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11月24日星期二

寂寞山丘 (五)

(這是結局了,Are you ready?)








我聽了這句話,有些惘然。但這是不能改變的客觀事實。我不可能變性,他也不可能變成喜歡男人。

我說,「你下午時對我說過相信機緣嗎?走在街頭與另一個人擦身而過,都是注定中的機緣。現在我們就是有這樣的緣份,有這樣的『connection』。」

我撫著他,我覺得很親密,縱然這是一個假象。但他顯得意志堅決,金牛座就是有這樣頑固不屈的性格吧。

巴特沒有多說話,他看起來真的好像累垮了似的。我拿捏著他的褲下,還是硬磞磞的。

我睡不著。我說。

但我很想睡。

你那邊還硬硬的呢!

它等一下就要睡的了。為什麼你睡不著?剛才喝了咖啡?

唔。是的。不如我們開個片子來看?我說。巴特的房中有電視機與DVD機。

不要了,很麻煩…待回兒又要…

巴特好像明白我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接著接著,我們就真的入睡了。我的手鬆開了,然後他就安心地翻身仰躺,恢復了「正常」的睡姿,我也輾轉著。回想著過去我們發生的種種事情,還有白天時的對話。

以前我們也試過如此,一起同眠。那時我還相對地年輕,我們有一天早上在醒來時,就睡在他身旁,那時我就伸著手撫著他那堅硬的下體…

但事實上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其實巴特就是最符合做男友或終生伴侶的對象,穩重、有責任心,他還常去他未婚妻的家為未來岳父的園地耕種呢!(我想像著他滴汗的樣子)

身邊的朋友都讚揚著他這種優良的素質。 而我平時與他也常談得蠻投契的。

不知道同志圈裡是否有這樣的男人?即使是有,輪不到我來享吧!

我帶著一股遺憾入眠了。

在恍惚間,我又悠然轉醒了。我望向窗外,已是魚肚白。黎明來了,又是新的一天。

我看著巴特,他睡得好甜,肢體已是自然的伸展著,其實一覺醒來看著身邊的那個人可以甜美地睡著了,心裡會添了一份滿足感,因為他可以安心地與你睡在一起,沒有武裝或偽裝,靜靜地一起呼吸著(當然有鼻鼾聲是另一回事)。

睡眠是人生重要的一環呢!同床共眠也是一種緣份,難怪古語總是說床頭打架床尾和,其實是說著這種聯繫是一種難得的親密感。

我就是這樣注視他一兩分鐘,突然想起電影裡的那一幕,吸血鬼Edward對著女主角Bella說,I like to watch you sleep, it's FASCINATING.

對了,就是fascinating.

我又愛戀與難捨地,將手放在他的身體上。但又怕驚醒了他。但是他好夢正甜似的,我又撫著他,覆蓋著那片獨木森林。

他已是鼓鼓地漲了起來。那是晨間的升旗禮呢。

我看到巴特瞇著眼睛望了我一眼,但他沒有拒絕,他就是這樣靜靜地躺著,我知道他的意識已漸漸清醒了。

我大膽地將手伸入他的短褲,觸撫到那一個尖端了。這次我們真正地開始著「肌膚之親」。

巴特的龜頭質感是如此地滑韌,像瓷片,又像凝脂,龜頭與指尖發生著很微妙的關係與溝通。

但我的手是緊緊地被箝制在他的橡筋褲沿裡,他一定感覺到他的腰際被勒了起來,因為他的褲裡多了一隻手。 可是我在步步為營時,一邊暗自裡訝異為何他沒有反抗?

這是一場久違的重逢。我循著他的莖幹往下移,摸到了他的睪丸,暖呼呼的,然後擰了起來,像抓著保健掌心球一樣。

巴特沒有張聲,他只是瞄了我一眼,就這樣讓我開拓著他的秘密礦場。

然後,我就俯起身體來,動作是較為大了,我盯準我的目標,巴特並沒有像昨晚那般防備了,也沒有出手阻止,他像吃了迷藥一般地躺著。

我知道他已在亮著綠燈了。

我將他的短褲扯脫到一半,他的工具就匡啷地蹦跳出來,直挺挺地指向天,如此鮮蹦活跳呢,但卻是如此地兇猛暴怒。

這次我看到他已「去森林化」了,不像上回見他時如此地「熱帶雨林」,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是否是他的未婚妻不喜歡如此茂密?但這也更顯得出他是一枝獨秀。

我握著他,開始著我的joy ride,然後當我伏地埋伏時,巴特驚覺我嘴唇任務的進攻,他開始築起了圍牆。

「不要…」他掙扎著,但一個鐵漢裸著下體掙扎著時,那是欲迎還拒的寫照。

我只好光明正大地再另行取向,我用手為他揉著、搓著、套弄著,他仰起頭來。

我突然感到我正在上演著《TABOO 2》的那個情節,于是我索性將他的短褲完完全全地扒下來,褪到腳跟後才罷休,他已是赤體橫陳了,那場面讓我更為發狂,我就豁了出去,不顧一切。

