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0月30日星期一

失靈冰箱


我拿起床頭的一張照片,那是一張多人合照,然后我問裸著身體的他,「你在哪裡?」

他語氣平淡,「你看不到我嗎?」

我仔細地端視那張照片裡的每張臉孔,我才發覺他的存在,那是他的年少臉孔,停留在一個舊時空。

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照片裡的他,不可置信──因為我對這個人如此陌生,而且,我連他現在的樣子長成怎麼樣也不清楚,因此無法從照片裡的臉孔去清楚辨識,關鍵是,他就是那一張大眾臉,那種容易埋沒在眾生譜裡的臉孔,過目即忘。

不可置信地是,我竟然與他上床了,一個長相平凡的男生。

長相平凡不是一條罪,我尊重這世界上多元基因的存在。在聊天室裡偶遇佑格時,對他其貌不揚的相貌的確沒有什麼印象,我們聊過了很多次,他一直說我是他喜歡的類型。

後來,約會就醞釀成形了。我沒有特別地在意,我還在嘗試讓自己走出椰漿飯的影子,加上工作忙碌與假期等,所以無法遷就時間去會見佑格。

佑格的手機短訊不斷催問我們何時相見,他越是顯得迫不及待,我越感不安,我總覺得對方若是在聊天室投資過多的希望,最后失望愈大。況且,他只是從照片中看到我的模樣,但口吻間已顯露出示愛的意味了。

這絕對不是一種健康的心態,因為相片始終會帶來盲點──我當然忘不了多少次約了網友出來見面后,對方投向我的第一眼目光完全沒有神采,當然這種約會淪為敷衍了事的酬酢,最后只是「嗨─拜」式地終結,即使之前雙方連性行為喜好都談過了,更部署了下一步可能性的發生。

所以,我要走出盲點,我告訴自己,即使對方其貌不揚,但性格間或許有可取之處,或許可以培養出好感出來。

所以,我們見面了。

我和佑格相約了一起吃晚餐,我不抱持任何希望去赴約,也不想偽裝什麼了,就如與老朋友一般地表現最自然的一面出來就好了。

我問他:我與你想像中、和照片中的樣子,是否有什麼不同?

他淡淡地笑了一笑,沒有差別。

現實中的佑格,與相片中的形象還是有差別,我應該怎樣形容呢?──就如同韓國的天皇巨星Rain一樣,但是一個沒有肌肉、舞技、歌喉的Rain,你需要非常仔細地去發掘他的魅力。佑格就彷如未成名前的Rain一樣。

所以,我就從他的談吐、識見等尋找加分項目了。但是他比我還年輕,勝在年輕與有明亮的未來,但他也是一個文靜含蓄的人,他與我分享他的出國經驗,不過當我問到該些國家的首都與文化情況,佑格搖搖頭,答不上來。

我問他是否有到三溫暖等的地方,他說,他沒有那般「放」放蕩,還是開放?。好一個乖乖牌。

全晚的談話局勢幾乎由我主導了。到最后我也有些累了,提出先行結束晚餐的要求。

他過后寄了幾則短訊給我,正式宣示他對我有感覺,探問我們是否有可能發展下去,我有些受寵若驚,然后他開始寫「想我」類似的話了。

佑格還寫說,他本來要我隨他一起回家,他說他自己獨居一房…我在奇怪,他不是聲稱自己沒有那般「放」嗎?

后來,我決定讓自己試一試。可是我真的沒有太多時間去與他約會、看戲或吃飯,我不想下一次約會只是我一個人在說話,而到最后,我想佑格還是會問我:你要不要上我的家?

所以,何不索性上床,那樣就可以透徹地進一步了解對方,省去了雙方的資源成本。

所以,我們第二次約會時,我是去他的家。

我望著他凌亂的房間,有些訝然。那是一個十分窄小的賃居房子。他開了幾張大馬旅台歌手的唱片給我聽,可是我就是不愛聽這些歌手──光良、梁靜茹等,真的不是我那杯茶。

我們在床上先聊天,這時他開始主動式地發問問題:你剛才去哪裡、你等一下去哪裡?休假你會去哪裡?

開門見山吧!為什麼像我媽一般地做問卷調查?

我只感到很厭悶。音樂不對味、問題不對位、房間不入格…

佑格真的太含蓄了,但他用一連串問題來打發我倆之間滯礙的冷場。他幾乎不敢用手去觸摸我,可是他在手機短訊裡卻如此張狂大膽。

后來,我直接問他,你還不採取主動?我就將手伸向他的T恤,然后作狀要除下了。

他說,「所以你現在採取主動了?」

所以,我們兩人就裸裎相對。他勝在年輕,他的肌膚煥發著青春的彈性,可是在歲月的渾然天成下,那是一幅幾乎快要崩塌的青春肉體,因為沒有經過塑造與鍛鍊。

他湊嘴過來與我接吻。我推拒不了。

然后我就聞到一陣異 味傳過來,隱隱約約,我整個人像僵硬了一樣,一直想避開這張嘴吧。但是他竟然咬住了我的嘴唇,從下唇到上唇,他的舌頭伸了過來攪拌著我的牙齦,我覺得自己 打開了一台沒有防腐設備的冰箱大門,一陣腐蝕性的寒意讓我全身發抖,我在掙扎著,然后他的頭就往我的身體探索了……

你寧愿用老二去應酬,總好過用口唇,我真的應該像《風月俏佳人》裡的Julia Roberts一樣,不該隨便獻吻。

未幾佑格問我:怎麼你硬不起來?

