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9月4日星期日

無底洞

有一個故事,你有沒有聽過?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有一個路人甲,他每天都會經過一條馬路。有一次他不經意地踏到馬路上的一個洞穴,整個人掉進了洞裡。他很生氣,然後自己爬出來,一直在咒罵著這個洞的出現,讓他掉了一場空。」

「第二天,他又經過同樣一條馬路時,還是不經意掉進了這個洞內,因為他忘記了那路段藏著一個陷人的暗洞,而會讓人無法提防。這個人依然很生氣地對著這個洞大罵一頓。」

「第三天時,這個人應該不會再掉進洞裡了吧?他已經掉進洞裡兩次了,而且他清楚知道那一個腳步會踏空,那一塊方寸土地是讓他深墜直下。可是,他還是跌進了那洞穴裡面。」

為什麼呢?因為他已習慣了跌落在這洞穴裡面,即使他完全掌握自己每一個腳步,即使他如何氣憤自己一再遭陷落,但在潛意識裡,他將一腳踏空,步履險著成為一種習慣。

第四天,這個人會不會再掉進洞裡頭?或許這就是你們想知道的。

他會不會去填滿這個洞穴?他會不會一如以往一樣的,掉進洞裡後自己再爬出來,然後對著洞穴大罵一場呢?

可止,第四天時他並沒有掉進洞穴裡面了,因為他已改道而行了。

這是不是一個屈服、迴避的表現?可以這樣說,但至少他不會再受到傷害了。第一次是不知道,然後是忘記、接著是習慣,最後是迴避──

就像是一個人犯的錯誤一樣,他是知道自己犯錯,而且不能原諒自己一再地犯錯,而將自己的過錯怪責其他一方,但他已深陷在這樣的惡性循環裡。但自己竭而復始地在走回同樣的路。



故事也是這樣開始的: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夜行。我在公司外的停車場與同事一起邊走邊聊要去吃晚餐。夜色深昏,我卻在霎那間一腳踏空,整個人就像有殺不住的下沖力量,半邊腳陷入路面鋪蓋渠道間的10公分寬夾縫。

我在赫然踉蹌跪倒,狼狽地自己爬起來,將左腿從這個夾縫中抽離出來。然後將長褲腳捲上來一看,雖隔著一層纖維布質,但還是擦傷了左腳兩側,勾勒出兩道脫皮痕跡,就這樣慢慢地染紅,成為血痕。但擦傷情況並不嚴重,但是卻暗地裡感到筋肉疼痛,像被揍了一大拳一樣。

這段路,已行走了千萬遍。然而,這是首一遭這樣跌下跘倒了。都因我不專心而沒有注意路面嗎?或因為我知道這是一般馬路而沒有提防什麼?

然而你要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一腳對準一個僅有10公分寬的夾縫,然後這樣深陷下去,這樣的機率與時機,可能是不高。

我是否會有第二次這樣的經歷?第三次,或第N次?可是我在掙扎著爬起來時竟有些駭然,這豈不是我對待九厘米先生的寫照?



我前天與九厘米先生為了一件小事而鬧翻了。大家沒有口頭舌戰,但我就是按捺不住那股怒氣寫了一封電郵給他,在非常沖動和不理智的情況下,失序地濫用字眼來對他搞針對。

九厘米先生是一個不能受挑釁的人。他不甘示弱地回了我一封信,首次反應激烈地反擊我。我收到電郵閱讀時,當天他就告假4天。

我在讀著那封信,行行重重讀,反覆又反覆。讀著他的心情,還要回溯著我的情緒。我在錯愕與困頓之間,心情就像糊了一樣。

後來,我在第二天晚上寫了一封長信給他,帶著懺悔的語氣,信還是寫到一半,卻還是沒有完成。

我想讓他聽到我的心底話,我打算赤裸裸地告訴他:我對他有特別感覺。這種裸露方式,比我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裸裎肉體更為難堪。我不會用「我愛你」這三個字眼,那是更叫人錐心的節骨眼。

但是,在我的潛意識裡,我以為自己是他的情人一樣,可以時而對另一半作出過火的要求,而要求對方能寬恕。

可是,九厘米先生只是一個當我是玩物的人,他認為玩物是不會有感覺的死物。所以,他一直都沒有真正地了解到我對他的怒氣,原來是那樣地錯綜複雜的

他不知道愛的反面就是恨。

他在信中說不會再當我是一個朋友,因為他認為我已辱罵了他。

我這封信寫至凌晨二時許,然後在睡眠不足的情況下,數小時醒後再撐著倦眼去上班,在駕著汽車上班時,腦海中就一思飄掠過要對他再說什麼,然後晚上就這樣「不經意」地跌傷了腿。



連走路都會將整個腿插在夾縫中,這種意外都可以發生,都是一種巧合,就像你會無端端地喜歡一個人,以致無可自拔地深陷下去。

朋友已問過我:為什麼你要喜歡九厘米?他到底哪裡好?他對你有什麼好?他對你有沒有好過?他會不會對你好?在迴文式的反問中,我也搞得糊塗了。

為何我要花如此長的時間來為他寫信,去為他寫一封可能他不會去細讀與體會的信?

九厘米先生是一個無底深洞,像狩獵一樣,會靜候著路人甲乙丙丁踏空墜下。

然而,只有一些人會中招,一腳踏空。

我希望自己就恰如路人甲一樣,已來到第4天要經過那條馬路時,調轉方向,繞道而行。

但是,我辦得到嗎?

3 口禁果:

william 說...

喜欢你的文字。
爱的相反...我觉得不是恨;
爱的相反是“无情”。
我得把你和九厘米的故事看完。
像一部小说。
谢谢(!

stan 說...

習慣...喜歡...性...愛...
因為習慣了他的存在,所以喜歡他?
這樣惡劣的人,不知道當初為啥你會喜歡他...
會不會搞糊塗了...?

Hezt 說...

Stan:唔…有關九厘米先生的東西,已是明日黃花的事情。(也有近三年了)

我猜想你是剛接觸到我的部落格吧。
無論如何,謝謝留言。愛恨情仇的東西,有時是不會過時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