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1月8日星期四

霓裳以外的幻滅

在美國熱播的《Hero》連續片中,各式各樣的魔幻超能力都繁華似錦般地紛呈,然而其中一個叫作Candice的美女配角擅于製造幻覺。她可用障眼法、掩眼術將別人置身于一個虛假的情境中而信以為真,而她自己也會變身,就如同X-Men裡的Mystique的角色。

換言之,這角色的主要超能力就像電動遊戲中的Virtual Reality或Role Playing。

我剛看到最新第二季的第三集時,那一直都還未死去的奸角Sylar,竟然將這Candice砸死了。

鏡頭一轉時,那Sylar看到倒臥在地上的美女,竟然變成一座痴肥如巨山的女人時,他看著伏屍的她冷笑:“so this is what you really look like. So silly, trying to be something that you’re not…it wasn't all for nothing.”

看到這一幕時我也是有些意外,因為Candice在詐騙其他人時,原來這也不是她的真面孔。自欺欺人,竟是如此徹底的詮釋。



其實,這讓我想起很多時候,我在健身中心裡所遇到的各種怪趣人物──他可以在沖涼間裡半掩著簾幕,然后自我陶醉地自慰著,可是他不是孔雀;又或者在桑拿室裡裝模作樣地提起毛巾抹臉,然后就讓自己緊繃的下體彈跳出來,可是他只是一嚿砍起來都裝不完的一樽排骨。

有很多時候,這些烏鴉、排骨或滴油叉燒等從未在你的生命中出現過的,更沒有與你在生活中擦身而過。他們在與你見面之前,是全然的一個陌生人。

但是,他讓你一見到他時,他就赤裸裸地將整幅身軀絲毫不吝嗇地展露出來,讓自己的真面目曝光。

他會將自己物化,形成一個展覽品一樣陳列,可是又一方面又要告訴別人他是有血有肉的人,否則他不會將自己的龜頭硬谷成紫紅色,或是迸裂出肌膚下的暴青筋,證明自己是充血的動物。但是,在那個時候,他們的性器官不再是「私處」,而只是幾斤兩的下半身。

我有時也會好奇,怎麼大家都是在同一間健身中心裡出入,為什麼只會在沖涼間、蒸氣房或是桑拿室裡見到他們而已?難道他們只是在這些要脫衣的地方出入?

后來,我陸續好幾次都看到他們耍出如此的殺手鐧後,漸已司空見慣,他們就是要這樣與陌生人溝通,只求一場肢體發洩,以及一場肉慾與精液橫流的接觸。

我只是以他們的身型、肌肉鬆垮程度或是沾濕后地耷拉的髮型情況來記住他們,又或是他們在簾幕后的一抺眼角作印象。對于外表真的是非我那杯茶的仁兄而言,我是抱歉又冒犯地對他們說「不」。

可是,到底他們平時是長成什麼樣子的呢?



有一次,我在騎著有氧腳踏車時,與正在進行著的熱舞班的學員遙遙相對。隔著透明的玻璃牆,每個學員隨著大隊跳熱舞的姿勢,縱身歡舞。你可以看到不少人是多麼放縱與投入在音樂中硬扭著身體,還有像嗑毒般地晃著搖著,有者甚至脫離節奏,自己跳自己的步奏。

然后,我就看到了裡邊有一個很熟悉的樣子,似曾相識,但又全然陌生。我看著他以柳條般地婀娜多姿搖拗著身軀時,那股風騷味破牆而出,聞風而至。他十分努力地跟著指導員在舞動,連拋一個眼神都有渾然天成的媚態、闔上眼皮時更有一種故作優雅的矜持,十指的手勢更是纖弱無力。

他是穿著一條緊繃的運動褲,將他瘦骨嶙峋的下半身牢牢地套緊著,他的臀部更是扁平坦坦…

這是美嗎?這是媚嗎?這是男人嗎?

我才想起,就是他!──他在沖涼間裡不斷地按壓著沐浴露dispenser來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舉起槍桿子向我「示威」時,卻讓我驀然發覺他頸項上橫斜的頸紋而打退堂鼓。

我看到他整幅裝扮時,腦海也閃過他在猛晃著那根發硬的陽具時的畫面。

原來,他穿上衣服后,在「非物化」的時刻,就是一個唱戲花旦,這就是他平時的樣子。

到底哪一個才是他的真臉孔?或是原本的臉孔?



有時,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相信什麼好呢?同志們互相使著障眼法,迷惑著你的視覺,欺騙著你的感覺,原來他們是自己騙自己。

但有時,他們什麼也不穿了,對你展示出平日衣襟下裹藏的胸肌、對你暴露出褲襠裡收容著的陽具與一大堆恥毛,他們是以最原始的血肉皮囊,以一介肉身要求你接受他,但,這最原始的狀態,並不是他們真正的面貌。

而在那時,只有通過衣物與蔽身之物來表達自己,才讓其他人捉清楚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打扮與舉手投足,其實就是一種幻覺,否則不會有那麼一句老話:「先敬羅衣后敬人」,然而當一個一絲不掛時,他也是製造著另一種幻覺。

到底什麼是真實呢?內在的真善美?所以這就叫做「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不知道同志之間是否真的有測謊器。但無法測謊,現實生活也沒有超能力般的英雄人物,我們就繼續在電動遊戲裡的虛無幻滅間,即使有時會出塵脫俗地清醒一刻。但在射精前,仍會享受別人給我們的幻覺,又或者在自製的幻象消受著,戲遊人生,遊戲人間。

5 口禁果:

Stevie 說...

Hezt,

You seem to be quite "marketable", so how is the new hook-up like? Maybe I'm wrong, this may be just a different side of you in the virtual world & the actual you may differ.

Live life cool,
Stevie

Hezt 說...

Stevie:哈哈,我也是另一個candice。所以,別幻想我,也勿相信我。一切內容,純屬亦真亦假。:)

ed_lam 說...

Hezt!
跟进您每一页都让我感触很多!谢谢您

Hezt 說...

ed_lam:謝謝。希望不會讓你勾起不開心的事情。

IceAce 說...

反正每个人都在玩游戏,在ENDING过后了就随地一丢,就结束了。要重玩吗?SORRY,没有时间,还有更多好游戏等我玩呢。
只靠原始形态来吸引别人一旦新鲜感过了就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空洞无物的驱壳,也许里面有物,但别人却不想去发掘其里面的美,因为那太花时间了。
很多那些没有外表也没有内在的人看到别人玩游戏而自己也去玩一份,却不懂自己根本没有本钱玩。
目前对同志的品行分数严重看不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