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6年1月20日星期三

國光客運下「被遺失」的客人



此趟的台北之行,其實發生不少不愉快小插曲。其實我一直猶豫是否要寫出來,但如果台灣是一個開明的社會,我這些觀察與經歷,該不會讓人傷感。

那麼應從我抵達台北到離開台北時的經歷,都是與國光客運有關。

抵達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後,要乘國光客運1819号到台北車站,那時正是下午,我午餐未吃,只想趕快離開機場到市中心用餐,肚子也餓得不行了。然後我看到一條長長的人龍在排著隊。

那是戶外的巴士站,而且五腳基很淺窄,沒有遮陽棚,我們候車者就得在斜照的太陽下排隊等候巴士。

每位旅人,在烈日之下成為黑影,我懷疑自己是被烤到變成了炭黑的黑影。

排隊等巴士被毒辣陽光焗著時,其實落地玻璃窗也被陽光穿透,但至少在室內排隊不會這樣痛苦。


那時的陽光照射是完全照到頸項,避無可避,而且陽光是直射到戶內的透明落地窗內。

換言之,即使在機場內排隊,還是會被陽光曬到。然而如果在機場內排隊,至少還可以吹到冷氣無需如此燠熱,而且還是有些地方沒有被陽光照射到。可是在室外排隊,就等於在太陽下被行刑。

那時的陽光是多麼地毒辣,曬得我幾乎是炙熟了,我那時前面還有近十多人,巴士來了後客滿,我得再等下一趟巴士,就這樣排了半小時。

後來我真的受不了,還好那時我有攜傘,一邊站著,一邊撐傘來遮陽。在大馬陽光常年如夏,可是我們沒有這樣讓客人去在陽光暴曬的。

我一直在想,這是誰的錯?機場只安排到這位置坐客運站嗎?國光客運公司是否有為乘客著想來要求機場增建遮陽棚等的設置,又或是安排客人在戶內排隊,並在落地玻璃窗貼上隔熱膜之類的,那麼乘客不會如此赤裸裸也被曬。

後來有其他巴士陸續到來,足以遮擋住陽光,但巴士駐站也不過五分鐘,陽光繼續兇猛地鑽入我全身。

我猶幸還有攜傘,可是其他候車乘客是完全無傘遮擋,那才是痛苦。我看著我前面的乘客本來是穿著長袖衣,還披上外套,不久他就脫下外套,汗水在後頸緣滴滴答答地,由於我與他的距離近得幾乎是肉貼肉,一切一切都讓我很驚悚──怎麼台北有這麼一個爛透的機場安排?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攜帶我的母親來台北而要這樣排隊半小時,暴曬在陽光底下,對老人家是多麼地折騰!我在想當年我攜我母親到來時,也沒有這樣的對待和遭遇。而如果我的母親在場,我只能請她進去裡面坐,巴士來時才會讓她與我一起上巴士。

如果是夏天時到來如此等候巴士,那是否會被曬到脫皮?為什麼沒人去替初到台北身心疲憊的旅人處身設想一下?


我在離開台北時,也是在台北車站搭國光客運去桃園機場。在買票時,我以為可以用悠遊卡付款,因為櫃檯並沒有寫明拒收悠遊卡,而之前我在桃園機場買票入城時,也是使用悠遊卡付款。

排了幾分鐘到我時,櫃檯售票員是一個長得胖嘟嘟的四眼安娣。她說,不收悠遊卡,要用悠遊卡就去另一個櫃檯。

我心想,那麼悠遊卡就留待下次遊台時再用好了,因為我不想另外再排隊。但也納罕怎麼櫃檯沒有明顯標明是拒收悠遊卡的。

我於是掏出1000新台幣紙鈔給她,車資是125元,我另外再拿出25元給她,那麼她找回我900元就對了。

她忙著找錢時,我問她是在哪裡排隊上車,她就說:「前面就是了。」那其實就在櫃檯的前面,只有三步路。

所以她找了我1張500元紙鈔,還有4張100元紙鈔,我接過後忙著數找錢是否正確,數完後,將紙鈔好好地放回去錢包,然後轉身就離去。

我去排隊時,有服務人員向我拿票,我才驚覺我沒有車票,因為剛才沒有拿到車票,我在錢包裡檢查,只有剛才的散錢紙鈔,也是沒有車票,口袋褲袋裡摸一摸,也是沒有,因為這都是我平常在付款後的慣有動作,票據之類的都會夾在錢包裡,不會亂塞。

我那一刻後悔了:櫃檯售票員沒有給我車票!

