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4月10日星期六

巴特

當我知道巴特即將來吉隆坡出席職業上工作坊幾天時,我這幾天的性幻想主角就是他。

他不知道他在我腦海裡跑了多少回。

但我只是壓抑著。他來到吉隆坡上課,未免打擾,我給他發了一個手機短訊,看他是否要在工作營後,晚上大家出來會面。他說,他的時間表非常緊湊,會培訓到晚上八、九時,「不過,我再看看先。」他在短訊這樣寫。

我則回他說,他需要時間來放鬆一下自己,而且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有許多有趣的話題可以聊聊,在吃宵夜後,或許可以上他的房間去喝杯咖啡?

我還說,我會攜帶一些他去年要求的東西

我的手機短訊裡的隱藏著訊息已是呼之欲出了。我.要.你。

巴特匆忙地回我說,「不行啦,我與我的上司同房。時間真的很緊。」

喔,真的嗎?

彼時的我,真的是很失望。他是否真的與上司同房呢?我生怕這是他用來打發我的藉口。

但是,何必強人所難?我可以想像上課一整天,還得連續幾天地上課,那種沒有自由的困身感覺。

然而,真正的囚困,是巴特自己本身的靈慾情愿自我禁錮著。



那幾次的事件後,我總是相信,巴特心底裡可能是一個同性戀者。

又或是,他是一個雙性戀者。但在我的字典裡,雙性戀者只是一個遮掩的化妝品,一個開脫的代名詞。

否則,你怎麼會讓一個男人為你口交這麼多回?

我在他抵隆後的第二天晚上,撥了一個電話給他。

「你打給我這樣準的時間,我剛好上課回來。現在在酒店了。早上六點多起床然後上課,到晚上吃飯也要一起吃,啊,真是累了。」巴特在電話的那一頭說。

我很高興他還處于情緒高昂的狀態,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即使自己累了,然而還是會興致勃勃地迎合著你,接著你的電話,他並沒有把負面情緒轉嫁給別人。我印象中沒有見過他發脾氣。

這是不是與學佛有關係?巴特總能將情緒分寸拿捏得宜。

我那時駕著汽車回家,一邊與他聊著手機。談起了狀況,談起了他的升職加薪,也明瞭到為何他需要來首都上課,就是因為職務不同,而需要受訓。

那時我已聽到他身旁有一個男人的聊電話的聲音,我想那是他上司吧!「對,就是我上司。」他確認。

「為什麼你們公司這樣安排住宿?這樣吝嗇,要兩個人一間房。」我嘀咕。

「就是,很吝嗇。成本效益嘛。」

「你上司在你身旁,那你還在他的面前說著你的公司吝嗇?你不怕給他聽到嗎?」

「我們也是在背後說的。」巴特語畢哈哈大笑。

他談起近來的投資大計,還有市場走勢,他的家人…我們真的像面對面一樣聊得不停,他的語調是非常舒適的,我想他是躺在床上吧!是否是半舒開襯衫的鈕釦,露出他那渾厚的胸膛,在床上懶洋洋地躺著?

後來我將話題扯開,我覺得我要開門見山了。

「上次你說你要的那些東西,你還要嗎?」在那天夜裡,他在黑暗中聆聽著我訴說著1982年的經典A片──TABOO 2的畫面,當時他不斷問我,為何我沒有燒好成光碟讓他看?

但我沒料到,他說,「要…很好看。我有上網看了一下。」

「你真的上網找?」那時我有叫巴特自個兒上網搜尋一番,那是經典電影,網絡一定四處有著跡。

「有啊,還有第一、二、三、四集的呢!」

「那證明你真的有找了。」我說。

「我只是看一些片段而已,但很不錯。」

我心暗喜,是我說的話有吸引力而影響到他會自個兒去找我推薦的A片給他看,或是他真的有興趣?

