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3年1月23日星期三

參色奶茶(七):後會

接前文:莫負春光

我沖完涼後,整身顫抖,因為房內的冷氣開得太大了,整間炮房冷得如同雪櫃。我鑽上床,抱著躲在被窩裡的重吉,他雖然面對著另一側躲在床角,也識趣地騰出更大塊的被塊來遮蓋著我,然後用一隻腿來纏著我。

在恍惚間,電話又響起來了。還是我去接聽電話,這次是輪到另一把男子聲音說:「Ada 10 minit lagi.(還有十分鐘)」

這是下課鈴聲吧!這樣這一堂課就散了。

重吉好像真的累壞了似的,他有些不自由主地走進廁所裡,似乎半個靈魂還在睡夢中,片刻我看著他拖著一幅殘敗的身體走出廁所,他一邊擦干身體,我一邊望著適才他那勃勃生姿的小雞雞,形同掛在牙膏嘴外的殘餘贅膏。那麼諷刺的形體啊!如此萎靡,但剛才我為了它的偉大而驚呼尖叫。這就是真相與想像的對照。

我們一起出房前,望望整間房間還遺留什麼,我問他:咦,你買的這平板電腦是什麼?

重吉說,那是三星銀行的Tab,但電池常有一些小毛病,時爾會自動關機。我哦了一聲。然後一起關門,搭電梯離去,氣氛有些怪異,可能是凍僵了,但這冷場之怪,是因為之前火熱交纏,但此時卻非常官式與有禮的互動。

電梯來到底層時,恰好另一間炮房的房客也完事開門,是一對馬來男女情侶。女的在整著頭巾,男的戴著鴨舌帽,連眼鏡都是墨鏡遮臉,但一望其魁梧身材,簡直是乳牛。我看了快垂涎,再瞄瞄這女的muffin top身材,我突然間好奇人與人之間的物理吸引力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望著這男的不放,幻想著我在他身子底下…

我們離開旅館前,重吉也沒有掏腰包說分賬付款炮房錢,或許他忘了。我想,沒有問題,或許下次就他出資好了。

我們臨分手前,我問他:「有時間我可以叩你嗎?」

他說,可以啊。

那時又飄著細雨了,我上車的那一剎那,突然很想念他,像泉湧一般的思念,但我們分離不到一分鐘,我開著汽車離開時,看到重吉仍在車子上,他頂著那頂鴨舌帽,低著頭,該是望著他那台平板電腦吧!

那一晚,該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重吉了。

這故事來到尾聲,到底是怎樣結局?那你應該重讀參色奶茶(一)了。




開了炮房,猶如開洞房,現在我竟然開了心房?自最後一次見重吉,幾天後我寄短訊給他,帶著開玩笑的語調說,「希望你過得好。我明天得空。」

「我工作啊。鳴鳴。」 他寫。他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我知道啊。如果你要在下班後『咬』我,讓我知道。」

「一定會,寶貝。咭咭。」

十天後,叫我「寶貝」的重吉仍沒有消息,他不復以往般會偶爾寄問候短訊。我開始著急,更是滿腹疑竇。我晚上撥電給他,他也沒接電話。我在翌日再寄短訊予重吉,重申說我有致電問候,他才覆函說:

「我生病了,非常忙碌。」

我祝福著他希望他早日病癒,那時我心裡第一個念頭是:他是否因減肥過度而壞了免疫系統?在五天後,我再度問候,希望他已痊癒,他隔了好久才回應他還未病癒。

接著我記得我在覆函時說,「在這個時候如果我說我在想著你,或許不會是奇怪的事情。」

之後,重吉就像掉入海底的針,沒有蹤跡了。或許就是這句話,劃斷了我們的一切,我在海底撈針。

我幾乎是每隔四天就發個若無其事的短訊給他,事隔四天,是因為不想要過於顯露我的猴急,更不想敗壞大事。

我只是簡單地寫著「嗨你好嗎?」類似的白癡問候語。但我倆之間早已超越了這些,不是嗎?我們在第一句「你在哪裡?」之後就會心地知道彼此需索的是什麼;我們在床上的動作已有協合默契知道應如何遷就體位來容納對方。為什麼我還要發這些「你好嗎」類的問候語?

我甚至在不同的交友網站搜索他的代號,,天真地想知道他多一些,但一無所獲,叫夏倫的人代號太多了。後來,我在谷歌搜索欄中鍵入他的名字,加工作公司的名字,但馬來人的名字太多莫哈末了,我找到一大堆不相干的資料。

我想起他那時性愛退潮時拿著手機上面子書的情景,我則上面子書搜尋,都是白尋,因為面子書帳號也設定成禁止網絡被搜尋。

我才發覺自己擁有了他的身體,他的一些心底祕密,但連他的全名我也不知道,身體往往比不上身份的珍貴。

漸漸地我做出許多猜想:重吉真的病倒了、他太忙碌了,或許他的手機或平板電腦有問題,收不到短訊留言,更嚴重的是,或許他遭遇了什麼突變。或許,重吉回到其男朋友身邊了。

又或許,是因為第二次床戰時,我這一方出現問題了。種種臆測,最傷心的不是這種被拋棄,而是自虐的想法。

痛恨著以為自己歷盡滄桑,已是不羈狂放,詎料自己床上放蕩,下床後又是鵪鶉模樣!這不是以前面對xxx先生時候的心情翻版嗎?到底這幾年我學到了什麼,是否有成長什麼?

後來我再撥了兩通電話給重吉。第二次撥時,電話另一端響得好久,像歷經了一個世紀,最終熄滅了。

看著What's app的每則留言旁邊顯示「雙層鉤」的「己閱讀」標示,我只能知道他是收到了我的訊息,我知道那是他還活著的痕跡。

但即使我是每隔十分鐘都在檢視著他在What's app的活動狀態,看著所記錄著的最後登入時間,我彷如隔世望著一個情感墳墓的遺照。

我想起他提起其前男友時「他死了呱」的口吻,對我來說,他自動失蹤,其實也是要在我的生活裡「死亡」。

後來,我可以意識到重吉是有心避開我了。但我痛恨這種不告而別的方式,要劃上句號,也應該要大鳴大放的。我決定撥第三通電話給重吉,在晚上十時許撥,電話另一端也在響著,若他有接,那就例行詢問,但他沒接,就是這樣了。

果然,電話那端的鈴響戛然而止,寓示著我們之間也戛然曲終了。


我最後寫下了一則短訊給他,分別留言在What's app及手機短訊(萬一他的what's app有問題),用上字斟句酌的思量,留給彼此日後好相見的後路。

我寫:「在留下多項留言和叩你三次後,一切都沒有回應。我真的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希望你確實是在忙著,以致無意錯失了。但無論如何,刻意忽略絕對不酷,也不是最好的方法來告別。希望你安好。hezt。」

希望你安息,來自hezt 我的心裡是這樣想,這技藝高超的孽畜啊!

