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1月21日星期三

抽屜記

曼谷遊*1/2007

店員說:泰國傳統按摩就在樓上。所以,我就拋下了在樓下做腳底按摩的林森等人,一個人逕自爬到樓上。

整個大堂般的二樓沒有任何顧客,靜悄悄,而且漆黑沉暗一片。一位胖墩墩,但不至于是滴油叉燒的男子按摩師走上來,取出一套寬鬆的睡衣褲給我換上。

怎麼這樣黑?但我還是看到每張床都像手術台一樣,有一圈的圍簾,所以我和衣換上睡褲,但保留著內褲。

過后,我按照按摩師的吩咐,躺下。他為我從腳底開始按摩。事實上這不是我第一次接受泰國傳統按摩,按摩師每個動作大概也有些印象。

從腳底,到小腿肚,沿自大腿時,先是左腳,接著才是右腳。下半身結束后,上半身按摩才開始,更會是翻來覆去般地模式,我也大概知道。

按摩師的樣子我真的沒甚什麼看清楚,拉上圍簾后只是我與他的世界,我只在黑暗中看到他那排發亮的牙齒。他沒也多說什麼,在用濕布揩一揩我的兩腳板后,就開始工作。

他趺坐著為我按摩左腳。但是我卻沒有什麼疼痛的感覺,是他的力度不足,還是我的經脈並沒有阻塞?(他們說一旦被按至疼痛無比,意味著該身體部份有問題)

我是仰躺著,閉上眼睛,享受著那片刻的靜謐。可是,當他的手指爬到來我的大腿時,我卻開始有些警戒性。搓搓捏捏,他將我的小腿盤架在他的趺坐的腿上,然后用手肘夾著我的大腿內側時,他就開始入侵我的下半身疆域了。

他的手肘有意無意地,就會用上臂肌(tricep)碰到我的下體,每碰觸一下,我就沉陷入在泰國輕快鐵站裡見到的Auntie Annes’的迴旋麵包在發酵的廣告畫面,一下子就鼓漲起來。而那大腿內側的部份像是平日深藏不露的地雷區,經由別人一踏入,似乎就快要爆發了。

我的腳板,就被他放在他趺坐的腿彎中,與他褲襠是那樣地接近。可是,我將自己僵持著,保持著懸浮的力量,盡量不要墜入他的腿彎中心點。

可是,那種下半身的緊綳感的確是很難捺。

接著到右腳時,按摩師重蹈覆轍了。他用回同樣的招數來對我了。

黑暗的時候,會讓你忘掉自己,因為看不到自己平日的模樣。沉靜的時候,你卻聽到自己慾望裡的呼喊聲「要吧,就做吧,別管什麼了!」那呼聲越來越大聲,就伴著心跳聲在砰砰作響。

而我整個人,已依附在床上,我放下了防禦性,就任由他擺佈與操弄。我的慾望像被伏壓下來,然而像地底下的火山熔岩,滾滾地流著,但就是一層衣物裹囊著,像是一種尋求突破的掙扎。

我發覺他在按摩著我的掌心已發熱了。

當他重施故技時,一邊碰觸我的下半身時,再把我的腳板放在他盤坐的腿彎時,我索性就將腳板直搗禁區,用腳根去撩撥他的褲襠。

我感覺到,已有一棵大樹在發芽成長著。腳底是最觸感最遲鈍的部位,可是我仍然意識到他已膨脹起來了。

我又想起在《Ugly Betty》中Wilhemina在色誘著其上司Bradford時,伸出腿,用腳趾將地下的鉛筆赤腳挾起來的畫面,因為她Bradford對腳板有特殊的品味…

我看著他,他也睜開了眼睛望著我,然后漾起一彎笑臉,我看到烏黑中的一彎白,當然還有他一對似在說話的瞳孔。他若無其事,繼續按摩,然而紋路已走樣了,他是意淫式地按摩著,到最后整個手掌就放在我褲襠上摩娑著。

我看到他伸出了掌心,比出了一個手勢,那是5?不是,他凌空畫了500的字樣出來,然后再比手勢作上下搓揉狀。原來是如果十指雙飛,服務費用就是500泰銖。而事實上這泰國傳統按摩只收價250泰銖。我不知道500是附加成750泰銖,或是最后配套就是500泰銖。

我輕聲低語用英語問他時,他聽不明白,也說不出口,我想,我們的溝通還是回歸肢體動作,而非語言了。

無論如何,我就決定,不會另有所出。我搖著頭說「不」,他也君子風度地說OK。可是,兩隻手已不規舉地在亂摸著了。

當然,在這樣的情況下,難道我只是被揩油的份兒?儘管他非並是乳牛或帥哥,可是任由宰制般的懂況,我也需要反擊,這男人對待男人的方法。所以,我也回報著他,吸了一口氣,就伸手往他的褲襠裡探,緊緊地一抓。

