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7月30日星期三

遲暮

在聊天室晃蕩這麼久以來,我是極少有機會能在甫相識,就馬上見面的。這種速食的見面發生過一次,但現在已劃上句號了

我所謂的速食有多快速──即是在聊天室了打了幾行字,交換了手機號碼後,隨之馬上赴約見面上床。要天時(時間、是否空閒)、地利(相約地點是否遙遠),還要人和(對方是否合口味、自己是否有心情)。

在一個休假的午後,我卻碰上了這樣的時機。我與貝理的相識,是少過15分鐘。我是看到他擺放出來的幾張相片是如此地斯文有禮。他的輪廓看起來是那種文質彬彬的上班族,身高與體重的數字組合起來,應是標準型的身材。

那張相片顯然是在外國拍的,因為我看到貝理穿著的是一件寒衣,同時笑得很燦爛,我就覺得迷 戀上了。

我們的開場白是提到彼此正在休假中,連休假幾天、休假理由都一樣。我說,啊,這是多麼地巧合啊!

貝理說,他此次上來聊天室是要認識朋友,或要一些fun,而當中我倆是否有巧合?

我們就這樣展開了對話。接著他就問我了,「有沒有興趣跳上我的床?」

我說:又何妨?

交換了手機號碼後,他馬上打電話來。然後我們就敲定相約地點。貝理問:你可以去到什麼地方?

「我哪裡都可以去。」

「好,那就來我的家吧!我還未吃午餐,我們一起吃午餐吧!」貝理說。可是那時其實已是下午4時許了,是下午茶時間,他卻還未吃午餐,他是怎樣看待個人健康的呢?

「好,我現在就驅車過來。」

我發覺他的聲音很好聽,腔調中帶著渾然天成的英國腔,我肯定他是一個香蕉人。



在出發前梳洗一番時,我的內心經歷著一種掙扎──告訴自己:別期待些什麼。別期待真的與他上床,別期待這位是真命天子。然後我誠惶誠恐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是否處于最佳狀態?我是否顯得有自信?

我將自己拉上鎖鏈,像Energizer的白兔子一樣,保持著內心的蹦蹦跳跳就驅車上路了。

從我家到他的家,那是近乎30分鐘的車程。如果塞車的話,車程耗時更久。謝天謝地,那時逼近下班時間,然而一路是通暢無阻。

貝理居住的地方可說是城中的綠肺地帶,也是郊外的高檔宅區,以目前的房價走勢恐怕是非富則貴者才有能力入住。所以,我猜想他應該是蠻有經濟實力的光棍。

我快抵達他的宅區時,再三撥電給他確認正確位置。我們就相約在一家快餐店中見面。

我準時抵達,貝理稍後來了一個短訊。「我到了,你在哪裡?」

我們迎門相見。我與貝理打了一個照面。

他穿著一件澳洲出售的那種觀光T恤,下半身是穿著一件休閒長褲。他手中拿著一串車鑰匙、手機與煙盒。我來不及打量他,他就伸過手來與我握手,像談公事般的正統儀式。

原來,貝理是長成這樣子的。

他的輪廓依然很好看,然而,我卻看到了他臉上的皺紋,更甚的是,老人斑。他的臉色是暗沉黯然的,似乎沒有很好的氣色。

他的臉上是寫著滄桑,他的肌理刻著是風霜。他比我走過多遠的路?他比我多早來混入這大千世界?這一切,都是物質上的距離。生理上的反差,只能告訴我:我與他是相逢恨晚。

我才想起,剛才在匆忙時,沒有問及他的年齡。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就順其自然。他問我要吃些什麼,我說,就遷就你,讓你吃午餐吧!