當你在靈肉合一後,你的快感蝕髓侵骨地流入全身,事後卻是斷魂奪魄的執迷,你以為可以找到一個珍愛你的人。至少不是珍愛,也是純摯的一種交付。

或許,固定地約約炮,隨傳隨到,隨叫隨套,互相爽爽,也是穩賺不賠的投資。床上佯裝談情,蕩呻偽裝動情,只是那一刻的裝婊子尋歡樂事,扮騷貨,裝飾成你我都倜儻,對性愛都是雲淡風輕,也是退而求次的選項。

但我當時就像無價販賣的過期豬肉,血淋淋地剖開胸膛讓他看看我的心,他該是嚇跑了。

其實,我真的很想告訴重吉,既使他桀驁不馴,不想塵埃落定,但我覺得他有趣,也不代表會真正愛上他,炮友沒有天經地義的結合,而合久必分,但我們只是兩會兩炮,就此告終?

那陣子縈繞著我的是,我失望的到底是什麼,是重吉這人嗎?還是這一段炮緣的結局不符預想,又或是我本身的缺陷?

後來,寫了那則告別短訊。我的心也沉寂、沉澱下來。

重吉像一杯參色奶茶,捧上桌是奶茶、淡奶和椰漿糖,三色分明,彷如多重面向與口感。但攪亂後就糊成一杯,喝下肚裡苦甘相參,冷暖交替。然而,椰漿糖往往是無法攪得勻淨來融入奶茶內,那一層的甜與膩,永遠就是葬身黏在杯底。

或許還有更多的三色奶茶等著上桌吧。我期盼。渡盡高潮姦情在,相逢亦是老炮友。只是此後每次想起重吉,我想我會多一些些惆悵。


(「重吉」~諧音取自「衝擊」)



─全系列完─





52 口禁果:

匿名 說...

A bit sad.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like that... I don't know what they are thinking. Is it cowardice?
All we can do is move on, and perhaps better luck next time.

Harry.

Hezt 說...

●Harry:是的,謝謝你。封存起來,就等於擱在一邊,有機會,有心情時才會去理會這些舊事。我猜也猜不透他發生什麼問題…可能我真的太猴急了。

匿名 說...

很佩服你的坦白,敢敢毫无保留地说出心里面的真心话。不怕被人唱。

所以我才敢在你的部落格留言。因为我在别人的论坛说我被人干到死去活来,愿意做0号,一定把人取笑我是大0妹装什么假惺惺。在你这里我可以不必装什么。连卖身给老伯伯玩也敢写出来。

Hezt 說...

●匿名者:有啊,有被人唱啊。而且還在背後狂插毒針,對四週的人說我是誰,極盡誣衊。 (是的,說「妳」,妳這畜生,如果妳讀到,希望妳知道妳把口這麼毒會被割舌筋的)

但又怎樣,人家造口孽,是閣下之事,唱人的人會被天收拾掉的。

你來到我這裡,還是不肯給我一個名字!至少給我一個化名如「珠女」、「強哥」等都好啊,不懂得如何稱呼你啊無名氏。

匿名 說...

喔,就叫我 匿叔吧。

喔,原来这里也有这种毒妇吖。他们很喜欢骂人贱。可能他们无人要的,在那里怨天怨地。在三温暖见到这种怪物,好可怜。

匿名 說...

Hezt,
辛苦你了。把这么多的情感都淋淋尽尽地表达出来。

我的文采没有你的那么好,只会写下色情的直接肉体的享受。我好像没有看过你描述你的身体里面的肉体感应。

那么我就大胆地说说我最近做0的经历。因为被干到死去活来的感觉还很近。我可以写得比较清楚吧。

记得那夜,我刚回来,换上毛巾要去冲凉。谁知道,已经有人在冲凉。我也只好看电视等。住这种寡佬宿舍就是什么都要排队。

迷迷糊糊中,我竟然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头在我的屁股那里好像欣赏电视那么样看着我的穴。那个时候,我正在翘起二郎脚地睡所以屁股被露出来。

他妈的,怎么办?要不要起身赶他走呢?他在看什么,应该是我的穴吧。他到底看了多久了。看看他好像是刚刚来一个星期的小商人。卖药品的。人倒壮壮的。跟他有喝过酒谈过话。他就是他的药品的活招牌。

也是离家寂寞的天涯人。我就装睡等他。但是当我醒来动的时候,他应该知道我是醒来了。我装睡他也应该知道。那是表示我愿意让他看。也心跳的很厉害地等他。忽然间我情不自禁地把大腿分开。

傻佬果然不傻喔。这个大门为君开的暗示他果然懂喔。他的手指果然立刻来拨开我的两片肉,探进来。喔我还没有洗澡,那里肯定有味道。他竟然不会介意。一定是色欲上脑到只会要性交。

他慢慢插进来我不可自制地有反应。忽然间他抬起头来以那种要吃掉我的眼神望着我。我也以羞答答的眼神回他,我愿意。大家都知道这里随时会有人回来。怎么办呢?

