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5年6月15日星期一

深喉記

彷如很久都沒去「爆房」了。日前約了一個,一切起源於我是抱著一種去垂釣的心情去搜羅,看到一個熊熊又有鬍子的雄男時,我主動打招呼,然後就開始了接下來。

我們是直至快要約去酒店爆房時,才知道彼此的名字。這裡就稱他為大熊吧。

見到面時, 是在酒店的門前,大熊穿著一件Hard Rock的黑T恤,真奇怪,不知為什麼馬來人總愛穿這些商標T恤在身上,當作人家的活招牌似的,品味就不用說了,逗趣就是有的。

他長得其實不高,但或許是他的體型是有些打橫發展的緣故,所以看起來是更矮了。這也是為什麼他當熊的本錢。但是他全身真的有些黑黑的,頭髮剪了個陸軍裝,但看起來是濃密的,一副野性表露無遺,而且,帶著一絲絲的邪惡。

我喜歡…

老實說,我並沒有真正地玩過馬來熊,以前的祁先生吉爾希爾,是個排骨精;齊夏,雖是位乳牛,但快到崩坍邊緣;重吉,是個還有嬰兒肥的年青人,撤撤,則是一個挺著肚腩的奶爸,但像當時眼前所見的這位,是個滿臉鬍渣的男人時,我是第一次遇到。

我們握了握手,很禮貌地,之前沒有聽過他的聲音。我問他:「這地方容易找嗎?」

他漾起笑容,「OK啊!」  

那把聲音是雄渾的,沒有貨不對辦,還可以。

我們進了酒店,我負責訂房,付款。上電梯。打開房門。鎖門。一切是公式化。只是那是一間熟悉的房間,以前已用過。

房裡的設備比上次來時還差,冷氣定在21℃,遙控器失蹤,只有一條毛巾、一枚衛生紙、一個有蓋垃圾桶、有窗簾的窗,還有一張床。一切最基本的都具備。他開始脫下衣服時,我問他:你不要沖個涼嗎? 

我看著他脫下衣服,還有褲子,最後脫剩一條橙色的四角褲,有些驚訝看到他胖胖的身軀,他真的是典型那種日本同志色情漫畫裡的熊的化身,身軀的肉很多,但不到於會是肥膩到像滴油叉燒,只是眼前看到的是會震顫的那種肉層褶疊在一起。

而且,他在手機whatsapp上對我所說的也沒虛言,他的胸膛確是長著細細碎碎的胸毛,在肚臍部份更是亂草一堆,我看不見他的下半身。

我們沖完了涼,倒在床上時,他開始鑽到我身上來。吻的姿勢並非很熟稔,有些生手,我記得他告訴我說,他最後一次上床是今年1月份。(天,怎麼他沒有慾望的嗎?)

然後他一邊脫下那條看起來累贅不已的四角褲。我在他撲在我胸膛前,伸手去摸了他的下半身,像摸著一隻耳朵,瓷器般滑的龜頭,但還未全硬起來。

大熊的身軀摸起來時,又不像眼睛所看到的如此肥膩,其實是脂肪包肉的,還蠻有實心。他之前有說過他有健身,摸起來才知有些成績。

隨後就發生了讓我意外的事情。

這馬來熊接下來的動作,就是要我為他口交。我以為是例牌菜,豈料,他是一個深喉迷,而我,就得張開牙腔讓他做喉刺。

本來我以為只是一般性的facefucking,然而當他一而再,再而三讓他的下陰刺進我的嘴裡,再用手來捂住我的後腦時,我幾乎窒息,我彷如感覺到他已刺到我的懸雍垂(就像吊鐘的那個東西),而且一抵住我的上齶時,讓我感覺很怪異,讓我想嘔吐。

他還將我倒置在床沿外,讓我的頸項往外挑懸,然後他一個馬步跨置上來我的臉龐,我卻推卸不能,咂含我是沒有問題,可是我不喜歡那種沒有呼吸機會的壓迫感,咽喉反射性(gag reflexes)讓我一直吐出來,而且眼淚都飆了出來,淚水和口水就流在臉龐上,我一點都不享受,反而是在承受。

