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1月17日星期六

就在遙遠的附近

~機場.回眸


他回過頭來,遠眺著一個似乎沒有盡頭的遠處,綻開了最燦爛的笑容,然后舉起了掌心一直在招著手。

他是一個洋人,深褐色的髮色,不是那種典型的金髮美男子,牙齒是帶有假哨牙般的,所以笑容才那麼地渾然天成地快樂?他穿著一身休閒的外套衣,他轉過頭來時,每個排在他身后的等待出境的遊人,都可以看到他那般爽朗的笑容,還有兩頰泛青的暗影,那是五點鐘影子吧。

我望著他,幾乎每一分鐘他都轉頭來回望,一邊排隊等候移民處辦理出境手續。我很想和他一起回頭望,看看到底是誰在他的身后對望著他,為他送別。

可是,如果這樣做,就很刻意了。所以,我就欣賞著他的面相,看著他的眼睛,還有似乎按捺不住就要回頭奔跑的一剪背影。他的笑意是那麼地春風綠水,但是一對眼睛就是如此地渴望,他整個人就是那樣地眷戀不捨,他身后是有一個離不開,放不下的人吧?

那這個人,是否是一個漂亮的女士?
又或者,是一個帥哥?畢竟在泰國曼谷,同志公然在街上,並不會讓人覺得大驚小怪。

可是我不知道,我看著他每分鐘轉身一次的動作,再端視著他的手掌,他像贏得在大選后的中選者,捂著拳頭,旋即張開,即又矜持,但又熱情地揮著手,有時則熱情地送上飛吻。

過了片刻后,他就會背向著彼此,當時他一定滿腦子都是送別的人吧?所以,未到一分鐘,他又轉過身來望向遙遠,揮手,漾開笑顏。

在百般無聊著等著離開曼谷這萬象之都時,他就像一個演著啞劇的演員,旁若無人,我在心裡為他配上對白。

他會不會在心裡這樣說:「你等我,我就要回來了。我愛你……」

那為什麼他與這個心愛的人分開呢?是否是情非得已?他們幾時才再相會?他們將相隔天涯海角嗎?

我心裡轉著很多的問題。

這個陌生人那樣地賞心悅目,你可以在他深邃的目光中,知道他當時的世界,就只有身后的那個人。兩人就是要不看到對方彼此為止,才愿意真正地分開。

他辦理手續完畢后,離開櫃檯就要過關離境,準備登機了。他停下腳步,佇足一分鐘,對著遠處揮手告別,他與那個心上人越離越遠了,因為只要他一踏入登機處后,身后的影子就越來越小了。

這是一個溫馨的局面。你會看到他的笑容,還有那種患得患失的目光神采,我覺得這個洋人很幸福,即使他與另一個喜歡的人分離,但是他知道這個人是存在著的。

因為,愛就在遙遠的附近。


~機場外,不再回頭


我們從曼谷抵達吉隆坡時,已是暮色四合時分。我們將一個小時留在曼谷了,在吉隆坡廉價航空終站時,時間遠拋了我們一個小時。

我們三人乘搭巴士返回吉隆坡。買到車票時,巴士剛開走了,而需另等一小時才能上車。

又是另一小時。

上了巴士,三人各據一角的雙位座。巴士搭客寥寥可數。白麗蝦坐在我前面,林森坐在我右邊。

我聽到白麗蝦拿起手機說話,應該是與蜜運中的冼先生報著平安吧。我隱隱約約聽到的內容是交代著延誤的原因,然后一陣細語,再一陣浪笑聲。

窗外還是廉價終站的夜景,燈火闌珊,之后就是一片沉暗,我們就上路在高速大道,我們是風塵僕僕的倦鳥。回到吉隆坡,我就還原成一個社會要求我扮演的角色,從天上返落人間,一切打回原形。

沒久,林森也問我,可否借他手機,因為他的手機沒有電了,他說他要撥電話給他的BF柳琵琶報平安。

我將手機遞給他。然后也聽到他與另一端的柳琵琶說著話。聲音隱沒在馬來巴士司機狂放著的馬來流行曲中,我也聽不清楚。在引擎規律性的機械聲,摻雜著那些喧囂的旋律時,這是一個陌生又詭異的境界。

林森將手機還給我時,我才想起,我似乎沒有一個可以撥打電話報平安的男人、一個迎接著我回家的男人、一個我想要第一時間分享旅途歡悲喜樂的男人。

要報平安的,只是我的母親。

我想起幾個星期前看的2001年出品韓國片《求偶一支公》(I wish I had a wife),男主角在突然停電停駛的地鐵裡,才發覺在一片漆黑中,他看到週遭亮著閃光,其他乘客紛紛拿起手機來報平安。而他,竟然沒有一個撥電話的對象。

這叫人生如戲吧!

我望向窗外時,發覺窗外已飄起細雨,劃著車鏡,一痕又一痕地抽鞭著。我只有一個窗口,只有一個世界,只有一個人。

然后我想起一次在夜裡巴士行程中接到的電話。我對他說,我現在去著新加坡。他說,為什麼你沒有告訴我?我說,你人在家鄉啊。

我解釋一番后,他就與我聊起來。他對我說著他回家鄉的事情,他碰到了他的外甥,而那些外甥長大了越來越活潑了,纏著他不放求著要禮物。

接著他問我:你幾時要與我生個小孩?我們生個小孩好不好?如果生小孩,我們為他們取什麼名字好呢?

