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7月28日星期一

豬肉榮

我又回到了盲目約會的時代,這是一場形似釣魚的拉拔賽,就是要考驗你的耐性,大家都是彼此的魚餌,彼此都對彼此拋出一個魚鉤,只要愿者上鉤。但也不會有什麼輸贏。

月初時我終于相約一名網友出來見面。這也是相隔一個月的聯繫後,才有機會見面。這就是無法馬上見面的一個壞處,因為當你聽到對方的聲音、在電話裡閒聊有一定的認識後,就會出現一股懸念,時而鉤著你沉在心底的期待與驚喜──只盼望出來見面時,大家能乾柴烈火一拍即合。

而這位仁兄,大家都有交換了相片。我知道他的體重身高的數字,因此腦袋裡早有一種計算:唔,他將是一個長得怎樣的人,外型會是怎樣。他長得並不高,體重也超過標準,但從數字面來看他理應不會成為一塊滴油叉燒的。

我從他的半身照來看時,長得也斯斯文文,是那種帶著嬰兒肥的模樣,而我可以接受他這般長相。

所以,我已在內心叮嚀著自己:勿寄望過高,就見個面,當多交一個朋友。

我們就找到一天出來見面了。都是我的錯,因為工作時間不定時,因此一拖再拖才見面。

我們在商場上見面。他現身在我眼前時,我的腦子裡就掠過「豬肉榮」的名字。無錯。他就是給我這麼樣的感覺──黃飛鴻戲劇裡的「豬肉榮」的角色。

豬肉榮當時坐著。我在他身後喚他一聲後,他跳起來,我看到一個頭戴鴨舌帽,身穿橫條有領T恤及短褲的男生,看起來短小精壯,一身休閒的打扮。

首先,這是我約會這麼多次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如此不對勁的搭配。而且,這是約會的反面教材。

披著鴨舌帽,給人的感覺是邋遢,別人會認為你是沒有梳理頭髮,或認為你是禿頭,而鴨舌帽那種「不修邊幅」的意味很濃,反襯出個人的惰怠性。而鴨舌帽遮蓋了一個人的髮型,也改變了一個人的儀容。豬肉榮披著鴨舌帽時,嘗試塑造一種嘻哈與年輕的形象,但給我的整體是輕佻浮誇,適得其反。

第二,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穿橫條的T恤,而且還是有領的T恤。橫條上衣會給人一種打橫發展、拉闊、耷拉的感覺,如果是一名胖子,就會凸顯出更肥胖的視覺錯覺。直條衣服則有修長的視覺錯覺。同時,有領的T恤讓人感覺到相當正統,那是一板一眼的呆滯感,在休閒場合穿有領T恤並非十分恰當。

所以,我在鴨舌帽下就十分努力地趁機去看清豬肉榮的樣子,可是我找不到與相片中的那一位仁兄,因為完全是另一個形象。我又不好意思直接盯著他的臉孔,只能趁他在說話時偷瞥著他的長相。我看到他的下巴長出了一些鬍渣,顯然地他早上並沒有剃鬍子,然後我也看到他的鴨舌帽的邊沿竄出了一兩撮長而硬的頭髮出來,我猜想他的髮質一定是硬梆梆,或是他太久沒有去理髮了。

我連他的樣子都來不及打量,眼睛也無法放到他的身材上,但已感覺到他的體重並非是他所告訴我的那個數字。

我們見到面後,就商議要到哪兒去用午餐,以便一起交流。

豬肉榮對我說,我們去吃XXX,哈,你要請我吃飯哦。

他是用調侃的口吻對我說這句話,我就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為何面對一個陌生人時,要說出這種話來打圓場或是搞熱氣氛,我感覺到豬肉榮內心裡有一種的錙銖必較的心態──我平時不會貿貿然地開腔叫別人請我吃飯,因為我的臉皮不夠厚,我也不想請來請去當人情來償還,反正我財務上是能自力自助,怎麼耍賴般地要別人請吃飯?