我想起那次在三溫暖裡遇到那頂.硬.硬的噩夢時,我開始緊張起來,我覺得我會斷頸,氣絕在這張床上。

我其實是有些氣憤的,我直接跟他說,我不要了。

但大熊還是硬來,後來他再塞進來時我的反撲更強了,不自由主地一連咬了他兩次,我自己也不察覺,只見他痛得哇哇叫地抽出來。我本來就想這樣喊停,可是情慾列車都開到一半,沒有回頭路,只有繼續前進。

可能我真的將他咬得疼了。他過後還去廁所自己處里一下「私務」。我還以為是他最先放棄。然而到最後他又撲了上來。但他說,「我硬不起來了。」

我有些悲憤,因為這意味著我的噩夢又開始了。他又將我的口張開,然後又向我刺劍。他一直說,「Open」, 叫我打開口腔,可是我的上齶敏感度太高,這種扣喉的作法,讓我欲吐不能。

但只稍稍地縱容他對我作出這番貶損的動作沒多久,只見這馬來熊已經翹起來。他過後又移師到兩張小座椅的位子上,坐著,然後又將那根半截肉棒送了進來,我被逼要跪著迎棒,幾分鐘後,大熊站立,我還是被勒著頭,不准離開他的下半身。

他媽的虐待狂!

我那時已是眼淚一直流,總之我不喜歡這樣被對待,我覺得自己像塊被糟蹋的爛泥。我掙脫了離去時,他將我丟在床上。

我覺得自己像一件貨品。

接著他吻了我的嘴唇一下,頭又鑽了下去,我只看到他埋在我的胯下,我不知道他要干什麼。但只是一秒鐘,我知道他是要為我進行毒龍鑽了!

果然,他的臉一埋上來時,我就感到那股刺痒,他臉上的鬍渣子可真硬得很,會扎人的。我的兩腿被他抬高起來時,擘得遠遠開開的,我俯首望著他,望著自己的南端之處,只看到他粗濃的大眉在挑動著,圓圓的頭顱像沉落在山谷之間的落陽。

大熊看起來是豪邁粗獷不已的,但實際上他是粗中帶細,看著他「吐信」撩撥的技巧,還是相當斯文,但我感受到他的熱情了。

我要喊時,他擰住我的兩乳,「shrhhhhh……enjoy……」

我的兩腿最後屈服了,掛在他的肩上,他沒有一幅寬肩可掛,但至少還有厚實的肩膀。我只看到他的頭斜斜歪歪地,隨著我扭擰的軀體轉動,就是片甲不留地抵著、抺著、再撩著。

這一筆帳彷如清了,因為我已忘了之前的苦楚,而且,一個大男人愿意埋首為你干這回事,是他甘愿,我也爽到了。

當我覺得需要比一根舌頭更多、更長、更硬的器官來填充。 而這是需要大量大量的填充。
 
我馬上說,快上來。

我只求速戰速決,免得夜長夢多。

他闖了進來,但還不是很順利,水到渠成,他好像硬度不夠。屢試屢敗後,他又得要我重新「泵氣」,但大熊還會先去廁所再洗洗小頭,然後才再送棒。

又來那種全充硬塞的戲碼,這 次我索性轉過身去,趴下,讓他從後面直闖,反而有效果了,沒有卡關而直來直往了。

干著干著,我開始「抒情」起來要放浪發聲時,他又比著手勢,叫我別張聲。而我覺得大熊的前進式有些蹣跚,趑趄不前似的,而且老實說,我沒有感覺到什麼。

大熊在抽送著時也說,他感覺不到我的G點。

或許,是因為他窮其肉棒如何探入,都不會碰到我的G點。但對方是先天條這樣的尺碼,我有何可怨?

