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8月3日星期日

我不是美人魚

開創《亞當的禁果》都有快四年了。許多人還搞不清我的名字,我不是叫「亞當」(Adam),我叫Hezt,當然這只是我的代號,沒有人的名字是這樣拼寫的。本來這部落格是開給「亞當」瀏覽的,亞當是男性的代表,我是想到要將偷吃禁果的滋味寫出來分享而已。後來,才發覺原來我也有不少女讀者。歡迎妳們。

在這段期間,我接到不少邀請相約見面的電郵,或是在聊天室上的請求。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有一次我收到一個網友寄來一張手機拍攝的相片給我,那是一條陰莖的近拍照片。

正確來說,那是一條勃起的彎曲陽具,像一把鐮刀。當然我只看到一個條狀的東西,而沒有其他背景襯托,所以我不知道比例上那是否可說是一條粗長的陽具,那只是一條正常操作的生殖器官吧!

那這幅生殖器官屬于誰呢?屬于一個網友。他在電郵上開口問我:你會不會impress?似乎我就是一個等待生孩子的女人,等待這幅生殖器官啟動操作,讓我下蛋。

然後,他開始與我調情起來。他來的目的就是要上床吧,我想。我不大記得我們在電郵中的對答詳情(也沒必要去記存),只是他一直邀請我出來見面。

這網友也有寫部落格。我去他的部落格一看,是正經八百的文章,他的網友積極回應他每篇文章,而他展露出一幅陽光式、健康的生活態度,他還提起他的「女朋友」呢!

我就問他:到底你是同志還是直佬?

他私下告訴我,他是同志。不能大庭廣眾對人說他是同志,因此他擅自將他的男伴「變性」,變成了眾人口中的「女性」。

這情況更加怪異了。他對著我一個不認識的人私底下裸露出他最私密的陽具,但又公開地將他的男朋友「閹割」,成了一個女人。

但是,你以為一條陽具,就讓我飛擒大咬?難道你有小鳥,我沒有大象?這是你的想像,這是你的自我中心意識在作祟,這是你雄性主義的自我膨脹而已。

所以,迄今我還是沒有與他出來見面。





還有一個網友平時有留言,我看到他的留言是層次分明,陳述重點時是有條不紊的,證明他是一個有用大腦的人。我們在聊天室裡有聊天起來,但接觸的機會不多。有一次,他問我可不可以與他上床?

我問他,你怎麼了?

他說,他剛與男朋友分手了。他現在谷精上腦。

我說,你沒見過我的樣子,你就要與我上床?我當時還補問:你是醉酒還是嗑著藥?

這是很莫名其妙的。為何你與男朋友分手,你就問別人可否與你上床?你是用下半身思考,而非用大腦來指揮你的意識與行動?

即使生活有何挫折,情緒有何低沉,每個人要處理,就要適當與恰當地處理,你可以借酒銷愁後摔酒瓶,那沒所謂,酒瓶是沒有生命的;你可以吸一枝煙後讓它灰飛煙滅,那沒不相干,那只是讓環境更污染而已。你可以選擇自殘的方式來處理掉這些負面的心情,但是,請尊重別人。別人的生活不是一起與你沉淪下去的,地球不會隨著你天崩地裂的世界而海枯石爛的。

而我,為什麼我會成為你要上床的對象?我在這裡書寫四年,用心耕耘,到最後竟成為一個意志消沉的朋友的sex toy?

「孩子將玩具當朋友,成人將朋友當玩具」,這是鄭淵潔說的。但是我們有緣相會在網絡世界,做了朋友,難道你就當我是玩具?這是很卑賤的。






另外,還有遇到一個網友。又是同樣的問題:幾時我們可以見面,你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子。

我問他:那你想像中的我是長成什麼樣子的?

「你或許是有些鬍子的。高大…」他說,後來他坦承他喜歡有鬍子的男人。

那,只是你的想像。只是你想像中的我。只是你自己搓揉一個你愿意見到的「我」,但那不是我。

後來有一次,在聊天室又遇上後,他第一句話就問候:要不要have sex?

我斥責了他一頓;你當我是什麼呢?

我覺得即使是一名妓女,你也不能當眾指示人家在街頭就與你做愛,因為一個人的職業不代表他的生命的全部。更何況我不是妓女?