而在第一次約會時,就要請別人吃飯,我覺得沒甚必要顯露這種奢華作風。理應是要AA制才較為公道。

但我那時真的需要解決午膳。我就建議了一間日本餐館,然後我們就摸上門了。

日本餐館座無虛席,好不容易我們擠到了一個餐桌後,卻在一個小餐桌,我們需要以L字型地對坐著,然後點菜,我們才開始真正地交流。



我點了一些壽司,豬肉榮反問我:你點這麼多,可真吃得完嗎?我的內心裡告訴我:「是啊,如果到最後真的是我請客,那麼我是否要這樣額外花費?」

所以,我就犧牲了那些讓人垂涎的壽司,只點了一碟2份裝的壽司。我倆也各自點了一客麵食。我的那一客先上桌,而他的那一客則是稍遲十分鐘才來。

我倆就在饑餓的情況下,開始聊天。我注視到他不停地盯著我的那客麵食,儘管我還未動筷,就是要待兩人一起上桌時才動筷進食。

後來,他那一客終于上桌時,我們一邊聊,一邊吃著,他不消一會見就吃得清光。是我細嚼慢食
,還是他狼吞虎嚥?



我已盡量將自己最自然、坦城的一面作出來,我不想像過往般那種閃爍其詞,或是說話含混不清的作風,對于那些模稜兩可的說話方式,總覺得很累人,因為你總得堆砌詞句,運用修辭手法來表達自己,顯得矯情造作。

豬肉榮在一邊吃東西時,鴨舌帽依然沒有除下。我在幽暗的燈光下,捉摸著他臉上的神情,但就感覺到陰晴不定。他的語調不像之前在對談手機時那般活潑跳脫、流利奔放,反而顯得有些拘謹。我不懂是否是座位空間造成的壓迫感。

但此後我就知道要與陌生人約會、用餐,一定要選擇寬敞的空間,那兩個人交流時才能感到舒暢。

從生活到工作,我們就開始聊起來了。我也坦然相告我的工作,以及工作性質。他回應著我的工作時,顯然地是認識不高,當然我也不冀望人人了解我的工作與業務,只是他給我的回應,都是敷衍般地搭腔。

之後,我又詢問豬肉榮到底真正的工作是什麼。

他說,他是IT行業。

IT行業很廣啊。那你是作什麼?

IT Support。他說。

那Support些什麼?我又問。

其實,你以為我很想知道你的工作性質是什麼嗎?我只是要保持著我們之間的對談不會有冷場,而從中要找一些話題,再開展其他話題。

Support 一些software的。豬肉榮說。

哦,是啊,那有哪些software呢?

說了你也不懂啊。他回答。

我開始氣餒。其實我當然不懂得是什麼軟件,但我對軟件的認識度不會低得離譜,可能我被他低估了。但另一方面,即使我不懂,我也有興趣要探知更多的東西,多認識一個陌生的名詞,也是一種學習啊。

後來豬肉榮只是略略對我一提他的工作性質,我只能草草地搭腔:哦,那你是電腦的褓姆吧。

他點點頭。在那時,我們的話題又中斷了。

然後,我又問他,你工作多久了?

10多年了。他說。這情況合理,因為他比我年長。

他繼說,他從踏入職場以來,不曾跳槽過,只呆在同一間公司。

我的嘴形變了一個O字型,這情況很少見。除非你對一份工作真的太有熱情,或是那間公司企業真的是「金飯碗」,極少現代人是不會蟬過別枝的。但另一種可能性是:你這人是不改跳槽,因為你畏懼改變,或是你沒有職場競爭力。

我又說,那你的職位一定是很高了這當然是場面話,有人是渾噩渡日的,十年是老臣子啊!」

他說,「沒有啦,沒有啦」沒有進一步透露詳情。

我們聊起了上班的話題。豬肉榮說,他沒有轎車。這麼久以來,他都是公車一族。

「那你一定是很富有。在現在這高油價時代。」我說。「為什麼你不買一輛汽車代步?」

「不需要。我住家附近有輕快鐵,工作地點也有。所以很方便。」

「你不會覺得很麻煩嗎?」

「不會,早就習慣了。」

沒有車的男人不代表他的社經地位就是偏低。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但問題是,在吉隆坡沒有私人轎車,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你在吉隆坡生活、衝刺,汽車是你的一雙腿。你不能依賴公共交通工具來確保你準時、快捷地抵達目的地,或是通暢無阻地出遊。因為吉隆坡的公共交通系統敗壞破落、銜接面不廣、頻度不高,更受罪是要與千萬人一起硬擠。