過後我們換了一些姿態,都是傳統式的,我現在想起都是乏善可陳,好像不是那麼性感,也彷如是例牌公事。總之,就好像找到不合穿的鞋子,沒有什麼舒適感。

當然,他的肉體對我是有一點點的吸引力。只是我覺得SIZE很重要。不是淫浪犯賤,而是難成大器,這句話千真萬確。

後來我在他耳邊說,你要射嗎?

大熊努力地結束自己,但還是無法成行。

他抽身而退,滾到另一側去了,我看著他那根仍半挺的肉莖子,好吧,我就上馬吧。

我翻過身去覆蓋著他,他任由我支配。我順利地將他收編麾下時,這時床褥因我的挫力過重,而發出沙沙的聲響出來,大熊對這聲音好像很不自在,我也稍微收歛我的力度。

但大熊看起來是個佔有慾和控制慾蠻強的。他抵受不了只是仰躺著任由我宰制,反過來又將我扳倒,繼續干活。

他要射不射的,我問他來確認,「你要射了嗎?」

他呢喃低吟一下,我聽不清楚,再問,大熊才說,「我昨晚射了,忍不住,屌不到你,等下不知是否有的射。」

我聽了好奇怪,怎麼他的蛋蛋是一天工作,一天休息的嗎?怎麼他會覺得射不出呢?

他問我:「你要我射哪裡?」

本來我還說可以來場顏射,「臉吧!」

但一想到他那根東西一湊近我的臉就成了致命武器,我說,我的肚子上。

那一幕有些像喜劇般的狼狽,但在他仍深耕衝刺時,我先比他抵達壘陣,我讓他感受著我緊扣有致的功力,他呻吟著呻吟著,接著我發覺我肚皮上多了幾灘熱騰騰的滾漿。

那液體滾著滾著,混合著我的,我「滾」(廣東話俗語:睡)過了一個馬來熊。我心裡低語著。




我們完事後,並沒有躺在床上休息,就直接進沐浴室沖洗了。

我們之前已共用一條毛巾,很奇怪,在完事後才覺得這好像不符合衛生。但奇怪的是,兩個不相識的人交合後在彼此身上互相射精,是否符合衛生?

我在洗浴完畢後,看著他開著門,也在沖洗著自己,他的臀線真的很好看,可能是他的寬背肌,而腰部還是有一個曲線,圓臀因之前是小胖子,所以還留存著豐厚的脂肪層,所以特別地鼓翹。

而且在明亮的燈光下,我才發覺他的肚臍毛真的特別濃密 ,只是他的下半身已完全剃得乾乾淨淨,彷如初生嬰兒。那一根半軟的陽具,非常舒適地吊掛著,但允血還未完全消褪,所以是半硬著的。

我忽然想起最後一次見齊夏時,他也是這樣打開著門,脫得精光,讓我看著他在酣戰後的肉體。原來那是最後一次,此生未能再見了。

在開門離開前,大熊問我:你怎樣知道這地方? 我給他一個微笑,「因為我來過。」

是啊,來過相當多次,還有一個故事來不及寫出來。

我們又在炮房酒店前分手,他給我最後一句話是:小心駕駛。

然而我在回程中迷路了。

第二天我再whatsapp他時,我對他說明我真的不喜歡被人刺喉。

大熊說,他以為很多一號都是這樣做的,我是第一個喊不舒服的人。

我心想,你未見過世面──又或許是井底之蛙,當一個自滿又自大又害羞的一號只會一對一地約炮時,能有多少見識?他可以欺負無數的零號,可是他沒見過其他一號有多厲害的功夫。但我沒有說出口。

之後,他沒有回應了。

我划上句號:「我想我們沒有下一次了。」

「是的,對不起。」大熊寫道。「我們下次再見時,總之不會與性相關的。」

本來以為可以有個「飯盒」定期吃,原來只揀到一個用後即丟的塑膠匙而已。

最後的結論是,當兩個人不論在外表上有性的相互吸引力,但床事不合時,僅僅是一項,不只是打折扣,而且是死穴,沒有翻生。而我的死穴是:謝絕深喉。

4 口禁果:

海龟 說...

