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9月25日星期六

大器晚成








這幾天我都在忙著什麼呢?就是煲美國HBO的劇集──《HUNG》。

其實我已算是相當過時了,因為這齣劇集已來到第二季,而且本月初才剛宣佈第三季即將開拍,所以在播放一年後,我才得悉而認真地在PPS追看起來。

看《HUNG》,其實只為了看劇中的男主角Thomas Jane。他是此齣劇初始吸引到我的唯一焦點,就是他是一個天然的「水牛」,也是《Hung》裡唯一的hunk。──從1999年的Deep Blue Sea開始看到這位肌肉發達的男士開始,我就心如鹿撞,到底他是誰?

後來,他陸續有拍過幾齣戲,都是半紅不黑的二線明星吧,還拍了相當爛的B級電影如 Punisher等的,我都沒看,而在《The Sweetest Thing》(2002年)夥拍Cameron Diaz,染了一頭黃金頭髮時,活脫脫就像Barbie Doll故事裡的KEN,矯情而做作,當然也發揮不到什麼好演技。

然而,在HUNG這套劇裡,就真的要講究演技了。而Thomas Jane也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名字,算是走紅了吧!



我不知道是港台或是中國哪一地的神來之筆,將HUNG譯成《大器晚成》。這可真是一語雙關,道盡了戲中的菁華。只是如此套用老子的千年名言來放在此齣有些活色生香的劇集中,又附有一些褻瀆的意味。

此劇的主角其實嚴格來說,並不是Thomas Jane所飾演的40餘歲的體育中學老師Ray Drecker,而是這角色的老二。

因為RAY這角色就是說他「天賦異稟」,是一名巨根猛男。曾經一度是學校風雲人物的他,在家鄉底特律執教逾十多年後,與妻子育有一對已屆少年的龍鳳胎,突然間妻子提出離婚改嫁給其貌不揚的舊同學,而他的住家遭一場火劫後一無所有。

加上美國因次貸風暴造成的經濟衰退等,男主角在一次激勵講座中發覺自己並非一無是處,至少他還有一根命根子,一根會屌女人的家傳之寶。

加上營友與炮友Tanya的鼓勵下,就拋個身出來,暗地裡當一名賣肉的男妓,表面上還是教育工作者;而Tanya就成為他的皮條客。



所以說hung這個劇名也是一語雙關的,除了形容男主角是尖拔挺峻的巨根人士以外,你也可以想像到整個美國的前景都在hang著,晾著。

故事背景還選在最能象征美國經濟破壞的汽車城市底特律,就是要道明經濟的衰退。在謀生無計下就需回歸傳統,而賣淫是自古以來最古老的行業,肉慾供求是恆生不變的常規,所以我們的文化為這行業創造了多少個隱晦的名詞:賣春、皮肉生涯、娼妓、迎送生涯、應召女郎、牛郎等等。

但在《大器晚成》中,劇中的精神並不是「操醜業」,而是在走至絕路時,至少你會屌,還是可以養活自己,這不是一行醜業。

所以男主角是有大器之人,而且是有遲來的事業,只是還未是人生的春天。



這是HBO出品的劇集,一開始時出現這三個字母時會讓我想起Sex And The City,恰好此劇與性撇不開關係,只是沒有那麼明目張膽放成名字而已。

此劇的片頭曲「I'll be your Man》(由The Black Keys唱的)非常動聽,而且一開頭就是Thomas Jane一邊從鬧市從一身西裝筆挺,然後逐件除下,直至到一個湖泊中脫個精光露出屁股,就縱身跳下。


當我第一眼看到Thomas Jane演出時,我是有些意外,覺得他真人確是有些老態了,至少不能再當一名小生,是名符其實的叔叔了。可能對他久違,總是看不慣他那往後退的髮線。

不過,可貴的就是這名叔叔還保持著非常均勻、卓越的運動型身材。我不會說是發達,因為那是恰好其份地的適中、精壯,不會過度飽漲的胸肌,手臂肌肉也恰好粗壯,還有六塊腹肌。

但最要命的是他的體毛從胸廓到「王」字型腹肌,都是細細地滋生勾勒出形狀出來,另外他的乳頭是如此地粉紅。我真是奇怪,到底是否他有修剪體毛,而為何白洋人的乳頭如此粉艷?



所以此劇是選角正確,因為Thomas Jane確實有那種野漢子,但又憨厚的莊稼漢氣宇。而戲中他是全穿著那些披風當外套,以及褲襠前有打摺的老土西褲,而沒有任何貼身剪裁的衣物,這讓他的佬頭角色更具說服力──就是只是一名普通平凡人。

可是脫下衣服來時,就是另一回事了。

衣裝真是影響一個人的形象與外人的觀感。因為我一直想起Desperate Housewives裡那位我最喜歡的猛男Mike Delfino穿著那窄身的T恤時,就覺得那是讓人熱血奔騰的狂野男子。

然而,由于在Hung裡的男主角正職是一名老師,所以他就老老實實地穿著有些走樣、寬鬆的襯衫與西褲,完全將他的性挑逗味道給包裹起來了。




但說到重點,為什麼不論是大勺子或是小茶匙的老二,會象征著一個男人做為堂堂男子漢的自尊與威嚴?

