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4月6日星期二

破口

那是一個豪華的宴會廳,我撐著雨傘,穿過了密集的雨絲才抵達的地方,我找著主人家宴會的位置,那兒同時有兩場婚宴在進行著,找到了我舊同學的名字,信步走入。

每一次的腳步,都是如此地猶豫。天吶,你又去參加別人的婚宴了。我心裡暗自對自己說,有些費解。

我將笑容掛在臉上,因為我需要武裝著最佳狀態去重逢我許多多年不見的舊朋友,舊同學,他們認識的是當年的我,然而現在我是否有改變呢?我只希望能帶來更多的笑容──笑容背後永遠是沒有城府,沒有故事的。

我的舊同學全都聚集在一桌了,大家提高聲調「嗨!」、「哈咯」,都是帶著驚歎號在後面的,來表示欣喜、歡騰──驚歎號是屬于嘉年華的,所以我讓自己沉浸在嘉年華的氣氛中,說著那些對白──「噢,你懷孕啦!多少個月了?」、「啊,很久沒見你了!你的氣色很好!」

這是交際,這是寒暄,這是禮貌,這是聚舊,不論是什麼樣的標籤,但你就是需要在至少三小時內,與另幾個已超過十年未見的朋友,已形同陌生人的舊相識,左右相依,卻在心靈上與思想上很有距離地伸著你的觸角,感應著他/她已有什麼變化,要找些什麼話題讓整個互動不會冷卻下來。

但是晚上的主角不是我們,我們只是配角,那是新娘子,我們摯愛的舊同學。我們討論著這位新娘子的丈夫,到底是誰。

然而她遲遲未出場,馬來西亞的喜宴最讓人憎惡的是不準時,你說七時晚上開席,恕不價催,偏偏遲至8時半才會開場。大家都在耗著彼此的時間。

那時候,你已覺得話題都挖空了,該打量地也端詳完畢了,該嬉笑的也笑過了,感歎號走到盡頭,就是省略號,因為彼此都在等、等、等。

我看著同桌的出席者,全都花枝招展。他們與中學時沒有什麼兩樣。一個以前愛裝老成的女同學在到達三十歲後不再裝老成了,因為她真的成為安娣了。一些則是穿著莊重的宴會服,但她們老化的頸紋完全纖毫畢露,風霜寫在臉上,而贅肉長在腰上。

如果所有婚宴都可以以T恤牛仔褲出席那該多好,至少,你不會看著一個又一個只會「扮」雍容華貴的扭捏女子,她們只是將衣服掛在身上,但穿不出那種品味,她們即使有品味,也沒有自己的風格。

都是虛榮的浮華。你在一場婚宴看到的只是一幕又一幕的虛偽。

接著,我細數著與我同桌的出席者。

咦,這我不是幾年前去喝過她的喜酒嗎?她現在身懷六甲了。

咦,我再幾年前也是去喝過她的喜酒啊!她現在帶著一個小孩來了,她說她肚子裡還懷著一個。

咦,隔壁桌的不是她嗎?她的兒子也兩歲了,而那時我是喝著這已成為兩個孩子的媽媽的舊同學的喜酒時,是與她同桌的。

還有她、他、她、他…

突然間,我腦袋中PLAY著過去喝喜酒的場景,想著那些一日皇帝的名字,他們全都成為家長,帶著小朋友了。

我悚然心驚。

因為,他們成人了。

而我沒有,我是孤家寡人。

「HEZT,你為什麼瘦了那麼多?」有一個同桌的舊同學打破了僵局,問了我這個問題。

她不知道我早在十年前已瘦了下來,她記得的只是我在15年前初中荷爾蒙起著天翻地覆時的肥胖模樣。在她腦海,我的青春期就是一個醜陋的胖子形象。

「就是運動啊!」我說。

然後下一個問題你也知道了。

No、no、no、 no,別問我那個例牌問題了,請求你。我心裡怪叫著。

但是,同桌者七嘴八舌討論我的婚期起來了。

到最後,你所武裝的一切,完全潰敗了。你覺得自己不是被這些三姑六婆的嘴巴打敗,而是覺得已緊緊包裹著的心,即使包裝得如此完美與密不透風,然而還是有一個破口,就這樣自己裂了開來,將你心裡已揉搓成碎片的垃圾,一一倒了出來。

因為,你聽到同桌的那個小孩叫著你的舊同學,「媽咪,媽咪…」

而你即使在這十年來脫胎換骨,你煥然一新了,你以為你已升級或進步了,但別人的眼中,你還是當年那個胖子,而你現在應該與他們一樣,攜伴扶幼來出席舊朋友的婚宴。

但是,事實上你絲毫未變,你只是困頓在孑然一身的決絕裡。



到最後,婚宴話題從奶媽談到懷孕時的禁忌,還有哺喂母乳…我全身像抖落了碎地滿片,只是在傻笑與陪笑。

對于我舊同學而言,這是家常話題。而我的家常話題應該是:今天有沒有看到一個像樣的男人呢?我明天是否要去健身房?

後來,我回家後,第一次將過去這些年來,我所出席過的婚宴一一記錄下來,我找來一本簿子,終于依著我母親幾年前給我的叮嚀──寫著到底我曾參與過哪幾位的婚宴,並將他們分類,從同事、親戚、小學同學、中學同學、大學朋友,算了一算人頭,竟然有25個。

然後我告訴自己:夠了,沒有下一次了。

3 口禁果:

Samz 說...

xDDDD
kesiannya~~~~
我是怕亲戚问。。。
朋友,大多数都懂我是gay了。。。
但是,突然想到,我们的尽头是哪里啊???
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air supply
不错听~~~

Kim 說...

你写出了大家的困境啊。 我也融入了孩子家庭的话题,分享别人的喜悦却不知自己的落脚处

Simon Jim 說...

一般都是包個紅包,不克出席。但和舊同學的聯繫還是有的,農曆年回鄉是個好時機,反正中學有初四聚餐的習俗,小學有初三團拜的習慣。我只需要扮回文靜如往昔的我,就還蠻安全的 :)
就體態來說,小學同學變化頗大,但中學死黨結了婚,有兒有女的,但都奇妙的還有著10年前的尊容,在街上碰著,還一定會認出來。我很好奇,為什麼都是同一個年齡層的兩班朋友,會有那麼不一樣的代謝過程。至於我,還好仍是10年依舊。哈哈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