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1月16日星期一

寂寞山丘 (一)


(updated version #1)


我問巴特,為什麼你不見你常用你的facebook。他說,他的facebook戶口是他的女朋友為他開設的,而且是由女朋友來「打理」,即是加入朋友、看電郵信箱等。

facebook也由他人來代勞?你可以想像巴特與他的女朋友的關係是如此地如膠如漆。不是嗎?不是,其實他們已經註冊結婚了,只是還未擺喜酒過門。

所以,他們已是夫婦了。因為女方是打政府工,為了不會被派守到老遠的地方工作,這個女人成功用職業勸服了巴特,結婚了,就這樣捆綁著巴特。

巴特在註冊結婚後我才知情,那時我們淡然地說一說而已。我「哦」一聲,但內心裡有一種苦悶。在短短的4年間,我失去了巴特,因為他給另一個女人完全佔有了,精神上、肉體上。

這種失去是特別明顯的,因為當我回到小鎮時去找巴特,他總會拖著那個不擅交際、悶聲不響的女朋友出門,兩人自得其樂似地在卿卿我我,而巴特在其女友面前總是另一個模樣,那是刻意的收歛,又或者是顧左右而言他──你會覺得為什麼戀愛中的男女總會變樣。而我們「哥兒倆」的豪情,全都蕩然了那麼那幾個晚上,我們之間的一切也切斷了

所以,我與巴特的距離離得非常遠了,即使他是坐在我面前的。

我們的路已不同了。

但偶爾,我還是會回到小鎮。

這一次,巴特的女朋友出了外坡。巴特還原成為當初的他,從本性上,他變回當年那個他,在體型上,他還是稍有發福了,即使他是在家做運動的。



這次回到小鎮,我是去巴特的家投宿。自從他有了女朋友後,我們就鮮少提起過去。

難得來到小鎮,我就約了其他舊同學敘舊,巴特另有約會,但他說他晚上11時30分就會回家,因為他要專候一個電視訪談節目,皆因為了事業,他需要去看這些節目。

小鎮是一個民風樸素的郊區,連店舖在12時凌晨就打烊了,我的敘舊在凌晨時宣告結束。我回到巴特的房間時,他已上床就寢了。

只有在沒有互聯網,沒有娛樂節目的地方,才能如此健康地及早上床睡覺。這就是小鎮。

我靜悄悄地爬上床,但還是吵醒巴特了,因為我們是同睡在一張雙人床上。

然後我們在黑暗中,開始交談起來。一如以前的日子,我們總有聊不完的話題,從過去的人與事、一些生活中的經驗、對事業、人生等的看法。

他將枕頭充作抱枕般緊緊地擁著,但我們聊得越來越起勁,在漆黑中。

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寧愿呆在一個小鎮,這是一個多麼寂寞的疆域,但他打算在這裡置業後,就正式迎聚未過門的妻子。

我說,在這樣的地方,沒有一個像樣的健身中心,教我如何生活?

他說,他是在家裡健身,包括做掌上壓、起伏仰臥等。雖然巴特還未挺出一個小肚腩出來,但是他在幾年前雕塑身體時打下的江山,現在還未山河變色。

至少,他的體型是倒三角形,胸肌也是擴張型的,多年來的鍛鍊,即使是套上一件普通T恤,也是如此地雄糾糾地昂揚,因為他的胸肌是如此地闊厚。

我一直詢問他,到底怎樣將他的上臂肌練得紮實渾圓的,他的,就是掌上壓。

是嗎?只是掌上壓而已?我伸手觸向他的臂肌撫著,我們的距離就拉近了一些。

巴特讓我遊撫著他的臂肌,還彎折起他的肘,讓我捏著他的前臂肌。

飽滿的BICEPS,那是有多少吋的粗壯?我想該至少15吋吧!

怎麼一個人可以如此堅強地在家鍛鍊?換作是我,是否有這樣的恆心?在健身中心與大伙兒一起比拚時,至少有一種競爭氛圍與攀比心,來鞭策著自己,然而可以在家練就一副好身材,那需要很大的定力與紀律。



我們在黑暗中挨得更近了。我開始問起巴特為什麼甘心如此年輕就塵埃落定結婚?