尺碼固然重要,然而最重要是技巧、技術,如果能達到奇技淫術就最好。可是此劇的創作人瞄準了世人對陽具尺碼的迷思,所以就認為一個能頂天立地的巨根就是造愛高手。

老實說,以過來人的經歷來說這道邏輯真的是相當簡化了。

不過後來男主角在後來的劇情發展中也漸漸地意識到,「大」不等于「性事美好」,「挺舉能干」也不等于「快樂」,因為在取悅女性方面更需要照顧到她們的心靈需求,所以女性看sex是「性愛」,男性看sex只視為「性」而已。


Thomas Jane後來在接受訪問時說,
「We are born to be insecure about [our] penises. I was actually quite happy with mine until I did Hung. Now I don't know what to think of it, maybe I'm not big enough. I was basically really happy with mine, now I've got all these issues and I have to go see a shrink.」

(我們天生就會對自己的老二感到不安全,其實我對我的相當滿意,直至我在演這套劇。現在我不知要如何自處了,或許我還不夠大。但基本上我對我自己的(陽具)是滿意的,但現在有這些事煩著,我應該去看心理醫生了。」
事實上此劇推出後,許多人對Thomas Jane真人的老二尺碼很有興趣,可是他在接受Men's Fitness的專訪說,他只是長著一根普普通通的老二。
「I'm a textbook average guy. I'm 5'10", I wear a model suit size -- 40 regular, 32-inch waist pant -- and a size 10 shoe. Everything about me is prototypical. Everything. I even have a right-down-the middle-exactly-average dick.」

(我就是課本上所說的平凡男人。我5呎10吋高,我穿中等尺碼的襯衫──40吋寬、32吋的腰圍,以及十號鞋子。我身上的一切都是很典型的,任何一樣東即,即使我的陽具,也是恰恰好是平均數之內的。」
其實你真的不得不佩服西方洋人的坦白,或許我覺得Thomas Jane應該收錢拍一輯裸照,讓別人過目一下本尊,滿足世人的好奇心。

但是人人往往都會像熒幕上的角色投射在演員的本尊上,這是演出成功,可是飾演這樣的角色,他們被意淫的對象,或許說,物化了。(然而,這就是戲子,戲子無情,花旦小生上台是化妝披彩服,然而現在一般劇集都要用身體器官去演繹了)

所以劇中當然沒有出現什麼陽具鏡頭,我又讀到另一篇訪問時說,在記者會上傳媒不斷暗示或一語多關地追問Thomas的下半身,讓在場的Thomas也感到不安。

當記者兜著圈子問時,制作人就辨稱其實劇中的RAY正在學習著怎樣滿足他的女客戶,後來有記者直接問:
「為什麼你不讓他露鳥?」
然後劇中的女主角Jane Adams(飾演Tanya)打圓場:
「因為它太大,太美了,會讓你意想不到。」
(有趣的是,這也是第一季其中一集中,RAY的怨婦女鄰居色誘他時無意中看見那大鳥(敏感畫頁,不宜公開瀏覽),而說出類似的台詞,是以女性的角度來說讚揚男性的陽具「大」、「美」。)

不過後來該劇的創作人之一, Colette Burson(與她的丈夫Dmitry Lipkin一起寫劇本的)說,
「我們認為這是精神上的,在某個程度上等于柏拉圖的陽具,就是一根想像中完美的陽具。要在戲裡露出來有些問題,因為對某些人來說是太大了,有些人就太小了。所以我們就想人人都在想像就最好了。」
我想這就是這套劇「畫龍點睛」之處了,沒有真空上陣,沒有全身抽送式那種如同真槍實彈的性愛動作,(而我看的pps版本還是刪剪版,後來才在網絡粉絲網站中找到一些畫面),一切就在想像著到底有多大,就有多美好。



我不斷再想,如果此劇交由目前因《Glee》而發紅發紫的Ryan Murphy來製作的話,他會否像Nip Tuck (整容室)裡將那些性愛場面赤裸裸地袒露出來?

在Nip Tuck 裡,即使早已知道那些床戲是演出而已,然而兩位男主角背部全裸抽送等的性姿勢,是教人流鼻血地誇張了。

但在《HUNG》,就是如此地乾淨,而且全劇幽幽微地散發出一種黑色的諷刺意味,還有些悵然。

原來這又是那對創作人夫婦的意思,因為他們不想將HUNG化成色情電影,而且他們在寫劇本時,並沒有怎樣去關注賣淫業,反而是專寫男女主角正職身份,即體育教練及詩人如何在不會交集的生命中碰撞。

雖然說沒有露骨的春宮戲,然而劇中的fxxx字滿天飛,dick字也毫不掩飾地脫口而出等,雖說只是一般的表述,但聽起來是相當地刺耳──似乎因為沒有刺激到感官的床戲,就在思維上用一些綿里針扎一下觀眾的神經線,也算是一種語言暴力吧!