「但你是怎樣下載全套戲的呢?」巴特再問。

「有方法的,我已下載全部了。」

「免費的嗎?」

「當然。」

「你要的話,我可以通通都給你。」我是一語雙關。「但是,我要與你一起看。」

「唔…不要啦」他意會到我的性暗示,馬上拒絕。

「怕什麼?難道你以為做些什麼會搞出人命──生出孩子來?」

你曾經說過,「最壞的是你不是女人。」,所以,我只會為你催生快感,而不是為你製造另一個生命

巴特又在笑,他是否在回味著我們之間的行為,他應該知道,我們所做的帶來的是快感,而不是後果。

但他對這項後果有不同的解讀,他認為這是對女朋友叛離、不忠,又或者,他在否認著自己的慾望對象是一個男人。那就形同帶給他一種判決──判決他其實對男人有興趣。

(我突然間想起一個人曾經對我說過,「我不是gay,我只是homosexual,gay是一種lifestyle,homosexual是兩個男人之間的性行為」

但巴特接下來繼稱,「還有啊,你別在短訊上亂寫些什麼。我不要給我的女朋友問多多。」

巴特還是稱他那位已註冊的妻子為女朋友,似乎法律上的約束力,還未強烈地束縛著巴特成為一個「已婚者」、「為夫者」。而他這項「警告」已非第一次,他曾說過他的女朋友會看他的短訊。

「這看你要不要說而已。」我說出弦外之音,我繼續下著我強力猛藥,

「但是,你喜歡的,是不是?」

他沒有答話,停頓片刻再開口,「不好啦這些…」

我看不到巴特的臉孔,但我聽到他的語氣似乎有些遲疑,因為他的聲量放得較低,說著的話有些浮輕了,彷如在飄揚著的行雲。他是否在怔忡著?

「哎,如果你可以弄到一間房一個人住,那麼我可以來酒店找你聊天,過夜…」我配合著他的情緒,說著我的建議。

「下次,下次或有機會的。」

「那是幾時呢?你在小鎮住,我在首都。我們難得有機會見面。」

「或許下我還會來受訓呢!這不知道的。」他似乎在安慰著我,但我則覺得他自己也抱持著一種企盼似的。這更讓我胡思亂想,因為他並沒有完全將我的建議打退堂鼓。

我不知道巴特是否憶起,那幾次我伏在他身上時的感受。

「你知道嗎,我現在說到這些時,我身體已有了反應。」

我對他說著,感覺到自己某一處已糾結固硬起來。巴特那茫然的語調讓我很動情,他往往在無法再逞口舌之強時,先會放輕聲音,再放軟,到最無法抵禦的時候,他就會沉默下去了。

但我的手是把持著駕駛盤,我在流光溢彩的公路上駕著車,四處是流動的車子,我的腦袋想起的是他那一天早上,匡郎蹦跳出來的漂亮陽具。

巴特聽到我這樣說,他發出微笑的呵呵聲。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在想念著他的下半身,或許他在懷念著我的舌頭旋轉著他時的那種感受。

「你喜歡的,是嗎?」我再問。

「哎,不要說這些了…」他的聲音更軟了,像放棄了,像懺悔告白的歎息。他每次就是發出這種鬆弛的聲調時,我就摸得著其實他心裡在壓抑著一些東西。

一次又一次了,他就是用著這種語調對我說,「不要…不要…」但過後我就含著他的陽具在口裡了。

但到最後他豁了出去,射精了,我的掌心沾濕著他的精液時,他只是背著我,坐成一座深沉難高攀的山丘一樣,那時他是沉默不語的。

還有更久遠的一次,那時,我們在房裡一起看了一捲A片,巴特那時緊繃地看著電視畫面上抽動著肉體,交配的鏡頭,他不吭聲地,就這樣在我口中爆發出他壓抑的慾望,像滾湯一樣燙過我的臉龐與唇片。

