關係,如果為了金錢、孩子等各種問題而爆發沖撞,卻為了維持一個家的完整而無法還原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地獄。

不用去親身經歷,在餐館上看看那些各階段的夫妻的肢體動作、神情等就知道這些故事。

我越想越遠時,才看到眼前那位中年夫妻檯面上的手分開了,而那安娣就用手掌在自己的臂上摩娑著。我猜想,可能她是感到寒冷,才要丈夫的手緊握著來取暖。

那一刻,我又不覺得肉麻了,有些釋然地想著:原來如此。感到寒冷時有個人為伍為你取暖,這不是比愛情更美好嗎?




拿著智能手機,聽歌、看電影、拍下一景一物,然後有時看著人家在旅行時放出一個V字型的手勢與姿態,我還是假借著器具來與自己相處。但我有想得更多,更遠。

即使在情人節或一般時日與場合,在出雙入對的繁華盛世,Valentines一定是V字行頭嗎?但我也有一個V字,不是情人,而是Victor──戰勝孤寂就是勝利者。






1 口禁果:

Simon Jim 說...

祝愿你早日找到適合的v,成就你倆的 victor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