我嘗試過一天乘搭近十趟巴士,再加上從中學起就是搭公車上學,我對公車是恐懼與拒絕的。我在踏入職場後馬上買車代步,才換回屬于自己的空間與速度,以及自由。

如果你說吉隆坡塞車而拒絕買車的話,這情況就等于在環境污染的當今情況下,你就停止呼吸算了。

然而,豬肉榮可以成為無車一族逾十年。他可能此生就是這樣子了。

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一股恆常不變的毅力,但也是墨守成規的無奈。這種人的堅持,是不會輕易受到外圍的影響而改變。簡言之,他是自我中心意識極強的人,也可以是一個偏執、不會變通的人。

我突然間設想到一個局面:如果我們真的發展起來時,他是否會差使我成為司機?如果我們再約會時,我又得考慮到哪個地點具備出入方便的公車系統,那不是很煩心嗎?



豬肉榮對我說,他也是加洲健身中心的會員。可是我沒有看到他身材有經過雕塑的痕跡。該死的,可能真的是那件橫條T恤千錯百錯在作怪,遮掩了一切美麗與醜陋。

我問他:那你在健身中心做什麼運動?

「我只是跑跑步機。做做舉重機器。」

我又沒有問詳細了,因為我知道他是不會給到我具體的答案。如果他真的是有認真做健身,我們可以切磋幾個招式與分享功效等。

後來又碰到了家庭這環節。他說,他是與離婚的父親、姐姐居住,母親已改嫁他州。他聲稱自己懂得烹飪,因為不要一日三餐都外吃,所以一菜幾式難不倒他。我說,「那你有煮給你父親吃吧,可真是一個乖兒子。」

他說,「有時而已。我是煮給我自己吃。」

我聽了豬肉榮這麼說,心底裡又暗地思忖,怎麼會與父親姐姐同住,卻自己煮自己的份兒?「煮一個人的份,不會很麻煩嗎?」

他說,「還好啦。」又是典型的含混答案。

後來,我們的飯局就出現冷場了。我不知道該問些什麼問題了。因為我覺得我在作著訪問,或是在應征著員工。

豬肉榮也有嘗試過提問,他說,「你平時有沒有看電視劇?」

「有時。」

「有追港劇嗎?」他問。

「DAMN IT!」我心裡暗罵 「沒有。你有追看?」

「有啊,我覺得很好看。我有買一套套回家看,有時也有下載來看。」豬肉榮開始有些投入地說起話來。

我知道,我與他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我們好不容易吃完了,來到付賬時刻,我與豬肉榮同時拿出信用卡出來。

還好他有這樣的舉動,那麼之前他拚命說要我作東請客的是玩笑話。不過我還是堅持由我付賬,他也沒有推辭,反之說,「啊,不好意思讓你請了這一餐,我們一起吃糖水,這餐由我來請好嗎?」

我想到反正之後也是閑著,就答應了。但我們先逛了一趟書局,大家都是分開去看個別要看的書籍。

約一小時後,我們又來到下午茶時間。這時候我建議喝咖啡。所以我們又在人山人海的商場內找到落腳處。

這時坐下來的環境就較為寬敞,而不致于狹隘。我這時才開始萌生悔意,因為又得找話題來聊了。

我與他同時望向咖啡座外在熙來攘往的眾生相。我不自由主地覺得累。累得我不再想開口說話了。

我有偷偷瞥豬肉榮幾眼。其實他一身肉肉的模樣,不至于讓人反感,因為他還未淪落到滴油叉燒的地步。我再瞄瞄他的前臂,是粗壯的莊稼漢型,蠻性感的。

難道我的要求太高嗎?我對「乳牛」是有期盼,但沒有絕對的要求,我只求約會對象是可以談得來,不會娘娘腔做花旦、五官端正就算了,可是怎麼兜兜轉轉都找不到?