但是我们根本不可以在房间干因为那些木版都会有间隙,很容易被看到。要是穿衣服下楼去旅店,那股热潮就退了。

精虫上脑,真的什么也敢做。我就拉他进冲凉房。这种旧的屋子就是冲凉房特别大。也刚刚装修蛮干净的。

更重要的是,亮又可以净身。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什么人回来冲凉。赌一睹吧。

喔果然是老手,他推我靠墙边,把我按低,然后用手挖和用水冲我的穴。也随便替我擦温和的沐浴露在里面。他也快快地替我冲身。然后把我转回来,面对面。他提起我的一只大腿,把我靠后。把我的穴推向前。

喔他要玩真炝实弹。把他那发炽热的肉棒顶在我的穴道口。他望一望我,我紧张地望着我们的交合点。不安全我也不管了。我点头。可惜当他推向前插,我站不稳因为留下的肥皂太滑,我滑了下来。他赶快扶住我。

这招不行,他就把我推倒,要以狗式上我。可是地面太硬,我的膝盖痛。他就把挂在墙上的毛巾丢给我。我把它铺在地上。忽然间我想起有时候我们这些人会把口袋里的套套留在洗澡的小橱柜里。我赶快开来看,果然有一个套在里面。

我就好像捡到宝地交给他发落。我反过来看着他。他戴上,把我的大腿提高,立刻就插了进来。喔痛到我咬牙地呜呜,他就像其他的1号那么样,呵呵得意。喔我们只能小声喔虽然我们让那流着的水声帮忙掩盖。

他色急着也不管我的痛,立刻就抽插。我咬牙地接受因为我要接受那样强暴的痛才能够快速把我的雌性的反应激发出来。

果然那痛和爽刺激我的穴,然后慢慢散发一种很脆麻的感觉散发到我的大腿然后传偏全身。接下来我的胸部开始涨。湿湿的肌肤饱满,晶莹剔透,是异男都喜欢女人这种反应也立刻知道我的反应跟女人一样相似。

他立刻就发眼神问我,你真的是像女人那样地反应吗?我回以闭眼的羞耻回他。他就试试大大力地抓我的饱满的胸肉。喔我发姣地震抖,他的肉棒在我的体内立刻就探测到我的震抖。

然后他又以很得意的眼神,发青光的凶态,他可以放肆地狠狠干死我了。我也明白那种兽性的发泄是多么地自由自在。里面的精虫就只有那样狠狠地干才能发泄身心的深处的痒。相对地,他也知道我的肉体喜欢被粗暴的干,因为我的身体在发出女人的性交高潮。

得意忘形的我们已经忘记了小声干。他把我干到死去活来。我的穴迎接他好像要把他吸进来。我的身体享受着被他玩弄的痛。

速战速决,他终于趴在我的背上,干到我射,他也跟着射。我们都倒在一起,喘气。然后小心地听外面没有人,他先出去。我洗洗后也跟着出去。

我们也会心地一起下楼喝酒。在最远的角落,我们会心微笑。下来就是肮脏的对话来回味刚才的交配。我当然好奇地问他。。。。他为什么知道我愿意的呢?(不好意思的时候,问话有点吃音。。呵呵 还是说不口说我喜欢被男人tiu hai)

他哈哈大笑说因为他经过的时候,看到我的hai long(粤语:穴洞)好像被男人玩过的。弄到他的lan都流汁。所以他就靠近来看清楚。喔,果然是我的hai long是开过庖的。当我动一动,他已经知道我醒来了。可是我竟然把我的hai long 开大给他看,他差一点喷鼻血。Confirm了。

他发问,喜欢我刚才那么样干你吗?呵呵明知故问就是故意要我认低威。我就笑笑地点头。他就摸摸我的屁股,然后眼神看着我默默地说,你属以我了。我可以随时玩你的。

然后他问我为什么我的感应好像女人那么发红涽的涨。我说因为你tiu到我死去活来,我喜欢他粗暴地干死我。他就是喜欢听这些征服我的话。

难道我不怕痛吗?我就笑回他,他怎么知道呢难道他也试过吗。他说tiu啦,没有。他说tiu我比tiu鸡更爽,因为我什么都可以的。那些鸡只能快快插快快出,她们动都懒惰动。我就笑笑。

忽然间,3号房的肥佬见到我们,他也参进来。然后他就埋怨说刚才不知道谁带鸡回来干,霸住冲凉房在里面DO。害他回房间等到睡着,现在才冲完凉。 那些淫叫声弄到他刚才要打枪才舒服。他妈的,可惜他没有看到那只鸡,要不然他一定干她。很值得。

1号就哈哈大笑,拍我的屁股。肥佬当然不明白。我这只鸡全身都麻麻地痛尤其是我的hai long,感觉还会爽。他妈的,肥佬害我们没有调情high到要去干第二轮。我们只好回去睡觉。我习惯只穿内裤睡觉。半夜里,感觉有人脱我的裤,我那里还是湿湿润的,他插进来然后抱着我睡。我们都不敢动,怕那床的摇摆声音。他抱住我,我感觉他的热呼吸在我的脸上。他的手很熟悉地在摸我的乳头。

弄到我忍不住把脚提高要他干死我。他很理智地把我的被盖好。可是整晚我们都摸摸而没有干。早上他也悄悄地回他的床上睡觉。


匿叔

Hezt 說...

●匿叔:我說的毒婦,真的是婦人來的。你不會在三溫暖見到她,在垃圾桶就可以找到她吧。非常可惡。遲些要將她寫出來。精彩得你一定會拍案叫絕。

匿名 說...

匿叔,
你的故事太精彩了,读了脑子尽想着要干那会事。
欲火焚身啊!!
要比hezt更上一层楼了(哈哈。。)
真希望自己有天也会遇见像你的o号。

匿名 說...

但是,這個婦人怎麼會知道你是gay佬的呢?

這樣不小心啊?⋯⋯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還有,匿叔,原來開過的肛門是看得出來的哦?這我就不知道了,第一次聽到呢?我還以為,被插後一、兩天就回覆正常了?

其他的一號說說你們的經驗 — 看得出來的嗎?:)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匿叔:你與傻佬的故事,開始讓我覺得疑幻疑真。哈哈。讀著讀著,我彷如回到九十年代香港色情電影大行其道的時候。還有很好奇 你是干哪一行而住在寡佬宿舍。我與bottomhh一樣很有疑問,怎麼可看得出爆過的菊是如何的形態。是否是你過去都常騎慣巨鵰,所以都是處於綻放狀態?:) 那你狎鵰狎得爐火純青了。

所以我願聞其詳,你的穴是如何豁開。

我沒有什麼分享我的肉體反應?哈哈。生理上的反應不就是痛爽無間嗎?

Hezt 說...

●另一名匿名者:匿叔的故事恐怕比我精彩萬倍,他一定還有更多好故事沒有分享出來。你一定要常駐這裡來讀讀匿叔是否有新更新。哈哈。

Hezt 說...

●bottomhh:所以你每次都開花後只是一兩天就可再「含苞待放」?如果全晚長時間都狎巨鵰呢?會不會花更久的時間復原?

另外,說到那毒婦,被她「偵破」是一言難盡的故事,總之三生不幸。她已在四週唱我,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特別是傳到我耳朵裡時,有一刻我想自殺了。但我只能啞忍,我一直相信天有眼。造口孽者必不會有好下場。

匿名 說...