巴特抵受不住我的偷襲,我一口將他叼了起來,像一隻狐狸叼起了小綿羊的孩子,巴特並沒有拒絕,他來不及拒絕,已全盤被我鯨吞了。

我用舌頭將他徹徹底底地翻攪著,然後又拔出來,注視片刻後,再用心地咀嚼著他內在壓抑了整晚的慾念。我用我的口腔包裹著他的巨碩。

他像火燒似的滾燙著。 他在我口中熊熊地燒了起來。

人生如戲嗎?我的動作似乎在引導著我上演著昨晚對他說的那場情色電影,他是戲中的老爸,我是那佻皮又誘人的女兒,趁他不為意,就為他吹奏起一陣簫樂…

我記得看過另一齣同志A片,《Porn Stars in Love》,在戲末時訪問每一對porn star,其中一題是問到早上時對方會做什麼?其中一個答,希望他含著他的大屌…

沒一回兒,巴特就真的推開我了,他坐了起來,背對著我,我有些不解,難道我的表現不夠好嗎?

但他像一座寂寞的山丘,他那兒仍然是筆挺氣昂的,他喘著氣,然而我聽不到他的聲音。他彷如一直將自己壓抑著。

我不理。我從後面攬住巴特。巴特低頭望著他下體,還有我的手,我套著套著,他整個人就飛奔而出了。

我沒想到他如此快速地釋放自己,當我感覺到手心一陣燙熱時,才知道整個手都濕透了,淋漓盡致地鋪滿在指縫間。

他連射精都不張聲,如此地內歛。

但我才知道剛才他推開我時,是因為知道自己快射了,所以不愿為我「顏射」,而致另找抒洩方向。但很多同志則喜歡射在對方的口中。

巴特起身移步去廁所,我則滿手濕漉漉地待在床上,他的床几沒有廁紙,我只有下床,跟隨著他一起去廁所。

巴特一邊小解著,他背對著我說,「快來這裡洗手」,語氣有些歉意似的。

我重新上床,看著他赤裸著下體走出廁所,他仍然是半掛垂著,吊吊揈地,十分性感,那種狀態其實比勃起來時更有趣味,因為不是在極端狀態,而是一半,你可以看到像象鼻一樣地掛垂,卻又是修長披靡的。

我清洗完畢後,巴特就跑下樓的另一間設有熱水花灑的沖涼房洗澡了。他拿起毛巾時,我叫他脫下衣服給我看看他的肌肉,因為這次我完全沒有看到他的肌肉呢,除了我們已有肌膚之親。

巴特有些羞澀地搖頭,然後逕自跑到樓下沖涼去了。

他還有半小時就到了上班時間,然而在小鎮,半小時是綽綽有餘的上班駕車時間,還可包括吃一頓早餐。

我看著他穿好筆挺的西裝襯衫,英氣十足,我甜甜地看著,可真是帥極了。在床上看著另一個愛慕著的人做好上班準備,是一種幸福。

巴特望著我笑,說,「你啊,別sms我亂亂寫東西。」

我知道他的未婚妻是如此地強佔,可能連手機短訊也由她管。我答應他。

我問,「不用緊,我們等下一次。」

「下次可能沒有機會了。」巴特說著,一邊整著他的衣領,「或許你再來訪我時,我己買到了屋子,那時我就與我的妻子一起了。」

是的,他說過,他置業後就會結婚,成家立室了。他的口吻是遺憾著嗎?還是他已知道這次是最後一次?

他在臨走前說,「你待回兒駕車回吉隆坡,路上小心。祝你一路順風。我走啦,拜拜。」又是那醉人的一笑。

我點著頭唯諾著,就這樣看著他離開了。

不知何時才有如此的機緣?我一個人躺在床上,化成了一座寂寞山丘。

(完)

重溫巴特:

寂寞山丘 (一)

16 口禁果:

紫色 說...

不久前我正好橫跨過這座寂寞山丘,就兩星期前。

體會最深的,是你這句:
在床上看著另一個愛慕著的人做好上班準備,是一種幸福。

那天,他就這樣步出我的視線以外,呵護以外,生命以外,再也不回來。

yeh ruenn . 業. 說...

幸福!只是幻化成了回忆。淡淡的随风飘荡。

the truth........... 說...

hi. hezt.i am your new reader. your blog is great and hot. i think i started obsessed on your writing. And i want to ask you: is it true for this story? because it is like a dream.

Khai 說...

直男都是这样吗??都能接受与同性口交或....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直男的想法~

nicholes 說...

确实
这是命运的无奈
两个适合的人
不一定有机会遇到彼此
即使遇上的并不代表一定适合
无论在性趣上,还是心灵层次上
即使完全觉得适合
他可能自认为是直男
背负传种接代的使命
你们可能相隔遥远
久久才能会面一次
可能你爱他他不爱你
可能他爱你你对他没感觉
总是欠缺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这就是缘分的不允许
注定无法在一起就无法在一起
一个男人不允许你碰他
代表他对你完全没性趣
更甭说是爱情的那种心动了
可是他允许你对他上下其手
也不代表他爱你
只是欲望的无从宣泄
你恰好抓紧时机成为他发泄的工具
尤其那种欲抗还迎的姿态
对双方都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直到精液都宣泄了
他会觉得羞愧
你会觉得难堪
理智会告诉你们
方才的一切知只是一场春梦
既美丽又不堪回首
像毒品一样会上瘾的
欲戒除的话所要承受的痛
会等同生不如死

终归到底
这也只不过
是一场没有灵魂的性
因为它必须伏首在肉欲的居高临下
卑躬屈膝
苟延残喘

单身汉 說...