而且,即使是當戲中的皮條客Tanya教導Ray如何滿足女性時,只是談到心理上,之後一切就省下了,特別是性愛技巧等連用一些有趣味的形容詞來比喻都沒有,其實看起來
相當沉悶。

只是當男主角在接第一位顧客是一名60多歲的肥胖安娣時,到後來連孕婦客人也干了起來,我在想如果生活中有這樣的情形發生,那麼這樣的男人,真的只是一個只會操人的人肉機械而已,真是不可思議──但真的會有這樣「doable」卻不揀食的男人嗎?

(我有想過如果我是一名男妓,要我去接這樣的男客人的話,我會依嗎?)



Hung在第二季時,其實劇情已顯得有些呆滯不前,而且相當薄弱。我想欠缺火花是因為男主角接客不夠多!(有些諷刺吧!)但劇集的賣點就是碰到怎麼樣的女客戶,帶不同的配角入戲來強化劇情張力。

然而都沒有,而且都是繞著兩個皮條客怎樣在男主角身上爭寵,而那位女主角之一的Tanya在後半部時簡直是越來越惹人厭。而且也拍著男主角要怎樣追回前妻、如何面對兩位長得像怪胎的龍鳳胎子女,成為家庭倫理劇。

這又讓我墜入懷舊的隧道中,Sex and The City就是因為四個女主角不斷換伴侶,而且有不同的男性出現,引發起男女之間與床弟之間的人性黑暗面,就帶動著劇情而精彩發亮起來。

然而編劇將故事不斷往後拉,而「接客」不多,就只能往其他旁支發展,我覺得如果第三季仍是這樣發展下去的話,此劇的壽命不會太長。



更教我驚訝的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此劇在今年1月時在馬來西亞的HBO亞洲台有播放,為什麼我一無所知?

況且,我也沒有看到任何片頭的廣告,反之那時熱播著GLEE,則是鋪天蓋地的廣告。

我不知道hung在馬來西亞是否有完全播出或是半途腰斬,然而以這樣的故事題裁,可在馬來西亞出街,其實是一項奇聞吧!

10 口禁果:

Jackjack 說...

其实他在电影中裸露已是家常便饭,如Original sin中与Angelina Jolie 床战就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最喜欢他那部The Mist,如果Hezt 有机会不妨一看!!

安东尼刘 說...

我也是从《Deep Blue Sea》开始注意他,觉得他很敦厚又可爱,加上不是太高的身高(老外来说,5尺10寸不算高了),反而令他看来更亲切。因为我喜欢敦厚又可爱又亲切的男生,很能吸引我。:)

安东尼刘 說...

By the way,人类三点的颜色都会比较深色,但因鬼老他们的肤色白哲,所以乳头自然是粉红色的而不像大部分亚洲人的褐色或深褐色(不过我还是有看过部分华人的乳头是浅红色的)。

Hezt 說...

●JackJack:我沒有看過完整的《The Mist》,只是好幾次轉台時轉到該片的結局,相當蒼涼的。但我那時並沒有什麼在意到原來那是Thomas Jane。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明星,有看過他的戲,可是都無法對他的樣子留下深刻的印象。

Hezt 說...

●安東尼劉:對,他身高確是一般,但不知怎地看起來他很高大。有健身的乳牛確是不一樣,有台型,有姿勢。

其實THomas Jane的眼睛也是相當小呵,有時是看不到他的眼睛。

我現在發覺我對他的體毛很有興趣。:p

說到乳頭,應該是乳暈的顏色,哈哈,後來我就去大搜索一番,原來是色素作怪,(我的常識真低)而且膚色較白的人通常會較淺色的。

vjvhappy 說...

我好喜欢他,也好喜欢你的文。

安东尼刘 說...

哈哈哈,我也是。我向来对有体毛的男生特别感兴趣。而且我觉得老外是得天独厚的,连体毛也因为基因的关系,特别柔软,很好摸(像婴儿的毛发),不像大部分东方人的硬和刺刺的,摸起来很不爽。不过皮肤就东方人优胜了,可能和我们的饮食有关,所以我们的皮肤比较滑,不像老外的比较粗糙而且多雀斑。

Hezt 說...

●vjvhappy:謝謝你!:)

Hezt 說...

●安東尼劉:你說到這嘛,讓我忍不住又想起幾乎遺忘了的一件事情,這一兩天有機會再寫出來分享!

安东尼刘 說...

哈哈,你果然有很多经验哦。

好,等你。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