他答:「OK,我們去吃一檔咖哩魚,我剛發現的新食檔。來,我們上車。」

我就坐上貝理的簇新轎車,駛去另一端其實步行就可到達的地方,因為當時剛好下起雨來了。在車中,我看到他車裡稍微凌亂的情況。

在微雨中,我們在一個簡陋的馬來小食檔裡坐下來,他用一口流利標準的馬來文點了一客雞飯,再加一盤咖喱魚,「只有我一個人吃,我有些害羞呢!」貝理說。

貝理吃飯前,先抽了一枝煙。他抽煙的姿勢很純熟,勾勒出他是一個真正的煙客。但是,「我每天只抽一盒煙。」他說,「我母親叫我戒,但還是戒不到。」

我看著他的樣子,想像著他母親又會有多蒼老的樣子。在煙雨相望中,我迷茫著。我的衣服開始沾起煙氣,我的鼻孔縈迴著二手煙。我心暗忖著「我回家就要洗衣服了。」

食物上桌後,惹來一群蒼蠅。貝理嘀咕著:「好多蒼蠅啊!」

我看著他舉起湯匙與叉的兩手。他的手也出現老人斑了。其實不明顯,但若隱若現。我可以猜想他原本的膚色是相當白晢的,但是風霜陽光磨損了。

我瞅向他的肚腩。他肯定是沒有去健身中心的人,因為他已挺起了一個微凸的肚腩,那件典型老套的觀光T恤也收藏不住,卻有一種和氣生財的曖昧。我再看看他是否擁有胸肌,因為他的個人資料裡有提及他有游泳的。

然而,也沒有。基本上,他是一個瘦削型的男人。

我們就這樣聊著。他看起來有些生澀,不大敢與我正面對望,可能是我一幅正襟危坐的姿勢所影響。

當然,貝理的談吐與思維,是一般人水平之上的,語句間帶著一些機鋒,思想也顯然的是有稜角。他說他工作生活太忙了,想要運動也沒有時間。

他又說他的屋子開始漏水,現在正忙著找人修理。

他的人生與生活,是否也處于失修狀態中?否則,他不會那般顯而易見地衰老。

我又找到了另一個話題,「這裡環境不錯啊。你在這兒住很久了嗎?」

「十二年了。」貝理說。

可見他是有先見之明的人,十二年前此地區還不是最旺盛的宅區,然而他有慧眼而自己置業了,當然我可以猜得到,12年前時他可能已是一個會為生活投資的優皮族。

「這裡是馬來人為主的社區啊。」我說。

「無他,我們是多元種族的社會。」貝理說得理直氣壯。

談到種族,我們慢慢地觸談起很嚴肅的課題,例如政治與時局。

可是一個吃著東西,一個只是喝著飲料,也不是很理想的對話方式與場合,畢竟「食不言」、進食說話也是不利消化,所以當中有許多冷場。而我並不因此感到不自然。

後來,我忍不住問貝理:你到底幾歲?

「你猜。」

「我不知道。」

「就說個數字。」

「40。」我已是31歲,他40歲的話,那是有可能,但也有不可能。

「我真的要請你吃晚飯了。你說得我太年輕。看看我臉上的皺紋。」他笑說,真的有那深刻的魚尾蚊蕩漾出來了。

「那我說一個大的數字了。50。」

「我68歲。」他說。

「你開我的玩笑吧!」但我已經相信了,我心裡還在排著下一句:「那你會保養!」只是話未到唇邊,我慶幸我自己制止沖口而出。

「我48歲。」貝理認真地補充。

我這時不大敢再正視他,畢竟那一時那一刻,我像在檢驗查收著博物館裡的古物。

只是,48歲。48。48。4848

椰漿飯也是48歲了,怎麼椰漿飯不會像他如此般?椰漿飯的皮膚仍是嫩滑細緻的,他仍然雄雄堅挺的…

我叫醒內心裡的另一個自己,再回到眼前的貝理身上。

他一邊吃,我一邊幫忙替他驅趕蒼蠅。這是約會的另一個竅門──要選中地方,不能太過簡陋,也不能過于狹窄。

貝理最後拋下吃不完的一桌狼藉。「我們走吧!到另一邊再喝杯茶,我無法忍受這些蒼蠅。」



所以,我們又步行至另一個咖啡座。他選擇戶外,因為他還是要抽煙。

他的煙一直吹拂到我身上。我浸泡在他的煙團裡近一小時,但也嚐著我的咖啡。他另外點了一杯泡咖啡,還有一塊蘿蔔蛋糕。

貝理有對我提起他參與一些社團活動的事情,旅遊、環保理念、工作態度等等,我們談得十分投契。他還對我談起他過世的老爸是多麼地不齒前首相馬哈迪,如果其老爸仍在世,他一定無憾目睹今年大選時的變天盛況…

他的言行動作是百份百雄性的,雖然帶著一絲絲的陰柔,但不致于花旦上身。我在猜想這是否是他工作時現身的模樣?還是他視每個相赴的網友都是如此正規?

