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0年2月1日星期六

一襟晚照①


人潮如鯽,我已在這三溫暖千迴百轉了,情慾起起滅滅如同幾世超生,肉體依然不朽遊走人間。在吃過一具又一具的男體後,有些佛系了,想六根清靜。不過,我在繞圈時,卻遇到了一個人。

或是冥冥中注定。

之前在沐浴間裡己看見他,長得魁梧高大,而且他彷如一直盯著我看,在黑暗中,如同魅火般浮著照著我,我們那時彼此看不清。但我記得他的肉體的輪廓。在三溫暖中,只要呆過的,其實會讓人對線條更加敏感,而面貌反之是模糊的臉譜而已。

我記得他是因為除了高大偉岸,他其實是帶有一些油脂的,腰間的贅肉是可以看得出來。那可能是啤酒肚,也可能是中年人的梨子肚。

但在三溫暖的轉角碰見時,我很自然地就在他耳邊耳語:要不要進房?

他點點頭,隨著我步入幾步之遙的空房裡。我們亮燈亮牌,看清彼此時,沒想到眼前是一位看來似是chindian的馬來人或是華人混血兒,他長得真的很高(或是我真的太矮了)。我第一個印象是摸不清他的族裔,第二個印象就是他的牙齒。

那真是非常光亮整齊的牙齒,像貝殼一樣。而且那齊整是如同用一把尺划線後逐枚逐枚牙齒砌上去,配上他的彎牙般的笑意,其實真的很溫暖。

而他的眼睛是有些像腫,但勝在有神。整體上他就是那種Lewis Capaldi的感覺,不算是最英俊的那種,但在鄰里內你會想和打招呼的那種親切感。

然而現在的他,是全身赤祼站在我面前,我們互望著時,也process著彼此的第一印象。但我沒想到他吐出一句話:「你真的很英俊!Gosh,我沒料想到!」

對於我這種「姿色平庸」的人突然被稱讚英俊時,我反應不過來。因為我不是主流派標準型的那種英俊,而且根本稱不上什麼英俊,但他看見我時那種眼前一亮的喜悅感,我是受寵若驚,但我比他更意外。

因為我真的沒有聽過有人這樣自然而不造作地稱讚我的「容貌」。

我看著他的笑意,乍聽著他脆亮的聲音,我也禮尚往來一番:「你的笑容也是很好看。我沒見過那麼漂亮的牙齒……」

「因為我剛才在角落看不清你的樣子,但現在一看,我覺得你真的那麼英俊,我不能控制地就一直笑了。」他的讚義真的讓我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我只能說謝謝。

然後我伸手一探,發現他竟然身懷巨物時,我俯首一看:「天,你怎麻這樣粗大的?」

那種粗大不是長,而是粗肥,有一種野生根莖的粗野,這如同在深山掘到人參一樣,第一時間就想到得被人參滋補一番了。

「我不知道,可能看到你後長得更粗了。」他對著我說。我覺得他的嘴吧像蘸了蜜糖似的。

他接著問我:「我有PREP的,你要無套還是有套?」

「我需要有套的。」

「好,可以。」他在回答著時,我已專業地做著我的本份,開始為他含棒啜吸。對於這種肥美,可真叫人吃出滋味的,因為就是粗肥,帶著一種結實的韌度。

越吃越漲,我的唇吸其實無需太吃力,因為他真的暴漲得越來越彎翹,我越看他的屌狀越是不解,這種是典型的華人屌,但他明明是有割過包皮的,而他像極Chindian,但也有一些馬來人的樣子。

我不禁問起他來,「其實你是什麼種族?」

「我是馬來人。」他說。
一般上我遇過的馬來人的屌是以筆挺為主的,而且會比較細,口徑不會太大,馬來人極少會有翹彎的,反而鐮刀型的我遇過兩個。

他的下半身,依我的經驗,絕對是帶有華人血統的──華人屌你可別看小,通常除了比較短,但根莖是粗肥的。

我回答,「我以為你是華裔混血兒。」

「可能是。我不知道…我來自馬六甲,家族裡有峇峇娘惹。」

「難怪!」我點著頭。我感覺到他已受不了我的吹奏。然後他俯身要壓在我身上,禮貌地問:「我可以操你嗎?」

我說可以,但請他一定要小心慢駛,別急著沖進來,「因為你要知道你很粗大!」

「好的。」他轉過頭,關了燈,然後在黑暗中,漸漸地壓向我,像坐著魔氈的王子逆天飛來壓頂,他真的很有自信,因為他就是這樣挺著硬梆梆的肉棍,不扶砲,不校準位置,只是輕輕一壓,推送進來。
重點是,這樣的一號一定要猛、硬、狠,而且得硬得固體化。

我兩腿上抬,後庭迎陽而開,感覺到被人頂觸,我知道那是他的頭冠撫觸著我。接著驀然天崩地裂,彷如開天劈地般,他成了補天的女媧。

我感覺到他的闖入了,天,我倒抽著一口氣,那真是一根巨鵰。要狎鵰真的要靠吸納推送的隱功暗勁,當我開始意識到他的頭冠已嵌入半分,再半分時,彷如卡關一過,我開始嬌嚎起來。