我捂著嘴巴吃吃地笑著,怕驚動當時身邊熟睡的搭客,暗罵他是否是瘋了?兩個男人怎樣生小孩?即使是可以生育,為什麼是我生,而不是他生?

但是,一切都留在身后了,我們的生命沒有再交集,我再也沒見到他了。

惦記著的,原來可以如此精緻到瑣碎,離開的只是在遙遠的附近。

后來,我打開了手機,寄了一個短訊給一個不是那麼熟悉的朋友說著一些廢話,似乎告訴著自己:我並沒有這樣的寂寞與無聊。

13 口禁果:

Stevie 說...

Hezt,

Seems like everyone I know has gone for a holiday during the last season of the year, I'm too away from home but for work for one entire month... "Life oh life oh life..."

By the way, what is 五點鐘的鬚根? You are making the blog so much Wong Kar Wai's production in split second, My adapt'edness was having a hard time. :P

Take care,
Stevie

Hezt 說...

stevie:
這次的曼谷之旅也是我今年唯一的遠行而已。我也是工作的勞役。

很王家衛?我所寫的純粹是浮光掠影,有些意識流。:) 希望你能從字裡行間讀到我的心情。

「五點鐘的鬚根」是誤植了,理應是五點鐘影響。我作了修改和注解。

tj0951 說...

好像看看你講的那位先生的樣子勒... ...

段末的事情,我常常做勒...牽強的不寂寞啊...

Hezt 說...

TJ0951:其實我很想拍下他的樣子,可是這樣做就很pecah與刻意了,所以我只是靜靜地欣賞他,像欣賞一幅畫。

否則,可以放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

牽強的不寂寞…的確如此。

Nishiki 說...

一絲絲如細雨般的記憶,在寧靜的夜空落下。

很喜歡你這篇的文字。

好久沒有去曼谷了,昨天在綠野仙蹤書展買了李俊明的《曼谷: 新黏力城市崛起》,看來兩年沒有去這個城市,變化是如此的大。

以前在泰國的藝術大學唸書的日子依然歷歷在目,回想起那諸天京師﹑摩訶大城。但願在泰國的師長﹑朋友都安好。

spring 說...

每次等車無聊的時刻!
總會拿起手機看看是不是能撥給誰?
但這樣的情形好像只是越顯示自己的寂寞和無奈!

Hezt 說...

Nishiki:你剛買的這本書好看嗎?看題目也覺得蠻有吸引力 。:)

泰國真的變化很多,而且有很多現象。我會慢慢地再寫出來。

希望明年再有機會一遊。真羡慕你可以到泰國唸書。

spring: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

nicholes 說...

手機很久都沒響過了
除了家人來電外
似乎連圈內朋友的sms
也變得何其冷漠
都是forward別人的文字而已
也許習慣了冰封互動
大家都變得很被動的
盡管一句簡單的問候也顯得何其別扭
唉,無奈啊

chunpo91 說...

Hezt!

愛 ...... 真係令人又愛又恨!

好恨:怕分離 ... 怕被 lovers 傷害(一旦被傷 .... 個心 ... 傷勢 :∞ ) ...

好愛:好開心 ..... 因為擁有 ...... 一個可以撥打電話報平安的男人、一個迎接著自己回家的男人、一個可以第一時間分享自己旅途歡悲喜樂的男人。.... haha ... 我都想!

Love ..... is the connection between two people .... haha .... just like a red line (紅線:姻緣線)
.... everyone LOVING ..... CHASING IT .. ..^-^

Thx for sharing the story ..... very touching ......

Hope U ..... can find your TRUE Lover (真命天子)!Add oil!Hezt!

Best wishes
★☆★☆★

介 說...

等待,和期待,不一定就是美麗的....

關於你在機場看見的回眸
那個男子的回首滿滿的幸福洋溢著,
當然是因為他身后的那個人值得讓他一再回頭,
而那個人,一定也是那樣的微笑著的注視他逐漸遠去的影子!!!

至於你回到人間卻發現無人等待,
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因為至少你在天堂的時候,
也不帶著人間的牽掛~~


總之,隨遇而安吧!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自在,
兩個人也有會沉重的包袱感...
好好享受和在乎,好的那一方面就可以了..
加油~~

Hezt 說...

介:你的留言真的讓我深思,我在字裡行間的訊息也給你捕捉到了。

謝謝你。

是的,有時不帶著任何牽掛不覇地流浪,會更加愜意。

介 說...

或許也是一時的感觸吧!
所以才有那麼一點點的了解....

其實當我看到你的主題,
"就在遙遠的附近"
讓我想起在一個朋友的新聞台裡看過的一段話,
他寫,"你無言走開,天涯海角,遠不過你一個轉身的距離.."
這和你遙遠的附近,原來是一樣的心情,只是極端..

Simon Jim 說...

在文字裡,一路讀著你有關於NL的一路走來的跌宕起伏。雖然這篇只是寥寥數筆的點滴甜蜜,卻讓之前你倆的情景像電影高潮前一系列的往事回放般,這幽幽的甜與幽幽的悲,在我這讀者的心緒裡溢開來,雖說不至於感同身受,卻也確實深深體會。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