现有很多丈夫, 都找男人玩,他们只让人服务,不会和你口交。

Hezt 說...

●Khai & Nicholes:

人生中有許多交叉點,這些交叉點不是單一發生的,而是與其他人與事在交匯。對甲可能是交叉點,但對乙可能是逾越了一個範圍。

所以,他接受了另一個男人為他口交。

我不知道巴特是否真的是直佬,坦白說,我曾經掠過質疑的想法──他是否是bi-curious。他不會抗拒,但是他害怕接觸。但接受也是一種勇氣,他放心讓另一個人來接觸自己的身體,特別是敏感部份,我覺得這是值得珍惜的。

還有,nicholes,感謝你再次psycho-analyse我,只是你又想得太過了,我不相信他是愛我的。我欣賞他只是像欣賞一個花瓶,只能觀望不能佔有。


●紫色:謝謝你的共鳴。不過你的話很詩意,隱約得我聽不明白。

●The Truth:你真是人如其名,希望找到真相。當你相信我的遭遇是真的,那就是真的。我不是作家,不懂得「作作加加」。

或許你剛接觸我的部落格,在這一篇文章裡:http://appleonlyforadam.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31.html
你可以知道我的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無論如何,謝謝你的讚賞。

●單身漢:你的statement有些泛泛之談,沒甚理據,已在我的想法之外。所以不知怎樣回應你。

单身汉 說...

那是我的亲身体验,那些已婚男士,有的只等你的服务,有的只要插,不会为你口交。

单身汉 說...

不过你也幸福,可以暂时得到他,至少能有甜蜜的回忆。

Hezt 說...

●單身漢:原來是你的親身經歷。不過其實人性是自私的,這種只會TAKE的人不限于已婚男士,許多同志也是這樣的模樣。

至于「得」到巴特,哈,這是聊以自慰的說法,只是我希望他能真正地享受到那快感。

单身汉 說...

相信他会难忘的,只是他内向,思想古板。
可能婚后,会变双性呢!

至于那种只会take的家伙,很自私咯!不喜欢。

你有email mah? 方便问你问题!

匿名 說...

其實,是羨慕你的。有這樣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能這樣。愛與不愛,都不重要了。

Hezt 說...

●單身漢:
哈,難忘?我不知道他呢。有時候有些人選擇不去記錄痕跡。

我的電郵就在我的部落格的左側啊!你看我的文章看得那麼用心啊,以致忘了旁邊有資訊?

無論如何,歡迎提問。

●匿名者:
羨慕…唔,你說得我自己也感到戚戚然了,因為「基」緣難逢。(可能就沒有下一次了,而我是那麼地回味)

匿名 說...

唉!我該怎麼說呢?

歌都有得唱:有些事情現在你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

有些事,真的是過去就過去了,再難過再不開心再想念再傷心,都是日後一段段帶點甜蜜的記憶。

送你一首詩: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當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時,
沒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從我的窗戶中我已經看見
在遙遠的山頂上落日的祭典。

有時候一片太陽
在我的雙掌間如硬幣燃燒。

在你熟知的我的哀傷中
我憶及了你,靈魂肅斂。

彼時,你在哪里呢?
那里還有些什麼人?
說些什麼?

為什麼當我哀傷且感覺到你遠離時,
全部的愛會突如其然的來臨呢?

暮色中如常發生的,書本掉落了下來,
我的披肩像受傷的小狗踡躺在腳邊。

總是如此,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你總是藉黃昏隱沒。

余重立 說...

男人啊~說他"貝戈戈"並不為過,可也別太苛責了,純然是感官動物,只要不硬將之歸類的話,並無真正所謂"同、異、雙"之別啦,都有潛在類雌化的因素存在,只是受到傳統教養關係而壓抑著,就在契機時刻顯露出來,勇於出櫃就全然浮現,又必然自動選向歸屬"角色"啦,當然必不會有異媾情事,其不然者乃其當作閨房行為之一徑耳,唯一和同學們不同的是,絶少涉及愛情!

余重立 說...

說實在的,你所謂的直人等怎會接受同性的愛撫,這也沒啥好奇怪,畢竟性知識的養成或說真正地瞭徹,不是光從書本或各種資訊就得完全體會了,總得實歷了才會確切感受了,那麼最容易體驗者,當然是來自同性同儕了,不然呢?!也都是從嘻笑怒罵玩弄中獲之,至於而後發展則各安天命了,換個視角來說,肛交也不過是交媾行為之一種模式而已,只差異在同性異性,因為男同學沒有第二個"可入口",才非得如此,那又如何呢?!直男會有醬想法也就不奇了,人總難免幻想現實世界不能實現的,何罪之有哉,但妄行則不可也:>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