那時他沒有料到自己會失控,他看著我滿唇與臉上的印漬,有些驚惶失措的,他沒想到他會在一個男人的口中射精了。「快去洗臉。快去洗臉。」那時我記得他倉皇的樣子,彷如他的精液就是致命病菌。

但那時巴特不知道,我為他射精時所散發的一種特殊,又叫人感到暈眩的氣息感到迷醉,讓我不想離開他的肉體。



巴特後天就離開吉隆坡了。他對我說,他的弟妹會在明天到來吉隆坡與他相聚,然後他會在週末帶著弟妹去逛街吃飯。

「那你弟妹住哪裡呢?」

「也是住在我現在住著的酒店。我會弄一間房給他們。」

「怎樣弄?」

「因為有些出席者會早走,所以會騰出一些房子出來。」

「那你今晚不能弄一間房間來自己住嗎?」

「哎不能…明天才會有空房。」

「喔。」

「明天XXX也會來。」

「誰?」我聽不清楚那名字。

「我的女朋友,XXX。」巴特在電話那頭說。

「喔。」這時,輪到我的語氣鬆垮了下來,因為,我雖然未想投降,但是在巴特如此墨守成規、拘泥的男人下,他把他那精壯的身體向一個女人自首了,而我,不是自首,而是儼然碰到一個深鎖的城門,我望門興歎,然後就退守了。




後記:

後來,巴特說,「唔,我要去沖涼了。」他暗示著我們應該掛斷電話了。

我也說,「好,我也快要到油站,我要去添油了。」

掛斷電話三分鐘後,我抵達油站,扭開油缸門時注著燃油,我突然間很想很想用身體裝著巴特的身體,就像我的車子那一刻裝掛著那注油槍一樣,讓他汩汩地將熱騰能量,注入我的身體裡。

我一直回味著巴特的談話,以及對白中的語鋒。為什麼他不直接否認說,他不喜歡我碰觸他的身體?如果他直接地說「我不是GAY的,別騷擾我」,我會以文明的姿勢來轉頭離去。

但為什麼當我問起他「喜不喜歡」時,他沒有斬釘截鐵地強烈說明?例如:不,我不要再這樣做了。他寧愿逃避面對,是因為帶罪在身,又或是他不情愿撒謊來否認他是如此地享受與喜愛將他的陽具放在另一個男人的口中自己的口味?




重溫巴特:


7 口禁果:

13 說...

干嘛吊人胃口......

阿惟 說...

因為他很想要,又有犯罪感,害怕自己沉溺下去無法自拔,不知如何面對女友。這種很矛盾的心理,很多人都有吧。

Stevie 說...

算了啦,放他一条生路。反正你也不缺,不是吗?:>

boy boy 說...

原来什么也没发生,只是你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失望)

但愿你真的有一天能让使他进入你

卡爾申 說...

taboo 2 你引用的那一段我有看過, eric edward 射了在他女兒身上還不夠, 望望床邊的妻子, 再幹一炮, 非常性感!
你有全套嗎?我也要。。

讀了你的文章讓我上癮了, 你是第一個用文字讓我有感覺的人。

Hezt 說...

●卡爾申:終于找到知音了!對,那幕很精彩,事實上這一系列的戲非常地「淫賤」,我只能這樣說,然而卻是非常地撩人──我喜歡!

後來我一連串找了Eric Edwards當年主演的戲,讓我流鼻血。他現在是我的A片王子。當年的A片大都有劇情(雖然破洞百出),然而這些劇情是可以讓這些演員發揮到演技的。

如今的A片統統都是人肉機械而已,吃偉哥、找FLUFFER,非常地動物性的。

要知道怎樣找?哈,電郵給我,我再回覆給你門路。否則的話在這裡教壞細路。

還有,謝謝你對我感到上癮。:P 希望日後可以給你其他文字感覺。

Simon Jim 說...

一看到這名字,我有震驚了。
第一次,未讀全文,先在此表達我的震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