我按著他的形狀,在漆黑中描摹出其形體。他已橫放了,長度並不是特別地驚人,卻是恰恰好。是細幼嗎?也不是。他施以曖昧、神秘的探索動作,在我的身體遊戈著。

他又對我伸出掌心比手勢,我還是說「不」。后來,他就將我翻過身來,讓我整個人伏臥著,我的世界像是倒轉了過來。他整個人就跨坐在我的大腿后側。

他忽爾正經地按摩著,但忽爾兩手會堂而皇之地往我下半身探,又或是往我的胸膛遊撫,揉著我的乳頭,出盡法寶,只是要我說yes。

可是,要將慾望商品化來販賣嗎?我需要用500泰銖來消費奔放的慾念嗎?這是商業化的交易,他的動作都是經過計算來進行。

我不理了,他對我如此,我也對他施以巡禮,我將手往后一伸,也觸到了他的下半身,隔著一層褲子,我感應著他那激凸的小山脈,像是燙燒著的鐵桿子。

他將身體移前來到我的臀部,刻意讓我的撅起了后臀,然后就開始伏在我身上磨蹭著。我的手就縮回來,但他又將我的手舉起,放在他褲襠上,要讓我接受他的一切。我索性就將他的褲扣剝下來,露出了他的內褲。

因此,他幾乎是赤裸著下半身,只穿著一件內褲,讓放在手中摸索著時,燙手,但溫潤。

我像探入了溫泉中找一根神秘的鈅匙,我撫著他內褲下的龜頭時,心底裡像夜中綻放著一朵曇花,起著震顫。這是一根魔力的鈅匙。只是我還不知道蘆山真面目。

他就對我舉攻著了。我們都穿著內褲,可是他用緊箝的兩腳跨夾著我的下半身,接著用他的下體磨杵著,直到我感覺到他一根東西置放在我的臀頰中。我動彈不得時,將自己堅定起來,想像著是一個強穩的壁櫥,而他就是我的抽屜,開開合合,我抵受著他從后「攻進」的力度時,一邊讓自己不易退縮。

那種肢體動作,像海浪拍岸。

他又將我的兩手放在兩旁,用十指嵌制著我,我感覺到自己像是一隻無法逃脫的野兔。又或者將他的一手偷襲包抄著我的胸膛,我也無力支開。

我也忘了他沖撞了多久,但是承受著這樣另類按摩時,我已氣喘吁吁。我們都達到高潮了嗎?我也聽到他在喘著氣,倒下來在我身后在我耳邊呼著。

我們什麼也沒有做到。然而,那似乎也是一種按摩,舒筋活骨。

到后來,他才清醒起來般,重新為我「正經」地按摩。這時他已將褲子穿好,恢復了正常裝扮。

當他將我扳直起身體盤坐著時,他轉到我身后,一邊按摩著我的背部,一邊上下其手。

那一刻真的很詭異,我一方面感到很溫馨,因那像激烈性愛后退潮期,但一方面又感到那是很真實的性愛。

但事實上,這是一場乾的活動。而剛才的那一幕有多少真實的情分?當他還是出示掌心,像央求我一樣地,要我付費,他就為我服務,我就知道,一切只有原始的慾望,但沒有真實的感情。

我在臨走前,有些小淘氣般地,我硬硬將他的褲頭扯下來,就是要瞧瞧剛才他那老二的傢伙到底是什麼模樣。他搖著頭說不,然而他另一方面也任由我剝著,我將他的內褲也扯脫開來。

然后,我看到了他的男根。我與它對望著。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在這場的敬禮中,我感覺到一種無以名狀的奇妙際遇。

我重新換衣下樓后,在燈光下看清楚這按摩師的模樣。不動聲色,他的笑容也收起來了,一臉端正地,像一個嚴肅的管家,他就是一幅忠厚老實的樣子。

他也端上了一杯清茶過來時,我在思索著,他真的是PLU嗎?或是gay for pay?

我不知道。我付出250泰銖時,也給了他50泰銖當小費。他只是微笑接過。

黑暗中的一切,就是雲淡風輕了。我走出店外街頭,已是熙來攘往的曼谷時分,沒有人會留意你身上的荒唐痕跡。






7 口禁果:

傑爾 說...

怎么這情況酷似我在曼谷按摩的遭遇般
不過他對我十分規矩
只是那雙手不斷地在我的三角部位徘旋
之后就。。。。
事后,他沒向我收任何extra change
而我害臊的不知所措,
和同僚付了錢后,
緊忙趕着走,
連小費的忘了給。
我真的入世未深,
這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形。

hezt
很喜歡你將文字將一切優美化了。。。

Wilson 說...

Love this article...很唯美
you have well denoted that lust cant be buy even you're horny-ing..
I gained something from you..hehe!

yhchin8 說...

雖然很唯美
還是想問你
這是...哪一家店?:p

匿名 說...

读起来感觉好象两个情侣在调情, 是你写得太好还是真的有如此“专业”的按摩师。。哈哈
我真的想知道是那家。。告诉我吧, 让我下回到曼谷是也去“考察体验”。。嘻!

Hezt 說...

傑爾:我也是一個「入世不深」的小伙子。:)之后你們沒有發生什麼事嗎?

wilson:是啊,付費來買一段感受,真的是很虛幻的。so,你下次也想去曼谷去試一試?

這篇文章唯美?或許在殘酷的事實背后,有時還是要美化一下不應看見的東西。

yhchin8和匿名者:我真的記不起那是哪一家店名。因為那一條街就有一大堆了,而且,我也不確定那是否是PLU味道的按摩店。

所以就誤打誤撞了。

yhchin8 說...

那..至少告訴我們哪條街吧...
我們自己爬上二樓去探索

Hezt 說...

yhchin8:我記得應該是Saladaeng輕快鐵站那條街附近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