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9月20日星期三

他說

他帶來了自己動手烹調的點心。我們都好奇他是下廚之輩,這種慢功夫和精緻細活,他也會做的嗎?

大家對他的廚藝都很好奇,于是一起分享著。他有些自豪地聆聽著其他人對他的讚美和好奇:原來他也會下廚。原來他還有另一面。

然後大家都談起一個會下廚的男人在現世是否已成為恐龍,快瀕臨絕種了。話題又扯到在家開廚是男的還是女的等的性別角色問題。無傷大雅的話題,最適合在眾伙兒一塊時談論的,總好過針對某人談是論非。

他說,他以後要找一個會煮飯的太太。

他說,如果他的太太不會煮飯,那他豈不是很慘?他是否要餐餐都為太太準備?

後來,他說,他下次會帶給我們更美味的食物,他說,他會煮xxx菜,他會烹xx雞。他說,他會煲xx湯。

他最後說,我會讓你們體悟家的感覺。

他說著時,我們都哇了一聲。因為他說這句話時,眼睛透著誠懇的目光,他的語氣是多麼地溫柔。大家都在心底裡顫了一下,因為是肉麻,還是感動,抑或是皆為遊子而身同感受?大家的詮釋都不同。

可是,我的心裡真的顫了一下。他說,他要呈獻什麼是家的感覺?

如果他是握著一個女生的手,含情默默地說,我要給你家的感覺。那女生是否會相信?



他說,他聽聞城中有一個很特別的花園。那花園的特色是因為晚上會有很多人出入。

他說,他是聽說的。因為他說,他常在白天時去這公園蹓躂的。

他對著他的聆聽者描繪著公園的情景。總之,他像一個導遊一樣,介紹著這個公園的特色與變貌。

他說得頭頭是道。可是他堅持,他不敢在晚間前往去。因為他擔心會被人誤會成不三不四的人。



若干時候前

他說的話,有些還常在我腦海中咀嚼著。

我也用嘴唇在咀嚼著他的肉體。他在嚶聲吟哦著,然後用一隻手按壓著我的頭腦。他要將他整幅身體都送過來。我們的銜接點,只有他下半身那斤兩重的血肉。他要在我嘴裡將自己膨脹爆炸。

後來,他說,他會找一個女朋友。而且他已經有一個追求對象了。

他說,他曾經在晚上去過那公園,他是要到那裡體驗一下什麼是同志的生活。那時他剛抵步吉隆坡。

結束後,他拉起拉鏈後說,你不要對我再有奢望了。我們根本不會在一起的。

他說,他是一個雙性戀者,他與我發生肉體關係只是因為要體驗一下男體肉慾的滋味。而到最後他還是會回到正規規範的國度裡,成家立室安身立命。

他用上半身來辯解著自己不屬于同志世界。但是他的身體熱能和生理反應以最原始的肢體語言告訴我,他最享受的還是男體。

當然這些口頭話語和肢體交流,都是我和他之間發生和感受到彼此的。但是,當他在我面前與大伙兒在一起時說話時,我選擇保持緘默。

因為,我知道他還在偽裝著。



Present ......

有一次大伙兒一起吃飯時,他說他常夢見一個夢。那個夢境讓他很恐懼,因為他會在夢裡被一頭獸追逐著。然後他就驚醒了。

這樣的夢境不止一次出現了。

我當時告訴他,這不是什麼兇兆,其實這是潛意識裡釋放著的一種訊息,他在日常生活中不敢面對一種東西或一件事物,以致面對壓力,其實這頭獸可能就是他最恐懼的東西。

他當時半信半疑地望著我。我不知道他是否會咀嚼我的解夢答案。

那一次飯局是我們近來最接近的一次思想交流了。彼此已沒有了交集。

聲稱自己沒有去過公園、設想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疼惜妻子而下廚的丈夫,那是他光明的一面。
但我到現在還忘不了他在床上急喘扭曲著身體,在快要射精時浪形忘骸的樣子,除非他是偽裝他的性高潮,否則他就是在偽裝著自己是一個會愛女人和結婚的男人。

但是,現在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聆聽著他的表白,看著他演戲來掩飾自己最終與最原始的一面。
他是否不敢面對自己人生所要的生活伴侶選擇?我始終都沒有問他。他自己知道答案,可是他寧愿選擇放棄去認同,即使他有時在夜半夢中驚醒,他被一頭獸猛地追逐著自己。

從他熟稔的手勢和口唇服務,他的同性性行為經驗不會少。他是否在含著其他男人的屌時對那男人說:「我是同性戀的,啊不我不會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的,因為這讓我羞辱我是雙性戀,我日後要結婚的」?