我們看性片也知道,剛被幹的肛門是有跡可尋,當然我看不到自己的肛,但是過了一兩天,可能睡醒後,總該回復正常吧?如果不能回復正常那就很恐怖了 — 想想也知道,難道一直開開的?

真的要這裡的一號發表高見了。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快點講那個毒婦的故事,真不幸。她不會上網吧?不會連你的網上blog都識破了?

我也感同身受,有些人知道是gay佬就算不認同,最多也是聳聳肩,但是一些人真會幸災樂禍的當成笑話來八卦,出櫃的還說無所謂,不想出櫃的就大件事了。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真是的,你们是真不懂还是假装啊?

那个菊洞当然然是会合回去。但是有些痕迹还是很明显的。

最明显当然是那个洞显然是阔大一点点。普通人人的洞合起来是长形的。被玩过的洞是比较圆形而且也会裂开。

那裂开的洞所漏出的肉很明显是好像从里面的肉翻了出也微微地凸来。那肉的颜色和皮质跟周围的不一样。

你们知道为什么有些男人的肉棒是很黑吗?那是因为性交的经常摩擦引起的。那么那个被摩擦的伙伴的那私处也相同地也会变黑。女人会这样,0号的男人也会。

你们到底有没有真正地喜欢男人啊?喜欢的东西你会慢慢欣赏他的肉体,不是关着灯偷偷摸摸地完事吧?

所以我最不喜欢去暗区。做1 或坐0, 我也要把对方看个清楚。

匿叔

匿名 說...

喂匿名者,

本大叔做1多过做0。你想要吃掉我,可能反而被我吃掉呢。
呵呵。

那么你的下面应该还很处吧。呵呵,给我开处会给你红包喔。

匿叔

Hezt 說...

●匿叔:肛門的外圍肌肉組織並非是全然如你所說的啊。如果是這樣,我們看到的A片0號男優,恐怕都變成黑瓣膜菊花啦!有不少人天生還是可以密合無縫的,而且那形狀的變化,也太玄了。因為那缺口真的是人體構造所致的,所以肌肉外翻、變圓等的有些不能作准。所以,我…唔…很難接受咯。

而我碰過的有經驗一號,並沒有說那兒特別的黑哩。

這裡要征求民意了,來,誰可一起發表偉見?

另外,你要開紅包給我們的處,哇,有違之前你現身時的那種說法喎,來,BOTTOMHH,快寄電郵給匿叔等被肏啦。

Hezt 說...

●bottomhh:那位毒婦的一筆混帳,寫不完。最惡毒的是她是「落井放毒」,毒死整條村那種人。我的背部被她的暗箭射得千萬個窟了,我的血管也被她打毒針打得黑硬了,但她「井水放毒」卻是最狠毒殘暴的這一招,因為人家看不見,卻相信井水潔淨。

基本上她是又愚又懶,自知工作無能,卻愛卸責逃避,以為天下人欺負她不愛她,扮成受害者,其實就是最大的加害者。偏偏她老江湖,扮成受受害者人人又信她。表面上她對人和譪如親,暗地裡賤口不饒人。老了還扮天真,低能又扮大愚若智。人醜不用緊,心腸如此醜惡,可卑。

當然最厲害的,她就是介紹人家看我的部落格,還毒咒我不得好死,患隱疾絕症,又說我遲早被人叉爛了等等,是連續對多人,集體給我下毒咒你知道嗎?聽得我心寒。另外還有一些中傷抹黑我的話…天,說不完。我該用一則文章來祭她,但這樣腐臭的靈魂,是否值得我花筆墨?

匿名 說...

Hezt, 我说的是一点点,微微那种。
只有靠近看和经验丰富的1号才能够明察秋毫 呵呵。

当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100% 啦,最后还是要那个0自己confirm。 所以那个傻佬近看虽然已经很肯定,我还是必须故意开门给他用手指探索。他才敢对我那么放肆。

匿叔

匿名 說...

我一早就要匿叔插我,是他說甚麼不可以給人知道身份⋯⋯

並不是我們不知道肛門會變黑還是甚麼,都講了,我當然看不到自己的肛,而且我們是注意人家的屌,一號才注意我們的肛,所以⋯⋯ 不過,也從沒有一號說我的肛不美或很黑。最好匿叔親自看看我的肛吧。

bottomhh@hotmail.com

Samz 說...

hezt
你的文章让我好心痛哦
就是玩不起,所以,我不玩了 ><

可是,看了匿叔的回复,不心痛了
呵呵

匿叔,再分享一点吧~

HEZT
如果留言区很热闹,记得在脸书写一下 P
还有,别伤心了 :)

匿名 說...

唉,你们不要问我做什麽工。我上次不是说过我在茨厂街吗? 你们看那些热卖的是什麽?

其实本来我也不会上网的喔。没钱买电脑,更加没钱付费上网。更加没有知识上网。更加没有地方放那麽大台的电脑。

前几年来了中国的货,我们有卖,可是他们的功能很差。只有在去年,那些中国货忽然好厉害,可以上网喔。老细就要我们这些老uncle学用,所以叫个大学生教我们。喔,好辛苦。学了几个月,终于明白那些功能。也学会一些平时说的简单英语。

最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便宜买个货来上色情网。呵呵。东找西诳,真好玩。 简直是上了迷。玩久了,越来越有信心。试试到处留言。

以前也偶然见过HEZT 的Blog 但是没有兴趣因为没有色情的相片 呵呵。最近再来看看,忽然有个冲动也要试试在这里留言。

呵呵蛮好玩的。把心里面的淫话。挺舒服的喔。

匿名 說...

bottomhh, 不好意思喔。我已经说过我不喜欢去暗区的。

我是要跟人有眼神的交流才决定要不要交配。看不到脸我不会盲目地答应的。

匿叔

Hezt 說...

●匿叔:真喜歡你給你自己取的化名。讓我聯想到「熊妮子」──剛柔並濟,有時俠情為零號做公德,有時則仗義做零號渡眾生。:)

我很久沒有去茨廠街了,但現在很想去看看,我們的熊妮子匿藏在哪裡,原來茨廠街也臥虎藏龍。難得你樂意分享這麼多,在此盡訴心聲與最肉慾的情感都透露出來,我想不如你將你的相片放出來,色情一些的,那麼可能有更多讀者會闖上門來了。哈哈。

那你在茨廠街的寡佬宿舍該不會只被干一次吧!怎麼只做到一次的公德來慰籍眾生?來吧,將其他的霧水緣也說出來吧。

你還未告訴我們你是如何學到泰文的喎?