然後,我們聊到他的性生活。

巴特對我一直是一副無避嫌的態度,他對我談起他與女朋友造愛的姿勢,他己身的感覺等。我問他可以持多久,他說幾年前是半小時,現在快則15分鐘,一切從簡了。

我說日後你們會例牌公事,可能上床就是5分鐘就完成了。但證明你也是老了。

他說,他喜歡站著造愛,那麼他可以專心些。

我問,你不喜歡傳教士姿勢?

「什麼來的?」巴特顯然不解。

我解釋了一番。看來不是人人都聽得明白這些冠上字眼的交配動作。

然後他問起我,為什麼有人會喜歡肛交?




你一定會奇怪,到底巴特是否懷疑過我是同志。

他有提問過,他在提問時並沒有非常認真的逼問,當然,我想他已有答案,因為他的妹妹就是蕾絲邊。

但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什麼。

我只是說我對身體的體驗很有探索的興趣,我對他坦承我有過接觸男體的經驗,他當時並沒有多說什麼。

那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後來我們就避開談論性的話題。但在這一晚,我們談到了肛交。

我說根據一些書籍記載,肛交是如此地快感,是因為肛門是圓形,恰恰好嵌住著陽具,因此可以緊緊地箍著,那種快感是比屌陰部更來得重。

他很懷疑。他說,他即使放一根手指在肛門也覺得痛,為什麼有人會如此享受如此粗壯的陽具放在肛門呢?到底女生是否會享受?

然後他就問:這樣不是違反自然嗎?

我說,「那你不要口交了,那也是違反自然的。違反自然與否,只是一個法律用詞。肉體快感是不能用法律來詮釋的。」

他說他不為其女友口交,因為那地方是排洩物的地方,不衛生。

「那你別流汗,別接觸對方的汗珠,汗水也是排洩物。」我說。

他又無言。他已翻過了身體側睡著,用背部對著我,像是一種防禦。可是,我看著他的身體剪影,腰是腰,肩是肩,腰眼形成一個凹槽,那起伏曲線非常地誘人。

我伸過手,搭住了他的臀部。

他側一側身體,似要甩掉我的手,「別玩了。」

「我們很久沒有這樣交流了。」我說著時,手心已覆蓋著他的褲襠,他當時是穿著尼龍滑潤的運動短褲,我感覺到這短褲加內褲所包裹著的血肉,開始升溫著。

他雖然平靜地躺著,但呢喃著,不要這樣。我要睡了…

「你別動。就這樣躺著好了,我們繼續聊天。你會感到很舒服的。」我在他背後說著,但手掌開始蠕動著,開始拓印出他那塊幾兩肉隆起形成一座小山脈起來。

從最柔軟的,我知道那是他的睪丸、往上撫,那是他的陽具了。久違的觸覺,但在霎那間一切都重回來了,我觸到了他的尖端,那是魔術棒最神奇的一端,可以變出多少魔法出來。

巴特已開始勃起來了。

(待續)

5 口禁果:

Stevie 說...

其实在那里健身都一样,只要有恒心,不一定得上健身房也能锻炼得一副好身材。

Stevie 說...

但你不是要写有关泰国游,怎么变成巴特与小镇呢?

Hezt 說...

泰國遊會「不日上映」,之前的是預告片。

現在先來一些「小菜」暖胃。哈哈。

131313 說...

為甚麼你總能夠交到能讓你上下撫摸的"朋友"?
很羨慕

Simon Jim 說...

人的磁場真的是很微妙的事情,我有個老同學總會遇上強盜,扒手什麼的。
而hezt,你應該有魅惑身邊人的磁場吧我想。
我曾對我老同學說,你那麼衰,還是少出門為妙。
對於你啊,拼命式的打破很多我奉為教條的戒律,比如不搞辦公室戀情,不搞直男,不搞結婚男人。
轉念一想,我還不是打破了凡塵俗世定下的教條嗎?
我想啊,你寫得點滴會感到很大的衝擊是因為,你是活生生的一個人,一個在我熟悉的國度,我到過的城市中,分秒在呼吸著的一個人,而不只是書面上的,屏幕上搬演的一段情節,一個故事。
突然覺得,若你生長在一個大時代中,你也許會成為一個傳奇,像張愛玲、或像阮玲玉那般的傳奇。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