我在裊裊細煙中端視著貝理的眉宇,他有一對深邃的眼睛,一管直挺細巧的鼻子,還有兩片薄唇,那是搭配得宜的輪廓,只是他的樣貌看起來似正氣無邪,但也傲然深沉,都是那對眼睛在作怪。

我猜想,20年前他一定是一個俊男,或許帶著一種矚目的氣質。他肯定是鶴立雞群的一位,或許他也曾經風流倜儻,但這種美麗是一個詛咒,而我發覺不少同志都有著一股顧影自憐的傲氣,到最後落單。

可是,我對他的過去都無從所知。我們連其他比較私人的話題都沒有談及。他也沒有像過去那些網友般詢問有多少個男朋友、過去怎樣的情史。

我們只交叉在一個彼此都是穿著衣服亮相的交界處。但我有猜想著他裸體後的樣子。我也聯想著他擁著我張開口腔的樣子,我的腦袋裡浮起色、味、觸、視交織在一起的畫面,還有質感。

可是,我再端祥著的肌膚與氣色時,我覺得過不了那一關,就像那一次看到一個男人鬆弛的頸紋時,這次我敵不過老人斑。

(脂漏性角化症俗稱「老人斑」、「老年斑」,有人稱為壽斑或老年色素斑(痣)。老年斑呈褐黑色,直徑大多在1毫米至10毫米之間,大小不等,多數不高出皮膚,有的大斑(痣)也可以高出皮膚,呈扁平狀。好發於老年人的面部、手背及前臂等平常裸露的皮膚上。

  老年斑的形成及多寡,受多方面因素的影響。有的與先天遺傳因素有關,有的與某種營養因素缺乏有關。還有的與某些物理因素有關,如紫外線照射,能促使老年斑出現…)


他不準時吃午餐、誤時用餐後就吃咖喱、他煙癮難撇、他工作忙碌而致無暇運動保養、他穿著一件寬鬆的T恤來會見可能與他上床的網友,我不知道貝理的生活是否都權衡失重,或許他有更在乎的東西,但他最在乎的不是養生或健康吧!

當然,這是每個人的生活理念。曾經瀟灑俐落,也可能會庸碌餘生。

更重要的是,我也沒有感應到他對我響起的綠燈雷達。這種情況最尷尬,因為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意,我又不能太著痕跡地顯露出對他「喊NG」,所以,為免難以收科落台,我先發制人,打退堂鼓。

我對他說,我現在就得去做健身了。

于是,貝理就埋單了,離去前他還指示我如何走回正道,如何避開塞車。我們又像生意人一樣握手道別,我看著他以中年商賈的姿勢對我說,「Thanks for stopping by。」

真可惜。草木零落,名將白髮,美人遲暮。我還沒有看到貝理的白髮。但在一個暮色四合的傍晚,我找到了遲暮。我希望我今日遇到的,不會是17年後的另一個自己。

我走上汽車,告訴自己:今天我又認識了一個過客。

6 口禁果:

桀佑 說...

看完这一篇,开始质疑自己的生活方式了。
好像,还真得有那么一点问题。

Zice 說...

看到你和他在猜测年龄那一部分,
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是也忍不住在想
“年龄”在我们这圈子,
到底起了怎么样的审判标准?
会不会比身材,外貌之类的条件一样重要?

Lifebook 說...

Self maintenance is very important. This remind me to do facial daily.. LOL

IceAce 說...

说真的,有运动,有健身的男人真的会看起来很年轻,肌肤也会比较美有弹性。
我有经过一个47岁的男人,他身材和肌肤还是保持到30多岁的样子,除了有些皱纹外。
看来他和你之前遇到的男人真的是相反类型。
如果你不那么喜欢他,就只当他是聊天的朋友就好了。很多时候很难遇到即好看又有头脑态度又好的男人的。

介 說...

可能是因為你去見他的出發點真的是為了跳上他的床,所以才有這一篇的感慨.但是如果你的重點是想認識一個可以聊天的朋友,那么這樣的相遇其實是一種很難得的獲得....

Simon Jim 說...

有個grindr友和我說: 認識得深入了,也就上不了床了。
他的理念說白了就是先看過對方,感覺OK,上床後再深聊。
也許,有人會撻伐這看似本末倒置的觀念,但我看來這也不過是有人愛飯前吃水果,有人愛飯後吃水果這樣的區別罷了。
想起封建時代的愛情,也是先結了,再培養出感情,我們是在退步著還是返璞歸真呢?
而現代人較為幸運的是,做過了,聊過了,不適合時,還能抽身離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