我望著我自己的老二,口腔裡的那股異味讓我過度震蕩,讓我全身由上至下都「失神」了,我呆了一陣子后說,「你需要大量地刺激我。」

「你要怎樣地刺激我?」佑格又問。

我想起了椰漿飯,他的擁吻讓我全身充血,他對我說,你要做一個優秀的kisser,你要伸出你的舌頭,與對方的舌頭打纏起來,他的舌頭伸過來時,我就忘我了,還有椰漿飯的手勢與撫觸,都讓我觸電…可是一切都不存在了…

我沒有答話。我不想告訴佑格,接吻就是我的情慾驅動器。

后來,我們一事無成。我們都DIY了。我就拿起他床頭的照片來看。還有聽著梁靜茹在哼哼唧唧地不知唱些什麼。

我后來就回家了,然后刷牙。我突然想起我剛才見到佑格牙齒上附有一些食物殘屑的畫面,所以更奮力地刷牙了。

佑格過后還是給我手機短訊,再詢問我們是否可以發展成情人。我說我們做朋友好了,沒有說明理由。

佑格再回短訊,他說他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不少男生與他上床后,就沒有再發展的機會。他問我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我不知如何告訴他,就是因為他的口氣不佳而致,而且我真的發覺自己需要乳牛來挑動我的慾望。

他說,他要知道是否問題出在他身上,他需要我的「評語」,讓他下次更進一步。

佑格一直發了手機短訊給我,在一個幾個小時的晚上,他已發了超過至少10則短訊給我,幾乎讓我難以招架。

天啊,我也是自己摸索竅門來學習,我總不成要給tutorial做性愛tutor吧!我赫然想起過去的經驗,有人愿意再見你第二次,證明你做對了一些讓對方歡愉的事情,否則只是bye,但不是再見了。

我們是否真的有太多的盲點,我還在學習著如何去發覺這些盲點,讓這些學習經驗成為日后的參考:

─在聊天室結識別人時,勿讓自己吹成一粒汽球,只在自我意識裡膨脹慾念,自己虛構對方的相貌外表,但最后可能一針就可以刺破這虛幻的夢想。

─寧愿與炮友口交也別接吻

─別讓自己成為沒有防腐的壞冰箱,那絕對會腐蝕致命的

4 口禁果:

nicholes30 說...

"─在聊天室結識別人時,勿讓自己吹成一粒汽球,只在自我意識裡膨脹慾念,自己虛構對方的相貌外表,但最后可能一針就可以刺破這虛幻的夢想。-hezt"

以上的這一句話說得很傳神,但也是至理名言。
妄想對方是好條件的人和高估了自己吸引別人的魅力
都是見面後失望再絕望繼而心死的導火線
臉皮厚一點的也許還受得住屢戰屢敗的致命傷
但最重要的還是必需從這些慘痛的經歷中學會
如何好好保護自己的心的身體,免得再次陷入難堪

深渊 說...

其实你应该加上一句-
"别让别人的照片让你充满欲火及幻想,不然最终你只会失望收场。"
很多人很喜欢我的照片,或在CAM里的我,但是一旦见面了,就没有下文了,而且还让别人在我面前说几句挑剔的字眼,可能他们失望了吧!所以拿我出气,我从来没有说我多好看哪,身材多好,我还是告诉他们我还有肚腩的,即使你在我照片里看不见。很多人说没有啊!你很好啊!很可爱啊!胖一点才好抱之类的话,其实在他们脑子里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是想与你见面----不,要与照片一摸一样的你见面。
有时候真的不可以要求太多,只要不是相差太远都应该可以接受,但是很多人就是特别挑剔,任何部位都得与照片一样,一分不差,不可以瘦或胖多1公斤。
奇怪的是,在他们挑剔别人的同时。。有没有想到其实自己也是与照片不一样呢?
(我还没有出声他们就先开口说难听的话,真是把闭!)

nicholes 說...

所以我發誓從今以後絕不輕易與那些以貌取人的人見面,盡管對方下盡甜言蜜語把你逗得心花怒放,也寧死不屈(去)!為了保護自己的尊嚴也好,為了給對方留下一個朦朧的距離美感也好。都不會見面。

也許還會相約出來喝茶,除非以文會友,純粹以文字相吸,從不過問彼此照片,也從不對彼此外貌存有幻想,淡如水的泛泛之交。

匿名 說...

这个有好笑,也真实。我也是“接吻就是我的情慾驅動器”。而且我喜欢吃椰浆饭。

angel 6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