我覺得我是被橫向撕裂,那種橫向裂開的範圍擴大,到一個我很久沒有體驗到的境界。我的手擋著他俯撐著的手,身體也不禁輾轉扭曲起來,彷如想甩開他的巨大一樣,「好大、好大,慢些……」那時己有一種溫溫的燙感燃起來。

他凝止不動,然後再邁前一小步一小步。我適應著他的巨碩,讓我的呼吸規律自然化,漸漸地,他整根沒入,到盡頭了。我就只有這樣深,但我彷如感覺到他進入我的生命裡到無限的深。

「你真的很緊。很緊。」

他開始抽送起來,一下兩下三下,那種飽漲感像浪潮般不斷衝上來,結結實實地拍岸,而我也開始叫得浪高起來。

他其實是長得粗,所以只要輕輕一擺渡,我就會蕩漾起來,因為就像被掰開兩臀一樣深摳。

因此,他將我的兩腿扒得更開,放在他的腰際,他抽送了幾十下,每一下都幾乎是緊貼著我的臀骨,證明他其實是一根到底,深入不出。

我後庭傳上來的酸麻鼓漲,導致我感覺到有一種尿意,那種快要失禁的感覺襲上來,我知道他擊中我的G點了。

還好這時他停下來,然後一根拔出,我突然感到一空一涼,原來他起身去亮燈來了,接著像吃到一半KFC的小孩子,興奮地再入棍,我又一陣漲麻感。

這時燈亮了起來,我看著他酥醉如微醺的表情,我知道他開始享受著,「你為什麼亮燈?」我輕輕地問。

「我想看你。」然後他的嘴唇壓了下來,像王子給睡公主的一吻──溫柔而天長地久,那是童話,但現實是我倆在雄交尾著,進行著人類文明史上備受爭議的性行為。

那種漲滿感,突然讓我想起一些往事,已是上個十年的事情,我與往事兩望煙水裡,因為那種被操得飽漲的感覺,就是椰漿飯給到我的。

難怪我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這高大傢伙給我的感覺,越來越接近椰漿飯,我幾乎巳忘記椰漿飯,但當他的身體壓向來,而且那種闖入貫穿的動作,天雷勾地火般地讓我深埋在記憶底層的往事與印象、體驗、感受等全都如海龍捲般翻飛起來。

我的兩腿凌空搖著,他的沖擊力震碎著我保存好好的記憶匣子,我狼狽地叫著來抵擋著他溫柔的暴力,我的手搭在他的肩上看著他陶醉的表情時,一切一切,像一套交織斑駁的幻燈片,彷如在夢中,彷如在回憶,轉眼間在現實。

一貝消逝的肉體,補換上另一貝陌生的肉體,但我的身體的記憶彷如沒有衰退,我以為椰漿飯回來了。

我的理智不知道放在哪兒去了,我彷如在夢中,卻在現實不期而遇故人般的驚喜。那一刻是有些夢幻的,難道椰漿飯換了殼重新進入我的生命?

而眼前這位高大而帶有梨子肚的男人,我連他的名字是什麼也不知道,我的思考與我的回憶交纏,正如我的腳踝與他的腰背輕盪著,他沖擊的狠勁加上暴烈的粗大,一層一層地推送我到深淵的黑暗記憶裡。

我的腿不自主由地勾搭著他的後背,輕輕地,不負於重量,由於我的腿肌在運動著,牽扯著臀肌等,我看著他眼睛一翻,宛如被舒服地按摩起來。

就因為這動作,或許將他通關的阻力更減多了一些,他開始順暢地抽送起來,然後,他整個身體伏壓在我身上,他枕著他的下巴在我的肩彎上,我感覺到他奮力揚蹄,奔馳著,我們一起飛奔在這條路,速度好像同步,汗水沁流著交融在一起,心跳脈搏也隱隱約約互相感應著。

這就是以前和椰漿飯一起經歷過的性愛高潮。

我抓著他的臀肉,那是一種要得發狂的表現,你不想被他掙脫,但你要他深嵌鎸印在你的生命裡。他像一個抱枕,讓人會抱著會覺得很安心,而下半身交接著而傳送過來的沖擊感,像新年宿醉後隱隱聽到的煙火聲,你覺得美夢降臨了。

當他順風順水而行,當然會更快到達目的地。這也意味著他的高潮也離得更近了。

「我要射了!」他一邊高呼著,不到三秒,不支倒下來。我感覺到他的抽搐,伏在我身上激烈的喘著氣。
(待續)

2 口禁果:

匿名 說...

啊,感到尿意;快要失禁,這種經歷,很多很多次,很多很多個不同的一號,只有一次會「中頭獎」。
有跟他保持聯絡嗎?要留住他做regular partner呀!

bottomhh@hotmail.com

Pretty Cat 說...

被人讚美總是樂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