Hezt 說...

●bottomhh:還不快些去茨廠街放電,偵察一下我們的熊妮子躲在哪裡?或許你倆有緣相遇,相約一起搞,熊妮子匿叔也要你反串一下當一,讓他爽一爽。

匿名 說...

Hezt,
我说过我是用潮州话跟那些泰华人沟通。泰话我只会数钱的123 。

什麽[熊妮子]啊 ,连你都在取笑我吧。 呵呵。

所以说,我死都不跟那些伯伯承认我被人干过。我们在那里闲谈都是像其他GAY那模样拿0来开玩笑。

有一个应该是很MAN的人,他们见到他就细声说大声笑。然后偷偷地告诉我那个人是0,好像是什麽天大的秘密。

好像有人见过他被人干到死去活来。那种翻眼,哦哦啊啊模仿淫叫声的夸张八卦话。有时候也转过回头问我有没有试过啊。我们这些在茨廠街混的,要应付这种心情很容易。直接骂回他们,然后邀请他给钱试一试我的肉棒的厉害。 呵呵。

其实我根本不是想干的,有人竟然接受我的挑战,我也只好奉陪到底咯。把心里面的闷气发泄在他的身上,把他干到死去活来来稳固我的招牌。我干得那么凶暴,其他人听到也会害怕。我是威风了可是没有那种生意做。

对我的语气很客气,对那个0 就很多单单打打。
“你吃了午餐没有啊? 喔喔我是问你的下面的口啦 哈哈”
其实他们都多数也是0。所以我就认为他们不是有恶意的。只是取笑0的笑话太容易想出来吧。 我也是会取笑0的喔。呵呵。

匿叔

Hezt 說...

●匿叔:我覺得「匿叔」這兩個字的發音與熊妮子很像,而且熊妮子聽起來又豪邁又嬌俏,適合你。咭咭。

那不知你的菊花到底在別人的眼中會是怎麼樣──有外翻嗎?還是外焦內嫩?該是圓得合理,讓人「一觸即發」。

原來你也會說潮洲話哦。多一項傍身之技。

快說嘛,你還有干過你寡佬宿舍的哪些人?那位傻佬是否已將你征服了,你成為他的定期婊子了?:p

匿名 說...

实不相瞒,寡佬宿舍的人都是来来去去,我当然有跟人玩过。

是的,我被傻佬征服了。他半夜脱我的裤,插进来,不必干我,只把我当他的人。

两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你情我愿,一有机会他就拉我去开房,慢慢享受我把大腿打开让他玩弄。也许他的生意不好吧,做销售的都要受气。有时候他发狂那么样,气呼呼地干我。我做他的出气筒。我自己也发穷愁,大家互相发泄,交欢甚投机。

他有老婆也蛮有女人缘的。女人玩起性交也很大吃的。可以干个不停。可是女人出了房间也是要哄的,也很粘男人的。男人就不同,我那里敢粘他啊。被他干到翻天,下了楼,喝酒,在别人面前当个好汉。还跟别人一起谈女人经,怎样把女人干到死去活来,过后,服服帖贴,小鸟依然人。我们会心微笑。

他也加把嘴,谈他的干功。当然那个女人其实就是我啦。这个甩,那个打,大力推,大力捏,我听了都心跳。其他人都叫好。还要他介绍来分享好货色。

酒过后,他又拉我去发泄他被别人说的威风。我们这些底层的人物,有点威风就高兴的不得了。
干完了下楼,碰巧遇到其中一位,他正在骂只鸡。见到我就问有没有好介绍。我说有啊,要一千块钱的。后面他看到傻佬也问。他根本不会怀疑我们在同个旅店会两个男人交配。

匿叔

Hezt 說...

●匿叔:原來你是從了這傻佬。迎棍納棒以外,你好像沒有寫到你如何為他吹蕭奏曲喎?特別是他沒有對你口爆嗎?我想你一定甘願為他吮得干干淨淨的。

原來是名花有主了,難怪對bottomhh無動於衷啦!

匿名 說...

最近新年比较忙,难得有时间来这里。
唉,一言难尽。还没有脱衣服我就是条好汉。
他要拉我去开房,我不会装女人那样别扭,不会说"mmmm讨厌啦" 那么雌性。
我们喝酒骂粗活,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的关系。

可是进了房间,我就忽然间变成被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期待被他征服。
第一个步骤就是他自己很快就脱光衣服。然后他慢慢地一件一件地把我的衣服 剥落,最后到底裤,我的最后的底线,我要他亲自慢慢脱,我也微微地弯腰,向他屈服弯腰。

在镜子面前,我们的雌雄角色很分明。这个仪式就是我愿意把我的肉体毫无保留地交了给他处置。从那个时候起,雄性的我已经不存在了。他可以放心地把我当作女人来操。我会有女人那种快,也会像女人那样地淫荡。

以前我是必须被粗暴地按住来操我才能够进入这种心态。那是因为我的内心里面的挣扎必须要被男人毁灭掉我的顽固的男性尊严。

可是经过几次被他征服后,我的脑袋里面已经承认他是我的男人。他只要把我的衣服脱掉我就已经很兴奋立刻进入女人的心态。

第二个步骤就是轮到他的心态的要求,我必须在他的面前屈服弯腰,摆出我的屁股给他检验承认我是他的附属品。

过后,他要我做什么我都服从。他要我 為他吹蕭奏曲其实太过普通的玩意。我会跪下来好好地吸,他的爽就是我的满意。这些只是前戏罢了。

交配才是真正的大戏。我们俩都同时一起获得很激烈的欢愉。那种抽插的摩擦是双面地刺激他的棒和我的穴。

匿叔

Hezt 說...

●熊妮子匿叔:給這位賣藥佬收服了,看來他給你下了一些「春藥」,否則你怎會被他情迷?是他的鵰嗎?還是他那能干的技巧與姿勢?又或許是你倆都曾經有妻,曾經有妻而是天涯人?

而且照你所說,他過後猛肏你時,看來你的屄已形同玻璃鞋找到了主人。有沒有想過來場三人行?或許,看著他肏別人,來看看自己是否有醋意?

