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茫茫(一)


我灑了一些香水站在門口時,逃不過母親的法眼,她望了我一眼:「咦,找女朋友喝茶啊?」

「女朋友」?我恍然聽錯了似的,我疑惑地回她一眼,充作不在意地聽錯了,心想我這個母親暗來這一著可真高明,委婉地問,好過直接地逼問,但她也心底裡也有譜吧──怎麼我會有女朋友呢?

所以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哦,是咯,與朋友一起喝茶。」

然後,我就驅車外出了。



網友S說,別害怕去尋找真愛,即使氣餒了,可再嘗試,就像他打網球一樣,如果打得累了,先出去一陣子,然後再入場戰過,否則就有「如果不是」的遺憾了。

所以,我重新開始了我的約會生活。

我其實是相當緊張的,而且整理心情一整天了──自從用了iPhone的Grindr後,這人是我第一個聊天聊得相當愉快的人。

我感覺到彼此都很想出來見面,而且,他已三番四次要約會我了,更何況,我們彼此已交換了所在地──他就住在我家附近!(我想是步行的距離吧!)

但是我還是拒絕了,直至今日,我覺得是時候去見見他了。

為什麼我會如此緊張呢?就是因為我們的短訊內容已闖紅燈了──我們已有那種狎鬧調情的境界了,雖然我一直避免讓自己墜入這種循環裡。

當你與另一個人調情調到一見面就非打槍或速食不可時,但彼此投下的寄望越高,失望就越重。

這種情況,我真的試得太多了,而且,我不想一而再地被摔下來。

不過聊了近一個星期都還未見面,我老覺得有一件事情未了結似的,所以,我們經過一輪先是很隱晦、輾轉間到很露骨的短訊對話後,就約在一起了。

他並沒有直接邀請我去他的家,即使他是單身獨居;而我們是先約在一個地方等待,我本來說不如我們直接去相約的餐館見面,但他說,不如共車一起去,那麼可在途中聊聊天。

事實上我不大愿意共車,我喜歡獨立行事,再加上若他是一個turn off,而到最後他硬硬要載我回家的話,那麼我是否掙脫得了鳴?我後來還將手機設定了一個兩小時後會響鬧的鬧鐘,那麼那時就有機會詐騙有急事需先離開了。



忘了說,這人是一個馬來人。我稱他為凱霖吧。

但我心底裡的疑問是,另一個椰漿飯的故事會重演嗎?我有些隱憂。我總覺得馬來人──生活背景是不同、宗教不同,生活價值觀也不同,這些是同一片國土上的文化差異。

不過我與凱霖在電話聊過天,我聽得出他有非常明顯的大馬華人語助詞,那種「lor」、「ma」的綴詞,而且說得相當流暢,我想他該是較為多元化色彩的吧!

我將車子駛到相約地點時,凱霖說,我在這兒了。

你到底在哪兒呢?那時我在車中,還未看到他。

我的車牌是xxxx。

我一望,看見一輛寶馬。「天啊,你是駕寶馬的。」我在電話裡怪叫著,一邊走過去。

「我只是司機。」他說。



門打開了,這是我第一次坐上寶馬。

然而,凱霖是我第二個認識乘坐寶馬的同志。他望著我微笑,我看著沒有鬍子一臉潔淨的他,還聞到了一陣清香,看來他與我一樣,都相當重視這次的約會。

我坐上那真皮坐塾,原來這就是坐寶馬的感覺。喔,只是這樣而已。

然而,車子是社會地位與賺錢能力的衡量單位,我心裡有數,他到底是來自什麼階層的人了。

我們就這樣,飛車去到了餐館。

但是,我又憶起費亞了,那時第一次相見我也是這樣走上他的車子,與他握手,看著他,然後,我們就奔到他的家速食了。



路途中,凱霖顯得相當地拘束,而且都是他發問問題,當我有機會詢問他本身的情況時,他都是避重就輕地淺談。我知道他對自己相當保護,或許是駕駛著一輛寶馬的關係吧!(你擁有越大的財富與越高的身份地位時,你的生活因要守著這些資產而顯得特別地謹慎。)

我們聊到有一些手機內容供應商因出售色情內容而飛黃騰達買名車,我說,「這是沒有什麼大礙,這只是賺錢之餘,是否有顧及社會責任而已。」

「那其實也是要看供與求,如果沒有這樣的需求,也不會有這樣的一群人掙到錢。」

「是啊,但是許多年輕人拿到這些色情內容而不知道如何過濾,那很糟糕。」

「其實只要合法化就行了嗎?」凱霖說。

「哇那會過于極端了吧!」我說,我的想法是這在大馬是不可能發生的──你將色情內容合法化,那回教婦女不是要挨更多鞭?(反而通姦男士們是不用挨鞭的)

「可是為什麼可以合法化博彩與賭博,那為什麼不合法化色情?」他說。

「賭博讓國家賺很多稅收啊,國家才會那麼堂皇地合法化這些行業來收錢。」我說。「否則怎麼新加坡也爭著要開賭場呢?」

「可是賭博在道義上是不對的事情,如果說擁有色情內容是道義上不正確,那麼合法化賭博也是偏差的做法。」凱霖繼續陳詞:「不知道要怎樣一個向父親提問的小孩怎樣交代,小孩可能問『為什麼可以公開地賭博,而賭博是不對的事情啊?』」

我覺得這話題有些過頭了,只有打圓場帶過:「所以你看去云頂的都是華人。」

「我不是要一概而論,這不是種族的事情。而是合法與不合法的事情。」

但事實上,我認為他已從回教教義的「禁止」教條中來詮釋賭博這回事,而不合法與違法,是兩個不同的事情,不合法不代表違法。

我也說,「如果你說賭博是不應該合法,事實上賭博是存有投機成份牟取暴利的成份,在本質上那是投機活動,那麼去股票投資也應該不合法了,因為那也是變相的賭博活動。」

凱霖顯得無以再辯。我又要打圓場說,「其實每件事都有利與弊,最重要是別傷害到大眾,一些事情還是可以接受的…」

凱霖還再辯,「不是利與弊的問題,而是…」

我們之間的對話竟然來到如此嚴肅的交鋒,我覺得這是擦槍走火了。那時,我們連餐館都還未抵達,而且,彼此只是第一次相見呢!

那麼,接下來我們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嗎?

(待續)

6 口禁果:

Lifebook 說...

You always met an interesting person. :)

13 說...

很高興你重新約會了,希望你遇到對的人.
也希望是一個有美好結局的新椰漿飯的故事...

Hezt 說...

●Lifebook:哈,這是角度問題。或許特別的人就在你身邊。

●13:謝謝你,且聽我把故事說完…

Samz 說...

waiting ...your story ~~~
xD

13 說...

在等待你更新你的故事...

Simon Jim 說...

認識的異族朋友在和華人聊天時都也愛說啦,咯,嘞。那是一種表達親近的感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