对此文的大熊,我心里投射的对象竟是南边那个小王。他很热啊!^^

匿名 說...

我也是不喜歡口交
因為我比較大漢
所以沒有男人敢逼我硬來

可是被他們刺進我的淫穴後
我就很聽話 很好欺負
被操到天翻地覆也能夠承受

有些人很好奇 為什麼不可以欺負我上面的口卻可以欺負下面的口 而且還能夠玩到那麼兇

所以說那些一號就是不明白0號的下面口是會先痛後爽但是上面口不會爽的。替他含含我無所謂可是他要插入 我會拒絕也很容易把他推開。沒有我爽的事情我幹嘛要替他服務

可是他也說他插我的下面我也是喊痛好像被刺破什麼的 我說那是因為我是男兒身所以那個口是自然關閉的 所以他必須把那個口刺到開放 我們才能交配 痛是無可奈何的 我是必須喊叫的 他也不必替我擔心也不必可憐我 他可以繼續插下去 千萬不要停止 那下次再來試會更加痛 做我的男人你必須心狠手辣來操我 因為我不是弱質女流 所以我雖然開始是很痛但是我是承受得起痛的大男人 這就是玩弄男人跟玩弄女人的最大的不同了

知道這個原理的都是經驗豐富的猛攻 沒什麼經驗的學到後就能心安理得 地不管我那些矛盾的反應而繼續強姦我

這隻小熊很cute 這是我們的第二次了 雖然他說有很多經驗可是我感覺他的技術不熟練
我們在游泳池先眉來眼去 後來他跟進我的廁所間 本來以為像上一次那樣 我們互相打槍完事 誰知道他的手指竟然探進我的泳褲直鑽入肛門裡 他的眼睛一亮 發現我原來是0號 第一次他竟然沒有發覺到哦 因為我太MAN了他尊敬我 不敢碰我的下面 (他媽的 那就是說 0號好欺負了) 對我的態度變成那麼淫穢 也沒有問過我就想霸王硬上弓 我自然極力反抗可是空間那麼窄 我不敢用那麼大力而發出大的聲響 他高高興興地成功脫下我的泳褲要就地正法 硬硬要我彎腰托牆壁

我當然不肯這麼危險 那麼狹窄的地方不能放縱自己好好玩 他就提議去爆房 可是我說沒錢 他竟然主動說他還錢但是他也是沒什麼錢 到口的肉他不肯放過

去到旅館他竟然害羞那個櫃檯人員看他的眼光 原來因為是他還錢 所以櫃檯員以為他是賣 我是買的交易 進了房間 簡陋破舊但是還算乾淨 也有套套和潤滑劑
天啊 在鏡子裡面看看才覺悟他年級只有我的一半 看著他貪欲地撫摸著我的全身上下 然後要我開口含他 插了我幾下 他竟然狠狠地要插到底 我立刻推開了他 也以上面寫的解釋給他聽 吖既然我說痛是必須的 他就毫不留情地要我先呱呱叫

雖然他只是二十出頭 也應該懂這些男男性交吧 說到經驗他是有 可是技巧就沒有 只是年輕氣盛 蟒衝直闖 刺到我呱呱叫喊痛
我也被他蹂躪到氣喘如牛後 開始爽起來 對了 是老牛吃嫩草 只是被這嫩草騎在背上 其樂融融也 年輕人就是比較天真開懷 一直嘻嘻哈哈 好像在玩弄玩具 我也被感染到爽快到竟然大喊大叫地快要自射了 起初他嚇了一跳 還以為把我弄傷了 可是我大聲喊不要停啊不要停啊 他才發勁配合 終於發射出的精液到臉部 他也被我狠抽筋的肛門榨取了精液
可能這是他第一次體驗到把0號征服到那麼呱呱叫 他得意忘形呵呵大笑

分手時 他說這是開齋節前的最後一砲竟然那麼爽 可惜還要等一個月後才能再玩。他還天真地叫我不要那樣輕易讓男人這麼樣容易玩我的屁股 要是他知道別的男人那麼樣玩弄我 他會很傷心的 雖然我也是很喜歡他 可是他竟然把感情放進去 我怕會鬧出事的