我有感覺到你對這位賣藥佬有一絲絲的愛意。因為你寧愿交付予他,難道純粹是肉體上的交付?心意一點也沒有傾向他那邊嗎?從實招來吧!咭咭。

匿名 說...

很简单,他是壮又帅。可是像我那么样,穷鬼一个。大家同病相怜,天涯沦落人,彼此得到安慰。

你情我愿,当然有机会享受性爱我们哪里肯放过呢。他的功夫很了的,我的耐操,彼此玻璃鞋找到了主人。

已经说过,我不喜欢3P。是啊,我会吃醋。我们交配很凶猛,不想被别人干扰,打断我们的激动。

呵呵人非草木,是啊我们有点感情,只是多濃我也不清楚那是性那是爱。

前天,我已经顺其自然地让他不戴套把他的子子孙孙射进我的体内了。百感交接,被他真正做到交配。那白白的精液从我的穴流出来,又爱又怕又爽又后悔。死就死吧,反正我的命根本不值钱。

看到我那流着精液的穴,他立刻就被刺激又立刻插我。简直是个色魔。。呵呵

我就开玩笑地说要收钱喔。谁知道他真的拿rm500给我。我暗高兴当然收起来。

当他射进第二炮,我那腥味重,精液流满屁股。他摸一摸,说要收配种费。看看他手的精液多充足,他是独一无二的种马吧。一炮要收费500,二炮要收800,有折扣喔。

你妈的,我说500算了。我请喝酒。

匿叔

Hezt 說...

●熊妮子匿叔:再一次讀到你的真情告白。我可以正式告知說:你發姣了。哈哈。讀著你們肉汁四濺的文字時,我還以為你會訴說著你如何被口爆吞精當吃補。我想你的賣藥佬看著你吞精,會變得更色魔。

可能這樣他給你一千馬幣。

話說回頭,他為你「配種」後給了500令吉,真的好多耶。可見他也認了你是他的人,付錢給你當家用。

那麼無套肉博有沒有更加爽快一點?比如插插下,就換個地方由南到北來鑽?

我很想再聽聽你為他做過什麼你覺得自己很下賤的事情。咭咭咭。

匿名 說...

呵呵,匿叔,你果然會享受,做零號就是要這樣才盡興,以前我長達三年的炮友及後來的男友都是無套射到我的洞滿滿的,有時射了就插著從後抱著我入睡,不給我去排出清洗,早上醒來就再插入,潤滑劑都不用了。

有時也會插到要射時拔出,直接插入我的口才射。相信他遲早會用這招來“對付”你的。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Hezt 兄,
你问“ 我很想再聽聽你為他做過什麼你覺得自己很下賤的事情。咭咭咭。 ”
好吧,既然那样我就把我以前不敢说的都说。我知道你们一定把我看扁了。

有一晚他说没有空。我经过酒吧见到小龙女。这个小龙女很喜欢我,要我做她的纸上老公,那么她可以留在大马,在酒吧长留赚钱。

她说需要钱回中国过年。算我便宜 。小龙女是上等货哦,身材没得顶,皮肤白又嫩。她是高级货,不是随便卖的。听说一晚要RM1000以上哦。还要挑客。

她肯算我便宜也是有目的的吧。我跟她讨价,就上房间。果然没得顶,滑溜溜。手,口和屌感都让我得到男人征服女人的威风。她真的很喜欢我吗?我都有点动心了。

做完了出来,在楼下碰巧遇到卖药佬。当时我跟她正在谈论做她的纸上老公的条件。

他二话不说就要拉我去开房。她看着他的猴急的样子好奇怪。还说楼上的女人不是我的胃口。我立刻就傻掉,脸红。我叫她改天再谈。她就走开。可是她当然见到我们上楼去。

看他那猴急的样子,我们进了房间,我自然自动脱光光,趴在床上,让他发泄一天的辛劳。我也明白,辛苦了一天,不只是疲倦,是一种集中在性器官的压迫,要发泄出来时最舒服的。要好好地干才可以。

他立刻就抓住我的肉体狠狠地发泄。看着镜子,他妈的,15分钟前,我是那威风凛凛的男人在干女人。同样的床,同样的位置,反过来我做他的女人趴下,他就在我上面狠狠地干死我。虽然有带套,她的淫水还流满我的耻毛,到现在还有点湿。

起初我感觉有点不甘心情愿。但是这个男人实在太厉害了,狠狠地抽插几下,我的感觉就来了。噢我的天啊,我的脸上淫荡表情跟她的一样的啊。那么我正在享受的感觉一定跟她的一模一样了。

下来的淫叫声,她叫我好老公。。。我。。我。。他妈的。。也是叫他好老公。。。大力一点。。。噢我不就是她了吗?

他的手绕过前面来玩我的胸部,那捏捏和揉揉根本就是一样的啊。他的大力的撞击啪啪声响也是一样。我弄到她欲仙欲死,现在我也欲仙欲死。。。

正当我已经做了他的女人,下来我才发现他做男人的本领比我还要强暴的多了。他的劲一来就开始发暴了。他拍打我的屁股,抓住我的头,扭我的肩膀和手臂。。。他说过他那样做是要我全身的肌肉拉紧突起,发起我男人应付打斗的粗犷样子。。。

再望镜子的我现在的肌肉发达以打斗的姿势被他不当作是人地暴力奸污。。。我刚才干她也没有这么粗暴。。。女人是受不了的。。。但是现在我是愿意的。。。我遭受的跟她遭受的分开不一样了。。。

那种刺激比干女人还HIGH。。。那么我现在是比女人还要贱呢还是我的粗犷样子依然算是男人呢?难怪他见到她也不会动心。他也说过我比女人更好玩。

当他要到高潮时,猴急的立刻把我当吹起娃娃地爆力地翻过来,然后爆力地推高我的腿,爆力地分开我的大腿。。。

就在那一瞬间,忽然之间他停了下来。。。摸摸我那湿的耻毛。。。把他的手指闻一闻。。。
“怎么。。。这是女人的淫水吗?”