我不知道他是否知曉歐陽文風出書出櫃的事情。歐陽文風在書中以懺悔錄方式向各方謝罪,結了婚,再離婚,然後又高調地對各位說:我是同志。然後對太太說對不起。是否會對所有男性性伴侶來道歉?

這個他說,……

那個他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辯白。但當我在吃著他煮的食物時,聽到他說:

「我以後要找一個會煮飯的太太。」

我是顫了一下,我詛咒他永遠都找不到一個太太。其實我是在咀咒中為一個不知名的女性在祈福著。

10 口禁果:

重慶 說...

我常來看你,有點偷窺的感覺,所以今天和你打個招呼。
我是個蕾絲邊。殊途同歸。

Hezt 說...

重慶:
謝謝你。很意外看到你的留言。因為我沒有想到這裡會有女性訪客(不論你是蕾絲邊或是異性戀)。我以為我的故事會對男同志有共鳴。

我贊成你提及的殊途同歸!你用「重慶」這名字讓我一下子聯想起王家衛的《重慶森林》,酷!

徘徊 說...

文中的人是谁啊,新认识的吗?

Hezt 說...

徘徊:他是一個呼之欲出的人物。如果你有讀過我以前的文章的話…

匿名 說...

难道你就是要这样吗?

xavier 說...

ask him to go f his wife to be la

and leave us GAYS ALONE!

匿名 說...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即使他的选择并非大家所认为是对的。(当大家认为是对的时候,可能你认为是错的。)

有的人热爱艺术,却成为出色的工程师。

有的人偏爱甜食,却为了健康(身材?)节食。

有的人心里最爱的是甲,却嫁给了乙。依然白头偕老。

世事无绝对。很多时候我们的选择不一定是最好的。重要的是,那是我们自己所选的。

我祝福他,也祝福你,固然你们的选择各分歧。

(一位陌生的常客,忍不住咬下一口)

Hezt 說...

凡奇:我肯定不會像他那樣。口不對心,對自己不誠實,也要對其他人撒謊。

最糟糕的是,有時我也要成為撒謊的幫兇。

陌生常客:當然有很多是事與愿違的情況。有些人是陰差陽錯做選擇,有些人抉擇時昧良心,欺騙自己就足夠了,為什麼還要坑騙其他人呢?

那些自稱雙性戀的人,以兩棲動物自居,卻像下水爬地都能活的鱷魚,然而也不過是肉慾動物。

所以我贊成Xavier的話,這些鱷魚應遠離我們!

btw,歡迎你常來咬禁果!

匿名 說...

谢谢。我也忘了如何发现你的禁果。被你的文字所吸引。除了内容,更喜欢你的文笔。令人赏心悦目。

关于鳄鱼,不愿再多辩。婚姻问题并不只原于两栖动物。但是鳄鱼的不讨好,那却又是个事实。

(再咬一口,似乎开始熟悉)

生客

深渊,无尽痛苦的深渊。。。 說...

算了吧!象他那种BISEXUAL的人,无论与谁在一起都没有好处,他能与男人在一起吗?他又能结婚吗?无论如何,如果他都是会背叛某一方的,因为他连自己要什么都不懂!
其实我也是相当厌恶人了。。。PLU也是,太多人喜欢讲骗话,利用完你就抛开一遍,人哪。。。只懂得伤害人,又有多少个懂得珍惜身边的人呢?
不要对人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简单的说,这个"他"决不会是你应该相信的人,"他"是一个自私的人。
他要如何的生活,你没有能力去干涉,你只可以劝告,毕竟他是大人了,你不能控制他些什么,如果他还是尝试去结婚,那么他就要准备迎接他以后的考验了,如果他是BISEXUAL还不打紧,如果他是PLU但是却骗自己是BI,那么他第一个痛苦就是结婚初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