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9月25日星期一

鬥牛



「你的性生活過得怎樣?」

我收到他的手機短訊。那時是一個炎熱的下午,我昏昏欲睡。所以我回答:

「我還在等待著精彩的東西降臨。」我說。

他說:「我現在得空。你呢?你是否有地方?你最新的stat是什麼?」

我奇怪他是那麼地空閒。別人在午間在工作崗位上衝鋒陷陣,他卻要找人來上床?

我答:「你不用工作?我需要工作。我現在還是單身。」我一直以為他指的STAT是指單身或是否有男朋友,所以我以單身自稱

「你在哪兒工作?你幾時放工?」他問。

「我在市中心上班。我今晚會做到很夜。你又是什麼Stat?」我只有拒絕他。這是一個無法迴避的情況。

「你可以在以下這網址知道我的一切:www……….」

我縮小了視窗來看他的個人網頁,以免經過的同事瞟到。那可真夠唬人的一幅銅皮筋骨,還有一根要命的號角,彎彎起哄,在照片裡像斗牛頭上的角,就是要刺人的樣狀。

而他真的是名符其實的一頭水牛!

我說:「哇,你可真夠熱!不過我看到你寫:你在與別人約會著。你還要出來偷食?你還方便行事?」

「所以要下午囉。你在哪兒居住?跟誰一起住?你的stat是什麼?」他還是繼續發問。

「我與家人一起住。我現在身高 昂藏七尺,42吋胸圍與30吋腰圍,陽具尺碼是天賦異稟的大碼 1.X尺,重量XX公斤。」

即然他以一張裸照相待,所以我也選擇誠實。

之後,對方沒有回音了。說實話時,會讓對方失去幻想的空間。而我也失去了吹響號角的機會。

但當然,我並不會怎樣有遺憾的。因為,我曾經擁有過。

事實上,我真的忘了他那根東西如此唬人。照片的東西有時是夸過其實的。在兩年前,他伏在我身上呻吟忘我時,直叫我扭著他的乳頭,我狼狽地像一個農場擠奶Dutchlady一樣,擠著、撚著…當然只拭出一掌心的汗水。

到最後,雙雙淋漓盡致倒下來。

後來我們就只是那麼一次,就不再聯絡了。

直到最近才重新在聊天室中遇到對方,經我提起他的來歷、名字後,他才記得我們曾經「接觸」過。他已將我完全忘記了。

我們過後一直藉手機短訊來聯絡。他還是那樣地問我:「你長成什麼樣子?你是否有個人介紹網站?」

我說我長相普通,總之不是一名帥哥,但絕對不是一條死魚。

他繼續用性意識很濃的腔調與我調情。這一點還難倒我嗎?

所以到最後他已有意「重拾舊歡」,但就是想知道我到底長成什麼樣子。我知道他這樣追問有一定的潛台詞。

我最後說:「如果你擔心再重新見到我時,才發覺我其貌不樣而后悔,那你應該為你兩年前那一次射精感到后悔。因為你已選錯人了。



大家都是醉生夢死,今朝有慾今朝肏,過後都忘得一乾二淨。在船過水無痕時,卻在自己的腦海中為對方編織一個完美理想的樣子。

是不是因為自己有一副鋼皮筋肉,就可以擁有挑選別人的權利?

或許,對付這樣的人,就是不強求,也不失望。當機遇來臨時,大家再求一夕之歡,然後,又是另一對陌生人了。

6 口禁果:

Nishiki 說...

只是追求肉體的情慾﹐泄欲之後就患上了失憶症﹐那真是悲哀...

匿名 說...

well, when age catch up, i guess he'll probably hope he gets to know poeple more and finding a partner than just touch and go kinda sex lo.

nicholes 說...

对啊!何必在意?
不管今晚又和谁相入眠,
何必在意?
反正明天一觉醒来,大家已成陌路人。
彼此之的交集只因寂寞在牵引,
贪新忘旧本来就是同志打交道的作。
何必在意?

徘徊 說...

不断地进行one for night ,每次释放后会觉得更加空虚。但因为空虚就继续着one for night.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希望能结束这种生活,但又有谁能成功呢。
  总是徘徊在现实与幻想之间,我们的人生就是不断地徘徊,不断地开始-结局-再开始-同样的结局。

阿凯 說...

难道这就是同志们的生活吗?

余重立 說...

419同學們的通病,night forever卻是同學們所渴求,不也粉諷刺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