这种东西是骗不了他的,我只好点点头认了。
“啊是刚才那只鸡啊。。。?!!”好大声的喊,吓了我一跳。

我都不知道要不要SAY SORRY 。。。吓得我六神无主了。
他会介意啊?他的表情好奇怪。。。看着我。。。

“你竟然敢偷吃,还跟鸡偷吃。。。你不可以忍一忍等我找你吗? 死姣婆,我。。我要打死你。。。”
啪啪地受了他的两巴掌。。。

两巴掌根本不会痛,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发那么大的火。。。叫鸡而已嘛,又不是被男人干我的屁股把我的洞弄松弛,变成二手货。。。

我赶快SAY SORRY 。他拿起床前的可乐瓶子,哗吓了我一跳,赶快用枕头护着我的脸。。。准备被他打了。。。

只感到有硬硬的东西插进我的洞里来。。。拉开枕头看。。啊。。他用可乐瓶子插我啊。。。

我低声哀求地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啪啪地又受了他的两巴掌。。。

“因为我以为我已经成功地把你征服,每次你都对我服服帖帖的。。。我不必脱你的衣服,你就主动地趴下来。。。多么喜欢我干你的穴。。。我是多么地兴奋来满足你。。。你把我变到喜欢男人。。。我以为你也只喜欢男人。。。我们是真心喜欢的。。。
每次我都以为我把你干到欲仙欲死。。。我是多么地骄傲啊。。。但是你还是喜欢女人啊。。。那。。。那。。。你每次是装欲仙欲死来骗我啊。。。为什么!!!你把我变GAY但是你就不是GAY!!!” 好大声地骂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凶了。我SAY SORRY 然后说,“我每次是真的欲仙欲死,为了满足你我什麽男人尊严都没有了。。。我什麽都受你的。。。好。。。你可以用那瓶子惩罚我吧。。。只要是你玩我的肉体,我什么都给你。。。我甘愿服从你。。。”

我把腿分开,他毫无留情地大力插进我的穴,我们望着那瓶颈进去。。。他推到那瓶颈粗大的部分已经把我撑开到极限。。。要是他继续硬来我就肯定肛门裂开流血。。。我哀求地望着他。。。他冷冷地哼,继续推。。。我痛地自然把腿分的更加开来把肛门加大。。。痛啊。。。我只好望着镜子的我来分散我的痛。。。那个脚开叉到一字的男人是我吗。。。那个瓶子在我的肛门实在太夸张了。。。我。。。我。。。在受酷刑。。。以前看SM的片我都感觉恶心极了。。。现在的我的样子真的感觉恶心极了。。。

要是我现在反抗,是很容易的事。我跟他的体型都差不多。我只好叹声,低声哀求,”不要啊。。。“

他向我对望,我以最卑微的眼神回他,”我已经把身体交给你,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忍心伤害我吗? “

他的眼神是,”我要看你为我受点痛,你挨得过,我就相信你。“

大家都是男人,见过XXXX片里的拳交,他是知道那整个瓶子绝对能够进我的穴里面,我是会受点伤。我也知道不会死人,他要做我也只好准备受了。

我握紧拳头,拉紧肌肉,。。。大大地吸口气把胸肌涨大。。。准备好了。。眼神呆呆望着他。。。来吧。。。。

忽然间,他拔掉瓶子,然后飞快地插进来。。。我的样子引诱了他好像疯狂的野兽地又干又抓又捏又拍打。。。我被他刺激到也疯狂淫叫,全身扭动好像在抽筋。。。我们从来都没有这么疯狂地交配过,全身肌肉勃起,两个男人好像在打架。我是受他打。

当他高潮喷射进我的体内,我的感应特别敏感,那热热火火的液体把我也弄到自射。看着我那白白的精液他大吼。

他倒在我的身上,他的男性器官留在我的体内,液体却缓缓地流出来,湿了我的屁股。我拿起他的手往我的屁股摸着,”你好厉害噢,我里面外面都是你的精了,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以后我不会去找女人了“

”我的下面很痛啊,请你检查我为你受罚的肉体,看看我有没有为你流血“

他把我的腿分叉,好像第一次那样来验我的屁股。然后他竟然又把瓶子插进去。我凄惨地啊啊痛 。

刚才他根本就看不到我的穴有伤。原来他用瓶子来收我的淫液给我看。在那玻璃瓶颈上,那腥味的液体,很明显地有点很微微的血丝。他说这是擦伤而已。

那天晚上我们在那里过夜,他的怪癖就是喜欢把他的子孙根留在我的穴里面,抱着我睡。

他也要了我第二次。虽然我痛,他也知道的。可是痛爽無間,他要我以痛来受他的厉害,我反而感到更加爽。。。

Samz 說...

匿叔
那这是爱吗?
还有下文吗?

匿名 說...

簡直可以把這個當劇本賣給日本那些製作公司,改改人名地點就可以開拍了!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匿叔:看來你對這位賣藥佬玩射鵰遊戲玩得難捨難分了,連受酷刑都甘之如飴?看來你要變黑瓣菊花了!咭咭。

只是不明白他明明就是GAY嘛,卻說你弄到他是(牛不喝水就不能強按頭)

他除了殘暴待你,有沒有為你做過「毒龍鑽」?你的慾仙慾死還有哪幾回?


Hezt 說...

●BOTTOMHH:我也有同感。匿叔的故事太奇情了。或許真的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寫到那樣入骨。哈哈。

只是我一直好奇男人的奶在發情時會怎樣發漲?(怎麼我不會?)

匿名 說...

Samz,
那当然不是真爱啦。只是那个男人就算不是真正爱我,他也会像多数的男人那样地有强大的占有欲。
就是要占有我的身体。

Hezt, Bottomhh,
你们想到那里去了。他是说要用 酷刑,我是准备受的了。后来他实在下不了毒手。你们没有读到他忽然间拔掉瓶子吗?你们只是脑海读到你们想要我被 酷刑吧。你们真的好坏喔。

那些血丝是激烈的性交所发生的摩擦伤啦。下面有写吖,你们又想歪到那里去了。
那个瓶颈只有普通人的jj那么样粗大而已,我又不是处男,当然不会伤到我啦。

你们没有见过拳交吗?那个小瓶子根本就比拳头粗小很多啦。我想我应该可以受得住的。我想要是變黑瓣菊花,我也认命了。是的,我真的很喜欢他。被他像女人那么样交配,我实在爽到无法形容的欲仙欲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吃药厉害还是什么,他每次抽插又狠又能耐几分钟,我感觉到他的jj差不多会插到我的喉咙。我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凶猛的男人。

我们的身材差不多一样,可是在他的面前,我立刻就软弱掉,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好像小女人那样,都不知道怎么样形容我怎么摆那些很羞人的姿势引诱他,被他操到好像布娃娃那么样全身震动,被肏完了喜欢依偎在他的胸膛。他也有个怪癖,很喜欢检查我的洞,看看他的精液流出来。当然他很会同时用毒龙钻来伺候我来给我开门的前戏。就算是被他操完了,他还是喜欢舔舔我的洞因为那是他占有我的痕迹。他的性欲就是特别旺盛。

说真的,我的淫荡也有点被他弄到邪邪念了。那个酷刑在我的心里其实也有点想试一试。那个特别的痛会不会给我特别的爽,会不会比被他操到欲仙欲死更加爽几倍吗?有这么诱人的爽,我难免有点心动了。可是我还是不经意地写我不愿意。就是那么矛盾的啦。s&m 那么重味的玩游戏,心里还是怕会回不了头。

我也告诉我自己,就算是我要试一试s&m,这个男人正是我要把我的肉体交托的最好的人了。以后都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男人再出现呢?还是现在应该好好把握机会呢?