我當然有瘋狂過,是的我與同事一起口交、我有上過三溫暖……,我將這些經歷寫出來,你們以情色的角度去解讀,你們當我是色情狂,但不代表我就是一個為了性欲望就為所「慾」為的騷包子,不代表我是一個即喚即到的應召男妓。

當然他後來不停地向我道歉,他說他身邊的朋友都是以這樣的開場白來問候一些朋友。我覺得不解,或許我太蒼老他太年輕,在真實生活中的我,不是開口閉口就與別人問候「你要不要與我上床」的。

這是否是世代代溝?或是個人智力、人情世故的發展程度有問題?





也有一名網友也是保持著聯絡,也是苦苦地請求出來見個面交個朋友。有一次他在聊天室說,我們今晚一起吃飯吧。

「你的男朋友呢?」我問。

「他今晚不得空,所以我就想找你來陪。」

我心裡想,噢,不,我不喜歡做塞別人空檔時間的牙籤。





當然還有其他網友提問的問題是:你是否是某年某月某日駕Camry的那個?你是不是在某年某月某日在健身中心裡遞給我一對啞鈴的那個?

那次那網友在聊天室中對我說,遞啞鈴給他的男生,是他喜歡的類型,長得很可愛。他在詢問著我是否就是那人時,一邊敘述著他與那陌生男子的互動過程。

這是一個很榮幸的感覺。你聽到別人說他將你當成他夢想中理想對象。但很可惜,我卻不是那可愛的男生。

那我是誰呢?我只是活在別人想像中的人嗎?





現實中的我是個生活枯燥、乏味的人。我不是乳牛,也不是孔雀。只是得空兼職玩蕭弄笛的「牧童」。在這裡的故事的主人翁,裡頭就是我。

在上世紀50、60年代時,中文歌壇是露聲不露面的,例如姚莉幕後代唱,極少在台上現身。但是她還是以歌聲征服聽眾。現在的歌壇當然不是這種操作模式了。然而,我與你一樣,有時聽到一個喜愛的歌手,為他的歌聲陶醉時,也想了解他的人生,甚至要聽聽他平時說話的嗓音與歌聲有何差異。

這都是可以理解的,都因為好奇心。

還有,如果你喜歡看魔術表演的話,那你投入欣賞台前的表演,不必走入台後去觀賞另一個迥然不同的世界,因為你始終知道,魔術就是成功說服你相信眼前的表演而已。

我想《亞當的禁果》可能是一面池塘,你們偶爾經過,看到粼粼波光的水面上有些倒影,依稀間就像你們自己的倒影,你們就凝視與沉思起來了。你們找到了一絲熟悉,恍然間發覺原來自己的世界就是倒映在池面上。

但是,別忘了你們是岸上的行人,你們也是有自己的故事與人生,池塘裡也有自己的乾坤天地。
我不是美人魚,還跳不出池面。

我不想為了一個王子,而去服食巫婆的奇藥換來一雙腿後,就失去了自己的聲音。我不愿出來會見網友們,是不想以你們想像、期待中的樣子來現身,因為這世界上根本沒有可以讓你隨意變幻的魔藥。我不想看到你們失望的樣子。

當然,另一個非常現實的考量是,交了朋友,可能就成為口耳相傳的話柄。我可能會別人說成「我見過hezt了,他原來是一個長得不怎麼樣的八婆」、又或者是「原來hezt是一個淫婦,逢人就上…」

類似的話,我從許多同志朋友中聽到不少了,只是他們述說的對象是另一個甲乙丙丁。

我不知道同志圈為何有這麼多的饒舌婦,而且還是炮製是非大王。這些惡毒的語言,我總是在聽著時會覺得很有趣味,或是會爆笑一場。

然而,到最後我就心想:如果我也是口中別人談論是非的對象,那麼我會有什麼感想?





所以,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就此打住與見面的欲望。我無法阻止你們對我打起的問號,但我看到許多人至今只是對我抱著閒好奇而已。他們並沒有在電郵中展露出真正讓我驚為天人的思想與人格。

即使是你們寫電郵要求見面,但寥寥數句我該怎樣回應你們?正如當推銷員也要懂得如何能言善道介紹自己 況且,現實生活中我連休息時間都不多,還怎能隨傳隨到去呷咖啡、談論是非?