僅是一天兩場的交流機會,我竟然如此地疲憊了。

我也有觀察他的肢體語言,他的神情與動作已透露出他對我也不來電。

或許,我想應該在第一次約會時,索性直接上他的家,閉上眼睛與他上床,用肉體與他交流算了。這樣可以省卻窮于找話題的窘境,也不會讓自己如此地傷神。

這種交際的冷場,會讓我覺得很不自在。于是,我沉默幾分鐘後,又開始找話題了。「你有去過哪裡旅行?」

「我去過澳洲、東南亞、香港…」豬肉榮說。「都是公司派的。出席培訓課程。」

「喔,澳洲該很好玩吧。」我說,「你去澳洲哪裡受訓?」

「Tasmania。」

「那是一個很幽靜的地方吧,聽說以前是監獄。」我說。

「不錯啦。」他依然是那款答案。



我們分手道別時,他問我回程時是否有經過哪個輕快鐵站,可否載他一程,因為他不想乘搭擠沙丁魚般的電動火車離開。

我說不順路,拒絕給予他順風車。但事實上我拒絕的理由是我無法忍受在車子裡沉默不語的那種冷場。那會令我抓狂。

一星期後,豬肉榮在一個下班時間又撥電來,我知道他是趁著步行到輕快鐵站時撥電給我的,因為我們還未見面前,他都是趁那空檔期與我聊天。那時我忙得不可開交,而在見面時我已說過那時段是我工作最忙碌的時刻。

他在手機裡的語調很輕鬆:「喂,不記得我啦?怎麼沒有消息?你對我沒有feel?」

我以工事忙碌,回拒了他的電話。「我現在很忙。」

「你常常都這樣忙,你沒有休息的嗎?」

「有,但與你的休息時間不同。」

「你沒有想過轉行嗎?你這樣的工作時間,你怎樣陪男朋友?」豬肉榮問著我時。我覺得無法與他交談下去了。



在上雲頂時,我又接到豬肉榮的手機短訊。他問我,要不要一起上雲頂,來鬆馳一下神經。

我在短訊中道明我與他之間的情況。我直言我們兩人不合拍,沒有共鳴,是沒有機會發展什麼的。

「那我們可以做朋友啊!你不能只是以第一次見面的機會,就這樣作決定啊。我那天是傷風,精神不太好。我們今晚以朋友的身份來吃頓晚飯好嗎?」

我再回應說,我覺得他那天見面時的表現是閃閃縮縮,對一切彷彿都有所保留。我根本不明白當時他在想什麼。這種情況讓我們很難交流,即使是做朋友。

豬肉榮說,「我覺得你也是,一切都是有所保留。」



我相信人與人之間會有一條牽動著彼此的緣份。是我過于淡泊如秋雲,還是我冷漠如冰霜?或是我過于批判?我不知道。我只是一直做著內心的省視,來端視自己這兩年來到底是怎樣的過活,以後我需要怎麼樣的一個伴侶。

只是年紀一年又一年地增長,我需要一個思想上不斷成長、靈性不斷磨練、人生經驗豐富的男人,而不是哈拉哈拉地吃喝玩樂、上床做愛一輩子。

豬肉榮可能就是現代同志界裡的其中一種男人,我不是嫌棄他的社經地位偏低,或是沒有車子等的物質條件,只是我覺得他放棄追求更深一層的精神文明,或是人性的感知。或許他具備一些非常獨特的品質有待發掘,然而他的溝通技巧卻豎起了圍牆,外人走不進他的世界。

出來見面交個朋友也好,但這已是另一個在短短2個月內,又掉入我不想再見的黑名單裡的男人。

然而,接下來我還會遇到像豬肉榮這樣的一種男人?看來我還是繼續要釣魚了,反正等待了這麼多年,也不計較此時此刻了。

13 口禁果:

Zice 說...

你所形容那位猪肉荣先生,
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
但又想不起谁……
或许这类型的人不难在生活中找到吧?
这类型的,很累人吧……

fusu 說...

订阅了你的博客,你很强大耶。

安东尼刘 說...

「有追港劇嗎?」
看到这里我已笑到不行,他根本不知道你才刚刚不久post了一个“声讨”港剧的文章。哈哈哈哈.......

不过遇到不合适的约会对象是十常八九的事,我也赴过超无聊的约会,真得会当场就后悔起来。不过还是要PR一下,尊重对方。

stan 說...

