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9月8日星期三

只是一件白T恤

其實要怎樣認識一個人?這是一個很深奧的題目──但近日來我都在想著這題目。

話說白T恤先生,在此我就簡稱他為「白T恤」吧!其實我「認識」他也相當久的一段時間,或許兩年吧。

但彼此不曾說話,只是照面,只是在隔旁使用著儲物格,一起換衣服等。我甚至沒有聽過他的聲音。

我想我們的認識階段,就屬于「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就此而已。

但肯定地,白T恤對我來說,並不是等于空氣般地存在,而是每次他現身時,我都會悄悄地打量著他。

每次看到他脫下上衣時,我就想起巴特。或許那奶白色的皮膚過于滑嫩了,是名符其實的「皮光肉滑」,因為當他滿身汗水淋漓時,你可以感受到那皮光的色澤,很耀眼的折射,看起來白得像瓷器一樣。

但有時我會想,當你想到瓷器時,你不會想到那是人體,那麼那是冷血的,那也是說,這樣的肌膚是一種物體的表面而已,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很怪異。

但這也導致我往往看到他發亮發光的汗洗皮膚時,有一股沖動想去觸摸一下,他是否有體溫。

巴特也是如此,他與白T恤都屬沒有什麼體毛,而這位白T恤更清一色,他連腳毛也看不見。

我喜歡白T恤的身材,他已練就出一副倒三角型的身材出來了,或許是他的骨架平均,肩膀寬闊,因此看起來一下子就成形了。

俗語說「一白遮三醜」,而白T恤的雪白,總教人覺得他很無邪、純潔。

我每次看到他都是做有氧運動近半小時,跑得一身汗如雨下後,再進來更換另一件衣服,然後再繼續下半場。

所以我常看見一個發光瓷器裸著上半身,然後換上另一件後備衣物,又逕自跑出去了。有時我想,怎麼如此光滑的肉身,會浸透出這麼多汗水出來?因為他確實是全身濕透的,即連運動褲都沾了汗印。

或許,白T恤就是一個新陳代謝率高的體質。

而我喜歡他的胸肌,練得很均勻,也不誇張,只是層次感強烈,特別是在如此雪白的膚色下,像一塊乳酪蛋糕──可口!



後來有一次,我終于聽見白T恤的聲音了,他那時與另一位顯然的花旦在交談。我細看著白T恤的舉手投足,馬上簽下了保證書:白T恤是一個同志。

其實之前我並沒有去懷疑什麼,因為白T恤未開口時的確是太文靜、內向了,他長得有些秀氣,可是那幅看似憂鬱的臉孔沒說話時,你只想到那是一個書生,非常SASA──特別是還穿著那不修邊幅的白T恤,汗流浹背地跑步。

然而白T恤在說起話來的眉尖嘴型,轉著眼珠、擠著笑意時都洩出一絲絲的妖氣出來。那時我心想:原來,是同類。

可是他平時真的過于沉靜了,不只是沉靜,我看到他是有些羞澀地,他並沒有過于明目張膽地去瞄他人,一個人時就是做一個人的事,非常不主動。

只是當我們偶爾一起換衣服時,我看著他的身材,才發覺他是鬼祟地在打量著他人的身材。

但我們始終都沒交集,而白T恤看來是沒有望過我一眼的。

直至有一次,我與白T恤身在健身中心的桑拿室裡,他只是低著頭在坐著,就坐成了一尊活人像似的,連眼睛也沒有抬起來看一看坐在對面的我。

到底白T恤在畏懼什麼呢?



直至那麼一天,在社交網站上我發覺一張瀏覽過我個人檔案的網友相片時,如此熟悉。

然後看著他的相片時,我恍然大悟,也藉此得知白T恤的「化名」,那當然只是他的化身。

只是他連簡介也著墨不多,足顯其阮囊羞澀的本性。

那時我有一個沖動,就是寫封電郵給他,希望能與他交個朋友,然後我們在健身中心相遇時,至少可以說一聲HI,然後…就順其自然。

我還在腦袋裡草擬了那封信。

但是這封信始終沒有下筆,更沒有寄送出去,因為我從那僅有的簡介資訊中,開始展開我的搜尋之旅──谷歌往往可以告訴你一些你不會知道的東西。

就是因為白T恤連簡介也是三言兩語的,他對我來說像是一個神秘的黑洞,讓我不可自制地就被吸引過去了。

然後我找到白T恤在各式各樣社交網站所設的Profile,可說是多不勝數,有許多都是我前所未聞地,而且都是他在幾年前所創設的profile,如今已荒廢在那兒了。

到底有什麼驅動力導致一個人會四處留下自我介紹?

然後還有他在別人的profile的留言我突然間聯想到那句成語:勾三搭四。我再細看這些第三者的profile,馬上摸清了他的口味。

白T恤還有面子書戶頭,那是開放的留言板,我在一小時內讀完他的留言板,像剝開洋蔥一樣,一層又一層地裸露出他最深層的一面,那種感覺讓眼睛感到不適。

原來,原來他…

我想我不能置評什麼,我需要告訴自己:這是他人的生活,這是他人的選擇。這是他的生活與知識水平。我何必多管閒事?