我轉身去同一個櫃檯,那是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我還掏出她找給我的紙鈔,我對那胖安娣說明情況:我沒有拿到車票,剛才你沒有給到我車票。

詎料,這胖安娣勃然大怒,她之前已是一直兇巴巴的,但那一刻她的惡相馬上顯露出來,像一頭咬人的母獅:「你說什麼?我給了你車票!」

我說沒有,剛才你忙著找錢給我,但我沒有拿到你給的車票。我還向她展示她剛才找給我的零錢,證明我們有錢銀交易,但現在「銀貨有訖」。

她之後不望我一眼,只想打發我走,「我給了你車票,你自己遺失了,請你自己找一找。而且先生,你剛才已走開了!」

我聽畢後心一冷,是我的大意,若是打官司,我就沒有case了。

我往櫃檯處看看是否有飄落車資,可是空無一物,我看到其他人的手上都是拿著黃色的車票,而如果她有給我,我怎麼會沒有察覺如此搶眼的車票?而且找錢時只是不到一分鐘的事情,我是看著櫃檯的,怎麼她伸手遞交車票時我會走漏眼,一切都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她要招呼下一個客人的時候,我說這樣不行,我明明是付了款,但沒有拿到車票,那我就上不到車,我請她在她的收銀帳目那邊數個清楚(事實上她的收銀櫃檯就是一本撕票車資及一堆亂糟糟的抽屜)

這胖安娣更加兇了,她拒絕再理會我,只跟我說:「你去跟我們的站長談。」

誰是站長?

她說完一句並沒有再望我,要我提問誰是站長時,才指向隔壁櫃檯的大叔。

那位大叔也是很冷漠。

我跟那位站長說,我明明是付了款,但沒有收到車票。

那站長卻叫我跟女售票員交涉,我聽了更氣,心想「又是另一個推卸責任的傢伙?」

我直言,就是剛才她不認賬,我才過來找你談,這時我的語氣更加篤定與冷靜,我不想被視為無理取鬧。

那站長望向那胖安娣,示意問責時,那胖安娣這時反擊:

「我收了你的錢不發票對我沒有好處。」

我說,「那如果你真的沒有發票,你到最後也會發覺多一張票的。可是我上不了巴士回不了國。」

那時我感覺到很挫敗,因為我是錯在疏忽,因為趕著上巴士搭機,而沒有驗收是否有收到票,就差了一個動作,被吃了一個暗虧。

但所謂的暗虧,我那時是覺得虧得起,只是125元的車資,我那時已想著下一步就是我另外再掏125元車資,那麼一共花250元車資,就當我在吉隆坡一個人上館子用餐(而向來都是花這樣的數目)就花掉了──算了。

可是明明不是我的錯,我覺得被虧得不是錢額上的價值,而是一份公義,我當時在車站據理力爭的情況,就像我是一個賴賬而不想付車資的無賴,這才讓我覺得自己被羞辱。

這時我一直用華語來說話,盡量切換台灣人熟悉的語言,但終究我不是台灣人那樣能言善道,本來還有更多的理論可以說出來,比如售票員是有印象我是有付過款的,她沒有否認我一點。

而且,我覺得是我倆在忙著數找錢時,她疏忽了沒有給我車票,而我也沒有去驗收。

那站長後來說,如果售票員再多給我一張車票,但算帳出票記錄和收賬額時若不對稱,她需要賠錢。

那麼現在誰賠給我呢?我想沖口而出。

站長也不多說,他說,「我給你上車,你跟著我來。」

我跟著他,只聽他跟驗票的年青服務員說,「這位先生遺失了他的車票,等下你跟司機說,讓他上車。」

聽到「遺失」這字我更加火了,所以對他們而言,我是錯的一方,但我百口莫辯,我只能任由他們怎麼指控,「遺失」這說詞我是不接受的,怎能誣賴來自遠方的客人來諉過?而且為什麼要這樣冤屈我來給自己人下台階?