所以我的眼神就羞达达地说我愿意受,然后闭上眼睛,吸气,挺胸,准备接受更加强烈的痛以为会得到更加强烈的爽。可是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有下毒手。

我跟他说被他体罚只是讨好他的男人的优越感罢了。你们怎么那么单纯啊 呵呵

我说的是吸气挺胸,不是奶涨啊,你看到哪里去了? 呵呵 其实你的奶也会感觉涨吧。 我的会啊,当然没有挺胸时候涨到那么大。男人的奶功能其实跟女人一样的。

很多男人都死都不肯承认自己是gay的喔。尤其是那些很凶猛的男人。他简直把我当女人来操。我的洞他也说是hai long。那么他检查我的洞所说的淫秽语,儿童不宜喔。你们肯定是受不了。我就喜欢喔。我的小女人心态就是喜欢被他蹂躏。

匿叔

Hezt 說...

●匿叔:賣藥佬說的了什麼你喜歡聽的「情話」?說來分享嘛!

既然他與他身材差不多,他那兒也不見你提說是特別的勁,只是或者就是抽送夠猛悍,那麼他是夠變態而吸引你嗎?:)

最近你都沒有再應戰了?

匿名 說...

Hezt 兄,
那种话,还不是xx 屌 yy 屌 xxxx 屌 屌 。我被屌到要死要活的。
对我来说,男人 屌人抽插的凶猛最重要。那是需要很强的腰力和体力。我看我自己都没办法做一分钟。他可以不停止地 屌5分钟。你有试过不停高潮5分钟而不射吗?他妈的,爽到我要昏死过去。
想要变态的人是我啦,不是他。我想要更加爽因为我以为他能够做到的。

最近没有应战了。他已经去了新加坡赚钱了。
最近心情闷闷不乐,对其他男人没有兴趣。
起初我好怕,如果我被他屌到变骚0,整天需要男人来满足我。以后我要怎么办啊。

我们已经讲很清楚了。为了生活,他必须到处去赚钱。我又没有本事跟他去新加坡。大家就不要说爱不爱了。我们这种低层的贱人,什么都没有就只好认命吧。不然真的会饿死的。

我们只好玩大人游戏,你情我愿来满足彼此的性需要。他要做公的,我要做母的,这种交配的爽,又不用花什么钱。一有机会我们就玩到尽,因为我们没有明天。

我最喜欢被他慢慢地脱衣服,享受慢慢被他征服从男人变女人。我满身不错的肌肉的男儿身,在镜子面前被他当作女人那么样屌,又羞耻又爽。看着他的肉棒在我里面抽抽插插的那么厉害。

有时候又等不及,一进房门,自己剥光衣服,好像姣婆那样趴在床边要他立刻屌死我。那个时候是我最淫荡的心态,也是需要他最粗暴的交配。打打骂骂,又捏又甩,又压又咬,他都会满足我。只差在他没有把我绑起来,用裤带来鞭打。

在疯狂的性高潮的时候,我曾经要他那么样玩,他就不肯。当疯狂过后,人清醒过来,我骂我自己变态。

现在他不在,我感到好像很满足。什么样刺激好玩的都玩过了。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我反而没有什么欲望了。对其它男人都看不上眼了。

匿叔

阿 說...

不停抽插五分钟很久吗?我以为这是正常的哩,我喜欢的人,没干少过十五分钟的,断断续续超过半小时也正常啊。

Hezt 說...

●匿叔:在銷魂後現在就黯然神傷。可憐你了。有沒有南下會情郎一下?他上回不是一次過給了你500令吉「打種費」嗎?就花掉那錢來見他吧?

五分鐘不間斷地抽插,若是每分鐘有70下,那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不過我在參色奶茶裡寫的重吉,就是現在留言的這系列文章啦,則是比這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或許你該找一些野性一些、年輕一些的弟弟來當你的一號,你可能再大開眼界。

我很想聽你與你老婆,還有你未「變身反串」前的故事。說來聽聽吧!

Hezt 說...

●阿:可能匿叔所指的5分鐘內每一次沖擊的力道都是兇猛有力,而且是連綿不絕的那種,有些人的五分鐘是斷斷續續或是後繼無力的。所以才叫匿叔銷魂淫叫。哈哈。

Alfred X 說...

匿叔:以你的经历与文采足以开博分享个人的艳史和艳照,肯定高朋满座。

阿 說...

兴奋时连续猛烈五分钟应该没问题,只是有时兴奋过度,随时会射。

匿名 說...



你是零號還是一號?
隨時會射的一號是控制能力不夠強,我以前的馬來炮友可以連續抽插我超過半小時,沒有間斷,我想應該是每秒一下,都不會射,我們每次開房都拿兩小時,除了之前的愛撫接吻前戲以及我替他口交加之後洗澡小休,他插在我裡面是超過一小時,每次都插到我開著兩腿退房。

bottomhh@hotmail.com

匿名 說...

bottomhh 有了目标了。
我说的要狠,最少是每秒两下。你的太慢啦,在那里达达达,我的淫火起不来的。我要的是啪啪啪啪啪啪。。。。

匿叔

Hezt 說...

●匿叔:徇眾要求,你就開個部落格吧。哈哈。
還有先解答我的問題嘛。說說你未變身前的故事。

若是抽送時速是一秒鐘一下即一分鐘60下,我想你們要找到的機關鎗,一分鐘60發。你的賣藥佬可真做到如此?華人當中可算是異數吧。難怪肏得你痴心又迷戀。

匿名 說...

thanks for shar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