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12月31日星期三

年關的惆悵

她拿起了諾基亞N76的手機,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認識的人使用著N系列的手機。或許這款手機已不是最先進的手機了,可是它是曾經最流行與最先進的一款手機。

我對這手機反而興趣比較大。但是她抓得緊緊地,就放映著手機裡的相片給我看。

「這是我在日本東京裡拍的…」

先是東京,然後是香港。還有… 她述說著她出差到各國的情形給我,包括墨西哥、迪拜等。

在Steven's Corners的嘛嘛檔裡,我們被逼擠在最嘈雜的室中央位置上,週遭人聲聒噪的回音不斷地撞擊我的耳膜,那聲量不斷地膨脹,我靠得桌子更近,聆聽著她的遊史。

然而也不是什麼遊史。並非誰都可以精彩與意象紛呈地說出他們的所見所聞。一般人只是將他們遊過的腳步,用鏡頭拍下來,回國後就炫耀似地給朋友看。除非你有傑出的鏡頭感覺與掌鏡技能,否則那只是一張張風景畫。

她是我大學時期的同學。上回見她時,是三年前的事情,長駐在新加坡工作。如今操著最典型的新加坡人的語調,10句話裡有9句是英語,還拿到了新加坡永久居留證,還打算買屋子了。

她提起那段日本出差時的經歷,話說有一批中東客看到她,就要求與她一起合照。「But then I said,『I'm Singaporean』,They said "Never Mind",so 我就與他們合照了。」

我問:「為什麼你要說自己是新加坡人?」

她聽不見。然後再繼續說著話,七情上臉。

我再重問一次。她將長長的瀏海往額頭一撥,「哦,那比較方便。」

「為什麼?因為不用費唇舌告訴別人馬來西亞是什麼國家?」

「不是,唔…因為我們會被terrorist link在一起。」

「是嗎?」我說。然後就不搭話了。911已是2001年的事情。我不知道其他國家的海關對來自馬來西亞的回教徒或非回教徒是否還有如此一刀切的歧視政策(例如入境時要脫鞋子),或許有,但那時你要怎樣拒絕承認,你始終還是馬來西亞人。

然而在東京的一個街頭巧遇他國的遊客,為什麼不提自己是馬來西亞人?人家會因為你是馬來西亞人,站在東京就是一個恐怖分子嗎?

她的手機裡也記錄著她在英國倫敦做工讀假期時的剪影。她在東京時就與在當地工作的小巧子相遇,而她在英國打工時恰好碰上小巧子遊歐洲時途經倫敦的相會。

所以,這時兩人都出現在我眼前與我一起在吉隆坡蕉賴相會,一起喝著地道的嘛嘛檔,而一台手機裡記錄著除了我以外,她與小巧子的海外足跡。

而我,只是駐守在吉隆坡。

如今,她打算出發到瑞典自費深造了。此行從新加坡回馬過年關,回新加坡後,就著手處理另一段歐洲之行。

她的手機相片播映終于完畢。她問我,「你呢?你最近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去哪裡玩?」

啞然著。我惆悵地,不知如何開口述說我沉悶與一成不變的工作生活。我的旅遊生活不精彩,除了看來已成為年度朝聖之旅的曼谷。我哪裡也去不到,我什麼也沒做成。我的工資也不允許我有豐富但「合理」的物質慾望,包括擁有一部N系列的諾基亞手機。

「沒有什麼。」我答。

然後,我繼續扮演著聆聽者的角色。

7 口禁果:

andy@singapore 說...

安娣来和老爷拜个早年,happy 2009.

你朋友的回答其实我也有同感,但不致于把“terrorist”这个超乎我想象的烂理由联想在一起。安娣我压根的没想过这是其中一个不认同马来西亚的烂理由。真是他妈的烂,她真的是“波大无脑“一族(可能抬举她了,你朋友可能像新加坡的女生一样是“飞机场”一个,嘻嘻。。。)

其实如果是我,我想我也是会说我来自新加坡,但那只是图个方便。与其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但是拥有新加坡永久居留,倒不如说我来自新加坡来得方便。这是“双栖动物”的悲哀。

你朋友可能是在岛国被压迫得太久,只好回来向你们炫耀。对这些“so-called“朋友,还是随便敷衍的见个面,有的没的瞎掰一下就好了。不必太介意他们说的废话。

以她的身份,除非结婚,不然和家人联名才能买政府组屋。下回如果他再说要买房子,你就问他如何买呀。如果她单身,只能买私人公寓,打底也要50万,定金至少3到5万,看他如何瞎掰。对这些人,最好就是做好功课,狠狠地把他编织的谎言揭穿,让他下不了台。不然他还以为老爷你是井底蛙。

我发飙得过火了,Sorry...

Andy@singapore

安东尼刘 說...

有时不得不承认,在马来西亚工作和生活是蛮吃亏的。我们的钱比较小,去较远较先进的地方,往往要用很多马币换少少的它国钱币。人家去东京美国欧洲,我们去泰国印尼和其他岛屿,好听是接近大自然,不好听是没太多钱去更远的地方玩。
我的朋友在新加坡开店当老板了,我不能飞去祝贺,因为更新护照约RM300,飞机票或巴士来会也要百多,加上旅费如准备约RM500,去一次新加坡就要花费RM1000!还是省省吧,待经济好转才来奢侈一点。
悲哀的马来西亚人。

KoKo凯凯 說...