我在這裡創設這空間,不是要用來招徠客戶來找求性愛,或求一夕之歡。這裡不是征友欄。我只是一個伏案默默書寫的同志。That's all。



舊事重提:Feel & Fail

12 口禁果:

IceAce 說...

很多男人会喜欢有头脑又有外表的人,但是两者都有的会有多少呢?
现在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是有头脑的人,于是他们便再将自己喜欢的外表套在你身上,于是你就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如此"完美“的幻想男人自然就引起了他们的求知欲和性欲。
到目前为止想要知道我是谁的人很少(好彩!)像我女同事所说的,其实写blog,尤其是有关于自己私生活和同志的blog是最好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谁,一旦知道了,写的东西就会有所保留。而且会麻烦多多,要知道同志的东西是跟性十分不开的,要写同志的东西自然就会提到性。
只希望人们可以成熟些和懂得学会如何尊重别人。

Zice 說...

神秘起了美化的作用,
所以才会引出一串的“美丽的误会”
我相信hezt你是为了分享你的故事你的经验,
所以在写部落格。
不然你只需要专注写你的艳遇或性事不是么?

KoKo凯凯 說...

保持神秘感也不错。起码可以让读者有想象空间。你的每一篇文章我都有读。爱幻想的我也常常想象你文章里所写的内容和情境。虽然不知你的庐山真面目,可是我已经给你在我的想象空间里有了一个脸孔。希望和真正的你不会有太大的落差。哈哈。

杰尔1102 說...

叹!人生百态~

安东尼刘 說...

我只能说:很多gay都是寂寞的,他们寂寞到可以随便就对某人产生性幻想,进而要求见面“打真军”,寻求慰藉;也有很多gay是淫荡的,sex对他们来说是普通到像吃一餐饭和一杯茶,做完就走向另外一个他们感兴趣的目标。

别误会,我不是自命清高。我也会寂寞,我有时也很淫荡很horny,但还没见面就要和对方做爱是太过随便了。

对性,我还是会有要求。

Duncan 說...

哪個聊天室??好奇,想去逛一下~

::: 月圓月缺 ::: 說...

看了你的文章那麽久
這一篇我為你鼓掌~

你真的越來越圓熟了
(我應該還沒資格說這話 =p)

匿名 說...

人呀。。人在现时生活中可是放荡不羁的淫女,在部落格中确又升级为忏悔连连的修女。。人的矛盾。。

Hezt 說...

匿名者:
我不知道你是否就是我電郵中回復的那一位。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所指的人就是我。如果我對號入座的話,而又面對這樣的批判與價值評斷,我無法回應,因為這已存有主觀成份而構成的成見。

duncan:我們是指雅虎的Yahoo! Chat 啊。

月圓月缺與iceace:謝謝你們的鼓勵。:)

koko凱凱:啊,我就是怕你這種想像,所以索性不要出來示眾。我是不是要讓人道出你想像中我的樣子是什麼,然後我化個妝,換個身來見你?

可是,我不是演員。

KoKo凯凯 說...

哈Hezt, 不要怕,不要怕。不需化妆换个身来见我。做你自己就好。放心,我不以貌取人。你的文笔一流胜过你的其他了(不好意思,有点夸:p)

鬥魚 說...

Dear Hezt,

路过,捎来祝福而已。

说一件事。我极喜爱sex and the city里面的samantha,因为她从来不掩饰自己对性的喜爱。并且极之坦然。

赤裸裸表达自己对性的欲望,在我们这种环境里面总能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真是恼人。

我只是喜爱看你游泳的姿态。

o(∩_∩)o...

Simon Jim 說...

這就是所謂的明星光環吧,讓人不由自主的仰望並想親近。
而在一群fans當中,就有各自對偶像的想像,如劉德華隱藏結婚那麼久就是保持華仔迷們心中的形象,當然那是他個人的選擇。而很多當初的華仔迷們其實早已嫁人生子了(笑)
我臉書有簽訂著名日本成人偶像航君的粉絲頁,還真的有一些粉絲在塗鴉牆上寫著或日文,或英文,或中文繁體(我猜是台灣人,頭像是一幅風景,笑):直白點的寫pls f..k me, 含蓄點就寫我想和你睡覺。
說實在,若有機會我也想會一會你的真身(有衣裹體的真身)。就像那種會給偶像送上一束花,握握手,並告訴她我是聽你的歌長大的這樣 (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