你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就是剛認識就要早點出來見面 :P

如果一直都是線上或電話聯絡,會產生太多不必要的幻想和期待,這樣見面後的冷落會變得很尷尬..

『見光死』這個10年前常用的名詞現在好像很少見到了...

不過很佩服你還會跟他吃日本餐..
如果是我...就隨便一碗麵然後就有事要先走..bye bye 了

他更不能讓我忍受的是...用假照片騙人...即使那是他暴肥前的照片,對我來說也算是假的照片了...

還有就是...別相信cam...cam那模糊的影像有時比照片更會騙人..

IceAce 說...

看来stan真的是说出了我的缺点。。。我就是其中一个在cam看起来不错,出来见面的时候大了一码的人物。
说真的,我也不会去见那些只听广东歌,港剧的人,有时候很那么的就是那些永远不追求多一点东西的人,我觉得如果你年纪大了却还是保留以前那种思想模式就干脆找一个小弟弟来拍拖比较好。
我之前也是时常遇到那些没有思想,或是只炫耀自己多厉害的人物,那感觉真的是累人。
不过说真的大马满多那种对什么东西都没有意见,只会单调说几句“还好啦,不错,ok咯!”那种无聊的意见,根本就没有可以延续话题的能力。

stan 說...

因為我被 cam "騙"過很多次了 >.<
慘痛的經驗 :(

Hezt 說...

stan:稍安勿躁,我還有一些故事還未動筆寫出來,那是第一次網上聊天後在40分鐘內就會面。

我也不想拖這麼久才出來見面,可是總是工作纏身。哎…

iceace:我在聊天室裡有見到你啊,你長得也真的很迷人啊,為何你一直說現實中的自己是差了一碼的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教教我怎樣才能變得更上鏡?:p

其實我覺得即使真人不如相片,但若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是很體面,自然,風趣的話,那已經很好了,即使真實的樣貌長得抱歉,也可以彌補的吧!

或許我也是這類的人馬,(所以往往也有許多一次見面就見光死的經歷)但我也不去計較我是否是長得如他們所預料的樣貌,我只是將「我」展現出來。

我知道照片的取角、採光與姿勢等等都可以形塑不同的視覺效果出來,但問題是出現在對方有過高、不切實際的期待。

ZICE:或許你真的認識了這位豬肉榮,但無可否認的類似的人是比比皆是。但希望你即使是覺得某某人就是我口中的豬肉榮時,不必對他對號入座吧。:)

只希望大家出來見面時,以更精彩的一面來會見網友。那麼主動的一方就不必這麼累了。

安東尼劉:其實即使我沒有post那篇鞭撻港劇的文章,但心底裡我對港劇的厭惡一直都存在的。

所以,聽到豬肉榮這樣的說法時,真是暈倒。

Hezt 說...

FUSU:忘了補充,謝謝你的訂閱。只是第一次被讚譽為「強大」的形容詞。到底是哪兒強大呢?:)

還有,也讓我們一起認識你一下吧(如果你有部落格的話)

KoKo凯凯 說...

网上和电话聊天真的常常会让人有错觉和幻想。到真正见面时,那种感觉会风吹云散。我想现在的人大多都有这种经验。希望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找到合拍的伴侣。

匿名 說...

reading your post, i 'd like to meet you and see who u are???

桀佑 說...

就好像在看 I am Legend 的时候,Will Smith 刚碰见那两姐弟的时候也不知所措,讲不出话来。有些人封闭旧了,少和人沟通和见面之后,
沟通能力就会变得比较顿挫。
只能说不同的认识和不同的对象吧。
千里马也是遇到伯乐之后,才被人发现是千里马。

13 說...

能和你约会应该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荣幸。看了你这么多文章,要是我也有机会看你就好了。
我也很怕遇到尴尬的状况,所以我真的宁愿到对方的家,只有两个人面对面,不用顾虑别人的眼光,而且要做什么事都可以

BiKiDz 說...

只能说你的忍耐度超乎常人@@

可能我是小弟弟吧,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只能快快的和他吃完东西就各自返归了>.<''

最最最不爽就是那些人家问了一堆问题,却在那边自以为酷还是什么的回答个一两句的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