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6月1日星期五

萬家燈火






我問母親,「你多久沒有Ampang Park了?」

她說,「也快有20年了吧!」

我抬眼望一望這座歷史悠久的購物中心,總是覺得整個店舖的設計格局很怪,與當今的購物中心的格局是格格不入的。在長長的一個廊道中,這裡就像一座室內夜市場,人潮不多,可就是走廊中間設了檔口,以致很有壓迫感。

我還記得母親帶著我來逛這座購物中心時,還存在著一座遊樂場。我記得我嘟著嘴坐著旋轉木馬時,母親為我拍了一張照片。

那是學前年齡的記憶吧!

兩年前,我將這段小故事對一個男人說了出來,讓他走進我過去的世界中。

當時,我也很想回家告訴母親,「嘿,我今日去逛Ampang Park,你以前常帶我去的那個地方。」當時我是很想與母親一起懷舊一番的,可是總樣也說不出口──我無法與母親分享當時我心中那股喜悅,就是因為當時我是與一個男人重遊我兒時記憶的舊地。





而那天,由于情況特殊,我載著母親與姐姐來到Ampang Park。對于目前吉隆坡購物商場四處林立,一座鬧市裡的舊式商場販賣的只有舊時代的懷舊情緒,平日根本不會吸引到我們來光顧。

然而,我們那天一家聚首,還從下午逛到晚上,直至吃晚餐。這是我們近兩個月奔忙以來,第一次有機會聚在一起,為母親慶祝錯過的母親節。

所以,我們去了必勝客吃披薩。必勝客冷冷清清,我選了一張靠近窗口的位置,華燈初上的天空仍是碧藍色,但已是暮色四合了。上次我與他到來的時候,還是開齋節前呢!每張桌子都坐滿了人,在晚上7時許大家熱切地坐著,等待著開齋時刻,然后我們狼吞虎咽地渡過了一個晚餐時分。

而現在的必勝客,不是當時高朋滿座的景況。我的位置可以望見上次我坐過的那張桌子,現在是空空如也。

吃畢晚餐,我與家人還去逛屈臣氏和Guardian保健零售店,到最后母親又去了TC Permata超級市場買了一些蔬果。

我像在撿著兩年前走過的腳步,我與他,我們佇立在Guardian的架子上一起選安全套、我們在超市中一起選購蔬菜,他還問我要不要買一瓶果汁,因為那瓶果汁有贈送一個我認為很醜的水瓶…

我們后來再回到他的家中,拆開安全套上床、之后又喘著氣穿回褲子。

一切都遮蓋起來了。

然而,現在又掀起我的回憶禁區。





我陪著母親與姐姐走著天橋,重新回到Ampang Park對面的耀全大廈取車子。看到敦拉薩路奔騰的車水馬龍,這是一個美麗的天橋景觀,車子奔跑得急速,像整個城市的脈動。

車子疾速馳騁,是繁忙,也帶著一種落寞感。

然而,再抬眼時更可以望見發亮的雙峰塔,像是夜晚的科幻晶體。姐姐對母親指著這座唯一可觀的夜晚樓景,母親也盛讚著這是一座美麗的建築物。

從此岸到彼岸,我們回到了耀全大廈,一座沉寂的孤島。母親說,想不到未到晚上九時全部店舖都關門了,事實上這座購物商場的店舖都是空置的──

我還想補充……是啊,上次我還與那個男人一起手牽手在這裡逛過呢!這裡曾經是我們踏出衣櫃的第一個公共場所呢!

當然,我沒有說出口。

我們驅車回家了。我還是充當司機,只是轎車的乘客換了我的家人,幾個人擠在一座小車子中,再回到家擠在一個小小的家中。

在夜未央的歸途上,我突然想起「物是人非」是我的心情寫照。

回家了。我的每個夜晚都會在這個家渡過,沒有外宿眠宵,沒有夜夜笙歌,這一個晚上我還陪著家人一起重溫兒時的舊夢,母親顯得有疲態,但是她的興致很高。

我覺得自己好像完成了一項承諾,因為當時我與他走在這座購物商場時,我對自己說,一定要找一天陪母親重新來這個地方,讓她找回一些舊時光。

萬家燈火回眸處,這是不是叫「浪子回頭」呢?



我驀然想起,那天我在加州健身中心出來后,見到一個人坐在摩哆上,乍看之下好像是他。我再定睛望了他一眼,再打量那輛摩哆車,發覺那只是面容相似的一個陌生人,也不是他慣常所乘坐的本田摩哆…

9 口禁果:

匿名 說...

嗨hezt兄,
你根本忘不了他,
竟然他可以长驻你心,
为何不“浪子回头”呢?
这都是你可以选择的。

clem

阿洛 說...

家永远是我们的避风港。

~Keric 盶祎 說...

你应该唱最近很Hits的一首歌-[我怀念的]。

他已经深深烙印在你的生命里,永不磨灭。

他还好吗?

Stevie 說...

Hezt,

Wish you well, I wouldn't be too harsh to you, forgetting him may be the correct thing to do, since you can't seem to do just that, just let it be. By the way, I have just ended my latest affair & back to singleton life.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simply make you stronger.

IceAce 說...

你无时无刻的想起他,代表你对这感情相当注重,但是,他有想起过你吗?他有承认过自己骗你吗?他对于自己的谎话有没有歉意呢?
我是完全不能体会你的感受,我也有想念过一些以前见过的男子,不过当我仔细的分析后,我发现我只是想念那些性,对于他们的生活的行为完全一无所知,所以我也不觉得那叫做感情,而只是一时的迷惑而已。
从来都不觉得性伴侣可以成为情侣的,因为从一开始大家都不打算了解彼此的内心世界。

teddie 說...

there are many "fake" straight guy and "fake" PLU in the market,

be careful...

forget and forgive...

give urself a way out.

Hezt 說...

謝謝各位的意見。
或許,懷念成為自己不可自拔的習慣。
有時,舊夢會易于使人耽溺。
但是生活還是會持續中,而近來真的比較忙碌。忙碌時會使人較為容易昏庸。

Stevie:你又恢復單身了?總該會有自己的原因吧。

希望這樣的過程不會導致你太累。


iceace:人非草木啊。
我與他之間還有一些非常細節的東西並沒有寫出來,所以,還是不會這樣容易忘記的。我珍惜我們擁有過的時間。

當然,就是想到他的歉意與謊言時,我也是很憤怒,所以我並沒有再聯絡他了。

Yukimachi 說...

小时候Ampang Park也是我的梦幻乐园。那时候,Ampang Park是回Seri Gombak必经之路。每次经过那儿都心里暗暗期望爸爸能把车驶进去,到了回教基金大厦的交通灯前,心里就像等着开彩的结果。那时候真的一点点小事情都很容易让人开心......

Stevie 說...

It's indeed tiring to date & un-date, attached & un-attached. It was the right atmosphere, right moment, only realized it was the wrong person in the midst of falling into it. That's life, c'est la vi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