只好對著鏡子趴下 然後叫他好好看清楚我的淫蕩 他不是第一個 也不是最後一個玩弄我的男人 也看看我的年紀那麼大了 他年紀輕輕 我也能夠讓他欺負我
我剛才不是已經解釋過我被男人插屁股是我願意接受的 然後也不顧尊嚴地被欺負 他不是0號他是沒有辦法明白的 我挑戰他再次玩弄我 好好記住我的淫蕩 然後想清楚 記住其他男人玩弄我的時候我也是同樣地淫蕩 如果他不可以接受事實 最好是忘記了我們的交配 以後別再找我了
他心暗傷地憤怒穿上衣服大力地關上門走了 那震盪把桌面上的玻璃瓶摔破 那聲響引起櫃檯員立刻跑來查看 結果我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 全身赤裸裸地被問發生什麼事 那時候我趴下是屁股向著門 所以被操過的淫穴還是濕漉漉地開放大口被櫃檯員看清楚了 偏偏那個時候又有個印度人經過來看熱鬧
羞恥到我不敢抬起頭來怕露臉 僵在那裡說 沒事沒事 快關門 。聽到他關門 我才抬起頭來 這才發現印度人還在那裡淫淫地笑 慢慢靠近床邊 天啊 今天怎麼我的反應那麼遲鈍啊 竟然等到他到了床邊了我還僵硬在那裡 是不是我的心理想要 所以要給他機會呢? 當他的手輕輕摸我的屁股 我竟然閉上眼睛等候 我偏偏就是喜歡這種忽然間發生的刺激 他輕輕地撫摸我的臉要看清楚我的樣貌值不值得 然後淫笑地滿意後用手指攪弄我的淫穴

忽然間門又開 那個櫃檯員進來罵道 呵 Murugan, 我以為你進來要掃掉破碎的玻璃瓶 你。。。你。。。竟然想要非禮這位客人。。。
Murugan接過那掃把和鏟就匆匆忙忙把玻璃瓶掃乾淨走了 我這個騷貨竟然為了這尷尬場面 無地自容地低頭不語 全程就是把屁股翹起讓人看 可能那櫃檯員已經在這種淫亂的地方什麼事都是已經司通見慣了 所以也沒有什麼特別反應地關門走了
我也沒有洗澡就匆匆忙忙穿上衣服 在Murugan 沒有再回來前 趕快走了

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羞恥而色心全消 還是因為他只是個打掃工人所以不想被他踐踏 後來想想跟小熊性交的時候 當時有聽到隔壁房間有人打掃的聲音 也知道這種便宜旅館的房間肯定是牆壁上有暗藏的洞給熟悉的人偷窺 這是大家出來玩的人都明白去爆房的事實 所以 Murugan 是肯定偷窺過我被小熊蹂躪的淫賤樣子所以他的慾火被挑逗起來 偏偏上天就製造了機會讓他進房來非禮我 可是偏偏他的反應也是遲鈍 要是他急急忙忙趕快脫褲上了我 我肯定是欲罷不能地叫那個櫃檯員出去 然後繼續讓他玩弄屁股 在我的印象中他慢慢靠近床邊浪費了寶貴的時間

也不知道應該不應該高興麼? 其實我去那些魚塘獵食也是因為喜歡那種危險的猥褻帶來的不可預測的驚喜和刺激。

當Murugan進來的時候 那忽然間發生的刺激感令我僵住 也願意接受他的玩弄 我也已經開始把濕漉漉的屁股翹起來接受他的手指在裡面攪拌 所以他是有非禮過我赤裸裸的肉體的 這樣也應該算是有肌膚之親了吧

可是當驚喜被破滅後 我反而會頭腦清醒後感覺羞恥而快速離開

匿名 說...

哇,好幸福的經歷,這是多久前的事?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mhh:不是很久,都在在這個月內發生的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