你那朋友的回答真的有点肤浅(对不起,这样批评你的朋友)。我也有在新岛工作而引以为荣的朋友,尤其是拿了PR之后,就一直在炫耀自己的本事,完全忘了根在哪里。

周游列国谁都想。迟点自己有本事,也一样可以做到。

Hezt 說...

●安娣等人:與老朋友聚舊,就是一種久違的包容。即使那朋友是出現一些行為舉止上的瑕疵,有時也需要去容忍,反正一年或N年才見一次。

我那位舊同學或許真的是過得有些苦,所以回來大馬後就向我們來「分享」她過去的遊歷與興奮的故事。

她是一位受英文教育的朋友,與她說大篇道理來理論與爭抝,在思維上也是無法引起共鳴的。

所以,就算了。2009年來了,只是希望大家過得平平安安,新年行大運。

Brian Chen 說...

Agreed with you, Hezt.
Since you don't see each other much, no point to turn a nice meeting into a fight.
But I don't agree with your friend.
I tell everyone that I'm a Malaysian to all sorts of people I've met in Melbourne.
I never get myself linked to the terrorists.
That's a weird reason of not admitting oneself as a Malaysian.
Anyway, happy new year to everyone.

Simon Jim 說...

我還記得在我年少時曾在和朋友的交談中,抨擊巫啟賢他在媒體前說他是新加坡人。所以,我在面對國籍問題時,都會說我是馬來西亞人。(但被大陸、香港人說是馬來人時,便會和他們長篇的解釋,馬來西亞人和馬來人意義上的區別)
就算在外國被問及”where are you from"時,也會說是馬來西亞。(畢竟我拿的是馬來西亞護照)
說起國籍,還真有些好玩的事。
在巴厘島旅行時,和街邊的一個看起來二十出歲小伙聊起天來,他其實是在街邊,帶著他妹妹,做著旅遊局的問卷調查,他先是和我說著印尼話,我便用英語回答,告訴他說我是馬來西亞人,但馬來話不靈光(慚愧。。。),做完問卷,聊著天,他說他還以為我是雅加達哪來的,像印尼人(哈!)
也記得當初剛到新加坡工作時,被同事問及哪裡人是,我說我是馬來西亞人,對方的反應是,做莫你沒有聯邦腔得(對方是馬來西亞半島人,新加坡口中的聯邦人)所以我便再由頭敘述我是東馬人。
(若遇到地理概念不強的人,還會被問到搭巴士回去幾久,笑)
最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去年跨年在吉隆坡,和男友搭半夜的巴士,抵達吉隆坡已是清晨7點。放好行李,便前往茨廠街覓食,在難得異常清靜的茨廠街某巷弄的攤子中用著早晨,檔口的母子當很友善的會和食客小聊。突然就問起我們是不是台灣來的,我說我馬來西亞人,在新加坡工作,我朋友新加坡人。他們很詫異,還說我們說話很溫柔(這形容詞!!),像台灣人。
但有一回,“where are you from” 讓我碰釘子了,在perth被海關問及時,我直覺的回答,我馬來西亞人,結果他說“我知道”揚了揚我的護照,才明白他是問我的出發地。

Simon Jim 說...

ps. 我很羨慕你的泰國之旅啊。
說實在,旅遊的重點可以是打開眼界,也可以單純的悠閒充電。
就算是去馬六甲、上去吉隆坡度個短假,我也樂在其中。
也許我是個很容易入鄉隨俗的人吧,柬埔寨、越南等不是大熱門旅遊的景點,我也甘之如飴,因為在不同的國度,都能有所不一般的體驗。
就比如人們常嫌很悶的新加坡,我倒覺得他們的政府其實做得很棒,其中一點我很激賞的是,你可以花很少的費用,卻和最富有的人們享用同一片海灘,同一片風景。花新幣3元,去聖淘沙日光浴,看赤膊帥哥遛狗、打排球,和花幾百新幣在聖淘沙酒店住宿的遊客一同在沙灘吧台喝啤酒。或者你可以不花一分錢,在濱海灣marina bay sand前的開闊廣場吹著傍晚的和風,看著對岸的城市建築,和花幾百新元,住在酒店房內的住客,看同一片夜景。或者,還是不需花費幾百新元的票券,在F1車賽的夜晚,在city hall旁的starbucks便可聽著呼嘯而過的賽車。在我看來,高消費、低消費的人群,都能各自尋得各自最舒服的方式去感受這個城市。
在馬來西亞,我還是會到有老鼠在水溝上奔跑的後巷小攤吃馬來西亞地道美食、還是會趁馬來西亞購物嘉年華到吉隆坡購物,價格相對便宜,種類也多(相同品牌在新加坡店面的貨類選擇真的很少,是因為租金貴,店面小,因此貨種少嗎)
也許,你朋友是個小姐吧,若不是,你在部落格記載的生活體驗,其實很有爆點,卻不能和她分享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