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1月1日星期四

雖然不過所以

我的辦公桌又丟了一堆文件檔來。上司說,這是你需要額外做的東西,因為blah blah blah,這只是舉手之勞…

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不叫另一個無聊廢材去做,這些舉手之勞他是做得來吧!

后來,我就聽到上司對我做出這樣的告白──
~我們會施大棒來對付他,但不是今天。
~我們很想今天出手鏟除他,但是顧慮到會影響大局。
~我們有盡力去安排他工作,但是他就是推不動。
~我們知道大家工作量不平衡,但這需要體諒。
~像他這樣一種人,在公司任何一個部門都有,但是我們能怎樣?
~我們知道這種工作環境大家會氣餒,但是這種日子不會長久。
~我們知道像他這種人工作能力不達標,但是之前有眼無珠的主管已擢升他了,那又怎樣?
~我們知道擢升他后享有高薪而沒好好表現是不應該,但你要知道降他級是很困難的…

還有更多更多,都是「…會…怎樣怎樣,不過/但是……」形式的辯白與宣誓。

我深深地吸一口氣,靜靜地聽著,有很多要說的話,就卡在喉嚨間。

總之,「左右為難」、「進退失據」、「內外夾攻」、「裡外不是人」、「背腹受敵」都是上司最最最由衷的心底話──你不能怪他無法為你解決壓彎肩膀上的工作量,因為他是天底下最可憐的人,也似天底下一般否認自己無能的上司。

而為什麼我在無可卸下自己的職責時,我還得聆聽你自己解決不了的煩惱?

所以,面對最可憐的人,我們不得不慷慨施捨自己的勞力與精力──這情況像一大隊人在沖刺著上山,但是有些懶骨頭走不動不用緊,他還呼呼喝喝地乘轎上山,而你就做了他的轎夫。

但是公司是福利部門嗎?一個商業機構是廢才收留所嗎?一個小職員就要做別人的轎夫嗎?一個「能者多勞」的屁話就能奴役別人嗎?

我寧愿不要聽這樣的口水解釋,這等于讓我更感到窒息。我也寧愿不再投訴默默承受,留一口氣讓自己活,也愿用怒吼出來生氣。

我只是「嗯嗯嗯」地聽著后,然后說:「好了,我要回去做事情了。」

驀然覺得,有時挨罵不受氣,受氣的是知道自己委屈了,還得裝作若無其事。

2 口禁果:

~:*:白雪不是公主:*:~ 說...

如果他真的有什么很强的理由炒你的话,
就叫他放手一试咯....他有看你blog的吗?

Simon Jim 說...

你那段懶骨、爬山、抬轎的比與非常非常非常的精闢。我要和我同事分享!!!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