(這突然讓我想起在好多年前,我在谷歌裡也找到另一個我心儀的對象,看著他在同志社交網站的留言時,我毛骨悚然)

後來,我還照著他在面子書上寫下的生日日期,找到他的星座,然後心裡面分析著他是怎麼樣的一個個性的男生。

我突然覺得我在對他患上了一種偷窺癖,然而,這是沒惡意,而只是美意──希望著能多了解白T恤。



有時「乍遠還近」就這麼詮釋吧!你看到的人,往往只給你一丁點的訊息,讓你去了解他。我們就是從衣裝、髮型、背包、飾物、衣著的顏色配搭等等來揣測他的口味與品味。

但這些詮釋與解讀有時可能對位,但並不精准,「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若到最後只是靠衣著品牌來讓人膜拜,那充其量是唯物主義,也是消費主義下的悲哀。

在這種情況下,乍遠還近是你看到的人是具體的,但你看不到的心,就是抽象的。

英文諺語裡有這麼說:別以書皮去判斷一本書。

可是,一個人的外表、談吐是給予外人的參照來認識自己。那即然都見證過這人的穿衣品味、也見過這個人的肉身,就應該從談吐來評斷。

然而這不足夠的,那麼就從他的面子書裡去看看他的生活塗鴉是怎麼樣的,可是才發覺對方不是想像中的那個樣子,原來只是如此一般,再晃一晃頭再想,一切都是自己在想像。

如果寫實地想一想,其實我像對著一件白T恤在幻想而已。這裡的白T恤不是一個代名詞,而純粹是一件衣物,一件外掛的衣物。而在佛理中,人人只不過一副臭皮囊而已嗎?

(但我們只會對臭皮囊在著迷,甚至著魔。)

或許白T恤真的不是我想像中的一個人,事實上他不必扮演著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他只需做回自己就行了,只是我覺得我們一直在塑造、琢磨著自己心目中合心水的對象。

後來再加加減減,我發覺我還是很喜歡看白T恤,看著他將白T恤脫下,或是神秘地在窺伺著他人。而我只是遠遠地,戀慕與眷戀地欣賞他的外貌。

他或許不知道已有一位欣賞者在此已撰文記載著他的一舉一動,但我想,有時人際之間的微妙就在此,像感受著陽光一樣,不必太接近,只需感到溫煦就可以了。

10 口禁果:

阿惟 說...

我也曾經如此瘋狂過。感同身受。

Hezt 說...

阿惟:你是指與我一樣的感受,或是形同白T恤先生般的經歷?

Jeffrey04 說...

如果他看过你的facebook profile,很难保他不会像你stalk他一样在网上疯狂找你吧?!

wkw 說...

我把这博文当着故事来阅读。很精彩。我不字道博主还要犹豫什么?既然遇见了就别再错过,也许认识后的那个他并非你猜度的那种人呢!但愿来日的博文里找到你和他公布的幸福宣言。
祝福你

纯属个人意见

Hezt 說...

●Jefferey & wkw:我不會這樣猜想。我知道他不是這樣主動的人。

白T恤也不會喜歡我這種類型的人,因為看過他留言給他人的舉動,除非在數十年後的我再重遇現在的他,或許他才會考慮。(那你明白他的口味了嗎?)

所以,不想自己再天真下去,只要一天他的面子書沒有局限開放,就可以知道他的近況,那也是不錯的接觸了。

wkw 說...

搞到我都有D心郁郁想睇下距系点既。

Hezt 說...

wkw:哇,用粵語來書寫…
不用瞎猜,每個人的口味不同,可能我眼中的孔雀只是你眼中的麻雀。不過我在文中是否有用到「英俊」來形容白T恤?

wkw 說...

我诚实的告诉博主:“我真的太八卦了。你没形容他英俊,我也没说他帅。只是我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长得怎么样子?”哈哈......

沉默天使 說...

“一白遮三丑”确实没听过,“一脱露三点”倒听过。一般上,身材几乎完美的人都喜欢身材也几乎完美的人。这里我所说的喜欢,不一定是爱情,而是包含了友情。所以对我而言,这种人我最多瞄一眼就掉头,因为知道他将不会喜欢我,多看几眼的话心理会产生障碍。

我在健身室里也不太爱瞄来瞄去,可形容成被动的人。只要我感觉到对方一直在看我,我才敢望他,给他一个笑容。当然如果对方是位身材完美的帅哥,我当然开心;如果对方的身材样子都及格的话,我也愿意和他交朋友。

Simon Jim 說...

網絡大搜索行動這勾當,我也有做過,真的感慨網絡這浩瀚宇宙居然有那麼便利的搜尋利器。我常嘆,東西一post上網,那就不再屬於你的了。
但人性終究還是趨向於群聚,趨向於交流的,所以有些人在不同的群組裡,展現的面向也會不同,我趨向於去相信所有的面相在那個當下都是真實的他,或至少是他覺得最舒服的面向。
這讓我記起的一個態度友善,對人和藹紅顏知己,曾經隨她去辦公室拿些東西,埔一踏入公司她便掛起一幅嚴肅嘴臉,事後聊起,只記得她說:你不會想和我當同事的。
一切面相,僅供參考,對方專屬於你的那一面,就真的是面對你所展示的那一面。

發佈留言