我本來還想出口來辯,但那時是搭飛機為重,我只能默默地吃了這隻死貓,抿著嘴,心裡真的很氣。

(迄今我一想到這樣被冤屈想到就很生氣)

驗票員在上巴士時,再跟司機交涉時也重提「這位先生遺失了車票」的說法,讓我上了巴士,但司機很不賣賬,望了我一眼,像看著一個賤賊一樣。

或許,「被遺失」車票的東南亞乘客就是要接受這樣鄙視的目光審判吧。

巴士到了桃園機場時,我心裡還是覺得很憤恨,憤恨這樣的歧視對待。「我收了你的錢不發票對我沒有好處」這句話一直在我腦中迴盪著時,而我這樣被當作賴帳的賊也是「沒有好處」的,但國光客運在發票收帳、 對待客人的作業手法是否又有什麼檢討呢?對客人是否有最大的好處呢?

我想對於他們而言,只是多了一個「被遺失」車資的粗心乘客,他們或許不會知道如何改進。即使縱使那一天我搭飛機回吉隆坡,那櫃檯到最後在結帳時發覺確是多了一張車票時,他們會否因這樣誣陷了我而向我道歉?

我想不會。

而這次的台北之旅,國光客運讓我的旅程留下難堪的污點,我甚至將整個台北與醜陋的它掛鉤起來。如果你問我,你還要來台北嗎?

我會說:近期內都不會,也不想再來,直至我的陰影消失為止。

(還有下一章,容後再談)

10 口禁果:

Pretty Cat 說...

在香港,這些收銀處99%都有CCTV錄影,有爭拗時主管可以查看影帶。同時,下次你應該 speak English.

幸好上星期我到台北乘1819都算順利,不過天氣真的很熱,我第一天便在西門町紅樓附近買了件平價印有台灣字樣的遊客Tee著。

匿名 說...

TIP: Speak English. Things will be totally different

匿名 說...

台灣富有人情味,自從到了台灣後,我就不怎麼認同,
假之餘還很虛偽,對著地方沒什麼好感!

Hezt 說...

@Pretty Cat:對,那時候我有轉念要調出電眼來看,那是接下來要吵架時的理據,然而我看,那發票櫃檯如此簡陋,恐怕也沒有什麼電眼監督。

Hezt 說...

@Pretty Cat & 匿名者一:說英語真的有效嗎?我的樣子與打扮雖不像台灣本地人,然而說英語的話,好像又不夠說服力,我又沒有那種美國腔。

若說英語就唬嚇到他們,這樣就是崇洋媚外了!我想是時候我再寫第二篇。但我想,中文是我的母語,我用我的母語和他們交談也這樣被嫌棄,不是不氣的。

Hezt 說...

@匿名者 二:看不出台有人情味、虛偽的讀者,愿聞其詳啊。

Adonis Chen 說...

國光客運真的很差…我這個本國人真是感到汗顏。您在機場碰上的事,我也有發生過。賣票的人的確會忘記給票。另外,悠遊卡事件,真的很奇怪。明明是很方便的事,不知為何不用悠遊卡。另外,我曾在他們網站上查詢,卻寫說可以使用悠遊卡付款,可是到現場只能用現金購票。在購票時向他們反映,卻是一付與我何關?

Hezt 說...

@Adonis Chen:抱歉,遲了回覆。你也發生過的情況是大概怎樣?後來有什麼爭抝嗎?
對我也是上網查過是可以用悠遊卡來付車資的,而且從機場去鬧市時是可以使用的,真不明白為何臨場時卻拒收。

Unknown 說...

我是臺灣人,我必須說,國光真的非。常。爛!
客服一問三不知,櫃檯人員態度非常差,連基本人與人的尊重都沒有!我絕對不坐國光!

Hezt 說...

●Unknown:謝謝你的留言!不知現在國光客運在機場地鐵開通後,是否有所改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