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0月31日星期二

K記乳牛



這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竟然翻到最新一期的NIFH雜誌時,讀到「所謂」著名的電視節目與電台主持人KK WONG(黃國強)的專欄文章《挺挺兩「胸」弟》裡的這一句話:

「好心別得這麼大啦,整隻乳牛醬!」

早前NISHIKI對我說,我所提及「乳牛」論相當紅火了,因為他們都用來形容那些在健身室裡的猛操肌肉的筋肉男當成乳牛。最重要的是,乳牛應該有一爿雄渾的胸肌,胸廓與腹肌分明,而這些乳牛的肌膚通常都乳白色為主,因為他們只在室內操練肌肉,鮮少接觸到陽光,欠缺古銅色的健康膚色。

是的,我與朋友之間也用「乳牛」來稱呼這些肌肉男。至于那些身材超標,或是過于「福泰」的男人們,我就稱他們為「滴油叉燒」。

讀到黃國強提及乳牛的字眼,不知道NIFH的其他讀者是否會明白這裡頭的意義?

否則,他們也想像不到KK與一隻乳牛會有什麼關係。

當然,乳牛是用來「擠奶」的,KK是否真的是乳牛?在我的字典定義裡,還有從平時報章或電視裡看到的KK,我想他還不是乳牛,應該是乳豬吧!因為夠粉潤。

當然,我這樣稱呼KK,絕對沒有貶義的。反正我只是以形體上的聯想而已。他在他的文章一開始時就寫說他與「女友」分手了,提及有人談論他的「性向」(事實上應該是「性取向」,「性向」是指一個品行與思維上的傾向,一個媒體人用錯辭語,真的該打屁股)。

他寫道:「所以我要大聲宣佈,大聲疾呼:『我愛同志!我愛斷背!請繼續討論我吧!』」

我印象中KK像一個「花旦」,他是不是同志?可以是呼之欲出的答案,也可以是心照不宣的認知。不過,這句話夠精彩,是不打自招的雙關話──他沒有承認自己是同志,但也沒有拒絕承認自己是同志。

我突然想起KK以前在電台裡的扮鬼扮馬的整蠱節目,有些懷念呢,雖然我沒有常扭開來收聽,畢竟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無聊的節目了,讓皮肉笑一笑也是一種運動。

14 口禁果:

Nishiki 說...

除了"乳牛"這兩個字,有時我和我的朋友也會簡稱之為"moo"。:)

Hezt 說...

Nishiki:
那麼你們在稱「moo」的時候,是否要作仰頭長嘯狀?

Nishiki 說...

我們不是為奶粉或乳酪打廣告...

不知道KK有沒有看過你的部落格﹖

Hezt 說...

我也不知道KK有沒有看過我的部落格,不過我當然很高興他會用到「乳牛」這字眼。:)

Nishiki 說...

證明你對推廣這兩個字有所貢獻...

匿名 說...

乳牛和水牛有分别吗?
是不是颜色的区别?
还是水牛的前身是乳牛?

clement

Hezt 說...

Clement:喔不,絕對不是僅以顏色來區分「乳牛」和「水牛」。

水牛對我來說,是那些真正勞動的,或以運動成果來鍛鍊出一身銅皮筋骨的肌肉,他們沒有刻意去買蛋白粉等之類的補充食品來增強肌肉。

所以,一般運動員,特別是該些游泳健將等,我都會划分為水牛。

稱他們為水牛,是因為看到水牛是在泥巴裡耕作為主,但一身筋骨是渾然天成的,而乳牛呢──是農場上產物,與健身室裡的同志幫不是很相像嗎?:)

Nishiki 說...

如果在健身房鍛煉,也食用蛋白粉﹐肌肉卻不大,應該叫什麼﹖

Hezt 說...

Nishiki:那是未成形的乳牛吧!:)

Nishiki 說...

那麼你是未成形的乳牛嗎﹖ :)

Hezt 說...

nishiki:我還不懂,可是台北的那位歐吉桑說我是陽光型的阿兵哥哦。:p

匿名 說...

说的有理。
不管是乳牛还是水牛,能挤得出牛奶又叫人流口水的,就是好牛。

clement

Nishiki 說...

是阿兵哥而不是牛﹖

东建 說...

仿佛你不是MR.KK,我想知道他的BLOG,能告知吗?
就是你文章中的KK WONG.
无限感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